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张滔:中共在香港新统战攻势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CDATA[

经过了否决○七、○八普选和立法会选举,中共已稳住了香港特区的局势。但在此之前,出现了波涛汹涌的政治形势,是回归以来最凶险的,不能不检讨总结,不但要避免出现同样的局面,更要在○七年特首换届前这一段时间,把香港控制得更紧。

中共要加强的工作有很多方面,本文只来谈统战这一方面。

中共三大法宝的“统一战线”

统一战线、武装斗争与党的建设,并称为中共的三大法宝。在香港,武装斗争已不必用;党的建设是其党内事,外人鲜能接触;至于统战,正合大派用场,并部署了新的攻势,港人应有所认识。

统战的精髓是:“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毛选集•E论政策》)。对这十六个字,不可单是从字面上去了解,还必须从各方面联系现象,掌握其行动的实质,深入认识其意图和目的,然后才能够防范和反击,最少也要避免中计而堕入陷阱。

“利用矛盾”。不单是“利用”,还去制造和扩大对手之间的矛盾。任何派别组织,都不会是铁板一块,即使没有大的矛盾,也有个别的差异。中共的惯用手法是,把这些差异制造成矛盾,再把矛盾扩大,以破坏对手的团结和联合,达到分化、瓦解、削弱的目的。更进一步的是,把其中的一部份拉出来,以壮大自己。

“争取多数”。尽量去拉拢不是主要的对手,“好话说尽”,给予甜头,不但利诱,还会威迫。一些动摇分子、趋炎附势者,便会被拉进了这统一战线之内。

“反对少数”。把主要的对手孤立,然后加以打击、削弱,以至消灭。在这当中,孤立和打击的,是主要的一两个组织、派别和人物,不会很多个。

“各个击破”。说得简单点,就是逐个来吃,吃完一个再吃另一个。即使今天是拉拢的对象,到了吃掉主要的对手后,也轮到来吃你。从中共的历史来看,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甚至在党内的斗争,也采取这样的策略和手段。打击支联会,分化民主党

这个统战的总策略,运用到当前的香港特区,又是怎样的呢?

首先是“反对少数”,在民主派中选出打击的主要对象是支联会。固然支联会的五大目标“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尤其是其中的“结束一党专政”,最触动中共的神经线;而且,担任支联会常委的立法会议员李卓人、梁耀宗、梁国雄、张文光、何俊仁、郑家富,被视为最死硬的民主派,必须首先加以孤立和打击。非支联会常委的立法会议员,如刘慧卿、张超雄、郑经翰等,被视为民主派中的激进分子,是次要的孤立和打击对象。

其次是“利用矛盾”,目前主要是在民主党内制造分裂。在最近的立法会选举中,民主党由第一大党降为第三,同时一直以来都是各民主党派中较有规模和组织的。“趁你病,??你命”,要乘势去削弱瓦解。最近,民主党前副主席张炳良、前司库冯炜光,都是前“汇点”成员,都提出退党。另外党内外包括传媒,都有抨击而不利团结的声音,在该党改选前夕,矛头指向现任主席杨森。看来,民主党正面对重大的压力和考验。

争取“45条关注组”和泛联盟

第三是“争取多数”,争取的主要对象是“四十五条关注组”的四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余若薇、梁家杰、汤家骅,以及泛联盟的四位立法会议员陈智思、石礼谦、何锺泰、刘秀成。前者,是在这次立法会选举中获得全胜的泛民主派,具有尊贵的专业地位,其坚持原则、温和稳重的态度,深受市民欢迎。中共知道其群众基础,却又政治斗争经验不多而较容易上统战的当,于是特别假以颜色去拉拢;另一方面也可以同时改善本身在港人心目中的形象。

在选举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主席一役,由于泛联盟的倒戈,民主派的刘慧卿击败了保皇党的黄宜弘,泛联盟巧妙地运用了自己关键的小数,叫中共和董建华吃了一惊。事后不久,陈智思即被委任为行政会议成员,须遵守行政会议中集体负责的制度,即不管是反对还是赞成,也要支持行政会议的决定。这样,泛联盟便被收买了四分之一,再继续给以甜头,便全被争取过去。

民建联、工联会、自由党和其他一些虽称独立但实质“保皇”的议员,加起来便是多数。

最后是“各个击破”,这要看目前的主要和次要打击对象是否重受创伤,难于再起,才再拟定以后的反对和分化的目标。

统战两议题:支联会与公投

透过怎么样的方法手段,去贯彻这统战的策略呢?

最主要的是透过中联办和来自北京的官方人士的接触和游说。这接触和游说,从上到下,包括立法会议员、知名学者、传媒工作者,以至区议员、地区干事和议员助理,都是秘密进行的。一方面揣摸动态;另方面晓以利害,使接纳其意见而有所行动,指出不与北京沟通,便是死路一条,毫无前途,但态度是温和的。最初单独晤谈;稍有进展,还希望多介绍可以晤谈的人,扩大联系的人。

在主要和次要的打击孤立对象之外,游说拉拢工作,也由特区官员进行,因为可以和输送利益同时结合。

目前,游说的议题集中在两点上。一是抨击支联会“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指这是颠覆的意图,因此民主党必须与支联会分家。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刘千石在上届立法会结束时,提出要和北京和解沟通;最近更正式表明退出参加了十五年的支联会。所以,当时有人说他是犹大,不是没有原因的。

第二个议题是遏抑坚持○七、○八普选的诉求。人大释法和否决双普选后,泛民主派仍没有放弃争取○七、○八普选,更以这次立法会直选中泛民主派得票率在六成以上,认为反映了港人普选的愿望。目前,关于○七、○八的选举方案仍在谘询中。北京和董建华都担心谘询后所提出的政府报告,由于太保守会引致港人反弹,又组织大规模的群众行动。泛民主派曾提出“公投”来反映民意,这更是北京和董建华所顾忌的,所以坚决反对。一方面在公开表态上,指明双普选和“公投”无望;另方面通过游说,去分化瓦解泛民主派的意志,消除港人反弹的情绪,把大规模群众行动消灭于萌芽状态中。

不要被“沟通”的假像迷惑

一段时间以来,北京官员、特区官员,甚至民主派中人,都常把“沟通”两字挂在咀边。特别是民主派中人,他们知道“沟通”是什么意思吗?“沟通”为了什么目的?这样的目的能够达到吗?

秘密单独会晤面谈,这算得是“沟通”吗?只摸你的底,从来不说自己的看法,对你的意见从不作反应,这是“沟通”吗?“沟通”是双向的,是意见交流,即使互不同意也坦率说出为什么。目前这样的会晤面谈,都是没有结果的。有人竟因此就飘飘然,实在太幼稚天真了。

“沟通”必须与自己的政治理念相结合,亦即让香港的民主政制有所推进。目前北京有这样的诚意吗?即使来人的态度怎样温和,但基本立场已铁定,决不能让香港的政制民主化。只是我说你服不是沟通。这样的“沟通”,只制造迷惑港人的假像,是不会有结果的。

有些民主派中人,还常常以取得回乡证和到北京去作为“沟通”的目的之一。得了回乡证和去了北京,又怎样?这样的诉求实在太卑微了,被人看轻,不但与“沟通”的目的相隔十万八千里,而且一下不慎,更会被利用来制造缓和假像去欺骗港人。

]]>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