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台风地震与退党(音频)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17级强顶级台风“桑美”重创浙江和福建两省,造成逾百人死亡、数百人失踪。闽浙一带来福建福鼎沙埕港避风的数百艘船只几乎全部沉没,镇上处处可见嚎啕大哭的人家。另据路透社记者Ben Blanchard报导,在苍南县,政府对一些死亡人数真正很高的村庄,不准人进出。”

文章称,虽然灾难死亡人数已经不再被视为国家秘密,但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维持稳定的共产党政府,依然有着掩盖坏消息的习惯做法。 村民指责当局善后不力,也有村民指当地派出所在台风吹袭时姗姗来迟,有人要爬行两个多小时去派出所求救,结果延误抢救时机。

其实中共掩盖事实,进行欺骗的做法不仅在台风“桑美”上是这样,还有一个更大的骗局仍旧不为广大的普通民众所知道,那就是对唐山大地震真相的掩盖。

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唐山发生里氏7.8级大地震,是迄今为止400多年世界地震史上最悲惨的一页,相当于400枚广岛原子弹在距地面16公里的地壳中猛然爆炸,强烈的摇撼中这座百万人口的城市顷刻间被夷为平地。24万人死亡,16万人重伤,直接经济损失在100亿元以上。

1986年出版的《唐山大地震》,主要是写地震之后发生的事,时至今日,29年过去了,唐山大地震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今天我们就和广大的听众朋友一起来聊聊这个话题。

关于唐山大地震,2005年5月,《报告文学》杂志社推出张庆洲的长篇调查《唐山警世录》,揭开了鲜为人知的一幕又一幕…,最冲击人们眼球的内容就是:震撼世界的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震前曾被准确地预测出来了…唐山作家张庆洲是经过长时间的调查,掌握了几十位当事人的采访录音,最近才向世人披露了这一令人震惊的20多年前的秘密的。  

地震前,地震监测网覆盖了整个唐山地区,1976年上半年,唐山地区群测点中的骨干点就达85个。各种异常都已经十分明显了,光监测地震用的微安表就不知道烧了多少块。绝大多数监测点都发现了不同程度的临震异常,至少十几个点向上级单位发出了短期临震预报。

当年唐山地震监测网的工作人员中,有一位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的马希融,曾两次发出了临震预报。从1976年5月28日开始,马希融发现,一直平稳的地电阻率值出现了急速下降的现象。他一边加紧观测计算,一边注意观察地下水和动物变化。为慎重起见,马希融还与其他地震台站进行沟通,最后确认监测结果无误。7月6日,马希融正式向国家地震局、河北省地震局、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发出短期将发生强震的紧急预报。

7月14日,国家地震局派来两位分析预报室负责地电的专家。他们检查了设备、线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但随后却非常武断的否定了马希融的专业判断。

7月26日、27日,地电阻率再次急剧下降。思虑再三,27日18时,马希融拿起电话,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发出强震临震预报,此时距唐山大地震发生仅有9个小时。

地震前的最后一个傍晚,与马希融一样焦急的还有北京地震队的耿庆国。那晚耿庆国正在三里屯的岳母家。家里人说屋外晾的衣服爬满了蚂蚁。耿庆国低头一看,地上一层潮。为预报此次地震已奔走多日的耿庆国立刻做出判断,这是地下水往上涨,要地震!他马上跑到三里屯派出所,借用那里的电话跟地震队进行了最后的沟通。

耿庆国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起29年前的那段经历,情绪依然非常激动。7月以来,北京市地震队监测的各种异常已经非常明显了。7月14日,北京市地震队紧急给国家地震局打电话,提出震情紧急,请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立即安排时间听取汇报。国家地震局说,先到天津、唐山等地了解情况,21日再听汇报。

耿庆国说,“可到了21日,国家局没来人。不能再拖了,北京队业务组副组长张国民就直接给主管华北震情的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副主任梅世蓉打了电话,请求立即听取汇报,但梅世蓉把汇报时间推迟到了26日。” “26日那天,国家局来了15个人,梅世蓉没到。国家局的人听取了整整一天的汇报后,传达了梅世蓉的意见。 “四川北部为搞防震已经闹得不可收拾,京津唐地区再乱一下可怎么得了?北京是首都,预报要慎重!”

耿庆国说,“按照当时的地震水平,虽然报不准7月28日,但7月底8月初的时间段是可以报出的;虽然报不准7.8级,但5级以上是可以报出的;虽然报不准唐山这个确切位置,但是京津唐一带是可以报出的。事实上唐山地震前6个小时就出现了地声、地光,如果给老百姓打个招呼,减轻人员伤亡是可能的。”

听取北京市地震队汇报的中共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京津组组长汪成民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以他为代表的国家地震局一批年轻人坚持认为唐山、滦县一带会有大震,但他们的意见始终得不到重视。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汪成民做了一次“越轨”行为,也正是这次“越轨”行为使距唐山市仅115公里的河北省青龙县躲过了这场塌天大祸。

7月14日,全国地震群测群防工作经验交流会在唐山召开。汪成民要求在大会上做震情发言。当时主持会议的中共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没同意,让他在晚间座谈时说,但强调不能代表地震局。就这样,汪成民利用17日、18日晚间座谈时间,通报了“7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滦县一带可能发生5级以上地震”的震情。青龙县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听到汪成民的震情通报后,火速赶回县里。向县里作了震情报告,要求必须在26日之前将震情通知到每一个人。于是中国河北省青龙县的县城距唐山市仅115公里,但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无一人死亡。

地震预测遭到的漠视,使唐山人付出了血的代价,也给张庆洲一家造成了灾难和痛苦。1976年7月28日,张庆洲的大姐在地震中遇难。当时,大姐一只脚被楼板卡住了,余震不断。为获一线生机,大姐夫几乎是被大姐逼着,从废墟中扒出一把锯,在没有任何麻醉条件下把脚锯了下来。后来大姐因失血过多而死。那些日子,唐山人相互见面头一句话就问:“你家死了几口?”正是这种撕心裂肺、永远无法弥合的痛苦,使张庆洲在调查遇到阻力的时候坚持了下来。

其实,张庆洲的调查是从1998年开始的,历时两年。调查难度之大,是张庆洲始料未及的。“无论是当年成功预报了地震的人,还是由于某种原因漏报地震的人,都不愿意开口。这也是事实真相20多年无法揭开的一个原因。” 为了说服梅世蓉接受采访,他已经数不清打了多少个长途电话,每个电话结束后都发现自己的烟灰缸里多了好几个烟头。就连当年创造了无一人死亡奇迹的青龙县长冉广岐,也是三顾茅庐才访问到的。

1976年8月20日,河北省科委曾发出一份《地震群测群防简报》,首次披露了青龙成功预防了唐山大地震的事实。但没过多久,简报就被回收了。青龙经验最初为公众知晓,要感谢联合国的科尔博士。这位联合国女官员,1995年10月在北京参加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时获悉青龙县的奇迹。次年,她亲自带队赴青龙调查。从此,青龙奇迹不胫而走,被各国媒体广为报道。

事实上,张庆洲20多万字的《唐山警世录》是2000年写完的,到二○○五年出版,整整 压了5年。张庆洲告诉记者,2000年时,北京曾有一家大出版社要出这本书,刚进入印刷程序,责任编辑打来电话说,不出了,因为有人提出要把此书送国家地震局审一下,审的结果是没通过。

至今,很多唐山人都不知道事实真相。唐山抗震纪念馆9个展厅有8个展厅展示的是“新唐山建设成就”。只有1个展厅与地震题材有关。至于地震预报情况,只有缩在角落里的4幅小图画。画的是鸡不上窝、黄鼠狼搬家等图案。如此这般,无疑又是中共报喜不报忧的意识形态在作祟,这种颠倒主次的做法是对中共“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极大讽刺。

就在张庆洲《唐山警世录》问世的同时,钱钢的那本于1986年出版的《唐山大地震》再版。这本广为人知的书的新版本,收录了钱钢2003年的一篇讲演稿。他说,很多人问他,为什么唐山大地震10年之后才写这本书。钱钢直言,在1976年那个历史条件下,出这本书是不可能的。在唐山大地震时,地震的消息和人员伤亡数字都是秘密。地震的现场,如果有人带一部照相机,立刻会被警察抓起来,相机也会被没收。

二○○五年八月,中共解密了关于唐山地震的资料,24万人死亡,16万人重伤,这是中共官方公布的唐山大地震伤亡数字。且不问,在中共惯于撒谎的恶劣信誉下,这一数字是否缩水,只说灾难发生二九年后,才公布受害人数,就堪称“世界记录”。 实际上,唐山大地震,创造了多项人类历史记录:死亡最多,损失最大,救援最不力,重建最迟缓。之所以如此,在于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不受监督,不负责任。中共宣扬“政治挂帅”,忙于“阶级斗争”,长期置国计民生于不顾。面对自然灾害,从未建立起码的预警机制;唐山地震前,部份专家曾经准确预报,一再向上陈情,中共高层却置之不理;大灾难降临后,当局因毫无准备,仓促应对,错过了抢救人命的宝贵时机;与此同时,当局悍然拒绝国际援助,坐视更多民众白白送命;即便在灾情最严重的时刻,利令智昏的中共当局,仍然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

岂止是唐山大地震,中共执政半个多世纪,发生无数灾难。而在每一场灾难里,人祸都大于天灾。比如,中共曾发动“大跃进”,导致国民经济崩溃,随后饿死数千万人,毛泽东为了遮掩,谎称“三年自然灾害”、“七分天灾,三分人祸”云云。连刘少奇都看不下去,当众揭露,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刘因此被毛打倒并迫害致死。

数十年过去了,面对灾害,中共手法未变:依然掩盖真相,惘顾人命,坐视事态恶化。从萨斯瘟疫、禽流感、艾滋村、以及层出不穷的矿难到“六四”,到今天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的冷血手段从来没有停止过,共产党与人类的生存永远是对抗的矛盾体。它对抗人类生存史的基本手段 也是不变的方式即欺骗,表现为三大套路:拒绝真相、淡化历史和转移罪责。正如“九评共产党”指出:共产党是不讲人们公认的道义原则的。共产党的一切原则都绝对为其集团利益服务,以绝对自私为最高原则,没有任何道义原则抑制其集团欲望。十年文革浩劫使中共如惊弓之鸟,当唐山人民坐在火山口上时,中共采取了“稳定压倒一切”的方针,结果是24万人消失了,中共依然“顽强”活着。

在这样一个恶党统治下,还有什么邪恶对它来说 是困难的呢?24万人只占它历史行凶的1/40。法轮功活体解剖 目前可以计算出的数据有4、5万人的缺口。杀人的数字 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 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可怕的是 它的恶行在它向人民许诺的“向前看”中从未停止过,而且在不断的变化着邪恶的模式,“活体解剖”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中 所有罪恶的登峰造极,正如加拿大独立调查人乔高所评: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中共对活体解剖罪恶的曝光 所采取的措施是拒绝真相、伪造历史和销毁罪证。如果说活体解剖罪恶曝光是中共的明伤,那么“九评”的传播与退党 则是它致命的暗伤。迄今为止,中共还无法做到公开、大张旗鼓的应对“九评”与退党,我们只要看看它如何进行保鲜、进行拉拢入党、迫害退党、如何进行报禁 就知道它内心的恐惧程度。
中共对唐山地震真相是掩盖、对活体解剖是否认,对九评引发的退党潮的诋毁,一切都在显示邪恶的行为在升级,邪恶自身的恐惧更一路攀升,不论它怎样做垂死挣扎,中共走向灭亡的命运是不可改变的,退党是顺应天灭中共的明智做法,是人人自救的必由之路。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