凌锋:支持立法,狗群效应

142

继上星期天香港六万人上街反对23条立法后,这星期天是支持者集会了。上星期天的游行,主办者说6万人,警方说12000人;这星期主办者说4万人,警方说16000人。虽然警方都打了折扣,显然还是守住一个原则,那就是支持者必须多过反对者,否则立法会通过立法时不是羞死人?

其实支持者人少不要紧,够恶就可以了。主持者声声不要搞分化,但是支持者却对场外反对立法的示威者粗口辱骂和投掷旗杆等杂物,以及把一位女学生手中的扬声器抢过来摔到地上砸烂,把那女学生吓哭了。

据报导,与会群众大唱革命歌曲,有的段落特别激昂,如“歌唱祖国”中的“我们爱和平,我们爱家乡,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灭亡。”还有“毕业歌”中的:“我们是要选择战还是降?”他们还唱“保卫黄河”,其实该唱“保卫黄色娘子军”才对,没有她们,哪里有中国的繁荣娼盛?三个代表不代表她们实在没有天理。

虽然主持人、发言者都说他们是因为“爱国心”而来,但是记者眼中所见,来者特多老婆婆,当然,老婆婆也有爱国的权利,但是记者发现有几十部旅游车送她们来,显然不是自发的爱国心,而是组织起来的爱国心。再经过明查暗访,原来是旅游和开会兼顾,开会地点是维多利亚公园,因此顺便游园,还到其他公园,并且又有一顿酒楼里的免费午餐。原来这些都是亲共的街坊会组织的,经费哪里来,自然不便公布,免得触犯“窃取国家机密罪”。至于开会的内容,这些婆婆理这干什么?有游有吃可也。

大会主持人郑耀棠是中共领导下的工联会理事长,号称有31万会员,这些会员哪里去了?是不是中共代表了官僚资本家的利益,这些工人就弃党而去?香港媒体还接到一些投诉,揭露中资机构和左派学校强迫他们的员工和学生去支持立法。就是这样还是很多人抗拒,可见立法之不得人心也。

而那位推销立法而被急出病来的急先锋叶刘淑仪,为六万人上街反对立法给自己找下台阶,说那是“羊群效应”,那么支持立法的集会该是“狗群效应”了。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