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诚官员揭中共恐怖主义群体灭绝罪行

203

据海外媒体报导,最近中共控制的最为严密的两个部门驻外使(领)馆(海外)和“610”(国内)中两名专司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陈用林和郝凤军弃暗投明,并揭露中共享见不得光的方式迫害法轮功的内幕种种。

从郝凤军提供的证据可以看出,几年来在国内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从上到下、由里及外蓄意、系统进行的。另外,陈用林证实说,澳洲有近千名中共募。郝凤军证实了陈的说法,他说中国有强大的募网络在海外运作。陈同时揭露中共对当地法轮功的政策有16字方针,即:“针锋相对、主动出击、争取(澳洲政府)支持、赢得(澳洲公众)同情”。从他们提供的线索可以证实,中共将国家恐怖主义之手从国内伸向海外,实施群体灭绝犯罪。

迫害是从上到下、由里及外系统进行的

从郝凤军的自述中说,“7月份,上级传达7月18日取缔法轮功消息,并通知此消息将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来传因高层意见不一致而没有播。7月20日前单位组织层层级级开会,布署、统一思想。会上传达总书记对法轮功的几句论述,说取缔法轮功不要再等,不要什么依据,否则亡党亡国等之类。7月20日,中央取缔法轮功的新闻终于播出,单位组织全体人员收看。”[1] 这一点可以明确,决定镇压前,高层的意见并不一致,但江最后决定镇压。这场迫害的发动和指挥者是江泽民,并自上至下的逐级下达。

陈用林证实:“中共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了反对法轮功办公室,简称“610”办公室,随后在各个地方省市一级都建立了相应的610办公室。对法轮功问题是一种系统的管理,这套系统就成了迫害法轮功的工具。……610办公室由于主要是用来对付法轮功这样一个工具,在处理法轮功问题上经常采用不合常规的做法,比如对于法轮功学员拘押、进行强制转化,洗脑教育,因为法轮功学员是信仰问题不合作,就被强制拘押。”[7]

郝还证实说天津市610办公室的建立就是以扑灭法轮功为目的的。[4]郝凤军说,之前这个办公室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收集法轮功学员资料、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自2004年4月起,中共又列举了14种“邪教”,14种“有害气功”,由610办公室统一管理负责,侦查他们的案件。但是处理最重的、镇压比较残酷的,还是法轮功。郝凤军说,别看现在电视报纸上对诬陷法轮功不起劲了,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一点没放松,都转到背地里去了。[6]

陈用林公开表示,过去四年零两个月,他担任中国驻悉尼领事馆政治参赞,他的主要工作是“执行中国政府的政策,迫害在纽省的法轮功学员,监视他们的活动,包括雇佣人员收集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情况。”[2]陈用林的例子很典型,由于中共专制体制的特性,我们可以做出判断,中共通过同样的外交机制将迫害延伸到所有存在中共驻外机构的国家。

迫害是蓄意、主动的,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

郝凤军证实,“2000年10月,由于中共中央为了加强政治稳定,而将各地的公安局政保处(天津市公安局第一处)提格升为二级局(相当于副局级),即现在的国内安全保卫局,将原政保处和610办公室工作合并起来。”[3]“中央和公安部对各地国内安全保卫局调拨的经费非常充足,从而给这些局长政委,尤其是分管610办公室(国保局反邪处)工作的赵月增副局长经常以办公的名义索取活动经费,大发了一笔财。”[3]另外,对于国内法轮功学员突破封锁,阅读明慧网的所谓“103”项目被公安部列为部级督办案件。由此看出,中共在迫害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郝还透露说,中国有强大的募网络在海外运作。在海外,迫害的16字方针的前两句“针锋相对、主动出击”,由此可以看出对海外法轮功的迫害是蓄意、主动实施的。从后两句“争取(澳洲政府)支持、赢得(澳洲公众)同情”可以看出,中共意在海外用欺骗性宣传从政府到民间孤立、精神隔离法轮功学员。这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迫害的群体灭绝性。

国家恐怖主义迫害手段:谋杀、酷刑、谎言、洗脑、监控、株连……

谋杀:6 月9日澳新社报导,第三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中共公安人员证实,他亲眼看到法轮功学员在他所在的公安局被折磨致死,这位官员通过澳洲堪培拉著名律师克拉瑞(Bernard Collaery)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晚线栏目(ABC\’s Lateline program),“他听到警察局中的毒打声,赶去干涉,他被告离开,于是,他上楼去。他的良知受到打击,于是,他回到楼下,说,‘必须停止’。”之后,他看到受酷刑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他看到那个裸体男人的头倒在椅子中,双腿伸开,很明显已经死去。他被眼前的一切吓呆了。……”[8]

陈用林证实,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之死的资料是属于机密,因迫害而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通常被中共定为自杀。这方面的数据一般是保密的,……[7]

酷刑:在国内,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手段往往是通过肉体摧残达到精神控制的目地。郝凤军描述法轮功学员、酷刑受害者时说,“我赶到单位开车和另外一名女民警前往天津市南开分局看守所,当我们二人到达南开分局看守所(天津市南开区二纬路)后看见法轮功学员孙缇坐在提讯室的凳子上,眼睛被打的成了一条缝,当时审讯她的警察是国保局610办公室二队的队长穆瑞利,当时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根带有血迹的螺纹钢棍(直径1.5公分),审讯桌上摆有一个高压电棍。”“她转过身去撩开上衣,我被惊呆了,她的后背几乎没有皮肤颜色了,全是黑紫色的并且有两道长约20公分的裂口,鲜血在慢慢的往外渗。”[3] “一个警察用一条半米长的铁棒打她。当我看到这一幕时,我知道我自己没法做这份工作。”

七‧二零后,大量上访法轮功学员被劫持,郝说“带到我们所里的是三个女学员,大约都在四、五十岁的样子。她们三个人全部由所里的刑警组去审问,在这十几天的审讯中,我每到所里去上班都能听到惨绝人寰的喊叫声,……后来我听刑警组的同事告诉我,他们接到命令要不择手段让法轮功学员张嘴说出姓名和家庭住址。”[1]

谎言:郝提出的例子很典型,可以判断几年来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采取的是类似的构陷手段。郝证实:2003 年11月5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炮制了专题片《‘专利’的背后》,片中,法轮功学员、邯郸钢铁公司总工程师景占义否认了他因修炼法轮功而出现的神奇现象。节目播出后被各地媒体转载,成为中共打击法轮功为伪科学的又一伪证。那么,这个自称为揭谎的节目又是怎样出炉的呢?

郝凤军说,他是这个节目制作过程中的直接目击者。2003年,天津市公安局国保局接到一项特殊任务,由610办公室一队队长带领四、五个警察前往河北省石家庄市办案,等他们回来时郝凤军看见在审讯室里用手铐吊铐着一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后来得知他是河北省一位副厅级干部叫景占义。之后中央电视台记者来到国保局,据说是来采访景占义,给国际社会看看一个副厅级干部是怎样悔过的。

那天的采访是在国保局精心策划下进行的,当时郝凤军就在门外,看到国保局副局长赵月增对景占义说如果按照他们提供的台词去说可以给他减刑,否则就再加一条叛国罪,判他无期徒刑或秘密枪决。可怜这位老人在他们的淫威下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上了电视,否认了因修炼法轮功而出现的人体神奇现象,去无奈的批判法轮功。后来景占义被判刑八年。[6]

另一方面,我们看看陈用林对官方媒体制造的所谓“1700”例的看法,他说:“根据我的推断,这1700例大多数就是本来就有精神病或者本身就有自杀倾向的这样状况的人加入法轮功,但是还应该看到,有好多人由于信仰了法轮功,所以他精神上有了归宿,这样他就不去自杀了,比如失恋,家庭破碎,她练了法轮功有了精神归宿,所以我的感觉就是,根据(中国)每年20多万人自杀的数字相比,法轮功非常有可能的是挽救了几十万人的生命。”[7]

洗脑:郝证实:“七‧二零”过后是全市公开秘密相结合的调查登记过程。上级要求各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登记造册、上报(重点收集425、720、722的参与者)。并要求练法轮功的学员写下保证书不再练功,不写保证书的一律送进街道政府开办的学习班或者予治安拘留处理。[1]

“2000年春节,天津市市委市政府为了强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控制,防止其进京上访。规定由单位、街道、公安局三方成立了洗脑小组,由政府办‘学习班’,把法轮功学员强制集中在一处洗脑,并且要收取一定的学习费,……”[1]

陈用林证实,“中共对法轮功政策其中有一条就是对违法行为进行追究,还有对普通法轮功学员进行团结教育转化,从中央到地方,他对“团结转化工作”都是责任到人,这样地方官员为了保护自己的官位,或者是升官,他就想方设法不让自己地区内的法轮功跑到外面去,跑到别的地方去进行一些自由的宗教活动和进行一些探亲访友这些正常的交往,因为这些人(法轮功学员)失去控制,他们(地方官员)觉得是他们的责任,他们就有可能受到中央政府的惩罚,所以他们的官位受到威胁,所以他们把法轮功学员控制起来,所以经常在基层举行洗脑班。”[7]

监控:关于“天津事件”,郝证实“当天在天津市教育学院周围的大楼上都架好了密录摄像机,把在场的5千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形象全都录了下来。”[3]在6月7日墨尔本的新闻发布中,郝凤军在证实前外交官陈用林 “在澳洲有一千名中国募在活动”的说法时,列举了李迎女士被中国募监视的例子,他说他看到过有关李女士在澳洲活动的报告。

李迎于2003年11月移居澳洲,她说,1999年她被关进中国的劳教营受到酷刑折磨,自此以后,她一直受到募监视。“我非常害怕,因为我在澳洲的一举一动他们(中共当局)都知道,而我所有的家人都还在中国,我非常替他们担心。”李说。[5]

郝说他相信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所说的中共在澳洲有上千人的募网络是真的。郝证实,“我在国内610办公室工作时,每天有很多时间是用在处理从国外发来的报告的。”这些情报有从澳洲,北美,加拿大和其它国家发回的,经过处理后再发送给国家安全局,也有发到公安部的。”郝说他亲眼看见募渗透到海外法轮功团体内部收集他们会员的情报送回中国的证据,他说“我曾在国家安全局工作,我相信陈所说的真的。”

陈用林证实,对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中国政府的做法是,主要是进行监视,密切注意动态,防止由于海外的发展,蔓延到国内去,……[7]

株连:郝证实,“凡是被登记造册,法轮功学员本人及其亲属都将在升学、就业、子女参军分配、社会养老等方面被剥夺了重重权利,苦不堪言。有的单位只要是被定性为法轮功的人都会命令其下岗。”[1]

结语:良心唤起勇气 告别中共 弃暗投明

被迫参与迫害的两位前任中共官员在了解真象后,内心受到极大触动。陈用林提到,“我在悉尼总领馆工作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对法轮功不怎么了解,当然是坚决执行中央有关的针锋相对,主动出击的政策,在执行政策的时候,对法轮功有不可避免的过激言行,但是后来通过我逐渐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了解他们研究法轮功系统的理论,我发现再做下去就是违背我的良心,我就不能再做下去。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我认为需要帮助而不是迫害。我希望中国政府尽快检讨宗教政策。”

亲眼目睹孙缇母女俩的遭遇后,孙缇受酷刑后的惨状常常出现在郝凤军的梦里,令他彻夜难眠,更对中国的前途,和作为一个警察的前途充满绝望。郝凤军说,这件事是他思想上的一大转折,为他后来出走澳洲埋下了伏笔。

随着九评和法轮功真象的深入人心,相信不久会有更多被迫参与迫害的本性善良的人士选择弃暗投明,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种种证据公之于众,让人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这场给人类社会和精神带来巨大灾难的群体灭绝性迫害。

参考文献:

[1]“【独家】郝凤军:我为什么逃离中国(1)”,大纪元网,6月8日,郝凤军口述,大纪元记者李华记录整理http://www.epochtimes.com/big5/5/6/8/n947991.htm
[2]“中领馆官员惊现六四集会 脱离中共,”大纪元网,6月4日,大纪元记者悉尼报导,http://www.dajiyuan.com/big5/5/6/4/n944224.htm
[3] “【独家】郝凤军:我为什么逃离中国(2),”大纪元网,6月8日,郝凤军口述,大纪元记者李华记录整理,http://www.epochtimes.com/big5/5/6/8/n948560.htm
[4] “第二位中国出逃者支持澳洲募指控”(Second China defector backs Australia spy claims),路透社,6月8日,http://www.swissinfo.org/sen/swissinfo.html?siteSect= 143&sid=5853391&cKey=1118191818000
[5] “受募监视 澳法轮功学员为家人担心,”大纪元网,6月8日,记者建新,http://www.epochtimes.com/big5/5/6/8/n948404.htm
[6] “前610官员郝凤军指证中共迫害法轮功,”大纪元网,6月8日,记者萧勤,http://www.epochtimes.com/big5/5/6/8/n948792.htm
[7] “【专访】陈用林由执行迫害法轮功到逃离中领馆出走官员陈用林谈法轮功,”大纪元网,6月9日,记者骆亚、特约记者方研整理,http://dajiyuan.com/big5/5/6/9/n949605.htm
[8] “Third man backs spy claims(第三人支持募说法),”AAP(Australian Associated Press)澳联社, 6月9日http://www.thecouriermail.news.com.au/common/story_page/0,5936, 15567257%255E1702,00.html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