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第一个向媒体公布陈用林事件的人(图文)

101

中国驻悉尼领馆负责政治事务的领事陈用林于6月4日在悉尼“勿忘六四 告别中共 声援2百万人退党”集会上首次曝光并公开宣布脱离中共,立刻吸引了国际主流媒体的极大关注。为此,本台记者为您采访了帮助他首先联系媒体公布此消息的澳洲民阵主席秦晋先生。

秦晋:各位听众好。

雨晴:最近澳洲出现了很多大事,看见你的照片也是到处都是,可不可以给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您觉得澳洲最近的这些事情有什么感想啊?

秦晋:这个事情对我来说还真是突如其来,在六月三日的下午,出逃的陈用林领事通过朋友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够帮助他,就政治庇难这个事情对公众有个宣布,那我当时就按照他的要求简短的发了一条消息给媒体,说明了他出逃中共领事馆是基于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他对于中国政府的政治上的滞后、不进行政治改革对民主的反动他的一种不认同,这第二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看到了亲眼目睹了最近这几年来,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无情的打击和迫害使得他根本就不能再认同下去,也不愿意再继续做中国政府机器当中的一个机器部分继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迫害。

基于这两个原因,他经过了比较长一段时间的内心的斗争以后,他决定用出逃的方式来表达他对中国政府的强烈的不满。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在澳洲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六四他按照约定到了集会的现场,用他的现身说法向全世界宣布了他和中共政府的决裂。做为我秦晋,做为民主运动的长期以来坚持民主运动的这么一个在澳洲地区的民运人士,我代表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对他这个大胆的行为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现象,就是共产党内的官员也已经开始唾弃中共政权了,所以对此我也感觉到一种欣慰。

雨晴:那么就像您刚才说的,从中共的官员都已经开始唾弃中共了,好像现在这个大形势,从两百多万人退党到世界各个国家都有退党大潮,您觉得他这次出逃有什么重大的意义吗?

秦晋:我觉得他这次出逃的影响力不亚于在媒体上所报导的两百多万党员的退党;因为两百多万党员退党这是个大潮,但他做为一个外交官员,一个资深外交官员在海外用脚投票脱离共产党这个事件,那么相对于八九年以来是很少见的、突发的一个政治事件,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外交上的政治事故,这也可能会会形成今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也进一步体现了就是现在退党大潮对中共体制内官员的重大影响。

雨晴:那么您觉得这件事情是偶然发生的,还是说有他的必然性在里面?

秦晋:就这个事情的本身来看,他是很偶然的一个事件,但是其实如果按照历史趋势来看的话,按照中国共产党他的执政的作为来看,中国共产党一直逆历史潮流而动这个现象来看,他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历史的必然性的。

雨晴:那么他揭露说有上千个间谍在澳洲,你认同这个说法吗?

秦晋:中国政府在最近这十几年在海外的运作当中,确实网罗了很多人为中国政权效命,我在澳洲这十几年当中其实有感受到的。在这十几年来在澳洲我所见到的华文媒体、原中国大陆的中国人所组成的社区受到中国共产党及中共领事馆的控制和影响那是毫无疑问的事情,所以说他指陈了这一千多个间谍的指控的话,我想跟这个是有莫大的连系的。

雨晴:那么您从事民运这么多年,就是民运组织里有没有感觉到就是有这个特务的存在,可不可以…?

秦晋:这个我感觉到我们民运组织遭受迫害很大,但是我确实是感觉到我们的活动,中共对我们的了解可以说是到达了了如指掌的地步,如果是到达了这个地步的话,这足以说明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很多的线人,或者说中共有他的特殊的这种高科技的技能来了解我们的情况。

我们民运当中有个朋友大概在两、三个月前跟我这么说过,他说很蹊跷,我们在私底下的谈话、我们私底下讨论的内容往往中国的情治系统人员对我们这里了解的还是比较充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我们身边是一定有这样的人存在,一定有这样的高科技的技术是在对准着我们的。

雨晴:听众朋友,感谢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天下纵横”节目,我是雨晴,在澳洲利亚悉尼为您采访澳洲民阵主席秦晋先生,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再会。

来源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