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2006年9月18日网上退党动态- 唐子:国寨人质,谁爱党爱国?!(音频)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退党风潮’,我是主持人凌云。 

首先为您播报最新三退数字:截止到2006年9月18日发稿时,公开在大纪元网站发表退党,退团退队声明的总人数达到了13,643,321 人,9月17日一天退党人数为:37,797 人。

听众朋友,自《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引发了迄今为止超过1300万的退党、退团、退队三退大潮,被称为中国人的良知和道德觉醒运动。但是目前仍有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在变异的党文化影响下,默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甚至为共产党的暴行叫好。实际上中国文化自来就有舍身成仁、追求正义的传统,崇尚儒家的仁、义、礼、智、信,道家求“真”,佛家修“善”。是党文化使人的思想变异到如此麻木,善恶不分的地步。奥地利少女坎普希被绑架八年后成功逃脱,却说:“她已经将绑匪视为她生命的一部分。”被中共绑架的中国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思维呢?今天凌云和听众朋友一起分享刊登在大纪元时报,由作者唐子写的一篇文章:〈国寨人质,谁爱党爱国?!〉

今日有人撰稿发出其苦恼而悲哀的质问:“当高智晟、杨在新、陈光诚等义勇之士为被迫害群体奔走、呼号时,我不知道我所看到的人们在干什么?”

因为他看到在高校附近的网吧里,“一张张年轻面孔的眼睛里,映射着的不是杀人游戏就是言情电影的画面。他们在紧张、刺激的精神状态里,享受着虚拟世界里暴力杀戮的快感,却全然不知现实世界里以国家为名义进行的更真实更残忍的杀戮,当我们告诉他们这场还在持续中的国家暴力时,他们却麻木不仁,拒绝关注,拒绝思考,拒绝相信,甚至嘲笑反问这是天方夜谭,更多的是一种‘关我什么事’的漠然置之。”他的苦恼是:“我身边相当多的朋友至今都改变不了专制从小到大灌输给他们的思维定势,头脑里似乎总是分不清中共和中国的区别,搞不懂爱国、爱党并不是一回事,更多的是从骨子里仇视、反感民主、自由、宪政等先进的政治文明、价值观念,似乎是天生的、本能的仇视、排斥,更有朋友认为中国就应该走一党专制的人治模式。”他很悲哀:“人民的潜意识里自觉不自觉都套用党文化的模式,一切以党的标准作标准,党成为是非、曲直、邪正、黑白的终极裁判……执谬误为正确,视邪恶为正义。……存在的只是能活动的尸体而已。”(引文出自金光万丈《他们被抓了,另一群体在干什么?》)

我能深切体会到质问者的苦恼和悲哀。我不知道质问者本人是不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但我的孩子已是这个人群中的一员。我感到有幸的是他是接受了我劝三退中最爽快的一人,不像我其他的家人和亲友,他从没怀疑我这样的人会中邪。但由于娘胎里就喝着共产党大红龙的奶,他也确实对自由民主没多少概念,对小日本有莫名的仇恨,对大美国不能像我那样喜爱。党文化教育带给他们形影相随的邪灵附体。所以,我们能做的不是谴责他们,而是怜悯和拯救他们。这就是传九评、促三退,劝他们选择光明的未来。为此我们自己首先要三退,否则凭什么劝?不要企望用爱国的道理劝他们为高智晟怎样怎样,也别真以为他们会爱党。如果这样想,那实在是不了解他们。他们其实是自恋,这也是我们的缺陷。如果我们能走出自恋,能超越我们3年、5年、10年、15和20年前固守到今天的观念,那他们就也能超越在网吧虚拟世界里虚掷的激情,也能为解体中共增添一份声明。我想说的是:咱们先别质问他们,先从我做起,干好传九退三、促三的活。

无论我们还是他们,大家都是中共国寨的人质。是的,很多人分不清中共和中国。可又有几人分得清国家和国寨?多年来我一直在教育共产党的官员守法做合格公务员,没人听,我以为他们傻。近日里我才知道,傻的其实是我不是他们,因为他们早知道中共建立的是大井冈山、大瓦岗寨式的强权,根本就没有国家,从来就只是国寨。既然是强权维持的国寨,他们真做公务员那才是傻啊。毛泽东时代的党官们所以还比较清廉和亲民,是因为他们还有“红旗插遍全世界”的理想,就像李自成和洪秀全还在起义攻城掠地的征途中。而今现实让他们知道,红旗永远插不到美国和西方,他们也只有今天没有明天,他们还能怎么干?当然只有遵守“我是强盗我怕谁!”、“强盗不乱来谁乱来?”的歪理逻辑了。

中共国寨里的人质,谁会真的爱国爱党?!人质是什么?是梁山寨李逵板斧下随时可掉落的人头,男人是瓦岗寨下种地向他们交纳保护粮的劳力,女人漂亮的就抢、骗上山做压寨夫人和二奶。就是最最受骗上当的人质,他们心里其实也是明白自己的地位的。他们把爱国和爱党搅在一起说,固然有党文化搞坏了脑子、搞乱了语言的因素,但主要还是他们因为恐惧而在求自保。这跟上个月才获救的奥地利少女人质坎普希的情况很类似。坎普希趁绑架了她八年的强盗皮克罗比打电话时逃离了,但当绑匪畏罪自杀后,她还对媒体说:她已经将绑匪视为她“生命的一部份”“某种程度上为他感到哀伤”。这情形跟今天高校附近网吧里的大学生一族的情形很相似。如果今天中共突然垮了,保证他们很多人会说:“我很哀伤,共产党原本可以不这样的;没有了共产党,我真的好不习惯。”
可这决不是他们的心声,更不是他们生命本质的选择。他们现在这样的状态是不正常的,是共产党毒害下的变异状态,说的是变异的语言。那不是真的他们。坎普希脱离绑匪两三个星期后,心理和语言开始恢复正常:她告诉电视观众,被绑期间她“只想着要逃跑”,她“一直觉得自己像是养鸡场中的那只可怜的鸡”,“现在与其他人生活在一起已经没有问题”。高校附近网吧里的他们其实也是这样的。他们确实不知道法轮功学员和高智晟是在为他们受苦受难,现实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为这些陌生人呐喊,他们就会被关押或者失学,所以他们选择沉迷于激情游戏和言情电影里予以逃避,他们麻木不仁地“拒绝关注,拒绝思考,拒绝相信,甚至嘲笑”,那只是他眼下的暂时情形,因为他们还在党文化的毒害中,但这决不意味着他们愿意成为行尸走肉。他们需要的是进一步了解真相和传九退三。而讲这真相和传九退三的人不应该仅仅是法轮功修炼者,还应该有质问者们的加入。他们一旦从多个人群渠道得到真相信息,得知中共正在被抛弃而却在通过封锁消息带着他们一齐下地狱,确信这不是迷信而即将是真实,他们就会干本质生命让他们干的事:用声明方式先从心灵上逃离中共,拒绝做“养鸡场中的那只可怜的鸡”。我相信:如果质问者自己做得好,能够走出自恋,放弃自己固守的反共方式;那么他们也能走出自恋,放弃自己的离共方式,从心里喊:不要共产党!

为什么多年来自由民主的追求者徒劳无功,原因之一就是自己没有做好,总在启蒙别人。写小骂中共的文章还可以赚高级白领的稿费收入,批评高智晟、拒绝郭飞雄干的帮共的活比网吧族玩激情游戏、看言情电影的默许的帮助还大,这样子能启蒙谁?这样的人最先要启蒙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跟别人走一回行吗?

此文决无谴责质问者的含义在内,只想跟质问者推心置腹地说一句心窝里的话:为高智晟、杨在新、陈光诚等义勇之士为被迫害群体奔走要有效,传九退三、促三吧!我们别无选择!伍凡先生今日说的好:中共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任何理由了,中共在加速解体。对高智晟等维权英雄的营救,一定是而且必须是伴随着更大规模的退党和中共的彻底解体,伴随着没有共产党的未来中国的诞生。”
传九退三是弃共表示,传九促三才是真的爱国。国寨人质大起义吧!

听众朋友,如果您也想声明退党的话,请记住退党热线电话是:001-514-342-1023 ,001-866-697-6570,001-604-288-1559;传真热线是:(509)271-5264, (509)277-2310, (509)277-3875;

听众朋友,今天的退党风潮节目就进行到此,我是凌云,谢谢您的收听!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