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往事烟消云不散 填补缺额抓无辜(音频)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北京大学的物理系和地球物理系,在五八年以前同为物理系的两个专业:物理专业和气象专业。每个专业到高年级又分若干专门化。五七年鸣放提意见期间,部分气象专业同学提出转专业的要求,因为自己不喜欢气象、而且报考的是物理,希望到物理专业学习。后来校方考虑,气象专业的人数超过了实际需要,同意15名同学从五七年秋季转入物理专业。这其中就有二人是右派。

由于毛说过:“对右派,要挖,现在还要挖,不能松劲”。五七年秋季新学期开学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审查各系各专业的划定右派是否达到了指标。原来勉强达标的气象专业二年级,由于转走了两个右派,出现了空缺,右派比例下降,这就必须找人填补。这时候,党 政干部是宁左勿右。抓多的有功,抓少的失职。各级党委为免“反右不力”,自己遭清算,便纷纷抓无辜凑数。北京大学党委书记江隆基,在全校抓了百分之六点五,却还是“反右不力”,终于下了台。后来新党委书记陆平上任,左风愈甚,直抓到百分之十以上才算完成任务。

我的一个最要好的同学徐XX, 在上学期末的一次政治学习小组会上发言,说那些对“儒林内史”(见系列七)的批判发言没有说服力,是歪曲人家的原意,牵强附会、编织罪名。这样的发言原来 完全是大实话,当时小组会上没有一个人反驳,无不点头称是。然而现在要深挖,要找出人来补缺,总得有个替罪羊才能交差,于是他的小组发言也就成了定右派的大罪状。而那些点头称是的人现在也是避之不及了,人人反戈一击,以求自保。

我虽然也是由气象专业转入物理专业的15人之一,已经离开了原班级,但因为是徐的要好朋友,过往密切,为了接受教育、划清界线,气像二年级召开批判徐的会议都要求我参加。

第一次开他的批判会还只是内定批判对象,并没有公开提到右派的高度。年级反右领导小组事先组织的几个发言,尽管表面言正词严、气壮势凶,但都空洞无物、色厉内荏,都是重复外系对“儒林内史”批判的那些话。而徐又是一个非常叫真的人,一听不实或不在理的话就会站出来反驳。

当有批判者重复《出恭记》中‘我之上天’是影射攻击党中央、毛主席的话时,他就反驳说:“你们说,那里说过党中央、毛主席就是‘上天’。党教导我们:不靠天,不靠地。毛主席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出恭记》的‘上天’明明是指头顶上的厕所下水道。说话不能强加于人,总得要有凭据吗。”

有批判者说《出恭记》中的‘毛毛之雨可以吞山丘、没良田、毁楼宇’是攻击毛主席关于整风是毛毛雨的论述时,他立刻反驳说:“校党委在批判右派的大会上传达毛主席的这段讲话的,是在《出恭记》这篇文章出来之后。写文章的人当时根本不知道毛主席的这一论述。”
当批判者重复《蚁军》是攻击红军之说时,他就反驳说:“文章说的‘蚁军’明明指的是白蚁,你们硬说是‘红军’,完全是强加于人。文章说蚁军多足,红军只有两条腿,文章说蚁军有飞翅,红军有吗?纵然都有‘雪山’、‘草地’、‘万里’之说,那也是风马牛不相及。说它影射,完全是生拉硬扯、没有道理。”

当批判者说《蚁军》是攻击党的教育路线时,他就反驳说:“《蚁军》上提到的‘战斗英雄、劳动模范、水稻专家、白蚁专家报告频频’之说,没有丝毫攻击之意,反倒是解释宣传党的教育路线。”

总之这次批判会,批判者理屈词空,应付差事,但居高临下,以势压人;被批判者有理力争,据实回应,但命运无己,前途未卜。会后,我私下劝徐少说几句,批判发言都是组织安排的,他们自己也不信自己说的话。

徐气愤地说:“他们现在要找替罪羊充数。反正我没有攻击(党、社会主义)言论,他们就没法定罪。我的家庭也没有辫子可抓。”
我说:“‘儒林内史’有什么攻击言论,那些人不都被打成右派了吗!而且都是党团员。”徐半天不语。

两天后,又召开对徐的第二次批判会。会议主持人首先定调说:“徐XX,你的问题很严重,你必须老老实实接受大家的批判。批判发言中不允许你反驳,除非要你回答批判者的询问。”

组织好的几个发言,除了重复过去对“儒林内史”批判的几句说辞之外,就把徐上纲到和右派分子穿一条裤子、为右派分子辩护。有个批判者质问徐:“你知不知道‘儒林内史’的五个作者都是右派?”
徐得到个说话机会,立刻起立说:“我知道那五人都被划右派,也许他们还有其他问题。我只是说,上学期的那次批判会上对《出恭记》和《蚁军》的批判是牵强附会 的。当时我在小组会上发言,大家都是同意的。至少没有一个人反驳。我希望批判要让被批判者信服,也要让听众从中得到教育。人家不是这个意思,硬是强加到他头上,这就……”

主持人未等徐的话说完,大声打断他:“徐XX,你必须老实接受批判,不允许你藉机反扑。”一时气氛十分沉闷,好像全体与会者都坠入不能自主的正在收紧的大网之中。

散会之后,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语。大家心里知道,在这种时候,再大的理也说不通了,再大的冤也无处申了。

第二天在一个阶梯大教室召开全系年级大会,会上有五名被新划定的右派,大会主持人一一点名,让他们站到会场最前排,面向听众。徐是最后一名。主持人逐一宣布他们的‘罪状’,然后让他们逐一上台表态。罪状基本上都是为右派辩护,‘攻击’反右批判不说理、以势压人等。表态都是说对反右形势认识不足,对右派本质认真不清等等。最后,徐上台表态,他说:“我确实对反右形势认识不清,我根本没有估计到,像我这样没有一句攻击言论、对党对毛主席无限感恩的城市贫民家的孩子也被打成右派。我认为给我定的‘罪状’是欲加之罪。就是……”。徐的话没有说完,主持人大声赫住:“徐XX,不许放毒!只许你老老实实,不许你乱说乱动。”

自从徐被划成右派之后,他始终没有‘老老实实认罪’,一有机会就试图说出个理来。正因为如此,他额外地吃了很多苦头。后来连续召开大会小会要打下他的‘气焰 ’,会上不但不允许他发言一句,还要按脑袋、坐飞机。很快他又被定为极右,停止上课,在校监督劳动。不久又把他遣送到北大荒服苦役,直至六0年春被迫害致死。

由于我没有接受在批判会上作典型发言,后来以不能和右派分子划清界限给我团内严重警告处分。实际上,我已是天大的幸运儿了,得益于我的内向性格。我从来不愿意在公共场合发表什么言论,否则早就被打成右派了。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