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2006年5月29日网上三退动态 家庭教会领袖徐永海退团 回忆六四那一夜…(音频)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凌云为您主持的“退党风潮”。

首先我们来看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的最新的退党人数:截至到 2006年5月29日发稿时,累计发表三退声明的总人数,已经达到10,778,433 人, 而5月28日一天的退党人数有23,183 人

听众朋友,北京家庭教会领导人徐永海于2004年8月6日被中共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有期徒刑两年, 2006年1月29日徐永海从杭州监狱刑满回到北京。近日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了徐永海,他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并谈到六四那晚发生的惨状。89年六四发生的时候,徐永海已经大学毕业在北京回龙观医院当精神科医生,那年他29岁。他和北京缸瓦市教堂的几十个年轻的教友,在刘焕文组织带领下,高举十字架走上北京街头,多次前往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血洗京城的那一晚,徐永海说:我颤栗着为伤员缝伤口到天亮。

80年代那时候北京教堂刚刚对外开放,信仰基督教的人在社会人群中还是比例很小。我们缸瓦市教堂做礼拜的人也就是百多人。年轻人就更少了。即使少,我们也要尽我们基督徒的社会义务。于是89年的5月12日我们在刘焕文的带领下,以我们教会的名义举着我们教会的标志、高举十字架,走上了北京街头游行,声援大学生反腐败。刘换文当时是首都工人自治联合会纠察大队总指挥。5月20日北京宣布开始戒严,我们进行了最后的一次集体游行到天安门广场。

6月3日晚上9点多钟我到了天安门广场上,看到第一辆坦克车驶入天安门广场。当时听有人说,长安街西边警察和军队正往这里来,已经开始行动。于是我就往西边走,10点半到11点,我走到了西单路口,突然街上的路灯全都熄灭了。看不到一点亮光。大约有十来分钟后,我就听到了枪声,开枪的声音由远而近,声音越来越大。这时西单路口好几辆作为路障的汽车被人点着了,火光熊熊,老百姓都奔有火光的地方去了。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从木犀地方向跑过来很多民众,有的已经受伤了,鲜血淋漓,老百姓惊慌失措四处乱跑。我就跟着大家送伤员,我们把伤员送到西单附近的邮电医院。从六四午夜12点到凌晨5点,我度过了另我刻骨铭心的最痛苦的时刻。
我看到当时源源不断的伤员的被民众送到这个医院,背着、抗着、抱着、拖着、楼上楼下,楼里楼外全满了。200-300多张床位没多久都挤满了。伤员血肉模糊、哀号不断。

我当时目睹了惨状:一个人胳膊上一个大洞,连着一点肉,骨头已经断了;一个人后脖子上挨了一枪,已经死亡;有姐弟俩一起来,结果弟弟还没有等到救治就断了气,姐姐哭啊,她特别痛苦……我当时也很痛苦。到我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死亡23人。我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非常痛苦,我真的很不愿意去回忆……当时我是满身、满手都是鲜血……

我没有想到一个向来标榜“共产党的军队是为人民的军队”、“人民的子弟兵”居然真的向人民开枪。看到这无比惨烈的事实,我的心在颤栗。我毅然决然留了下来救伤员,并找到邮电医院的值班医生,亮出我的工作证。说实在话,当时我在回龙观医院精神科工作,毕业后没做过外科手术。当初也只是在北医上大学实习时做过外科手术。因为值班医生人手不够,我就上了。

我负责给伤员缝合伤口。当时我的第一个伤员是头被砸伤,我剪去他的头发,洗干净伤口后缝合上。这时我发现他带着绿色的领带,再仔细看原来是一个武警!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旁边的人都跟他说,你快把领带摘了,不然会被打死的。

据当时有人说在木犀地第一波冲上来的是武警,他们都是手拿木棍,与阻拦的百姓对打,百姓用砖头砍武警,很多百姓被他们打伤。我面前的这个孩子可能就是这样受伤的吧。第二波才是手持冲锋枪的现役军人,他们向学生和民众乱扫射。把这些无辜的人当“暴徒”随意射杀。

我一个接一个的做着缝合手术。后来还帮助去安置作好手术的伤员。这一宿枪声不断。我的泪水一次一次夺眶而出。
凌晨5点了,我突然想起妈妈,她一夜没有见到我,她老人家一定着急呢!于是我急忙往家赶。妈妈惦记我和妹妹整夜都没合眼。
没几天大家都知道,北京很多医院救治了很多伤员,也有很多人死亡。因我母亲害怕,就不让我再出门。那些天,我们看到空中的直升飞机不停的往返于天安门广场。
六四后开始清查,很多人因此入监狱。

六四老百姓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开始思索。共产党说得太好了,古今中外的好话都让它说了,可做的也太绝了。说与做完全不是一码子事情。老百姓怎么相信它?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人们放弃了原来的共产主义信仰。他们看到共产党不能救中国,不能改变人心。共产主义被人民抛弃。于是很多人去了教堂,走上信仰上帝的路。

我今年46岁,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真心的相信共产党。共产党说共产主义是让大家过好日子,过共同富裕的日子。可是现实生活告诉我们不是那样。真正过好日子的是他们那些人,那些少数利益集团。广大百姓没有过上好日子。反而越来越贫困。拆迁问题,住房问题,农民失地问题、下岗问题,教育问题等等,层出不穷。贫富悬殊两极分化。他们是靠劳动所得吗?不是,过去的资本家是经过几代人努力,成为百万富翁。而中国的百万富翁、亿万富翁是一夜暴富。他们把劳动人民多年的劳动积累变成他们自己的了。花天酒地挥霍无度。我们都是共产主义信仰的受害者。人欺压人的现象太普遍了。这是我们基督徒所不容的。我们一直在维权。
我小时候加入过少先队,那个时候我还真信共产党的说教。为人民服务。到中学的时候我有自己的思想和主张,所以中学时代我没有加入共青团。79年我考上大学,全班除了党员就是团员,只有我一个人啥也不是,最后没办法,大家逼着我入团。我就入了。
《九评共产党》我已经看过。千万人退党的消息我从网上看到。共产主义在人民心中早已荡然无存!我已经是基督徒,有了自己信仰与追求。
我现在郑重声明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少先队、共青团。

听众朋友,如果您也想声明退党的话,请记住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热线电话是:1-800-818-6508和1-800-608-3158;传真热线是:(509)271-5264, (509)277-2310, (509)277-3875;电子邮箱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邮政信箱是:
Xinsheng
P.O Box 75781,
ColoradoSprings , CO 80970,
USA

听众朋友,今天的退党风潮节目就到此告一段落,我是凌云,谢谢您的收听!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