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及中国劳教所的黑幕(3) 专访原中国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音频)

369

记者:您刚才提到在610成员单位里面有其他几个部门,比如说法院,检察院,他们的那个角色是什么?

韩:可以说是这样,因为他们属于政法系统的组成部分,所以呢,凡是有关政法系统的事情,他们都会作为成员单位,但是在这次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呢,可以说他们没怎么参与。主要的,打前站的,是公安,后半截是司法,检、法这两家没有参与。为什么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说,当时很少走法律程序。这些法轮功学员,还不像是他们所说的就是还不如普通的刑事犯罪分子,普通的刑事犯罪分子要想坐牢呢,必须经过公安、检察院、法院这一系列程序。可是呢,这个法轮功学员是什么程序都没有,只是公安决定的关押就关押。所以他们,我就是说,他们在这方面是受到了非常的无法无天的镇压。

记者:您是说,他们受到的待遇还不如那些刑事犯罪的人?

韩:不如刑事犯罪分子,刑事犯罪分子,比如说触犯刑律的构成犯罪的,要经过公安预审,然后报检察院批准逮捕,检察院再复核,复核之后检察院认为事实确凿,然后再由检察院起诉到法院,法院再审,认为事实确凿,在适用法律量刑,然后给与适当的刑期。甚至劳动教养的人员,那些公安决定的要送劳动教养的人员,他们还有一个权利,叫做行政复议,也就是说他们在收到劳动教养通知书十五天内可以向上一级公安部门提出复议。甚至可以向法院来告状,法院有可能裁决你公安劳动教养批准不合适,就可以取消。而法轮功学员这些权利都没有,公安说抓就抓了,未经任何人审批,公安说这个人要送劳动教养院,就送了。说这个人要批劳动教养就批了。没有任何监督部门,也没有任何保障它合法权利的程序。

记者:这是不是您认为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的原因之一?-没有地方说话。

韩:应该是原因之一,而且是个主要的原因。

记者:那么您说在沈阳市您管辖四个教养院陆续关押过法轮功学员,最多的时候大概关押了多少人?

韩:最多的时候应该是在2000年的上半年,关押了大约四百多人。

记者:他们在关押过程当中,有没有像您提到的,就是要他们写保证书啊,各种转化方式,经过这些,仍然不转化的,会怎么样呢?

韩:仍然不转化的通常就是一直这么关押。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要进学习班,进学习班的是属于那种要求他转化。那么也有一些长期不转化的,不转化呢,但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行为,在我那儿,我有些就找借口放掉了;另外一部分是在公安那已经批准教养的。批准教养的就说这种人第一,顽固;第二呢,可能有什么组织啊煽动啊所谓这样一些罪名,就批准教养,批准教养之后的法轮功学员就不再要求对他进行转化,而是在教养院里,就等于要服刑服满三年,几乎视为普通的劳动教养人员,也不再要求他怎么转化,而是用长时间的繁重的劳动来磨灭他的意志。

记者:刚才您提到在使法轮功学员转化手段方面,最普遍用的是电警棍,这也是去马三家取经的最主要的经验之一。当时您说的副局长,他现在还在那里吗?

韩:这个副局长张宪生仍然是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仍然负责这方面的工作。

记者:在龙山教养院,在您离开那之后,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叫高蓉蓉,外边的报道很多,她被电击毁容,是在6月16号去世了,您认为这个案子发生在龙山教养院,就您了解的情况,是怎样一种情况?

韩:这个案子是在我离开之后,我后来在网上也看到了。我认为我离开之后的龙山教养院恐怕是已经按照张宪生的意愿来行事了,而且他们调去了一个新的院长叫李凤石。这个人原来是在张士教养院的。可以说,我感觉是这样的,他们加强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发生迫害高蓉蓉致死的这样一个事件,我认为不足为奇,我看了以后也非常的愤怒,但是我认为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

记者:您在的时候,这位张宪生就建议您用电警棍,被您制止了,显然之后仍然是在这些劳教所里被使用,是这样吗?

韩:他一直是负责这方面工作,这个人应该说是天性残忍残暴的人,我是这么了解的。

记者:高蓉蓉在电击毁容之后,被营救出来一段时间,后来又被抓进去了,最后是在医院死去了,我们知道在网上披露的一些情况看,到现在为止,我也查阅了一下明慧网和追查国际一些资料,大概有2700法轮功学员在六年的被迫害之中,被证实迫害致死的,在沈阳市有54位,高蓉蓉是第54位,那么您对这些数字以及这些死亡案例是怎么看的呢?

韩:对这些数字呢,虽然我并没有从中共官方的渠道知道,他们也不会报道,但是我认为这个数字是可信的。在教养院里被迫害致死这种情况应该是时有发生的。通常的情况是这样:不一定死在教养院的,他们或者是被打,或者是由于这种长期的监禁,精神的摧残,身体就越来越差,我认为由于这样两个方面的原因。不一定死了都是被打的,而是呢他长期受摧残致死,这种摧残有身心两个方面,使他身体越来越差,一旦发现被打或者是被长期摧残生命垂危了,教养院一般是不会让他死在教养院的,通常是要把他送到地方医院里,或者是送到专门的监管医院,比如说辽宁省的一个省管的监狱叫大北监狱里面有一个监管医院,送到这样的医院。有的时候因为送到地方医院花销要很大,所以多数时候是送到监管医院里面去。

记者:这些学员在劳教所里被虐待或者是各种摧残之后,已经奄奄一息或者是快要死了就送到医院里去了?

韩:发现有死亡危险的时候,通常是要送到医院里去。就是说让他不要死在教养院里。不死在教养院里,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好向家属交待,免得家属闹事,就说他是病死的,送到医院里面,医院会诊断因为什么什么病,至于说因为什么什么病以致于发生什么的原因,医院是不会说的,而是说什么什么病死亡,那么你家属也没有办法,因为他属于自然死亡。上级也没法追究,因为医院有证明的。所以通常这种情况是不让发生这个病危或者是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是要送到医院里去。送到医院里去,一方面是对付家属,一方面是对付上级。当然对上级来讲,也不愿意自己收管的部门出问题,也不愿意深究,深究也没法去究,因为他们做的都很严密,这些程序,手续都很严密。再加上中央严厉镇压法轮功的大背景,这个大背景就导致人们特别是监狱的警察,在不太了解情况的时候,认为这个法轮功人员就是异类,政治上的异类也是人类精神文明上的异类,这样看对这些人不用客气,不用留情。当然要面子上不能说总出事,同时他们也怕国际舆论的谴责。所以这些方面呢,他们就做的很狡猾,掩盖的也比较好。但是,无论是在教养院里被打死的,还是真的就是病死的,即使是病死的,应该也是迫害致死的,因为如果不是把他们剥夺了自由,长期关押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他们不会死的,我是这么看的。

记者:中国俗话说人命关天,毕竟死了人不是一件小事,有没有任何的责任人在这方面受到惩罚?

韩:我没有听到任何教养院里面法轮功人员死亡受到惩罚的,这既有上边的态度,就是镇压的态度,也有下边的隐瞒,这两方面加起来没有人为此受到惩罚。

记者:在九九年底之后,在你的教养院陆续关押过法轮功学员,人数还挺多的,四五百人。整个这套系统有没有投资要盖监舍或者是抽调更多的人员来监管和转化法轮功学员?

韩: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任务之后,首先一个问题就是监舍不够。当时我们就向市财政部门申请要钱,当然从我来讲,既然非得要关押他们,要让他们住的宽敞一点,因为原来龙山教养院的小二楼已经非常拥挤,几十个人,二十多个人住一个房间,所以我也要下来了一些钱,在龙山盖了一个三层新的楼。

记者:大概多少钱?

韩:几百万吧,为了扩建。在沈新教养院也盖了一个新的监舍楼,这两处,龙山教养院新的监舍楼到我离开之前还没有盖好,我离开以后才盖好了才投入使用。人员上,由于我们沈阳市教养院原来都是男子劳教人员的教养院,关押进女法轮功之后呢,就没有女的管教人员,于是呢,都是从市级机关抽调了几十名机关女干部去管理他们,约定的是为期一年,一年一轮换,是这样做的。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