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及中国劳教所的黑幕(4) 专访原中国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音频)

460

记者:您刚才提到的四个您所管辖的劳教所里一年的通常费用是多少?

韩:四个劳教所平常时候一年的费用加在一起大约一千万左右。增加了法轮功的任务,当然也就增加了支出,增加了一些比如说买设备啊买这些洗脑设备。

记者:什么样的洗脑设备?

韩: 所谓洗脑设备比如广播器材,电视机,这些东西都是需要投入的,还有增加关押的场所。这些都增加了经费,所以在我在的时候,大约有比平常要多出五六百万是用来盖房子的。我离开的时候房子也没有盖完,所以了钱数也不一定这么多, 肯定还会更多。因为盖完房子还需要装修,还需要里面的一些设施,还需要差不多这么多的钱。其他的一些经费,购买一些洗脑设备啊等等,管教人员的工作补贴,这样一些经费每年要增加一二百万元。这是我们这个系统的。其实经费投入更多的是公安系统。他们需要对某些他们觉得有进京危险的,或者有串联、发动、组织法轮功的这样一些危险人物是要24小时轮流监控的,他们还要组织人往返北京和沈阳。在各个交通岗进行阻截,还有一些不是很少的人是常驻北京。他们的经费比我们要翻一倍,甚至要更多。

记者:在您印象里面,从您接受法轮功学员到您出走到加拿大这段时间,在法轮功关押以及转化这些方面的资金要多余于正常的大约有多少?

韩:在我们那里为了关押和改造、转化法轮功学员,应该说多投入的经费每年近千万元。

记者:您说在沈阳市的范围?

韩:就是我们沈阳市的范围,有差不多近千万元的经费用于改造法轮功学员的有关方面。

记者:从您的职责里边,司法局, 我看到一条说,您也是主管全市的律师和公证这方面的事?那么前一段时间有一位中国的律师叫郭国汀,他为了接受法轮功学员上诉的官司,所以受到迫害。那么在您的那个沈阳市职权范围之内,当时是一种什么情况,有没有法轮功学员雇佣律师来打官司?或者有没有律师愿意受理这个案子?而且有没有这方面的可能性?

韩:当时我在的时候还没有发生法轮功学员请律师打官司,为自己伸张权力和正义这种事情,因为当时是中央的大势头、大压力非常猛,这些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什么申诉或者是寻求律师为自己辩护的机会,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呢,中国的律师和国外的律师无论在职能还是在作用上有非常大的区别。中国律师很多时候是一种摆设,他们并不能够左右一个案子,尤其是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案子。或许在某一个经济纠纷的案子里边,家庭方面的他可能起一些作用,在刑事案件里边作用都微乎其微,更何况是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案件里头,几乎是应该说没有用。因此呢,几乎没有律师愿意接这样的案子或者敢于接这样的案子,您说的这位姓郭的是个例外,说明他是一个极其富有正义感的律师,很多律师是不愿意也不敢接受这样的案子,因为他会被怀疑政治立场有问题。要知道在中国,最大的罪名不是什么抢劫呀盗窃啊杀人啊,而是和党中央不保持一致,这个是最大的罪过,它可能导致你一生前途断送,也可能导致你全部的家破人亡。

记者:我们也从海外的一些报道里看到,好多被关押被强行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有些被送到精神病院,在沈阳市有没有这种案例?

韩:我在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但应该说是有,就是被认为犯有精神病的被送到精神病院去。应该说是有。

记者:那您刚才提到的一些转化方式里边,比如强迫看电视啊读报纸啊,在监狱里边看到什么样的电视?就是中央电视台?

韩:国内的电视都是中央的八个频道,和地方的省市电视台,包括其它省市的电视台,也就是说,都是中共系统的电视台。不可能象在这儿,哪个电视台都能看到,那里边,决不允许你接受西方的电视台,甚至香港的电视台,都看不到。

记者:在那些管教里面它们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培训?比如说要让它们看一些反法轮功的片子或者是这方面的宣传,文件?

韩:当然要让他们学习的。他们原先对法轮功也是不了解,就是紧急抽调去管理和转化法轮功学员,所以也要对他们进行培训,同时也要教他们一些办法,提出一些要求,也是要让他们学东西的。

记者:沈阳市610系统从成立到您出来之前这段时间,您大概参加他们的会议多少次和什么样的内容?

韩:610办公室通常是在没有上面的精神或紧急事情的时候,通常一两个月内会有一次例会,会通报情况,这个例会不光是我们这些成员单位参加,各个区县,其他的局也都要参加。比如说通报你这个县还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进京了。要提出一些要求,包括比如说象街道办事处,乡、 村政府,要求把你们那的法轮功学员控制住,并且要让他们转化。这项工作他们是经常开会的,只是会议的规模有所不同,有的时候范围比较小。不同层次,不同范围,根据内容不同规模,有的规模就比较小有的就比较大,比较大的规模通常是两三个月开一次。基本的内容都是总结前一段的情况。好的提出表扬,坏的提出批评,然后部署下一段的任务,基本都是这样一种路子,共产党的会基本都是这样一种路数。

记者:在您印象里边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紧急开会,然后部署任务,或者说大的事件要大家必须要表态,或者大家立刻采取什么行动呢?

韩:在我记忆中除了一些正常的例会之外,就是有一次我们被紧急通知晚上7点要到市委常委会议室,去集体收看电视。7点钟是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要求去看,而且要求我们这几个”长”,公安局长,法院院长,检察长,司法局长都要穿制服。去了呢就是中央的新闻联播,宣布中央决定把法轮功定为”X教”。看完新闻联播以后,市委立即要求公检法司这几家表态,同时沈阳电视台就作录像。要表态坚决主持中央的决定,要坚决的与法轮功作斗争等等。都要表态,市长要轮流各自表一番态,然后就是市里领导讲话提出要求,然后就在第二天的电视上播放,表示沈阳市积极的拥护和追随中央的决定。

记者:在整个镇压法轮功这段时间里面,您认为除了抓捕和劳教,有没有什么经济上面的手段来惩罚仍然坚持上访的或者是继续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比如说罚款,逼迫下岗,孩子不能上大学等这些方面的事?

韩:这方面是有的,比如说有工作单位的被开除公职。

记者:在您的单位里面或者是您认识,熟悉的系统里面如果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韩:最起码是要开除公职的。据我所知,有一些就被他所在的学校,或者所在的医院,所在的工厂开除公职。就是说开除了,就是让你没有饭吃了,没有工作就没有饭吃了。那么农村也有一些,比如说收回责任田的,比如说罚款。总而言之,对于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坚持法轮功的学员,是会有这样一些制裁。

记者:这些有没有什么红头文件下发,就是说中央规定要这样作,还是在610的会议上来部署,口头传达?

韩:这个没有什么红头文件,是传达的或者说是层层发挥的。就是一层一层觉得怎么样使自己的工作有成效,怎么样能够向上级有交待,所以采取了一些独出心裁的制裁措施。

记者:您提到的例子,在法轮功学员上访的数字方面具体的例子,比如说沈阳市不能有超过三个法轮功学员进行上访,否则会层层要向上面检讨,那么象这种事情在整个过程还有那些是跟层层官员的自身利益挂钩的?

韩:进京上访的人数限制或者叫指标是层层贯下来的,这个应该说是从中央开始贯下来的,所以各级地方官员压力非常大。另一方面就是转化,这个转化没有具体指标,就是你要转化多少,没有。但是它有个比较,就是说开会时就说哪个哪个教养院,哪个哪个地方转化率已经达到多少,比如说95%。那么其他地方怎么回事,就会让你比。比来比去,就是都要把转化率搞上去,如果搞不上去,就说明你没有政绩,你没有很好的完成中央交给你的任务。所以在提拔啦、奖励啦就是荣誉性的这些奖励方面都会受到影响。所以说这两个方面,一个是有硬性指标,一个是没有指标的评比,这些实际上都是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权利同时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记者:就是说层层官员要是作不到这写要求就要受到惩处。

韩:对。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