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桂春谈迫害法轮功成因(音频)

378

七年前的4月25日,两万法轮功学员中南海上访,外界有评论,以为这次万人上访事件是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到镇压的造因。但是,知情人钟桂春披露,罗干的贪心,江泽民的妒忌才是迫害法轮功的成因。

钟桂春曾经是北京公安的一名政保科长,二级警督。在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公开在中国传功之前两年,即1990年,就开始跟随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学习法轮功。

钟桂春说,我是北京公安政保科的科长,我的业务范围就是对民族、宗教人士、异议人士、民主党派人士、还有这个民运的人士,还有这个气功、社会团体的人士,进行监视呀、侦查呀、调查呀,就是做这些工作。那么侦查气功就是我们工作范围的之一。政保工作就是专门为中共、为政治服务的,为中共的政权服务,它就是中共的鹰犬。
》》》

钟桂春披露:从罗干到公安政保都需要找一批人作为打击对象,立了大案可以立功、升官发财,他们将矛头对向法轮功。》》》

当时在公安里面呢,很多人也在学炼法轮功,他们也都知道这个法轮大法好,也都知道法轮功的师父很好,大法也好,但是公安政保系统由于它的工作呢这个特殊的地位,它的这个政保工作呢就是专门为邪党、为政治服务的,为邪党的政权服务,它就是邪党的鹰犬,就是它的耳目。每时每刻它的工作的性质就是为这个恶党服务的。那么在当时为什么它要注意上法轮功呢?知道法轮功好为什么还要注意法轮功,这也是由于这个政保系统的一己私利吧,一己私利。他们认为法轮功可以被他们利用、被政治利用嘛。搞政保的人,我一说这个话,公安系统搞政保的人,包括安全系统的,他们都会知道什么叫作“政治利用”。
共产党多年来他们就是为了自己。我刚才讲到了一己私利。比如说有的杀人放火刑事案件他们可以不管,因为那个跟他们没有关系,跟他升官发财都没有关系。比如说政治案件,特别是政治案件,他们一旦定性以后,盯上了以后,那牵涉到他们的升迁问题。我说的一己私利,是指的政保执意要迫害法轮功的原因,就是说政保系统呢他要把法轮功抹黑,制造假的证据,上报中央,上报上级,然后就引起上面的注意。最后制造、经过抹黑、构陷,一系列的有组织的有阴谋的有计划的,就是经过这个构陷、导演,最后把它形成他们所需要迫害的这个证据、借口,然后达到他们迫害的目地,这样通过迫害,他们讨好上级,公安它就讨好了比如说中央。

比如说迫害法轮功,他们就讨好罗干,罗干呢又讨好江泽民。那么就在这场镇压迫害当中,罗干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他就进了这个中央政治局常委。公安政保系统由于迫害法轮功,他们的政保系统,本来政保处,全国的政保系统都被砍掉了,要合并到国家安全局,合并到安全系统。那么经过镇压法轮功,他们构陷法轮功,不但政保部门没有被撤销,而且他们的这个组织、装备、人员、经费还加大了,稳固了它的地位。从这个政保和这个610合并改成了现在的国保,它的架子从原来的股变成科、副科变成正科,完了副处变成正处,就是它的架子还大了,装备、经费、人员都改善了,而且保住了政保在公安的地位。它就是要达到这样一个目地。

江泽民的妒忌心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原因。罗干讨好江泽民,说是法轮功与中共争夺群众,江泽民的权力受到挑战。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的威望很高,江泽民的妒忌心起来了。江泽民,罗干一合谋,发出镇压的动员令。

江泽民就是妒忌,看到我们法轮功师父这样的师父,他就妒忌的不行。江泽民就是小心眼,就是妒忌。完了以后呢,就是怕法轮功的人多,上亿人炼法轮功。

所以这个理由呢听起来很可笑,但是确实是很卑鄙,这确实都是事实。

江泽民[开始的时候]它不清楚,江泽民不清楚。江泽民就是要看到,哦,我的政权受到威胁了。江泽民就是妒忌,看到我们法轮功师父这样的师父,他就妒忌的不行,江泽民就是小心眼,就是妒忌,完了以后呢,就是怕法轮功的人多,上亿人炼法轮功。他们就吓唬它,他们就告诉它,如果不镇压法轮功呢,就会失去它的权力,江泽民最害怕的就是这个,所以他们导演了4.25这场所谓的“围攻中南海”。

实际上4.25是大法弟子在维护自己修炼的权利,是一种向国家信访部门的请愿,就是告诉国家大法是好的,对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是这样的一个好的功法,而且有很多的事实,都在向国家领导人、向有关部门反映。特别是信访部门,是国家宪法规定的,人人都可以去的,所以说那都是合法的,被公安说成是这个非法的。明明是这个请愿,他们却给抹黑,诬陷,说成是“围攻”,就是这样的。那么他把它报到中央,报到江泽民那,江泽民就信这个,把这个录象拿过去就信,它就是这样的,在为镇压制造这个证据。

什么国家的经济发展啊、人民的安定啊、社会的稳定啊,他们根本就是不考虑的,他们只考虑他们自己的一己私利,他是这样的。

江泽民[开始的时候]它不清楚,江泽民不清楚。江泽民就是要看到,哦,我的政权受到威胁了。江泽民就是妒忌,看到我们法轮功师父这样的师父,他就妒忌的不行,江泽民就是小心眼,就是妒忌,完了以后呢,就是怕法轮功的人多,上亿人炼法轮功。他们就吓唬它,他们就告诉它,如果不镇压法轮功呢,就会失去它的权力,江泽民最害怕的就是这个,所以他们导演了4.25这场所谓的“围攻中南海”。

实际上4.25是大法弟子在维护自己修炼的权利,是一种向国家信访部门的请愿,就是告诉国家大法是好的,对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是这样的一个好的功法,而且有很多的事实,都在向国家领导人、向有关部门反映。特别是信访部门,是国家宪法规定的,人人都可以去的,所以说那都是合法的,被公安说成是这个非法的。明明是这个请愿,他们却给抹黑,诬陷,说成是“围攻”,就是这样的。那么他把它报到中央,报到江泽民那,江泽民就信这个,把这个录象拿过去就信,它就是这样的,在为镇压制造这个证据。

什么国家的经济发展啊、人民的安定啊、社会的稳定啊,他们根本就是不考虑的,他们只考虑他们自己的一己私利,他是这样的。

那么,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万人上访中南海?他们诉求是什么?
钟桂春说,罗干和公安系统,早就开始迫害法轮功了,罗干先从公安内部开始清洗,钟桂春因为修炼和支持法轮功,早在1993年年底和1994年年初,就被公安队伍中的坏人恃权开除,成为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第一人,也是在公安内部遭到迫害的第一位法轮功学员。各地的迫害案例也很多。所以,中南海上访,提出了三条要求:要求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要求印发大法的书籍,要求给法轮功学员合法的、稳定的炼功的环境。
4.25的时候我在北京,我也亲身经历了4.25和平请愿,万人和平请愿。
那么其实我认为也是公安有意把这事情搞大,它就是通过几个科痞啊、气功的痞子啊,来通过这些人在报纸上发表一些个攻击大法的文章啊,来看、看法轮功的反映,那么它的目地已经达到了,那么他也知道法轮功学员肯定是维护师父,维护大法的,肯定是知道说大法好的,那么你在报纸上、杂志上发表这样的文章,法轮功学员肯定是不干的,他都清楚,所以他就有意的搞一些人去做这些事情,这样的话呢,在天津的市政府故意的不解决这个事情,故意把事情弄大,特别是天津市公安局,抓了我们五十多个吧法轮功学员,而且那个公安局长造谣:天津市公安局一个人都没抓。那么学员给我打电话,告诉这样的事情,天津市解决不了,不放人,解决不了,说让我们去找上一级,那只能到北京,找中央,找信访办。所以这样的话呢,学员告诉我就说4.25那一天到[国务院]信访办去上访,向国家,告诉国家法轮大法好,要求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要求印发大法的书籍,要求给法轮功学员合法的、稳定的炼功的环境。大概就是这样的,我就去了。

钟桂春说:罗干和公安政保部门的操作,是极秘密的,其他政府部门,公安内部其他部门,都无法知道。

1994年离开公安部后,钟桂春转到国家对外经贸部中央大型特大型企业工委所属的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任职,1999年7.20江罗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开始之后,又被中化公司党委长期监视,失去人身自由,直到2003年在朋友的帮助下辗转到新西兰。

以上新闻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笑菡播报的。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