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析袁胜事件:三退击中共要害(下)

417

原东航机长及飞行驾驶员袁胜因为在中国大陆传《九评》、劝退党、遭告发,被迫在美国避难,记者就袁胜事件采访目前定居在澳洲的法学专家赵远明。

赵远明在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从事过多年法律教学,他出版过四本“法律专业”的书籍和发表过十几篇关于法律学术上的论文,赵远明是中国法学方面最高的协会-中国法学会会员,他也是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刑法协会会员、中国诉讼协会会员、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会员等等。

记者:像袁胜有机会到美国,在国内有许多传播《九评》的义工还有法轮功学员他们遭受到的迫害,包括一直支持《九评》和退党的高智晟律师都遭到严重的迫害,那您觉得国际社会应该做些什么呢?

赵远明:我觉得国际社会就是在大陆以外的,应该是着重这么几点。第一点、要着重做的是揭露曝光中共的这种无耻兽行,而且加大力度。让更多的人、更多的政府、更多的团体知道这件事情,那么就有助于更及早、更快制止结束这种无耻的兽行,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要支持法轮功,声援《九评》、声援退党。因为对于这件事情每个人他的态度,他的行为都表明一个声音,都是对邪恶的一种震慑,而且你要大力支持法轮功声援《九评》和退党,就可以造成一个很大的声势,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就是要尽力要求各国政府首脑,对此事要予以关注,甚至要求联合国能够站在正义的立场,对中共罪行给予谴责。

第四点、要对国内各机关、机构、居民、可以打电话、或者上网讲清真相,而且要突破中共对信息的封锁和干扰。这样可以给国内传播《九评》的义工和法轮功学员,在道义上,在心理上,给予最大的支持。我觉得我们应该多朝着这几个方面去做。

主持人:最近发生关于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被捕的事件,有专家指出拘留高智晟并在海外高调的承认这件事,是中共在企图玩一些政治游戏,转移人民对《九评》和退党的一种视线,您是怎么样看的呢?

赵远明:我认为中共玩那么多捉放游戏,是有这个因素,也就是它抓高智晟有这个因素在里头。但是呢?并不限于此,因为捉放游戏是中共玩的比较老的这种手腕,当然它转移对《九评》退党的视线,对袁胜事件的视线,但不限于此。

因为它还有另外一方面,就是党内权力的斗争、党内的交易在社会上的一种表现。我们应该看到中共做任何事情,不管是谁当领导,它都是为了一个权。它各种表现不同,根本目的是为了权,这个是从来没有变化的。

所以说对于高智晟捉或放,都是因为党内的权力斗争和交易在社会上的一种反映。而且我们看到对高智晟监视这么多长时间,实际上这种作法在共产党历史上是一个异数。因为共产党很少放这么长的线,很少放这么多的力量、放这么长的时间,对一个异己份子,所以说实际上它们也是把高智晟作为党内斗争的一张牌。

中共为了权力,什么牌它都可以打,不管是国内的牌、国际的牌、政治的牌、经济的牌、甚至女人都是作为它们政治斗争的筹码。所以说我们不光要看到它玩弄一种老的手腕,实际上很重要的是它党内的斗争在社会的一种表现。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即使明天中共给法轮功平反昭雪了,我们这是假设。假设明天给法轮功平反昭雪了,给高智晟平反昭雪了,那也是权力斗争的一张牌,根本不可能是共产党它对某一件事情的幡然悔悟,或有一个新的认识,这种可能根本是不存在的。

只是因为它党内斗争的需要,它会给你如何、如何,所以说即使它给你平反了,那也是它打的一张牌。而且它根本不可能对某一件事情有新的看法,或者是改心革面,根本不可能。所以说对于高智晟事件,我们要看清根本的关键在于党内的斗争的需要,因为不管怎么样,它就是共产邪党。这一点是根本改变不了的,我认为是这样。

主持人:袁胜他写了一个声明,他在声明中表示,他认为退党是个人不愿和中共一起做坏事的一种独白吧,他还希望国内的领导和同事们能放下对中共的恐惧,能够退党,也作一个自由的人。你是怎样看待这“三退”的呢?

赵远明:我认为袁胜他的观点就是说,他对三退的看法非常好,我也非常赞同他这种观点。但是我还有几点补充,第一点、我认为三退的根本意义在于,也就是说三退的根本核心的意义,在于从人的心理上挽救一个人的生命。使他能够认清中共的本质,能够从邪党、邪恶的体系中挣脱出来,从此走上健康正常的人生之路,这是我认为的第一点。

第二点、三退的另一个根本核心的作用是在于,以“釜底抽薪”的方式,以每个人从内心彻底否定中共邪党的方式,唾弃中共,而且与中共邪灵彻底决裂,是这样一个行为。

第三点、三退的另一个根本核心的作用,是在于让中国大众有一个机会克服对中共暴行、暴政的恐惧,而且在心灵深处、在人性的根本上能够建立一个自我,建立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有自主能力的、有识别能力的,能够有足够判断能力的自我,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还有第四“三退”的另一个根本核心作用是在于让中国大众不仅克服对中共暴行、暴政的恐惧,而且还要克服对暴行、暴政的欣赏和依赖以及嗜血的心灵。因为据我所知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中共邪党的领导下,很多老百姓不但受压迫,但一有机会互相残杀、争斗。

实际上还是在中共统治的圈子里,受了中共那么多年的暴行、暴政的压迫,反过来 互相争斗,所以说不仅要从心理上克服对中共暴行、暴政的恐惧,而且要克服对暴行、暴政的欣赏或依赖,这是比较深的历程。

而且三退要完全以平静、安祥慈悲的心态从心灵上、人性上走出中共邪党的阴影,走出中共邪党在道德、伦理等方面的桎梏,向心灵自由之路,而且也向心灵自新之路去行走、去前进,这么一个过程,这是第四点。

第五点“三退”的再一个根本核心作用在于有一个“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效果,因为“三退”就是这样,是无声的,可以用真名、化名都可以退出中共的组织,从心灵上得到净化,都退党了就剩一个空壳,中共也就很难维持下去。它即使想镇压、迫害都很难下手,因为已经没有人了,我想不久的将来中共必毁于“三退”,我觉得 “三退”有这么重大的作用。

记者:您觉得高智晟被捕、袁胜跳机事件、香港政要何俊仁被殴打事件,很多人在分析他们之间的必然的原因,因为发生几乎是在差不多同一时期,您怎么看呢?

赵远明:这几件事絶非偶然的巧合,这是中共在演的一场戏。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不管中共做什么,都是它打的一张。,因为中共根本关心的是它的统治、权力,不管是打高智晟、何俊仁还有袁胜等等,它都是为了更好的维护它的统治,延长寿命,甚至于妄想避免灭亡,因为它的灭亡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我觉得它这里都有一个内在的连系,我觉得它的根本作用在于:第一、向外界透露一个我中共执政还有能力,我想捉高智晟我就捉他,我看你怎么办?我不想捉他我就放了他,我就让特务看着他,天天腻着他,我看你外界怎么办?它有这么个显示它的政权存在,显示它的尚有力量这么一个作用,对于高智晟。

何俊仁是香港的政界人士又是律师,我中共派一些人甚至以黑社会的形式对你进行打击,这种打击是明目张胆的,实际上这种打击是向社会的道德、伦理、法律的一种公然的挑战。这也是中共实际上向全世界表明我就是流氓!我怕谁?我就打了你了,看你怎么样!

因为在袁胜出走以后,袁胜到了美国中共是摸不着、碰不着的,那么我还要像你想的一样,那个摸不着,我这二个想捉就捉,想打就打。二来就转移视线,把高智晟捉过来,你们有佷多人关心高智晟,一定要想高智晟的安危,一定要想尽办法营救高智晟,你这一部份的人就没什么精力搞袁胜的事件。

另外一个何俊仁即使现在当政,现在香港也是一个上流社会的人士,我就明目张胆斗你,我给其他人做一个杀鸡儆猴,对不对?不管你是谁我想打你我就打你,中共邪党实际上它有很强的流氓黑社会的根子,因为它的来源就是痞子,实际上中共就是一个痞子党。

毛泽东在很早就论述过,农民运动实际就是痞子运动,而且共产党很多都是从农民来的,它有一种是受教育程度不高,然后又有一种二溜的流氓痞子,它从前就叫流氓无产者,后来觉得流氓不太好听,叫做无产者,实际上他们就是流氓痞子。现在执政了,穿上西服了道貌岸然,实质上它本质就是流氓和痞子。

所以你看它耍的这种手腕,完全是不顾社会的道德伦理法律,就是一种流氓现实的表现,所以它把这些事情都同时做,而且做大、都挑明、一点不掩饰。也就像我刚才说的,它就承认我就是流氓,我怕谁?现在它就等着国际上对它诸多行为的反应,它也是试探,它也是测试。

这三件事有必然的连系,实际上是中共的一步棋,是有非常紧密的连系,我觉得是这样。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