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电视插播专辑(一)

244

吉林监狱百余大法弟子绝食 刘成军生命垂危
长春电视插播者刘成军狱中绝食 生命垂危
长春电视插播案揭开中国媒体真面目
剖析长春喉舌媒体关于刘成军等人被捕的报导
腿部中弹 手铐脚镣 四警挟持–长春大法弟子刘成军如何能袭警?
二十二个月非法关押中坚定正信,冲破邪恶安排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
插播真相的长春大法弟子在法庭上坚强不屈遭恶警当庭施以酷刑
只许独裁者杀人 不许受害者喊冤──长春当局非法审判插播电视的法轮功学员
致长春市民、警察和官员:匡扶正义 功德无量

吉林监狱百余大法弟子绝食 刘成军生命垂危

据国际追查组织初步调查,长春大法弟子刘成军确实在吉林市监狱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之后恶警将其送进市中心医院,住综合区病房。刘成军现在医院已不省人事,而医院因不愿承担责任而要求刘出院。

国际追查组织了解到刘的家属已经受到警方监视,以防止他们将所知道的情况告诉外界。

据明慧昨日报道,吉林监狱内关押的100多名大法弟子多数在绝食,抗议对自己和对所有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目前情况紧急。其中已确认长春大法弟子刘成军三日前便处于生命垂危状态,监狱内100多名大法弟子的现状详情待了解。

长春大法弟子刘成军,因2002年3月5日的长春有线电视网插播法轮功真象节目事件被恶警非法抓捕,被判刑13年。经可靠渠道证实,刘成军在吉林市监狱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恶警怕因其有生命危险而担罪责,将其送进市中心医院,并通知家人到医院看刘成军。

99年以来,在中国大陆,大法和大法弟子都是遭到公然迫害的,而这迫害的残酷程度和广泛程度却被官方宣传的种种谎言掩盖着、粉饰着,被不明真象的人们忽视着。大法弟子抛却个人生活的宁静,不顾个人安危,全身心地投入讲清真象的洪流,是为了减轻迫害,更是为了让人们从谎言的欺骗中解脱出来,堂堂正正地活着,是为了"真善忍"理念在人类社会受到应该受到的基本尊重与承认。

试想,一个不许人讲真话、把"真善忍"和血淋淋的凶杀强行联系到一起宣传的社会,真的能强大、能在国际社会得到应有的承认吗?这样的社会能象人们善意祈望的那样走向光明和稳定吗?有谁愿意自己和自己的子孙后代生活在充满谎言和暴力的社会中呢?敢于说真话、坚持说真话、坚持遵循真善忍的人应该受到大家的维护和道义支持。

附参考电话:
吉林市市中心医院电话:
总机:01186-432-2456181
刘成军现在住在综合疗区,分机号:2558
其它分机
院长:2001
付院长:2182
书记:2004
住院部外科 2271
内科 2272
消化科 2335
呼吸科 2336
神经一科 2338
神经二科 2340
住院处 2352
吉林市中心医院办公室:432-245-2391 院长:张文厚
吉林省吉林监狱:
吉林市军民路100号(邮编:132000)
总机:0432──4881551
教育科:0432──4881511转3040
狱政科:0432──2409418
驻监检察院:0432──4881515
传真:0432──4881559
更多电话号码: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电话:0431-2750068 / 2750072
狱政管理处:0431-2750062
刑罚执行处:0431-2750063
信访办公室:0431-2750100
纪检监察室:0431-2750057
通讯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新发路46_1号
邮 编:130061
吉林省公安厅领导接待日安排表
接待时间 接待地点 姓 名 职 务 分 管 工 作 陪同单位 联系电话
4月15日 控申处 郑玉良 副厅长 警卫、安全、森公 有关部门 2728845
5月15日 控申处 李东太 副厅长 边防、经侦、信息 有关部门 2728845
6月16日 控申处 史 历 副厅长 刑警、禁毒、监所 有关部门 2728845
7月17日 控申处 秦利明 副厅长 办公室、交通管理 有关部门 2728845
8月15日 控申处 赵东晨 纪检书记 纪检监察警务督察 有关部门 2728845
9月15日 控申处 王大军 政治部主任 政治部。北方法制报 有关部门 2728845
10月15日 控申处 陈占旭 厅 长 主持全面工作 有关部门 2728845
11月17日 控申处 浦生林 副厅长 政治、消防、高校 有关部门 2728845
12月15日 控申处 郑玉良 副厅长 警卫、安全、森公 有关部门 2728845

吉林省司法厅领导接待日安排表
接待时间 接待地点 姓 名 职 务 分 管 工 作 陪同单位 联系电话
4月16日 信访接待室 刘振宇 副厅长 律管处、律师协会 有关部门 2750182
5月14日 信访接待室 李文才 副厅长 计财、办公室 有关部门 2750182
6月11日 信访接待室 鞠万洲 政治部主任 干部处、机关党委 有关部门 2750182

长春电视插播者刘成军狱中绝食 生命垂危

–吉林监狱百余法轮功学员绝食 刘成军被捕时腿部曾中弹

2002年3 月5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刘成军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长春、松原两地通过有线电视成功插播《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和《自焚还是骗局》真象片,震动了中共江泽民等最高层,在中国社会引起强烈地震动,也成?海外关注的焦点。

近日,刘成军在绝食,情况紧急。刘成军在吉林市监狱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吉林监狱内关押的100多名法轮功学员多数在绝食,抗议对自己和对所有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目前情况紧急。其中已确认长春大法弟子刘成军生命垂危。

长春法轮功学员刘成军,因2002年3月5日的长春有线电视网插播法轮功真象节目事件被中国警方抓捕,被判刑13年。

据国际一个调查机构查出,长春刘成军确实在吉林市监狱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刘成军已经被迫害得脱相,吐字说话已经很困难。警察将其送进市中心医院,住综合区病房,与家人通了话,医院还要求出院,更多的家人不敢讲,警察在刘家监视。

据护士告诉该机构调查人员说:快出院了。当被问是否送回家还是送回监狱,护士不敢说。但她说出去后还需要继续治疗;该调查机构也通过护士与他家属通了话,家属说他现在仍然很危险,意识不清,不能认人。海外调查机构人员与刘成军家属的谈话被狱警强行挂断,能听见狱警质问。

刘成军的家属要求监狱放人,监狱方面不但不放人,还向刘的家属要钱,说死了也与他们无关。

据悉,吉林警方怕因其有生命危险而担罪责,已将其送进市中医院,并通知家人到医院看刘成军。据中国官方在中新网2002年4月1日图片,关押的房间内血迹斑斑,刘成军显然已无力保持自然坐姿。刘成军曾因进京上访于1999年9月被非法劳教1年。

2002年3月24日,刘成军在松原亲戚家被绑架,并被警察用火烧伤一只手背,用枪击中大腿。3月22日,刘成军曾栖身在一亲戚家附近的山上的一个窝棚里,因?恶警将其亲戚非法抓去进行酷刑迫害,逼问刘成军的藏身之所,在恶警的惨无人道地迫害 及酷刑逼供下,其亲戚无法承受,说出了刘成军的大概藏身之处。

据说,其亲戚的腰部以下至今仍全部青紫,不能下床。当警察得知刘成军的藏身之处后,恶警将窝棚包围,并纵火将窝棚点燃,刘成军的手被烧伤,不得不从窝棚后面钻出,当时恶警大叫:"开枪,朝头上打,打死了不要紧!"刘成军腿部中弹,一条腿当时被打断,恶警立即给其砸上了脚镣,戴上了手铐。

在押送的过程中,前面俩恶警,后面俩恶警,车在行驶途中确实翻了,刘成军在此种情况下 根本无力袭击恶警,刘成军也没有袭击恶警。当时,长春市政府喉舌报纸说因刘袭警致使车翻纯属编造。之后,刘成军被判刑13年,送往吉林监狱(也叫吉林二监)。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期间,一大群警察对被审判的法轮功学员大肆毒打、电击,以阻止法轮功学员在庭上?法轮功辩护,当日庭审结束后,刘成军是被背进监室,在吉林监狱期间,刘成军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常遭到毒打、体罚等各种迫害。

法轮功明慧网呼吁国际各界人士,参与救援刘成军,明慧网附下面电话,请求各界人士积极参与营救行动,呼吁国际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请求中国现任领导层积极支援国际起诉江泽民。

长春电视插播案揭开中国媒体真面目

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9月22日综合报导:近几日,世界媒体再次聚焦中国,英国BBC、路透社、美国之音、CNN等纷纷以显著位置报道长春电视插播审判案。美国之音援引中国官方媒体报导称,20日法庭已对涉案的15名人员判处重刑,刑期自二十年至四年不等。

法轮功在海外的网站明慧网针对此案判决随即发表文章,谴责长春法院审判法轮功学员插播有线电视案,是“只许独裁者杀人,不许受害者喊冤”。明慧文章指出,中国电视台靠中国纳税人的钱支持,本应反映人民的疾苦和冤屈,维护人们的权益,可是却被独裁者利用来欺骗数亿中国无辜民众。台湾法轮大法学发言人张清溪指出,中共通过媒体传播不实法轮功信息,法院审理法轮功学员时也未做出公平判决,大陆媒体与法院已成为中共(江氏)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帮凶。

明慧文章强调,在中国目前情况下,任何插播电视真相的行为都是对中国宪法赋予人民的言论自由的维护,是对民众知情权的维护,是对中国宪法的维护,这是正义之举。在自由开放的法治社会,并无必要采取这种特殊方式,因为自由社会里,有多种管道让人民申诉不公与反映意见。而在中国没有这样的渠道。关键问题是,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们说话。

*现象关注:长春事件后,电视插播事件在中国不断发生

据明慧网报导,2002年3月5日晚8时左右,吉林长春市有线电视网八个频道突然播出《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内容的电视片。长春有线电视网公司有用户三十万,观众逾百万人。

据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消息,今年6月23日到30日,覆盖全中国的鑫诺卫星被上传法轮功有关的信号,中央电视台9套节目和10个省级电视台节目都被法轮功的信号取代。另据未经证实的消息,湖南卫视在6月25日早晨8点左右也有两分钟时间被法轮功节目覆盖。

明慧网另外报导,今年8月19日晚8点左右青海省民和县有线电视成功插播法轮功真相电视片《见证》等。插播半小时之久,覆盖面达百分之八十。8月27日晚间,河北易县、定兴、徐水等地区的电视台被插播法轮功电视纪录片,保定、甘肃白银等省市也发生过法轮功插播有线电视信号的事件。

*为什么采取这种方式:非暴力抗争,突破专制当局新闻封锁

驻美政治评论家胡平今年3月22日撰文《为长春播放法轮功电视片申辩》指出:长春事件是法轮功运用和平手段展开非暴力抗争,突破专制当局新闻封锁的一次惊人的举动,其意义不可低估。

胡平提出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江泽民政权命令所有宣传工具对法轮功铺天盖地进行批判,法轮功书籍、画片及音象材料都被搜查没收,几个清华学生仅是用电脑传递法轮功受迫害的消息就被抓进监狱,任何人只要在公共场合大声说一句"法轮功好"就横遭逮捕。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想要向公众讲出自己的道理和真相,你说他们该怎样办呢?

胡平称:所谓"非法",本来是相对"合法"而言。有"合法"才有"非法"。有了开放的大门才能禁止别人翻窗户。如果大门被封死,别人当然有权跳窗户。所谓翻窗非法的指控,只有在大门敞开之后才能成立。在基本人权遭到剥夺的地方,一切旨在争取基本人权的抗争都是合法的。合什么法?合自然法。

*中共媒体真实面目:新闻封锁,谎言欺骗,干扰通讯自由

中央社9月19日报道,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张清溪说,中共透过媒体炮制法轮功邪恶印象,法院审理法轮功学员时也未做出公平判决,大陆媒体与法院已成为中共(江氏)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帮凶。他指出,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只因为播出法轮功新闻,中共就关闭BBC的传送讯号的卫星,显示真正干扰通讯自由的是中共政权本身。

法轮功在海外的网站明慧网的统计数字说,99年7月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以来,目前已被证实有48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据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当时在拘捕中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就已达1600人。可是,这些消息在中国媒体上看不到一条。

华尔街日报记者伊恩.詹森先生曾报导过一系列中国在2000至2001年期间有系统的全面性迫害法轮功的新闻,并因此而获得普立兹奖;该报导详细地说明了那些因为坚持信仰而被迫害致死的修炼者。然而,在中国大部分人口稠密的区域,却没有半则类似报导。

有消息说,中国政府实际上控制其国内的每一个媒体。1999年7月迫害开始,每天24小时,中国大陆所有的电视台不停的播放诋毁法轮功的节目。有的地区有时所有的频道都在播放同样的诽谤节目,观众连切换看其它节目的选择权都没有。观察家注意到,在中共媒体的逻辑中,由央视播放"自焚片"是"尊重"了观众的权利,而由法轮功播放同样片子的慢镜头就是"侵犯"观众的权利。

国际传媒报道,中国联结到网路信息的服务仍被严密监控。被中国封锁的许多网站中包括CNN(www.cnn.com)和国际特赦组织的网站(www.amnesty.org)及近日获同样遭遇的Google。媒体封锁的结果是中国民众在过去三年里听不到关于法轮功的客观公正的报道,只有江政权想要他们接触到的内容。直到法轮功开始切入有线电视频道播放真相节目,中国民众才得以听到法轮功真实的声音。

*民众反响:江氏镇压法轮功从来没讲过法律,大陆媒体沦为其镇压工具

一位加拿大华侨说,其实在中国,根本就没有法律。中国的法律只不过是掌权者手中打人的棍子,想打击谁,就煞有介事地搬出法律;如果掌权者的行为不合法,那么就制造使之行为合法化的法律,另一招就是通过造谣宣传,为其非法行为找合法的借口。

林先生移居美国之前经历了反右、文革等一系列政治运动。林先生说:中共的舆论机器主动提供的情况都是为其政治目的服务的,根本不顾事实,也不讲依据,他们霸道惯了,没有百姓知情权这个概念。几十年来,他们搞运动、愚弄群众,都很有一套。

纽约居民王女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听到大陆电视插播的消息,除了佩服这些有勇有谋的正义之士,最让人欣慰的还是十几亿深受谎言毒害之苦的普通百姓有了了解事实真相的渠道和机会。那么,反过来讲,让人们知道真相的人就更令人钦佩、更受人尊敬,因为做这件事的人心里装的是老百姓。

*审判和定罪并不解决问题

观察人士说,尽管中国政府加强卫星电视、有线电视和互联网的管理和控制,如今又重判插播案涉案人员,但在中国国内各个阶层,包括在广播电视领域工作的法轮功同情者仍然大有人在。他们在信息通信高科技领域里打破新闻垄断的努力不会就此停住。

剖析长春喉舌媒体关于刘成军等人被捕的报导

利剑

四月二日长春的《城市晚报》中发了一条消息:3.05切断有线电视信号播放法轮功真相一案已告破,涉案10余人被逮捕。看了这条消息一方面对被绑架者的处境感到担忧,另一方面又对不负责任的报导感到悲哀,再次感到正义一天不伸,谎言一天不止。

1、江氏独裁统治集团为何如此惧怕公民知晓真相?99年7.22之后江氏集团一直在封锁所有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的各种途径,肆意践踏法律,不许人说真话,编造各种谎言欺骗世人。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一部份大法弟子,为了让世人了解真相不再受骗,给世人创造了一个了解真相的机会,这本是正义之举。江氏知道这一事件后,惶恐不安,密下"杀无赦"命令,给各地施以重压,于是吉林省特别是长春到处笼罩在恐怖之中,所有办案人员放下手中其他一切案件,全力抓捕法轮功修炼者,半个多月抓捕了5000多人。江泽民如此惧怕众生知晓真相,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善良的人们,你们仔细想一想这正常吗?是不是谎言编造得太多太离谱,怕人们一旦知道真相,就会失去它的控制和毒害?江氏的异常恐惧,正说明他的心虚,说明了他一直在蒙骗人们。

2、长春恶警栽赃陷害。报导中宣称刘成军在被押解途中,突然袭击驾车民警,致使车辆撞毁,4名押送警察受伤,并附有一幅图片。图上一辆捷达式轿车前部被严重撞毁,右侧前轮胎半脱离车体,视车辆撞毁的程度,看图片上车的周围并没有能致使其遭到如此严重毁坏的障碍物,而且车上无任何标识可以证明该车是警车,也看不出是第一现场,车的周围比较空旷,在车的左侧却孤零零地站着四个人,靠车的前侧站着的两个人明显是警察,戴着大盖帽,象是面对面在说着话,图上稍后侧也站着两个人,前面一人从着装上看不是警察,仿佛被反剪着双手,从轮廓上看倒象是刘成军,好像被后面的人押着,从图上四人平静的表现上看不出有任何暴力袭警的倾向。而且此车共两排座,据此推断刘成军只能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被反剪着双手、有两个警察左右押着的情况下,如何去袭击前面的开车人呢?

如果照片上的人是无意中拍进去的,所谓袭警一定是栽赃陷害。或是警察作恶太多,上天警示遭车祸,却不知悔悟,反而嫁祸于人。如果照片上的人是有意拍进去的,那就是伪造现场!

为何处心积虑制造谎言?是为了新一轮的迫害制造借口吗?江氏集团惯用谎言欺骗世人,象自焚这样的谎言都能制造出来,现在这种谣言又怎么能让人信服呢?法轮功修炼者两年多来,千千万万的人都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事实胜于雄辩。这些落到邪恶之徒手中的,被他们认为与此事有关的人的处境实在令人担忧,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紧急行动起来,救援他们!

3、江泽民及其帮凶是真正的杀人狂。从99年7.22之后,已有1600多信仰真、善、忍 的好人被江氏集团迫害致死,现在听说长春每天都有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警察们到处疯狂抓捕法轮功修炼者,在抓人的过程中,撬门别锁,无理搜查,大打出手,俨如强盗。这就是江氏集团手下现在还执迷不悟的、助纣为虐者的真实写照。对于抓到的人他们先进行迫害,非法严刑逼供,强迫每个人出卖他人,这里哪有正义、公理和人道?据了解,刘成军等人被抓时,先是被亲戚藏在柴垛中,警察把他亲戚都抓了起来,施以酷刑,亲戚承受不住把其藏身之处说了出来,毫无人性的警察竟然点火烧柴垛,见人仍不出来,才又把火扑灭,把人扒了出来。中国的法律何在?执法犯法者何究?真正的杀人狂正是江氏集团及其爪牙!

最后,再次正告那些不负责任的喉舌媒体人员和少数不明真相盲目附和的人,不要为了一时的名利,出卖自己的良知,象傀儡一样重复着别人恶意相加的诽谤之词及空洞的政治帽子并不能成为事实,需知善恶有报是天理,每个人都得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正义终有得到伸张的那一天,当真相大显的时候,等待你们的下场将是可悲的,悔之晚矣。快快醒悟吧!同时奉劝善良的市民们,珍惜大法弟子们用巨大付出换来的让你们了解真相的机会。

紧急呼吁全世界正义之士,请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早日制止当前正发生在中国的这场国家恐怖主义!

腿部中弹 手铐脚镣 四警挟持–长春大法弟子刘成军如何能袭警?

一位有正义感的人士,曾经在长春市劳改医院见到刘成军,并听他讲了被抓的过程。下面是这位正义人士提供的大法弟子刘成军被抓经过。

3月22日左右,刘成军曾栖身在一亲戚家附近的山上的一个窝棚里,因为恶警将其亲戚非法抓去进行酷刑迫害,逼问刘成军的藏身之所,在恶警的惨无人道地迫害及酷刑逼供下,其亲戚无法承受,说出了刘成军的大概藏身之处。据说,其亲戚的腰部以下至今仍全部青紫,不能下床。当警察得知刘成军的藏身之处后,恶警将窝棚包围,并纵火将窝棚点燃,刘成军的手被烧伤,不得不从窝棚后面钻出,当时恶警大叫:"开枪,朝头上打,打死了不要紧!"不幸,刘成军腿部中弹,一条腿当时被打断,恶警立即给其砸上了脚镣,戴上了手铐。在押送的过程中,前面俩恶警,后面俩恶警,车在行驶途中确实翻了(实在是现世现报),刘成军在此种情况下根本无力袭击恶警,刘成军也真的没有袭击恶警。而长春市的喉舌报纸所说的因刘袭警致使车翻纯属编造。哀哉!610之流竟然造出这种谎言!

刘成军当天被送到长春市劳改医院,第二天便不知被押往何处。至今下落不明。

刘成军初中毕业后,十八岁就开始在国营企业上班,后考入长春市粮食职工中专,学习财会专业三年,后因企业不景气,和单位签合同五年开75%工资,合同期到2003年。95年秋刘成军开始学炼法轮功。1999年“七‧二零”之后,因他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到长春奋进劳教所劳教一年,因坚定修炼拒不放弃信仰,又被无理加期10个月。他堂堂正正从狱中正念走出后,坚持弘法、向世人讲清真相。又因用有线电视向世人传播法轮功真相于2002年3月22日早3点被绑架。

在此呼吁,全世界的善良人们,看清江泽民的国家恐怖主义,以及它们利用整部国家机器编造谎言来欺骗中国民众的事实。长春2002年4月24日的大雪,就是上天的慈悲警示!在此,劝世人,让我们一起认清并抵制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二十二个月非法关押中坚定正信,冲破邪恶安排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

刘成军

我是东北某市大法弟子,曾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奋进劳教所长达近两年之久,于2001年7月16日从奋进劳教所走了出来,现写出被迫害的全部经过。

一、

99年7月邪恶势力在人间的总代表江泽民,利用他手中的强权,开始疯狂地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也各自肩负着神圣的使命,开始了护法、正法和救度世人的伟大进程。99年7月23日晚,我踏上去北京上访的列车,但在北京三次被抓,头两次都在驻京办事处跑了出来,再次被抓后被押回老家,在当地拘留所里被非法关押了15天。15天要放人时,要求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单位领导写了保证,并保证24小时监护我。后又于1999年9月28日被抓,并被关进了长春市铁北看守所,38天后被送教养一年,送到长春奋进劳教所,在六大队关押,在2000年7月之前,一直被关押在六大队。

不论是在拘留所,还是在看守所,还是教养所,都有干警不停地做洗脑工作,让写保证等等。我跟他们讲:"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你们管不着,你们现在就是违法的,公安机关以上访为由,讲什么上访扰乱社会秩序,而把大批大法弟子教养,上访明明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却成了扰乱社会,你们执法人员这样解释,这样执法,难道大脑都积水了不成?"干警又讲什么法轮功人员特殊处理。我说:"法轮功学员也是人民大众的一员,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怎么就享受不到公民的待遇呢?对待法轮功这件事有违法的人,正是那些披着人民公仆外衣的各部门执法人员,正是那个强权的操纵者!"在那一年的时间里,这样类似的交谈有无数次,我在这样的对面交谈中,深入地向他们讲法轮大法如何地好,电视、新闻中如何地骗人。

但在2000年7月中旬,暴徒们把长春市几个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到了长春市奋进劳教所来集中洗脑,这真是黑色的7月,暴徒们对大法弟子不择手段的摧残与迫害更加疯狂了,那黑色恐怖造成的巨大压力,使我们从内心到身体都强烈地感受到,这时我们所承受的是常人所无法体会到的。非人摧残的表面上却做出各种假象,他们买来了新的军用被褥,新的脸盆、手巾、牙具,但被褥从未让我们用过,并每天还得把被褥叠得方方正正,白天放在床上,晚上却要放在床下,脸盆和手巾、牙具都从未使用过,都是当市、局的领导来检查时,拿出来摆成整齐的一排,平时反而被收走了。对我们的摧残的目的就是逼迫学员写保证、写决裂、写揭批。

有一次,我们被集中在一起出去走队列,但走的同时逼我们喊口号,极其邪恶、可笑的口号,但70多人喊的声音小得可怜,停下来让四个一排,一排一排地喊,第二排的四个人里面我没有喊,恶警管教沈天鸿问我为什么不喊,我说:"我不喊!"沈天鸿过来连喊带骂,又是拳头又是腿恶狠狠地打我,边骂边问我:"你喊不喊?"本来还有一些紧张和害怕的我,让他一顿拳脚反倒使我的主意识更加清醒了,我大声告诉他:"我不喊,这话我要能喊,我早就被放出去了,我也不可能进来了!"我怒视着他,他也呲牙裂嘴瞪着我,僵持着。我感到一股浩然正气充满胸膛、头顶。这时有一个看管我们的犯人(值班的,是个小偷),看我把管教弄得没面子,从后面狠狠地踢了我一脚,我怒视着他,用手指着他的脸大声正告他:"你给我躲远点,我跟干部说话,你给我一边去!"他看我一脸的无所畏惧,退后了好几步。

这时沈天鸿回头又问其他功友:"还有谁不喊?"这时又从队伍中走出三个学员,站在我的身后,剩下的开始训练,但喊的声音小得可怜。回去后个别人说我不忍,太过激,我说:"你们认为喊这口号是对的,为什么声音那么小!?"这是2000年7月中旬的事,当时我们四个在别人都睡了的时候被罚站,后我又在小号中被关了7天,本来罚我10天,但到第7天,恶警居然说我在小号里太享福,加上怕我在小号里炼功,让我回去坐板。

每天坐板从早上5点一直坐到下半夜3点,盘着腿,脸朝前,一动都不许动,动一下就是一顿暴打,还要求我们口里不停地背监规,嗓子都哑了、肿了,但不许停,不停地念。1.8米长的床刚开始坐4个人,后来达到7个人,床上的人数在增加,但人姿势不许变,每增加一个人,大家身上的压力就增加了,已经接近了承受的极限。值班的还不停地说,写保证就上宽管班,爱干啥干啥,看电视说话,洗漱随便,爱吃啥吃啥……。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几个人写了保证倒下去了。其他功友还在坚持着,但这时从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来了四个叛徒,其中有吉林省九台市某小学的校长朱XX,长春东北师大教师单XX,还有一个在某大学当教授的,另一个叫卜X。她们四个来了之后帮助邪恶四处欺骗,来破坏学员的正信与正念。本来男学员正处在承受的极限,她们的无耻谎言正好使有些人找到了逃避的借口,一下子这些人被邪恶击败了。

二、

2000年8月1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搬三楼,又从别的劳教所转来几个大法弟子,还有几个刚被非法劳教的。新来的有的抗不住恐吓与殴打,写决裂到宽管班去了,能坚定的关在我们严管班。就这样,宽管班已有两个了,而我们严管班只剩一个,摔打中我们剩下了28个坚定的大法弟子。35度的热天,我们被关在屋里坐板,门关死,窗子关死,汗水把衣服全湿透了,门窗玻璃上在往下淌水,就象浴室一样。屋里臭气熏天,因为不允许我们洗漱,屋子里呼吸困难,看着我们的值班在屋里待不了,上走廊上去看着,最后,我们身上生了很多虱子,爬的四处都是,很多功友身上长满了疥疮。这个邪恶的办法是3大队的犯罪队长李长春想出来的,但这28个弟子就是谁也不写什么"保证"、"决裂",没有玷污大法。

奋进劳教所主抓迫害法轮功的所长叫李健辉,这是个人渣。他指使犯人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告诉值班的"不老实就收拾收拾"。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他被评为"能手",现在却已经在竞选中被选下,没能继续当上所长。宽管班的管教潘树强,把邪悟后又清醒的法轮功学员打得脸都变了形,又在他的授意下,值班劳教郭怀成等把大法弟子郑永光打成脾脏碎裂,后脾脏被切除。结果后来潘树强因与所长发生矛盾,被开除,后又因绑架幼童敲诈8万元被抓,真是恶有恶报。而原奋进劳教所所长龙伟锋,曾邪恶地威逼一个学员,当时该学员因承受不住写过决裂,又清醒了,但那时已是全身长疥,痛苦不堪,再次违心地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结果被释放了。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大队的大队长尹波以前是集训队队长,吃拿卡要,恶迹累累,收犯人5000、3000、2000、1000不等,给钱多的得分多,好处多,可以不参加劳动,甚至可以任意欺压其他人而不受惩治,给300、500的他都看不上眼。该歹徒在当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的大队长时,对法轮功学员体罚打骂、虐待摧残,

后来歹徒们又以军训为名,对坚定的学员进行摧残迫害。对我们进行军训的是一名当过防暴武警的犯人,我们坚强的毅力,加上我们大法弟子在错误的消极承受中训练特别努力认真,连这个当过武警的犯人都说:"我挺佩服你们法轮功学员。"军训的目的当然是要摧残我们,所以每当所长李健辉一去,如看到犯人对我们不打、不骂,或是打骂不够疯狂,他就大骂对我们军训的犯人,这时这个犯人就用腿狠狠踢我们,用拳头打我们,还大声地骂各种脏话。

摧残在升级。有一天,这个犯人心情不好,说要在训练时收拾我们,训练走正步,累得都已经抬不起腿了,还要马上停下来做150个站起下蹲,做完后连站立都已经费劲了,又马上站军姿,一条腿站立另一条腿抬起挺直,可站了10分钟都抽筋了,站不住就挨打,28个人都挨了打,我的腿也抽筋了,站不住,他过来先是一顿电棍,飞脚踢在我们的脸上、身上。我说:"不训练了。"他又过来打我,我便问他:"是谁指使你来打我的?"他说:"打你咋地?"打我违法,侵犯人权,也违反所里的规定,他还要动手,我抓住他的胳膊,决定再不允许他动我一下,再不能老老实实地让他随意打骂,并告诉他,我忍让你,慈悲你,决不是怕你,他大叫:"你xx不练找干部去!"我回答:"你不说我还要去找呢!"

我去找干部,告诉他我不再参加军训,并把被打被骂被摧残的经过跟他讲了,他却说我多事。他打人骂人就合理吗?我让他对我摧残就对了吗?我说:"如果正常军训我参加,你可以问,我军训是训练最好的一个,坐板时,唯一能四个小时一动不动的就是我,但你摧残我们,我就不参加!"

后来,回去后,干部罚我面壁,我说:"我是受害者,向你干警反映,你反倒让我面壁。"他说:"你不炼法轮功吗?你不讲忍吗?"当时我站在中间,两边是严管班的功友,干警指着我,幸灾乐祸地说:"你问问你功友,他们都说你错了。"他问功友们是不是我错了,结果功友们真的回答:"是。"我当时伤心透了,因为这28个人是我志同道合的患难兄弟,他们说今天的事我不忍,与人争斗,我说:"他们随便打我们,他不但违反人间法律,而且他在打大法弟子–未来的神,他的罪业有多重!是纵容他,还是抵制他?!"我指着干警钟文革说:"钟管教,你们穿一身警察衣服,但今天这件事后,我要重新审视你。打人连所规所纪都不允许,而你知道后不加制止,反倒罚我站,惩罚的不是害人的,反倒惩罚受害的,你的良心何在?!这样的所谓军训我决不会再参加!"后来钟文革又单独找我说:"你不参加集体训练,自己单独训,我就给你两科目,一个是正步走,一个是跑步,走一步,你说累了,你就休息。"这是2000年9月的事情。

歹徒们不但在肉体上摧残我们,还在精神上摧残我们,强迫我们念谩骂大法与师父的书,我们严管班没有人念,其他犯人就念,逼我们听;功友因不听他们念,被他们用手铐铐住,把两根电棍夹在脖子两边,嘴里又被插进一根电棍,把他电得整个脸肿得变了样,最后脸上全是硬痂,一块一块很厚的痂皮落下来,嘴唇肿得老高,根本看不出是他本人模样。后来我把邪书悄悄地扔进了垃圾桶,但歹徒们又拿来很多邪书。还不允许我们严管班接见亲人。从2000年8月到2001年5月1日,这么长的时间不让我接见亲人,冬天穿的衣服都是别人给的。在这之前,让接见也是为了让亲属施加压力,帮助他们做洗脑工作。接见时,家属们拿的好吃的很多,回来后我们之间不分彼此,共同享用。但有一次值班人员拿我们的水果洗了一脸盆,要给干部送去,当时我就跟这个值班的人说:"宋庆库,你拿我的东西应该打声招呼!经我的允许再动,你拿我的东西给干部送去,干部领人情领你的情,我们要愿意给我们会自己给,这样的事以后不允许再出现!我这次和你当面说,跟你本人当面解决,这次我不把它捅到局里、所里,以后不发生就完了。"因为我们28个人在一起,有的功友说我小气,斤斤计较,我说不是小气,并把有的功友把钱偷偷地给值班的这件事说了出来,我说:"你为什么给他呢?如果他不是值班的,你会给他吗?如果他对你不构成威胁你会给他吗?是真正的善吗?还是要求得什么,是不是自己有怕心?"这也是2000年9月的事。

在10月1日国庆时,平时不让看电视,那天让看国庆庆典。因平时不让说话,我们就利用这时间,悄悄地探讨着这些天所发生的事,并都认识到不能一味纵容、承受。后来又出现让我们一天只能上两次厕所,我们集体反对,并成功。这件小事,使我们认识到意见一致力量的强大,并信心倍增。后来又让我们一天不停地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要大声不停地唱,遭到我们28人的一致反对。大家逐渐学会了拒绝、抵制,树立了信心,从白色恐怖消极承受的阴影中一点点地走了出来。

三、

在2000年10月7日,从严管班中又分出11个人成立了一个班,成了严管中的严管。在坐板时,有个功友轻动了一下,值班的上来就把他的牙打出血了,我们再也不能坐视不管了,11个人同时制止、谴责他,他上来就把我从坐板的铺上拉了下来,并扬言要打我,这时,所长李健辉来了,我说:"李所长,你来的正好,我向你反映值班人员殴打法轮功学员……"我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手指着我的鼻子,大喊:"闭嘴,你给我上去坐着!"我毫不示弱,也大声说:"我向你反映情况,你还让我闭嘴,我就不闭嘴,我就不上去坐着!"11个人全不坐了,都站在地上,李健辉大喊:"把他给我拉出去!把他给我拉出去!"我也手指他的鼻子说:"李所长,我就不服你,你处事不公,我向你反映情况,你不但不管,还来处理我,你知道为什么值班人员敢随便打骂虐待我们吗,就是你一手指使,你就曾经说过不老实就收拾收拾。"他不承认,我说:"这值班的在这,就他说的。"值班的当然不敢承认,我说:"你不承认,但我们30来人都听到了,你不承认也不行。"李健辉又叫喊:"把他给我拉出去!"我被又拉又推弄进了一楼的小号里,但功友们不知我被送到哪里去了,看不到我回来,他们就集体绝食,也不上板了,这是我后来听说的。每当有干部或领导或犯人来时,我就说关小号的经过,是反映打人的经过却被关了小号。自此,再也没有让我回到大队。自从我被单独分出来之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又发生了很多轰轰烈烈的事,为了卫护师父和大法,大法弟子写下了壮美的诗篇。直到2001年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解体。其他功友都被转到了朝阳沟和苇子沟劳教所,而奋进劳教所只剩我们7个法轮功学员。

在小号没几天,又有一个功友被关小号,叫绍维辛,关在另一个小号里。那些违心妥协的人的保证书都贴在走廊的墙上,贴了一片。后来那些人看到我们被非法关押在严管班的大法学员的所作所为时,他们知道做错了,而且有的人做梦梦到天上有一个很大的"李"字,"李"字下面是一竖行一竖行的人名,但被非法关押在严管班的大法学员名字都在每行的排头,他们意识到这是在点化他们严管班的大法学员做的是对的。所以墙上的保证书就有人偷偷地自己撤下来了,但还有很多。那天早晨,绍维辛手臂一抡,哗啦啦地全扯了下来,结果被打了一顿,被扔到小号里。我问他队里的情况,他说全绝食了,误入歧途的大法学员全清醒了。

邪恶被震撼了,集体绝食的被强行灌食,老绍已经9天没吃东西了。看着他那瘦得成了一条的脸,又苍老、又疲倦,说话声音疲惫无力,我哭了。这些大法弟子,他们在社会中都是精英,28个人中有十几个大学生,三个硕士生,只有一个小学学历的,剩下的也都是中专和高中学历,而且在社会上都有着重要的工作岗位。这些善良的人,现在却受着非人的摧残,只因他们坚定修炼大法。在电视新闻中说对法轮功学员如何的好,那是对待已经背叛大法的人的态度,而暴徒们对待坚持真理、坚修大法的同修则是残酷的折磨和恐怖阴影。

在小号的第十天,所里开所谓的批判大会,对坚定的加期,绝食的加期。我们在小号中的也被带出去参加。主席台上坐了好多局、处、所各级领导,会场中央坐着法轮功学员,两边是百十来名手持电棍、手铐的警察,气氛非常紧张,一片恐怖,鸦雀无声。会场前面几个大字写着邪恶的大字,我看着心里就不舒服,这个会我要让他开不成,我要鼓励所有的功友站起来,但我又想怎么能做的更好。李健辉主持会议,刚要大放厥词,这时老绍站起来说:"我不参加这个会!",但瘦瘦的他声音很小,我就势抡圆了胳膊拍案而起,大喊一声:"我也不参加!"铿锵有力的话语使会场炸了窝,警察拿着电棍向我们两个冲过来,嘴里嚷着"干什么,干什么?"冰凉的手铐打在我的脸上,无数的拳头电棍和飞脚,雨点般地落下,我终于被他们反挎着双手,连打带踢,连拖带拉地被拖出了会场。在会场外,把我打倒,用脚踩着我的脖子,几条电棍同时在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又捅又电,捅出了长长的血口子,我把痛苦的叫声用尽全力发出去,我是要告诉会场里的功友,你们志同道合,同甘共苦的功友正在受迫害,你们都站出来、走出来。师父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现在你们的功友在你们面前受摧残,你管不管!所里二楼、三楼的走廊里站满了女干警,看着他们折磨我,直到后来我身体被折磨得不自主地一抽一抽的,他们才停手,鞋也被打飞了,衣服也被打开了。老绍这时也被打得惨不忍睹,但一声没吭,还有一个功友王辉也走了出来,我们三人被关进了小号,每人一号,都被脚尖离地吊了起来。

散会后,管理科的两个科长与五个干事,还有集训队队长曹岩,把我的衣服脱光,下身因有疥,没脱,我被暴徒用电棍长时间的摧残,他们电我时,呲着牙,裂着嘴,如同恶鬼一般。把我打倒后,用5、6个电棍同时电我,还不停骂着:"看你还炼不炼!"我当时声音颤抖着说:"这么好的法,我怎能不炼!""我叫你炼!我叫你炼!"他们就象疯了一样,我说:"你们一点人性都没有,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后来就说不出话来了。这次被电后,心脏时时一阵阵"突突""突突",另两个功友也同样被电得没了人样。

第二天早晨在早八点管教上班时,我与功友王辉,在小号中打坐、炼功,这时又象炸了窝一样,劳教们大呼小叫,管教又来了,又把我们狠狠地电了一次,拖回来后在小号里吊起来吊了两天一宿,不给吃不给喝。在小号里我呆了20多天,之后被调到4队,因在小号里被打时手指挫伤,不敢拿东西,去4队后马上让参加劳动,我跟4队队长肖国臣反映个人困难,陈述手伤困难,应该暂缓参加劳动。他竟逼我参加劳动,不参加,就把我打得满脸是血,又让其他劳教按着用两个电棍同时电我,之后心脏更加"突突"很多天。还问我干不干,我索性告诉他们:"就不干!"又要折磨我。管理科又来人了,我跟管理科韩科长、宋科长说:"你们把我的手打伤了,我个人参加劳动有困难,向队长反映,反倒被打!"管理科长威胁我说今天不让你干,明天必须干,不干就收拾你,然后抬脚走了。后经所里决定要把我安排在集训队,此后一直被关在在集训队。集训队的大队长曹岩,也是吃拿卡要,收受劳教人员钱财,给他钱的都成了他的关系户,可以打人、赌博、喝酒等等而无人去管。集训队的恶警马海红,酒后殴打体罚,他曾把我的头夹在腋下,让劳教杨圣军等疯狂击打,打得脸都变了形,满脸满地是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中有很多学员被分到其他大队,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事情时有发生。

四、

我最初被定为从99年9月28日到2000年9月27日劳教一年,后来被多次加期,成了超期关押。第一次加期3月,第二次又被加期3月,到期后还不放人,我多次找队长、处长、局长,答复是上级命令,不让放人,我跟他们讲理,讲怎么他们违法,他们没理,讲不过我,以后就全躲着我。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但上访后就被判刑、教养,教养到期还不放,教养期间又受到非人虐待,享受不到公民权利,连劳教的小偷、流氓他们有的权利我们法轮功学员都享受不到。到期不放,我就不停地找各级领导,后来所、处全躲着我,后来又让我参加劳动、"写作业",写什么改造规划,我都不干,我告诉他们:"我已超期,你把我当劳教,我不把自己当劳教,劳动我不参加,其他劳教参加劳动有奖分,奖分就能早放一天,我劳动积极肯干,但每月都被加期,我参加劳动你加我期,不劳动还是加我期,这半年又到期了,又加70天,70天又到了又加一个月,这一个月又到了还加一个月,教养条例规定加期不允许加过全期的一半,加到半年就违法,可还在不停地给我加。"我拒绝他们的指派和命令,2001年1月到2001年7月16日,这中间又有很多事情发生,但我的环境却越来越宽松,其他队的功友都被两个人夹着走,我不允许他们随便碰我,后来就不再管我了。

在2001年7月16日,我终于从长春奋进劳教所走了出来。当日是劳教所集训队接见日,上午9点30分,两个犯人押着我去接见,我在前面走,到接见室处,我没有停留,径直朝劳教所大门走去,前楼与后楼通道长150米,我凭着坚定的正念,走过迷宫一样的通道,闯过了七道铁门走了出来。劳教所怕担责任,在我跑后,长春奋进劳教所周所长与管理科韩科长开车把《解除教养通知书》送到了我父母手中,并告诉我家人不要说是我自己跑出来的,并跟当地公安局说:"你们的担子重了!"现在当地公安局正四处抓我。

走出来这件事我觉得意义重大,师父不承认邪恶的种种安排,走出来,正是打破了邪恶的安排,正是蔑视、傲视了邪恶,对邪恶是一次重大的打击。他们告诉说是"别说是跑出来的",我知道这正是邪恶所害怕的,怕大法弟子都打破他们邪恶的安排,他越怕,我越要给它们曝光!

这次能走出来,和功友们的帮助是分不开的。走出来之前的几次接见对我帮助很大,功友们告诉我邪恶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要我想办法出来。她们每天都在发正念清除邪恶,让所里无条件释放我,并带家属去劳教所要人,她们做的非常好,即使要人不成功,也使劳教所不敢任意摧残大法弟子,有所收敛,同时在教养所里面的功友,自己也要努力冲破邪恶的安排,齐发正念,共同提高,必然会成功。

我出来后才知道,自从2000年10月我与其他同修隔离之后,我们28个人中有一个叫张远明的同修被暴徒虐杀,但劳教所死死保密,不敢让世人知道真相。英灵已去,我们留在世间的应当更加努力做好。

在将近两年的关押中,学法是非常不够的。出来马上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来,想做好不出差错,唯有多学法和看大法网站上的文章,才能尽快赶上。在这两年中所做的很多事都有那么多的不足,今后一定在多学法的基础上,在正法工作中做的更好。

插播真相的长春大法弟子在法庭上坚强不屈遭恶警当庭施以酷刑

1、法庭上当众揭穿谎言

在2002年9月18日邪恶之徒审判大法弟子的法庭上,大法弟子梁振兴当庭揭穿恶势力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真相。7月22日"长春日报"登载的诽谤大法的文章,文中指名道姓地疯狂造谣说什么据梁振兴供述,插播技术及操作方法是从《明慧网》上学到的……等等。而梁振兴当庭反复澄清这个谣言:"我只说过《明慧网》有过报道利用有线电视网络插播大法真相的事例,今天法庭上的人都能听得明白,今天在这里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刘伟明就是搞有线电视线路的,技术是他介绍给大家的。"这是在场几百人都能证明的实例,其实江罗一伙栽给大法的种种罪名哪句不是公然栽赃造谣和疯狂迫害呢?更何况江罗政治流氓集团拿长春插播这件事大做文章,本来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典型写照——国际社会哪个不知道中共一贯一边滥用媒体向海外输出"革命宣传",一边又公然拦截和干扰海外主流媒体的电视、广播信号呢?

2、同一张报纸上自相矛盾地报道同一件事情

9月21日"长春日报"上,报纸一面所谓"破穿纪实"上说:刘伟明是其中最懂技术的功友,插播技术是他教的……。该报另一面转载的所谓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中,故伎重演地说:"插播技术以及这样事情的具体安排都是境外\’法轮功\’传授与指挥的等等。

3、对大法弟子的审判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是最邪恶的迫害

9月18日,审判大法弟子这一天,名义上是公开开庭,实际上法庭上并不允许大法弟子为大法辩护,而且对大法弟子进行了疯狂的迫害,只要大法弟子说"大法好","大法无罪",指出政府对大法的说法都是造谣与诽谤,以及举出警察非法对大法弟子刑讯逼供的实例,他们就把大法弟子带出法庭,弄到单独的房间里疯狂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毒打四五次,当天开庭结束后,邪恶的警察又把几个大法弟子分别赶到单独房间,然后七八个人,手持电棍对大法弟子进行人身迫害,陈艳梅、梁振兴被迫害的最为严重,送进看守所时,是被抬着进到监舍的。

时隔仅一天,大法弟子又被背着背铐去"开庭。他们被带到法院后,又分别地一个一个带进单独房间里,门上贴着"训诫室",几个人不由分说拿着电棍上来就电而且边电边说"到庭上能不能不喊,不吱声"。大法弟子手在背后铐着,在地上翻滚,惨叫……被迫害最为严重的是刘成军、陈艳梅,他们被毒打很长时间,一直到开庭也没屈服,其中几个恶警到处说:"今天可看到刘胡兰了,真服了……"开庭期间,陈艳梅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没喊完就又被堵住嘴拖下去迫害,一直到开庭结束也没看到她,生死不明。这次开庭不允许大法弟子说话,结束后大法弟子们分别被带到一个屋子里,几个人在他们身后拿起他们的手指沾上印泥,往一些纸上按手印,边按边说"这是你自己按的"由于手铐在背后,按的内容不知是什么。大法弟子说的话他们一句也不记,因此与实际不符,所以到看守所来要他们补按手印时没有人按。这次被迫害最严重的是刘成军,他被背进监室,由于他那被邪恶警察开枪打的腿早已不能动了。梁振兴被扶进监狱。

只许独裁者杀人 不许受害者喊冤──长春当局非法审判插播电视的法轮功学员

飞鸣

今年三月份长春的法轮功学员插播有线电视,直接向观众讲述自己受迫害的事实,可是日前长春当局居然要对这些法轮功学员判重刑,说他们犯了所谓的"破坏广播电视设施罪"、"利用XX破坏法律实施罪",这种做法一言以蔽之,就是:只许独裁者杀人,不许受害者喊冤。

到今天为止,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XX的独裁政权已经至少将480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可是在中国的电视报纸上没有丝毫法轮功学员的声音,法轮功学员到北京的"信访办"上访马上就被抓进拘留所遭到酷刑折磨,他们自费印制传单向公众散发则会遭到警察的绑架和枪击,在这种情况下,长春法轮功学员用插播电视的方式向公众呈诉自己的冤屈,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难道只许独裁者杀人,不许受害者喊冤?

在西方民主国家,插播电视当然是不对的,因为民众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声音,他们示威游行的权利也得到保障。可是在江氏独裁政权控制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渠道行使中国宪法赋予他们的言论自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有权利插播电视。政论家胡平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人们平时是不应该从窗户跳进跳出的,但是假如一个人的家门被歹徒堵死,我们能责怪他从窗户跳出来吗?

在中国大陆,电视台是被老百姓的血汗钱养活的,理应反映百姓的疾苦和冤屈,而百姓也有权利通过电视知道当权者凌虐人民的事实。可是如今,这天下的公器却成了独裁者一人的喉舌,在黄金时间无耻地吹嘘自己代表了贪官、酷吏和污秽的三个代表,同时以文革的方式批斗一个修心向善的和平群体。这才是真正的"破坏广播电视设施罪"。而法轮功学员插播电视,是还公器于天下,维护自己的言论自由,维护公众的知情权,从而维护了中国的宪法和民众的利益。

新华社还说什么法轮功有组织、有资金等。法轮功学员在国内被虐杀、在海外被骚扰,难道他们不能组织起来以和平合法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利吗?至于说资金,法轮功学员有自己的工作,其中不乏成功人士,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所得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倒是江氏独裁政权,不劳而获,大肆侵吞国家财产,江XX在工人下岗、农民卖血的时候,还花费巨额百姓血汗钱,替自己买专机四处出游卖唱,让自己的儿子亦官亦商,以"窃国者侯"的方式据国家财富为己有。同时,江XX还花费巨资在大陆各地从上而下建立了一个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610办公室的恐怖组织,凌架于法律之上,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进行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这才是真正的"利用邪恶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而法轮功学员以和平的方式抵制邪恶,在酷刑、虐杀面前坚强不屈,他们是在维护着人间的正义和人类的福祉,应该得到我们所有人的支持。

致长春市民、警察和官员:匡扶正义 功德无量

同胞们,你们好:

近来长春市所发生的,大法弟子利用有线电视向广大的市民播放宝贵真相的事情,大家应该都知道了。预感灭亡将近的江氏集团,看到罗织几年的谎言被事实真相所戳破不由得恼羞成怒,进而完全置国家尊严与宪法法律于不顾,公然下达了"杀无赦"令,整个城市包括周边地区陷入史无前例的白色恐怖之中,警笛长鸣,哨卡林立,对坚定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展开了搜捕迫害。据悉,截止目前为止,已有约500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强行拘捕,其中多名大法弟子在这短短的两、三周时间内被酷刑迫害致死,遗体被直接秘密火化,而这种卑鄙无耻的迫害、惨绝人寰的镇压依旧在持续中。

同胞们,作为一个善心犹在的人,面对江氏集团对坚信"真善忍"的和平群众、一群不畏强权、敢于讲清事实真相的手无寸铁的群众,动用一切国家机器栽赃陷害,在全世界面前挥舞大棒、大打出手,你们作何感想?

在此,郑重建议一切有良知的人们,谨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认清邪恶镇压已经穷途末路的实质,不要再被已经被揭下面具的江氏集团的谎言所欺骗、恐吓,尽自己能力去除恶扬善,在这法正人间之前的重大历史抉择的关头,留下自己扶助善良的宝贵见证:
1、利用各种条件保护大法弟子,提供帮助和便利。
2、利用各种条件减轻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
3、对邪恶集团惨无人道的恶行,采取各种形式的抵制。
4、尽可能详尽地记录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让恶人难逃正义的审判。
5、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真相,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和欺骗群众的罪恶。
6、各种您能够想到的助益大法弟子的善行。
再次感谢所有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秉持正念的人们。也祝贺你们:你们所做和即将做的善举,将为你们奠定美好的未来,因为那是你们正念的真实位置,那是你们善举的真正选择。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