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唐子:传问两句话 中共就将速垮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2005年5月26日,中共驻悉尼领事馆一等秘书陈用林离开领事馆,6月4日出现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别中共声援200万人退党”的集会上,公开声明退党,称四年参与迫害法轮功是场噩梦。6月7日,2月份以旅游名义到达澳洲,正在申请政治庇护的郝凤军,原天津市国家安全局和610办公室工作人员,受到陈用林行为的激励,在墨尔本声援陈用林,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并以第一手资料曝光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黑幕。陈、郝弃共促动法轮功反迫害活动受到国际关注。

一年零两个多月之后,2006年8月8日,飞往美国洛杉矶的客机副机长、飞行员袁胜在上海登机前与机场地勤人员谈《九评共产党》和退党现象,被这小伙子叫来的110警察扣住,以危害了国家安全的罪名欲带走,由于机组人员阻止,警察同意袁胜作此番飞行,留下威胁话语,要他返机归国后“把事情经过交代清楚”。袁胜知道他传“九评”促“三退”促了共产党最怕的事,回上海必将面临入狱受迫害的危险。于是飞行到洛杉矶后,袁胜宣布离开机组,8月9日以法轮功学员身份在美寻求政治庇护。此事又将法轮功反迫害推向新的高潮。

由陈、郝弃共到袁胜离机,两大新闻的焦点都引向同一个主题:反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传九促三消解共产党。这两个新闻主题相同的事件给了我们四个关键词:法轮功、共产党、九评、三退。联结这四个关键词,我们很容易就看明白:打蛇打在七寸,揪住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传九评促三退,中共解体在即。

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问题,是中共国几乎所有问题——六四问题、官员腐败问题、农民失地问题、工人下岗问题、孩子教育问题、夫妻情感问题、环境保护问题、少数民族问题、地下基督教问题、全民生活缺乏安全保障问题,等等——的焦点。铺开来讲,会讲得很大很多,但实际上只要提出这一点,比较有思想的人都不难自己论证分析得出这个结论。

迫害法轮功的问题直指共产党的敌对斗争独裁社会主义的邪恶本质,暴露了中共的邪恶、邪灵、邪教之邪魔.流氓本质特征,它是注定要反道德、反文明、反中华民族、反人类世界的。几乎所有的中国问题今天都可以归为道德问题。而法轮功反迫害问题直接考验着每位中共国寨人质的良心、良知,在这个问题上偏袒共产党的人,无论追求自由民主、争取做人权利,还是谋求家庭和美、争取文明和安全的生活,都必定会落空,因为做人少德而不配。如果人们在当今中共国寨最大的人权迫害问题上沉默或支持,那么自身的问题便永远得不到解决。

中共既然躲不了初一,就必定不会躲十五。换句话说,中共既然公然以文明和道德为敌,就必然与所有人为敌,敌视所有人。但是历史发展并不以中共意志为转移。一旦民众都以传九评促三退的方式声援法轮功反迫害,实质上就掀动了一场全民的心灵起义——人们共同以心灵对中共说了“不”。有了全民弃共的前提,六四、腐败、人权、民族、信仰等任何一个问题上突发的民众抗争事件,就都可能掀起可以与六四广场绝食声势相比拟的群众性弃共街头活动。没有了共产党,法轮功学员信奉“真、善、忍”的道德即刻将以平和、自律为基调,在社会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以示范方式引导中华民族创建和谐、健美的新国家、新文明。六四正名、腐败整肃、人权确认、民族平等、信仰自由等所有问题都将得到解决。

简而言之,我要说的是:欲回避法轮功反共产党的迫害问题,中华民众就将因为自私自利的道德问题使各自的这个、那个问题的解决遥遥无期。不回避法轮功的反迫害问题,以传九退三方式既声援法轮功又提出自己的利益要求,全民共同发出不要中共统治中华的心声,某个突发事件一起,中共解体将不出三天。

那么我们将怎么做,才能使全民都迅速起来传九评促三退呢?我有一个建议:那就是海外先行、国内跟进地都来问两句话: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

就问这两句话,就能使全民都迅速起来传九评促三退吗?是的。

传九退三活动已经21个月了,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压使包括有些一直也被中共在打压的读书人心里也恐惧中共,不敢认真了解九评不敢参与三退。九评和三退涉及到人们的认知和利益问题,能够以写文章、讲真相的方式来做这个事的除了有信仰为支柱的法轮功学员,就是中华民运和维权活动中的读书人,而后者由于这个活动或者跟自己的认知不符合,或者会可能损及自己的安全,他们多半会选择看一看。这就使这个活动一直主要由法轮功在推动,迟迟没能成为全民化的精神运动。所以,传九退三或传九促三要想迅速成为全民活动,欢迎读书人或有文化的人参与却别太指望,即使有胆识的人想干这个事也是干不成的。因为自由主义者的思想能量是散射的,没有功做不了。要直接让城乡中学文化水平以下的民众广泛介入。但是,让他们都像法轮功学员那样来讲真相不现实,都来问“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却是可以的。传问这两句话,他们可能会做的比读书人努力、比信仰者更好。他们快人快语传问更快。

袁胜离机事件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九评和退党的确是中共最怕,所以它才最严的查最严的打。而我们还看到袁胜所以能够在美国离机,那是因为有上海机场人员“拒绝延误这次航班”的职业道德常识给警察的压力。让民众都来问“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就在实际地营造“中共快完了,咱得知道怎么办?”的群众意识。上海机场地勤、机组人员所以能阻止警察带走袁胜,一方面因为神佛的作用使这个事情突然发生,机场人员和110警察都被不能延误飞机起飞这个规范的思维引导了,所以警察就顺从了机场的要求。如果是610警察就不会顺从。民众都来问“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就能使三退和九评两个词迅速地传播开来。一旦全民都几乎问过这两句话或被这两句话问过,人们就会自然地在各式各样的场合都谈论三退和九评,中共的封锁完全失效,严打严压就不可能了。

如果大陆今天有这样的一个环境,袁胜站在那里等乘客登机时,那位山东同乡就可能主动过来问他“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而这时候袁胜顺势说“是退票吗?我是飞行员,不退票”,“退党?我知道”,“九评我读过,读了九评我就退了,很爽,这一年我能安全的飞行,跟我退了党很有关系”……这种情势下,袁胜不仅不会被这位同乡告到警察那里,而且很可能就这么三言两语就把他劝退了。因为他来问袁胜前,就已经有了找九评和办三退的想法,袁胜只是顺水推舟促成他朝离弃中共的正确方向划船。我们就是要营造这种大陆环境。

问这两句话不需要口才,也不需要胆量,只需要对方不是哑巴或植物人,有正常的好奇心。“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是两句封闭式的问话,对方如果还不知道三退和九评,自然就会反问“退什么啊?”“什么九评?”这就变成他问你答了,你就顺顺当当地把“退党、退团、退队”和《九评共产党》,九篇社论组合的一本书”这些重要的信息传递出去了。问这两句话的主要目的就达到了。

一般说来,你就要收口了,别再多讲而给他你别有用心的猜忌,或者以为你是来煽动他反对共产党把他吓着了(共产党一直就培养着他的敬畏心)。收口要自然些。他会接着你的“九评共产党,九篇社论组合的一本书”说:“我没读过,为什么要读?我最不喜欢看社论了。”你就说:“我也不喜欢看社论,但这本书非同一般,把共产党扒光了,看了你就知道共产党很快就要完了。”对方这时会是什么反应?一般会很震惊:“说什么呀?!讲了些什么啊,这么厉害?”你就说:“说什么你看了就知道了,很多人看了这本书就退了党,30岁以上的人不是党员的退了团,没入过团的退了队,要保命。去问问你身边的人,有的人早就看了九评三退了,比我清楚。我还得看几遍,有缘再说,拜拜”就走就收口。

这时候你千万别把你知道的、想说的辟里啪啦倒豆子似的都给他,千万别干这傻事。就是很熟悉的人,你也别这么干。我起初无论生人熟人都恨不得一下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他,结果适得其反,生人就怀疑我别有用心想害他,熟人以为我偏激而被人蒙骗了,反而劝我要理智。无知的人劝知道真相的人理智,是不是好笑?这就是中共邪灵附体的表现。所以不能跟他(她)这么讲。问“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主要就是传递信息,引发好奇心和震惊感,引他(她)去问身旁的人。这是最最最重要的,也是很多劝退的人,尤其法轮功学员最为忽略的。

读了九评而三退并有心帮人的人很想急切地告诉别人关于中共残暴的一切,但对于在娘胎就被母亲唱“唱只山歌给党听”“社会主义好”“幸福的生活比蜜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邪歌洗了脑的人,或者是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军港之夜”“送战友”“东方之珠”“2002年的第一场雪”等歌成长,从穿开裆裤、读大学、参加工作一路唱到今天,在中共政治毛厕里早已不知其臭,突然一下让他(她)看到中共这么多屎尿蛆虫,惊惶失措之下要么乱骂你、要么从此躲你,而且从此回避这方面的所有信息,结果反而很难救助了。

众所周知,在传九促三上我很努力,几乎每天写文章,有机会就给人讲,但我发现两个问题:一、劝一个人要花很长时间,几天甚至几月甚至一年;二、往往这人退了,却将九评和三退的信息截止在他(她)那里。这是三退每日很少突破三万人以上的瓶颈、难以达到日退五万、十万、几十万的数额、难以将传九评和促三退活动公开化的困难之关键所在。现在就要想方设法突破这个瓶颈。

讲真相是法轮功学员带功才能做好的事,但传九评促三退却是需要每个人都来参与的。都参与进来,这个瓶颈就突破了。怎么参与呢?难道是像法轮功学员这么费尽心力的勤勉地做吗?不是。他们不在修炼中,不可能把这当做目前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去做,即使想努力做,但传不开书讲不退人是很有挫败感的。我劝退的一个学校的校长就这样最后从我的网友名单里消失了。其实她只要问“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而后照我上边所演绎的大同小异地解说几句,要对方去问身边的人“退了没有”“读了没有”就可以了。做这样的事情,她应该轻轻松松。如果当时就让她只做问两句话——传“三退”“九评”两个词——这样的事,我想现在通过她如同传销般连续地“传问”下去的人应该都上万了。

我们想想,如果大法学员中有1000人,1200万三退者中有2000人都来问这两句话“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问一个人限定一分钟左右收口,一天一小时问30个人,如果每30个人之中有3人如此这般地传问下去,一天6个小时里会传问多少人?就每人传问30 人再1/10的人往下传问30人,传到第六小时合计10920人,3000人如此传问到第六小时合计为3276万人。一月下来就有近10亿人在你问我我问他的传问“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这时候是不是去哪里,人们都在谈论九评和三退了?就像天安门广场绝食时谈反腐败的情形。这样的背景下,我走到所住小区里往人扎堆的地方一站,可能就听到人在讨论要不要三退,而我就加一码:当然退,三退究竟会不会保命不争论,但坐飞机买保险有什么不好?不怕万一就怕万一啊。这一码可能就退了几十个。

从袁胜突然被迫离机,可见由于九评和三退的出现,现在最最最恐慌的是中共,而不应该是中共奴役的人。不过由于中共太残暴又太会欺骗人,很多人被假象蒙着或者由于私心妨碍站出来声援法轮功反迫害,越是那些有钱有名有利做官的人顾忌越多也越自欺欺人。传问“你退了吗?”“读九评了吗?”,由于只是以寻问方式传递信息,大家基本上是自发的在传问,就是在打探,这没什么顾忌,一旦问开来就会互动,甚至会用手机群发短信,要不了几天就全国都在谈传九退三了。这时候可能警察都会被儿子、女儿问到,市长、省长也可能会被问到?这等群问沸腾情形下,没准那个城市几十、几百、几千人便真名联名三退了。这时候人们就不是害怕谈九评和三退,而是以传九退三为荣耀了。瓶颈便被冲破。

这等形势下,人人甚至写一句“我不要共产党的领导”,就可以写垮中共。

注1:问两句话的电话最好每天起头,都先由海外往国内打。国内法轮功学员打传问电话最好用公用的磁卡电话机,打党政机关、报社广播电视电台等。
注2:学员传问两句话,千万别一听问什么干嘛要退党,或九评讲什么啊,就顺着话讲起真相或劝退起来了,一来这要费很多时间还未必能劝退,即使劝退一般就停在那里了,因为你的示范让他(她)畏难没法学,让人传问是关键。
注3:学员被问到,却可以乘势讲真相和劝退,却别太执著。一旦对方要争辩,就收口,让他(她)再去问别人,别让自己成为他(她)最后问的人。
注4:上面的传问模式实际操作起来,可能不太一样,却可能人数更多。
注5:一分钟问两句话的模式(供参考)——

问者:“你退了吗?” 被问者:“退什么啊?”
问者:“读九评了吗?” 被问者:“什么九评?”
问者:“九评共产党,九篇社论组合的一本书” 被问者:“我没读过,为什么要读?我最不喜欢看社论了。”
问者:“我也不喜欢看社论,但这本书把共产党扒光了,看了你就知道共产党很快就要完了。” 被问者:“说什么呀?!讲了些什么啊,这么厉害?”
问者:“说什么你看了就知道了,很多人看了这本书就退了党,30岁以上的人不是党员的退了团,没入过团的退了队,要保命。”停下来看对方反应,对方这时候的回应是不确定的,不要被他的话牵着走,而是说:“去问问你身边的人,有的人早就看了九评三退了,比我清楚。我还得看几遍,有缘再说,拜拜”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