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及中国劳教所的黑幕(5) 专访原中国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音频)

437

记者:我们知道在很多情况下,比如说在您的教养院里发生过法轮功学员绝食的事情。刚才您举的例子是韩天子15岁的一个小女孩受到电击,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对于这种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一般来说劳教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他们?

韩:开始肯定是采取劝、动员吃饭。要是隔了两三天如果无效的话,肯定会采取灌食的办法。那么灌食通常在教养院做不到,就把这些人拉到监管医院去做。就是鼻子里面插试管进行灌食,强制灌食。就是一般要求他们吃饭又做不到,拒绝不吃就会强制灌食。

记者:这种灌食要多久,这个人如果还是坚持不进食?

韩:那就一直灌下去。

记者:在这些案件里面,您认为这些管教人员,他们是每天面对法轮功学员,他们应该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样的人。那为什么还能象您说的这样去对待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强迫转化,甚至用酷刑虐待,这里边还有什么其他的因素么?

韩:这里面主要的因素就是中央镇压的大背景,这是最主要的。警察就是中共的工具,换个词就是‘狗’。那么主人让你咬谁就得咬谁,而且要好好咬,要狠狠的咬,是这样的,这是最主要的。其次就是有转化率这方面的东西涉及到教养院一些人的切身利益。如果再说一点,那就是教养院里的一些警察、管教人员的素质非常差,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民主和法制意识,他们在长期管理普通劳教人员的时候,养成了一种说上句和动不动就动手的这种习惯。那么普通劳教人员在是非标准和管教人员上说不出他没错,所以他挨打了也就挨打了。那么法轮功学员认为自己没有错,因为确实也没有错,犯了哪一条呢?哪一条也没犯上。没有触犯宪法,更没有触犯刑法,所以他们被无端的、无辜的被关押起来是非常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们通常要理论,就是要说真相。一些警察哪能听得了这些东西啊,他们要耍淫威,要耍威风,所以这也是警察素质低,造成虐待法轮功学员的问题。当然很多警察,应该说越来越多的警察,就象一个磨合过程,开始是激烈的对立,激烈的碰撞,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互相了解,一段时间磨合,渐渐的了解法轮功,这些人都是好人,都是良家妇女,那么一些警察,良知未泯的就改变态度了。比如说在教养院里是觉得不允许练功的,你说我们要转化你,你还在这练功,那哪行啊?是绝不许练功的,更不许看法轮功的书籍,但是也有一些偷着带进去的,开始都是很严格,后来一看这些人真的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所以很多警察不管,包括明慧网上也说我那龙山教养院很多警察就是看到练功也不管了,因为是一年一轮换,临走的时候还会向法轮功学员道歉,说这一年有对不住的地方请谅解,请原谅,还道歉。这也是法轮功学员这种善的力量对警察的感染。

记者:这是在您出走之前在那个教养院里发生的事情么?

韩:对。

记者:在99年7月份开始抓捕法轮功之前,您有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或者关于法轮功的什么政策?

韩:在这之前对法轮功并不很的了解,也没有太多的说法,因为当时的各种功也很多,但是法轮功是普及最快发展最快的。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发展了很多的人。

记者: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了?

韩:我认为从宏观的背景来说是中共不得人心。中共所宣传的那一套已经没有人再相信了,人们总是要追求一些信仰的,人活着是要有精神支柱的。那么很多人从法轮功中找到了他们觉得非常美好的东西。另外一方面,法轮功的办法对强身健体是很有效的,一些人通过他来治疗一些疾病。但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是共产党已经失去人心。那么共产党镇压法轮功也正是这样一个原因。它处于它的本质决定了它不能容忍你去信别人。你只能信共产党,信江泽民,只能共产党为我独尊,而不可再有一个李老师。越来越多的人信李老师,而且发展规律速度也是非常惊人的,那么整个共产党的社会群众基础就不复存在。

共产党无论从它的本性还是意识形态方面,还是在社会专制、社会统治方面,这种专制本性这种残暴本性上都是不能容忍法轮功的存在。所以江泽民下令坚决镇压法轮功。它镇压法轮功使用了共产党惯用的手法,两手抓,既有软的又有硬的。所谓软的就是充分的发动和运用共产党所有的舆论机器,来大搞舆论,来诽谤和诋毁法轮功,来迷惑绝大多数的老百姓,让老百姓相信法轮功是X教。所以许许多多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对法轮功不了解,起码是进而远之,或者有些误解。

我自己亲身的接触了很多的法轮功学员,我觉得他们是非常善良非常守法的,是一些非常非常好的人,但是中共的这套造谣、诽谤、污蔑的这样一些手法形成的强大的舆论声势,在一定程度上不仅迷惑了欺骗了中国人,甚至也迷惑了欺骗里世界人民。

那么另一方面硬的一手是,他们充分的利用他们的刀把子,也就是说他们的专政机器,调动公安、司法这些专政机器来,以剥夺自由的这种方式来残酷的镇压法轮功。

记者:通过您举出的一些实例,就是从99年接触法轮功学员到您出走之前2001年9月,那么这段时间,您在您的职权范围之内都作了哪些努力来尽量减轻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韩:因为我打心眼里就不赞成镇压法轮功,但是我又无法抗拒这种命令,所以换一种角度看,关押在我这或许比关押在公安局那要好一些,因为我这毕竟比公安局那要正规一点。我后来在跟很多法轮功学员面谈过之后,我对他们都有所了解,我觉得他们都温良恭俭让,是这样一些人。所以我要尽力的保护他们,首先就是说我比较关注他们的健康,开始就是从我们自己的行政费里面挤出60万元买医疗设备,包括X光透视机,到我这来都必须先进行体检,其次就是我不允许把这些人当罪犯看,也不允许打骂他们,当然也有发生的,发生的我也严肃处理。

记者:您提到不允许虐待法轮功学员,这是您通过开会的方式讲的。

韩:我开会讲的。我除了开会讲,每到一个教养院视察工作时,我也强调,我说,告诉你们,不许打。跟他们交待。龙山教养院把电警棍全收起来了。

记者:就是您在的时候?

韩:是我在的时候。除此之外,我还尽力要钱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最大的事情应该是在2001年8月份左右,那时候是盛夏,天气非常热,龙山教养院关押的人很多,我去看的时候是拿的大的电风扇在那吹风,尽管如此那个屋子也是一种臭澡堂子那种味,所以很多人中暑生病,在这种情况下,我跟教养院院长说放人,属于提前释放。按照标准你得转化了才能放,那么我说这种情况怎么行呢,我说放人,陆续往外放。不可以一下放多,要陆续放,所以他们在一个月时间内,陆续放了159人,这件事应该说是我越权作的事情。也是我会受到中共追究的一件事情。我做了这些,我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力量抵制不许关押法轮功学员,我也只能尽可能的出于良知,出于同情保护法轮功学员,来为他们做些事情。但尽管如此,在我那里也仍然发生着一些虐待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尽管不是我唆使的,支持的,但也仍然发生着。所以我整体上对法轮功学员有一种既有同情之心,又有负疚之感,所以我出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不想再违心的、昧着良心的为共产党镇压人民充当工具和走卒,所以我前几天公开表示退党,并且我打心眼里,尽管我还是为了法轮功学员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整体上我还是觉得对不起他们,所以我愿意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情况讲出来,让全世界更多的人知道中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的,我希望中共能够尽快的垮台,也希望中国人民尽快的真正的享受应该得到的民主法制和自由。

记者:谢谢接受我们的采访。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