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政保系统黑幕(三)(图文)

420

(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晓旭。在上一期节目里,我们请来钟桂春先生,他是原来北京政保处科长也是二级警督。他对我们的观众做了一个详细的介绍,“610办公室”是怎么样成立的,怎么样开始迫害法轮功。那在今天节目里,我们请他继续分析一下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整套系统。

主持人∶您好,钟先生。

钟桂春∶你好,晓旭。

主持人∶再次欢迎您来到我们的节目。

钟桂春∶谢谢。

主持人∶那我们来谈一下,我们知道迫害法轮功牵扯到洗脑班啊、劳教场所、监狱呀、精神病院呀,还有现在刚刚揭露出来的集中营。这些不同的机构它们是怎么样一种关系?相互之间是怎么样运作?哪些人该送到什么地方,它是怎么决定的?能做个分析吗?

钟桂春∶好,我来介绍一下,先说一说这个洗脑班。洗脑班呢,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全国县以上的机构都设立了洗脑班,县、区、市以及省一级都有洗脑班,有的叫洗脑班,有的叫洗脑中心,有的叫转化基地,反正都是这类的。它的目的就是转化法轮功学员,这个目的是很毒恶的。它的目的是精神的,我们管它叫做,通过我个人的身历其境,我认为它就是“精神杀人”,让你精神死亡,让你没有信仰。

主持人∶变成空虚的人。

钟桂春∶让你没有自己的思想,让你不能独立的思考,不能思想、不能思维,完全听它的一套、信它的。它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说黑的就黑的,说白的就白的。而且你还心甘情愿的,它就要达到这么一个目的,不准你有其它任何的信仰、任何的思想,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您说到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令人震惊。因为很多情况下,包括《明慧网》长期揭示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看到的大多数都是属于学员怎么样受到身体上的残酷迫害,包括这个集中营。那您说到这是“精神杀人”,能不能举一、两个例子,就是简单的一、两个例子,让人感受到它这种恐怖。

钟桂春∶比如说转化法轮功学员,把有的法轮功学员抓到监狱里,抓到劳教所动用酷刑,使他们放弃修炼,让他承受肉体上的折磨,动用酷刑这是一种。对于我来说,我认为这还不是最残酷的,我认为最残酷的就是精神上的迫害、精神上的洗脑。你比如说肉体上的,说把你打了让你疼了,把你打伤了,伤好了可以忘记。那么精神上的创伤永远也抹不去,这是它最毒恶的、最狠毒的地方。

在洗脑班里头,比如说这个全国中央级的单位,还有市以上的单位,很多都是法轮功学员,都是层次很高的。他们的文化结构、知识结构,还有他们的职业、职位都是很高的。

主持人∶所以没办法用酷刑对待他们?

钟桂春∶我所接触到的他们都是处以上的干部,甚至有的在公司里头都是老总一级的,都是很高的,所以这样子它们没有办法,而且数量很大,没有办法对他们动用酷刑,共产党也不敢对他们动用酷刑,个对个的它不敢,它就采取洗脑的办法。利用他们经过酷刑被转化的、承受不住了,被转化的那些法轮功学员,而且这一部份人也都是有文化层次很高的。

那么比如说我在团河洗脑班,它们把我送到那儿去以后,对我们采取的就是这种办法。那些个做转化工作的所谓的法轮功学员,我接触到的那些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很多都是硕士呀、博士呀都有,大学讲师呀,利用它们的歪理邪说去做这些转化工作。再加上电视呀、录像呀等等这些去转化,每半个月一批吧。

主持人∶相当频繁。

钟桂春∶半个月一期,就是光团河劳教所,还不算其它地方。每半个月办一期,这一期就要三、四十人,四、五十人,就这样相当多,数量相当多,而且这些人个个都是处长以上的,从各大机关来的。

主持人∶我看到一些网站上的报导说,很多人被转化以后,出来以后就痛苦的不得了,后来就写重新更正声明。是不是这种内心上的冲击非常大?

钟桂春∶是的,尽管是这些人出来以后明白了,已经上当了,因为它在里面抓你送你去洗脑班的时候不告诉你是洗脑班,就给你换一个地方去学习,换一个宾馆去,咱们再换一个地方,因为平时把你封闭起来以后就各个宾馆,所有的宾馆、度假村、外省市就让你转。它认为就是说等着这批人,实际上等着这批人出来能够做转化工作的这批人,这批人能够做转化工作的,再把这些人送进去。

送进去的时候,并不告诉你说那是转化、洗脑,它不告诉你这个就给你送进去,送进去以后警察也不管,警察在什么地方躲着。你一看都是大法弟子,都是学员,你们可以随便谈,法轮功、《转法轮》都可以随便谈,完了就谈以外的,还有跑的,在外头躲着的,不对什么的,它就弄这些邪恶的东西等等来了。

主持人:所以这些人就没有任何防范,不知不觉被洗了。

钟桂春:不知不觉的、糊里糊涂的就洗脑了,不知道怎么样就这样了。完了等他出去以后,那个痛苦就是没法形容的,等他明白了真相的时候,自己做错了、上当的时候,这个痛苦是没有办法形容的,那要比受那酷刑还要痛苦,他宁愿再到监狱里去,你把我抓起来,你把我打死了,我都不会再这样。可是就是再把你抓进去把你打死了,把你打残了,你也从精神上抹不去,这个痛苦是抹不去的。

主持人:这是精神上非常残酷的。最近刚刚曝光这个集中营好像又是一种极端,在您看来就是说这种集中营的迫害,它怎么样使它变成一种很系统化的做法呢?为什么会达到这样一种大规模的集中营的建立,是用什么样的政策、部门在保证这个东西能够进行?

钟桂春:这是在八十年代吧,那个时候有叫全国刑事犯罪严打,整顿社会治安的时候,大批的犯人被抓起来,集中送到西北的新疆集中关押,送到那里去的人据说是很难逃出来,百里千里荒漠,没有人烟、没有交通,进去以后就出不来,那时就有集中营这种方式了。

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通过苏家屯集中营曝光,我在北京的时候,警察有的一块同事过去的,他们在吃饭、喝酒的时候也流露出来,就说处理法轮功这个问题上,那种残忍的程度,就流露出来有的要送到东北或者西北,送到那个地方去,他们在喝酒的时候就流露出来。

还有比如说特别是在2001年,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法轮功学员,那个警察流露他说:2001年国庆节的那一天,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法轮功学员打着横幅,武警和北京的公安就用警棍把法轮功学员打晕,然后拖入事先准备好的大客车里面,装满一车拉走,装满一车拉走,那一天就运走五千多人吧!不知道运到什么地方去了。

主持人:就上了客车不知道运到哪去了!

钟桂春:这个后来再往下他就不敢说了。曝光集中营那一天,我想很可能这些人被送到全国哪个集中营去了,或者东北或者西北或者什么地方。

主持人:就人烟荒芜的地方都有可能去。

钟桂春:人烟荒芜的地方去了,他们的命运是很难估计的。

主持人:那现在如果我们估计一下,比如说在全国范围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过去几年里面失踪了,这是不是会出来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呢?

钟桂春:我想这个数字是很惊人的,尽管现在无法统计,但是这个数字可以预料是非常惊人的。这个数字在不久的将来,这个真相一定会大白天下。

主持人:现在是不是一个比较关键的收集证据的时机,像参与迫害的比如说是“610”系统或政保系统,它们是不是还有这样的机会能够搜集证据?

钟桂春:我做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没想到公安的警察竟然发展到这种没有人性的地步,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这种犯罪行为对法轮功的迫害,特别是类似苏家屯集中营,活体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类的案件、这类的血案,它远远的超出了人类能想像的残忍程度吧!这是难以形容和描述的。

我想在公安、政保、各个劳教所、各个监狱导演了这场惨烈的迫害,现在我想就是说这场迫害终究有一天会结束的,因为从镇压的一开始就决定它们镇压的失败,那么这场迫害总有一天会结束。

我要正告那些政保系统的人员,凡是参与所有对法轮功犯罪的人员,我要正告它们,希望它们能够广泛的搜集迫害证据,通过安全的渠道转到海外;如果一时不能转到海外的,希望它们注意搜集和保护证据,将来有一天通过法律手段治裁所有参与迫害的恶人提供证据。我希望这些人能够这样做,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唤醒它的良知,能够立功赎罪,减轻它的罪过。

主持人: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那也许我们的观众中就有在政保工作的这些警察,也请您好好深思。在下一期节目里,我们再进一步请钟先生跟我们分析中国的公安警察系统。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