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桂春:活摘人体器官 中共干得出来(一)

399

钟桂春曾经是北京公安的一名政保科长,二级警督的警衔,1990年开始跟随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学习法轮功。因为修炼和支持法轮功,于1993年年底和1994年年初被公安队伍中的坏人恃权开除,因此而为中国大陆、特别是北京各界许多人所知。此后,钟桂春转到中国对外经贸部中央大型特大型企业工委所属的中国化工進出口总公司任职,1999年7.20江罗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开始之后,又被中化公司党委长期监视,失去人身自由,直到2003年在朋友的帮助下辗转到新西兰。最近明慧网和明慧广播电台的记者在美国纽约采访了钟先生。

记者:您是2003年从中国大陆到海外的,那从2000年到2003年可以说是迫害法轮功在国内搞的最凶的时候,您是不是了解一些当时大陆劳教所、监狱、公安系统的一些情况呢?

钟桂春:我的情况是99年迫害以后就被单位看起来了。看起来以后,它们是对我实行严密的封闭,一个是不让我和所有的大法弟子接触,一个都接触不到,它们分着看管,把王相武、刘展我们三个,中化公司就是我们三个重点人,是中央特大型企业工委定的,三个重点人,是分别看管。比如说我就是五、六个人,多的时候十多个人。都是公司派出来的,什么纪检啊、监察啊、保卫啊,什么人事啊、工会啊,一大帮人,还有党委、党办啊,总裁办啊这些,弄一大帮人把我看住。在北京,每个星期换一个场所,就是都到宾馆啊、度假村啊。那么到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我是从网上看到的),他们把我送到了南方、江浙,让我出去,他们也都陪着。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迫害最严重的时候。

那么当时对于劳教所的情况,就说怎么迫害的大法弟子,当时确实是由于我被它们监视,这些情况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从我公安里的朋友,从他们的脸色、眼神来看,确实事态很严重。因为他们就是很担心我,他们那种表示、那种表情就是很担心我,说不让我出去呀,或者怎么着,就是不让我参与大法的事情,就说这个。当时他们脸色、眼神都很恐怖,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非常害怕,但是又不敢实话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

那么这次通过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曝光这件事情,我想我现在明白了。把当时的情况联系起来,那么那些个警察、那些朋友,在迫害高峰期,也就是2001年到2003年之间,中国大陆的劳教所摘除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然后焚尸灭迹,个别的警察是知道的。那么他们为什么害怕呢?就说在中国共产党这个手下,人一旦被打成反革命,一被敌对,那就根本不把你当成人了,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法律不法律了,就变成了“阶级敌人”,变成了“专政对象”,它就任意宰杀,就象宰杀动物一样宰杀,这就是共产党历史以来它的做法。只要你在它的眼里成了“反革命”,那它就随意的处置。

记者:我们也听说它们是在选择一些年轻的、身体很好的法轮功学员,然后把他们作为活体器官的供源,一旦有这样的病患,有这样的病人需要的器官,马上就把法轮功学员在他活着的时候就把器官摘除下来,肾脏啊、心脏啊、眼角膜等等,然后放到病人的身上。那听说这个劳教所呀、监狱呀、610呀,它是一条龙作业,好象全国都可以调配这些事情,这方面的内幕您怎么看呢?

钟桂春:我想呢是这样。因为我是在公安系统工作,所以我敢确认、我敢说这些事情他们是做的出来的。那么就是说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劳教所、公安和各个医院勾结干的这个事情。那么参与这件事情,当然也包括军队的医院、武警的医院、公安医院,各大医院都参与了这些事情。为什么呢?这都是经济利益驱使,都是经济在起作用,都是钱在起作用,它们都是为了钱。那么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大陆很多很多的人脑子就只剩了钱,没有了道德,没有了良知,没有了人性,是钱、是经济使他们变成了这个样子,一点不奇怪的。

记者:根据您了解的情况,您觉得江泽民和罗干在这个事情当中,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然后就地焚尸灭迹、这种国家性的犯罪当中,江泽民和罗干起的作用是什么?

钟桂春:这个实际上就是江泽民和罗干定的,就是它们做的,就是它们下达的命令做的,就是为了解除它们的心头之恨。因为它对法轮功很恨,所以一定要把法轮功铲除,要消灭。所以它办法怎么狠、怎么残忍、怎么凶残都可以,就是你随便去用。那么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哪、焚尸灭迹啊,你们怎么处理都行,这都是罗干和江泽民下的令,都是它们做的,事实上就是这样的。没有它的指使的话,下面是不敢这样干的,真的不敢这样干。那这个最大的元凶和凶手就是江泽民和罗干。

记者:就您所知,江泽民、罗干与法轮功有什么私仇吗?

钟桂春:它不是有私仇。我讲到这个问题呢,就是说迫害的理由非常可笑,让人家不可相信。公安的政保就是为了它的一己私利,为了保住政保的地位,制造、导演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所有的证据,给中央提供证据,那么罗干就是为了往上爬,讨好江泽民,要進政治局常委。那么江泽民就是出自于自己的妒忌、小心眼,怕随时失去手中的权力,铸成了这场史无前例的、最残酷的迫害。那么这个理由听起来很可笑,但是它毕竟是事实。

我想当时在各地劳教所发生了这些事情,共产党是干的出来的,只有它们想不到的,没有它们干不到的。任何的流氓手段、任何的卑鄙、下流的、残忍的,它们都做的出来。而且是你要想找什么证据的话,它是在销毁证据。就是为了掩盖它的真相,它在销毁证据。所以找证据,虽然它在销毁,但是找证据应该不是很难,因为毕竟面积太大了,迫害不是杀害一个人、两个人,可以瞒一下的,杀害的法轮功学员数目现在很难统计,这么大的数字,这么大的范围。这样的话,它的证据是很难隐藏的住的,很难掩盖的。所以中共目前害怕的也就是这一点,这是它最要命的地方。

记者:最近中共有组织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谋利,然后焚尸灭迹,这个事情揭出来以后呢,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成立了“全面调查迫害法轮功真相委员会”,简称“调查真相委员会”,您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

钟桂春:自从这个苏家屯秘密集中营这件事情曝光以来呢,我也是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怎么做这件事情。那么法轮大法学会和这个明慧网组成这个真相调查委员会,我认为是非常非常必要的,应该加大这个调查的力度,只有这样,才能获取更多更多的证据,才能够彻底的揭露中共屠杀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才能把他们的罪行、血腥暴行暴露天下。

我也联想到还有证人出来公开举证,我也联想到中国前外交官陈用林先生出走,天津市公安局610前官员郝凤军先生,站出来公开揭露中共恶党、恶人迫害法轮功的暴行,还有近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杀人灭口血案的两位证人公开站出来举证。还有大陆的高智晟律师冒死为法轮功上书,并表示要亲自参与调查中国劳教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屠杀罪行。他们非常之了不起,人们会记住他们。

(待续)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