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往事烟消云不散 口头通牒(音频)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上次我们说到,位居全团京剧演技第一把交椅的张老板,曾经拒绝过八路要他们到深山去为游击队演戏,由此遭到灭顶之灾。

亲爱的听众朋友下面请您收听韩杰生老人的人生回忆往事烟消云不散的第二部分,口头通牒,由海波为您播出.

从1947年的下半年直到解放,大别山区多为八路军和游击队所控制。我们家是地处这些八路军游击队控制的大别山地区边缘的县城。

在大别山支脉的一个山间小镇上,有我们本家一个远房亲戚,和我同辈的小孩都称呼这家亲戚为二爷。二爷有个闺女,48年正是芳年18,外貌长得端正清秀,两颗水灵的大眼睛、微笑时两腮的莞尔,显得十分可亲可爱。在那兵荒马乱之年,二爷为了女儿不至遭到意外不测,就于48年初把女儿送到我们家寄住,以暂避山区世乱。虽然她只大我六岁,但按辈分是我的姑母,所以我是口口声声叫她小姑。那时我是12岁的男孩,尚未脱离童幼之性情,总是把她当大人看待。或听她讲解书中之趣谈,或帮她拉绳架干晒衣服。有时还从她那里得到一两块小糖,甚为喜欢。

小姑虽然家住山沟小镇,由于是独生闺女,家里还是倾全力供她读完了初中。在她寄住我家的绝大部分时间中,都是在读书,她几乎读完了我爸爸(中学教员)在家中收藏的全部书籍。

一天,家中意外来了一个陌生人。他脚蹬一双草鞋,黑色长裤的裤腿直挽到膝盖,上身着一件白色中式粗布上衣,看上去不过二十岁。他一进门就冲着妈妈问:“韩同坊在家吗?”妈妈点点头,立刻将爸爸从房间叫出来。爸爸从房间一跨出就主动介绍说:“我是韩同坊”,并招呼客人在堂屋坐下,递上纸烟。妈妈给客人端来茶水。客人说:“你们不要害怕,我是上街来卖菜的,顺带受我们杨队长的派遣,来贵府通知你一桩重要的事情。”

妈妈一听话音不祥,立刻招呼我进房去。我进到房里,看到小姑正竖起耳朵,贴近隔间的篾席,摒住呼吸静听外面的谈话。我也走到她身边,把耳朵凑到篾席边。

那位自称卖菜的人说:“我们杨队长要我告诉你,韩玉英(小姑的名字)可以住在你们家,但只能呆在这儿,任何其他地方都不准去。如果我们的人马进了城关,杨队长见不着韩玉英就拿你是问。你们看到了城东门操场上的那些人头了吗?(见《摸秋》一文)到时候,杨队长不是拿你韩同坊一个人的人头是问,是要拿你们全家人头是问。”

爸爸一声不语,空气就好像凝固起来了。半饷,卖菜人跟了一句:“听清楚了没有?”

妈妈在一旁忙说:“听清楚了。我们保证韩玉英不离开城关。”

卖菜人紧接着说:“那好。韩玉英现在在这儿吗?杨队长要我必须亲自见到她。”

妈妈立刻招呼小姑出房间来见客人。我看着小姑吓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万般无奈地跨出房门。她站在房门口,低着头,一声不语。卖菜人又把刚才对爸爸说的话重复了一遍,问小姑:“听见了没有?”小姑无奈地点点头。

卖菜人立刻起身告辞。爸爸直把他送到大门口外。我在背后看到,那人挑起放在门外的一担菜箕,菜箕的一头有两捆素菜,另一头放着一个瓦盆,瓦盆中有十几个油炸狮子头。爸爸一直把他目送到人影消失。

爸爸回来后,一脸苦色,半天不语。其时,小姑正站在堂屋的一角,拿着手绢哭泣抽噎。妈妈说:“不要哭了,哭也无济于事,赶快想个办法才是。”这时爸爸才告诉小姑,两天前刚刚给她在上海的三叔去信,要他设法派人来接她去上海。这时,小姑哭得更厉害了,大声抽泣地说:“我不能连累你们全家受害。”

经过一天痛苦无奈的挣扎和斟酌,第二天爸爸又重新给上海的三叔(我叫他三爷)去信,说明原由,告诉他韩玉英只能继续呆在我们这里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越来越明显,国民党政权看样子是大势已去了。一天,那个不速之客的卖菜人又跨进我们的家门。爸爸主动迎上前去,并伸手和他握手。爸爸把他引进客厅就座,递烟沏茶。客人没有寒暄,开门见山地说:“我这次是受杨队长派遣,来见韩玉英一面。”这时,小姑正好不在家,到南门外的二伯家去了。爸爸叫我立刻去二伯家把小姑叫回来。其时,我正光脚在院子里玩。我知道事关重大,鞋子也没来得及穿,拔腿就跑出门去。当时,县城大街还是鹅卵石铺垫的,我高一脚低一脚、连踢带绊、跌跌撞撞跑到二伯家,把小姑叫回家。小姑一到家,那位客人就动身离开了。

客人一走,妈妈忙着打水让我洗脚。这时才发现我的左脚上全是血,仔细一看,我的左脚大拇指的指甲盖几呼全裂开了。妈妈心痛不已,一定要搀着我,一瘸一拐去邻近的诊所。包扎后多日不能穿鞋,而且留下了终生痕迹。

1948年临近年终时期,长江以北、苏皖一带的大小城市都岌岌可危了,或是处于共军攻势的前哨,或是处于共军的包围之中。一天,我们家突然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不过,他很有礼帽地称呼我的父母为韩先生、韩太太。他说明是受均衡(即小姑的三叔)先生之重托,专程从上海来这里接玉英小姐,并带来韩均衡的亲笔信。

爸爸展开书信,仔细阅读。信的大意是:国民政府正在准备撤退,以长江天险为屏障,据守江南。如果长江守不住就撤到台湾。现每天有轮船去台湾,他计划把玉英接到上海后一道去台湾。

这会,刚刚有了一点安定气氛、静待江山易主的时刻,一下子又被搅得风浪骤起。爸爸、妈妈面临一场生死的决策,小姑面临一生前途的决策。

爸爸把小姑叫到面前,介绍从上海来的张先生,详细讲述了三叔的信,之后说:“玉英,你还是跟张先生一道去上海吧。我和你嫂子可以带着孩子去皖西或是赣南谋生,那里我还有些人脉。”

小姑泪如雨下,抽噎着坚定地说:“不,我不能把灾难留给你们。万一你们一家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我父亲交待,我也没法活下去。”

这时张先生插话:“韩先生,你们不能也一道去台湾吗?”

爸爸遥遥头,没有说什么。妈妈说了句:“异土他乡,生活艰难”。大家的谈话沉寂了很久,很久,很久。

第二天,爸爸妈妈送走了张先生。就这样,风波一晨被激起,一夜又落平。一个18岁的少女只能无奈地等待着命运的裁决。历史也给我留下了一个一生不解的疑问:爸爸当时为什么拒绝去台湾的建议?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