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中共投诚者出席澳洲国会听证会(图文)

432

7月25日及26日两天,澳洲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分别在悉尼及堪培拉召开了两场听证会,就移民部近年来出现的问题,特别是在处理陈用林投诚事件及索伦被误逐出境事件过程中出现的失误,对澳洲数十个有关部门、团体及个人进行了听证及询问。三名投诚澳洲的前中共官员均在律师的陪同下出席了堪培拉听证会。

唐纳撒谎?

纽省移民局局长吉米.奥考拉格汗(Jim O ’Callaghan)在第一天的听证会上证实了其于5月26日收到过陈用林递交的政治避难申请信函,而澳洲外交部则在一小时后也得到了陈用林请求政治避难申请信函的一份复印件。而澳洲外交部长唐纳曾对媒体公开称陈用林“根本就没有递交正式的政治避难申请信”。

陈用林指出,递交政治保护签证申请不到24小时,移民部没有经过面试就拒绝了他。

陈用林吁移民部重视中共渗透操控澳洲意图

陈用林在听证会上详叙了向移民部寻求政治庇护的过程,指出移民部可能已被中共渗透的可能性。他说接待他的移民官员曾经建议他回中领馆;有移民官还跟陈用林说中共总领馆的人很担心陈用林和他家人的安全,希望陈尽快跟他们联系,有移民官还跟他说虽然他已出走一星期,但他还是可以回去,就只当他是出去度了个假。

陈用林也举证了当移民官跟他要总领馆的电话号码时,他曾经不想给,但后来还是给了她,并请求她不要打给总领馆,因为这会给他的生命安全带来危险。移民官在跟他谈话之后,在他还没有离开移民部,就接到电话,中领馆的号码便显示在他全新的充值手机上。他认识那是中翎馆的电话号码,因此没有接听那个电话。

陈用林说希望澳洲政府能够惊醒,因为“西方世界正在喂养披着羊皮的狼,(这个狼)那就是中共专制政府,共产主义永远是民主社会的敌人。”

民运及法轮功证实陈用林所言非虚

民主中国阵线总部副主席梁友灿、澳洲分部主席秦晋则就陈用林所指控的、中共政府是如何影响和操控澳华社区和华人媒体以及中共是如何利用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西方民主国家这两点进行指证。他们表示,“中国政府对海外异见人士不断威胁,并破坏他们的活动,但是低估中国政府的这一能力却好像是目前占主导的懦弱作法。”“澳洲政府从来没有正式地站出来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他们的干扰。他们总是对中国政府对我们自由的‘小小侵犯’采取容忍的态度。”

他们指出,在向调查委员会提供的文件中,证人们在证词里多次提到了海外中国人的恐惧心理,以及联邦政府在中共施压下的对本国公民的合法行为的干涉。他们呼吁,“霍华德政府必须停止这种(对中国政府)一味纵容的不幸作法。在还没有造成更大损害之前,澳洲政府应该站出来,维护他们的主权。”

纽省法轮大法学会会长约翰戴勒也在听证会上就中共官员进入维拉乌难民拘留营会见法轮功学员一事作证,并就法轮功为什么在中国受到迫害以及移民部在法轮功学员申请难民保护中的表现回答了参议员的提问。

约翰. 戴勒表示,中共官员进入维拉乌难民拘留营时,有四十八名中国背景的被拘者受到了盘问,其中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这些被拘者尤其是法轮功学员对自己的难民申请事件被曝光给中国使馆人员深感恐惧。约翰. 戴勒说,这一事件至少说明,现时的移民部低估了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这其中也包括对个别被遣返回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这一点而言,澳洲移民部有关政策的改变也是极为重要和必要的。

郝凤军、第三位投诚者指证“610”盖世太保组织渗透海外

澳洲大律师伯纳考拉瑞陪同他的两位委?人——投诚澳洲的前中共官员郝凤军及尚未露面的第三位投诚者——出席了听证会。

郝凤军证实了专事迫害法轮功和异议人士的中共“610”盖世太保组织全面控制大陆,并已渗透海外的事实,及法轮功在大陆被残酷迫害的情况。第三位未直接面对公众的投诚者则在闭门听证会上回答了各议员的有关提问。

考拉瑞律师在其提交的文件中指出,这位未能直接面对公众的投诚者是“610办公室”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的直接见证人。这一切都说明了移民部在处理有关法轮功难民的案例上,忽视中共残酷迫害所有法轮功人士这一事实的做法是失当的。

考拉瑞指出,令人遗憾的是,2年前对那位未露面的投诚官员的难民申请不到2个月便遭移民部拒绝;在等候RRT回音的1年多时间里,这位官员的家中几次被盗,手提电脑及大量中文资料均丢失,也就是说其生活以至生命都处在极其危险之中;而郝凤军的难民申请是在其站出来面对公众之后才得以受到移民部的重视,在此之前移民部甚至在收到了他的申请后都没有给他回过一封信。

陈用林事件触动国会的神经和正义感

考拉瑞指出,陈用林的投诚事件暴露了澳洲移民政策对所有投诚事件法律上的真空。他说,到目前为止,“不论是对逃离的犹太人,还是个体的庇护申请者,澳洲政府从来没有一个人道的、连续一贯的机制来处理这些敏感的庇护申请。”特别是对中国的问题上,“澳洲对中国的政策常常是被动的,很少有主动的。对可能发生的政局交替,澳洲政府没能建设性地摆放好澳洲的位置,具体表现包括对知名人士申请庇护的不当处理。”

“澳洲政府把对中国的贸易作为首要重点敲响了道义上的警钟。著名法学教授袁红冰指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并不一定随着中国日益扩大的贸易地位而向前迈进;现在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本质上是法西斯。

“我们应该还记得,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民众寄希望于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经济复苏,其结果却对法西斯主义没能采取最初的防范。德国纳粹的法西斯统治和中共中央独裁专制统治的兴起有相似之处。共产党体制下普遍存在着压制、迫害、强制劳教、酷刑和对异己的拘押。”

考拉瑞最后表示,在移民部及外交部,“语言无法描述法律和良心之间的断层。在我办公室下面的地下档案室装满了无数人的眼泪,多少年来,这么多人被压制人的官僚无人性地对待。那里装着非人道和澳洲的耻辱,而那非人道和耻辱很可能在全国范围内重复着。”但是,“陈用林事件触动了国会的神经和正义感,”从而通过建立委员会,“使我有机会慷慨陈词,安全地涉足原本不可能的领域。”

多部门团体参与听证

这次听证会由澳洲参议院属下的15个委员会之一——外交事务、国防及贸易委员会召开。在工党议员何钦(S. Hutchins)的主持下,由绿党参议员布朗(B. Brown),民主党参议员巴特莱(A. Bartlett),工党议员霍格(J. Hogg),工党议员柯克(L. Kirk)及自由党议员庄森(D. Johnston)等7人共同组成的调查委员会详细听取了来自民主中国阵线总部及澳洲分部、法轮大法佛学会、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UNHCR)、澳洲联邦警察、总检察长部门、难民及移民法律中心、外交事务及贸易部、移民及多元文化部等数十个政府部门、社会团体及个人的报告及证词。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