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政保系统黑幕(一)(图文)

405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晓旭。自从沈阳老军医揭示在中国存在的三十六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之后,很多人开始意识到迫害法轮功在中国是一件非常系统的事,可能牵扯到中共公安政保系统方方面面的黑幕。

那么胡锦涛即将来到美国,无疑人权问题也是举世关注的。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特别请来一位嘉宾,钟桂春先生。他原来是北京市的政保科长,二级警督,在2003年以后到了新西兰,目前来到了美国纽约。在今天节目里,我们非常荣幸请到了他。

主持人:您好,钟先生。

钟桂春:你好,晓旭。

主持人:“公安政保系统”您是属于政保处的是吗?

钟桂春:是。

主持人:那“政保处”和“迫害法轮功”有什么样的关系呢?能不能给我们先谈一谈?

钟桂春:江氏集团和中共邪党就是要镇压,这是为什么?我就想说说这个问题。

主持人:好,您就慢慢跟我们解释一下,因为很多人一开始都觉得迫害法轮功在99年是一件非常突然的事情,但是您说它是强加的,您能不能跟我们聊一聊?

钟桂春:长期以来老百姓都知道,中共邪党的警察是制造一切社会动乱的根源。警察唯恐天下不乱,制造混乱、搞事、肇事、制造事端,是中共恶警的拿手好戏。我为什么要说这个问题?因为我当年就在那个系统工作。

我从小十五岁参军,76年复员,就进了北京公安,在公安从事政治侦察工作、政保工作,这个工作就是维护邪党的政权,为它服务,也就是中共恶党的耳目、眼睛、鼻子,世界上所有的职业里头,它是最肮脏的职业、最下贱的职业。我有幸能够脱离恶警,脱离肮脏的职业。

主持人:那您当初在这个系统里面是不是您也不得不…,比如像对法轮功学员要有一些跟踪调查之类的?它们这个处是有这样的作用?

钟桂春:当时这些政保处的工作范围里面,包括对宗教、气功、一些社会团体,还有民运等等对他们的监控工作,我所管的其中就有气功,在当时我接触了很多在北京的气功师,他们都在北京传功,各种功法都有。

主持人:那您当时是否也接触了法轮功的李大师呢?您对他有什么样的印象?

钟 桂春:当时是在90年的时候,气功已经出来很多年了,气功高潮基本上已经快降潮的时候了,在气功高潮的时候我接触过很多的气功师,但是他们的东西都使我不 很满意,我也通过了解,觉得没有什么真的东西,没有真的功夫。所以在我的思想里头,我认为气功是假的,所以后来我就改学武术。

在改学武术的过程当中,到1990年的时候,正好李师父来到北京,我有幸在北京认识了李师父,并且走入了师父的“法轮大法”,跟着师父修炼,这是我一生当中最最荣幸的事情,今天想起来也是回味无穷。

主持人:那您觉得他有什么独到的地方吸引您?您刚才说您比较了其他气功。

钟 桂春:首先,法轮功和法轮功的师父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正,师父一身正气,师父很慈悲、又很威严。师父从90年给我的印象,一直到今天始终在我的头脑里,师父 的形象就是慈悲和威严,就是很正,给人的感觉、当时给社会的感觉,和我们接触到师父的感觉,这个法轮功就是很正,就是这样。

主持人:我们现在回到您刚才说到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强加的,您能不能再接着谈一谈,为什么是这样子?

钟 桂春:当时政保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这件事情,导演迫害法轮功的事情,它是有根源的。一个是中共恶党邪恶的本质、本性所决定的;再一个原因就是,公安政保多年 来一直在公安系统它是精华,在历史上从组建政保以来,五十年代建国以后,政保是天下第一科,号称天下第一科,它是公安里边的精华。

主持人:但是却干这样的职业。

钟桂春:就是干这种职业。到现在这个工作随着改革开放、形势的变化,人们在公安里头对政保不是那么太重视了。

过去因为在封闭的时代,在毛的时代,就是在那种极左的时代,政保这种职业是很吃香的,很受重视的,他的地位是很高。随着改革开放以后,搞经济搞活了,其他社会治安、刑事案件各个方面就成了主要的,所以政保的地位就没有以前那么强了。

在 这种形势下,特别是在政保这块工作,公安政保原来是分一科和二科,也就是一处和二处,一处是负责国内的安全;二科呢,在世局叫二处,它负责国外的那一块, 都是公安里面的,历史上它是这样的。后来就组建了安全局,国家安全局,就是以公安的政保二处为基础组建了国家安全局,一处就留下了,留在政保局。

后来随着安全局地位的提升,随着警察队伍、刑事侦察、治安管理、交通、消防、户籍等等,公安很多专业的提升,公安的政保就淡化了,不是很重要了。

主持人:它就失宠了?

钟 桂春:对,就是不是很重要了,没有人来重视它,不像过去那样地位很高,这样的话呢,在这种情况下,有的领导人就提出来,要把公安政保这块工作砍掉,把它合 并到国家安全局去,合并过去,那么政保就没有了。那么政保的这些人合并过去之后,有的要留在公安,有的要合并到安全局,那就不如现在政保它自己原来这个基 础。

主持人:待遇会下降?

钟桂春:待遇、地位都会下降,所以他们就死死的想保住政保这块牌子,很重要的一个因素,要保住它的地位、保住这块牌子,就要做出贡献,要拿出案子,拿出很硬的案子,来说明你存在的必要。所以这样的话,他们就天天在寻找这样的机遇,寻找保住它政保这块牌子的机遇。

政保因为是一个系统,它从公安部到各省厅,公安的政保处一直到市局的政保科,在外省市的县里的政保股,它是整个一个系统,一大块。

主持人:从上到下一个完整的体系?

钟桂春:所以为了保住政保这个块子,保住这个系统,它就要制造一些个事端,就要在民众中寻找所谓的、制造所谓的非法组织,制造所谓的谁要推翻政府啊、颠覆政权啊,制造这些个大案。

主持人:耸人听闻的大案?

钟桂春:寻找一些个耸人听闻的大案,实际上根本就不存在,不存在这些,都是它们制造出来的。比如说它们在找来找去的时候,在气功里头,在其他的功法里头它也找,就是没有找到能够供它利用的。

后 来它看到法轮功,看到法轮功主要也是从1993年李师父在北京,之前已经办了十三期的法轮功传授班,在北京要办第十四期传授班。第十四期传授班是在北京的 石景山体育馆,票当时已经卖出去了,三千多人吧,还有人要参加,票已经提前一个月都卖完了,就等着师父从外地办班回到北京接着办这个班。

这个班后来由于石景山分局的干扰,没有办成,它就要求法轮功学员要退票,公安要求要退票。这个退票主要还是从丰台分局开始的,石景山分局不同意这个班,不批准办这个班,这个班就拉到丰台,拉到丰台分局,由丰台来办。

石景山分局就给市局告状,就编造刚才我说的,编造一些假讯息,说法轮功我们不批准他,他们说要上天安门游行啊、闹事啊、三千多人要集会啊,就编造这些假的情报,吓唬那些糊涂虫的领导,我们认为它们是糊涂虫的领导,下面说什么它就信什么。

所以这样的话,就没有第十四期法轮功传授班,没有批准。那政保部门在退票的过程当中,就发现了这些个法轮功学员,一个是人数众多,数量很大;再一个发现法轮功学员很善良,非常善良。

主持人:他们对取消演讲没有什么异议是吗?

钟桂春:没有任何发牢骚啊、讲怪话啊、对政府不满啊,没有,都很理解。当时退票警察是换成便衣,打进去将近一百个便衣吧,打到法轮功退票那个现场那边,夜里头,他们就是在观察,看看有没有反政府的行为啊,有没有对政府不满情绪啊,它就在观察这个。

主持人:好,钟先生,您刚才已经谈到了政保系统它们已经开始在对法轮功编造一些案件,在这一期节目里我们先谈到这里,下一期我们接着谈。

钟桂春:好。

主持人:谢谢您。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在下一期节目里,我们继续请钟先生跟我们来分解一下,为什么法轮功被强加了残酷的迫害,感谢您收看,我们下一期节目再见。

(待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