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出走美国原东航机长袁胜访谈录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世事关心】(52) 出走美国原东航机长袁胜访谈录:被其举发并遭到公安盘查。

主持人∶8月9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MU583/6航线的驾驶机长袁胜因在上海浦东机场和机场安检人员闲聊中提到九评和退党,被其举发并遭到公安盘查,差点无法登上自己将要驾驶的航班。袁胜机长意识到一旦回国将要面临的迫害,在航班到达美国洛杉矶后,被迫申请政治避难。

作为一个居住在大都市,社会地位优越而且收入丰厚的民航机长,是什么吸引他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作为一个曾经的共产党员,他怎么看待中国共产党的保先运动,又是什么促使他对共产党的本质进行反思并毅然退出其组织?在舍弃了一切之后,他对未来的展望又是如何呢?请看本台记者王培对袁胜的专访。

记者:袁胜你好。

袁胜:好。

记者:我们做为一般的人,对飞行员这个职业好像都特别的羡慕,觉得特别祟高的这么一个职业,那么你能不能谈谈,你对这个飞行员的工作是怎么理解的?谈谈你们是怎么生活的,好吗?

袁胜:好的。因为从事飞行员这个职业的人比较少,而且一般人对这个都感到比较陌生、感到好奇,因为我以前没飞之前也是这样,但是飞了以后慢慢的接触,里面的酸甜苦辣自己都亲身体验到了。

一是这个时间没有规律,有的时候晚上也在飞、白天也在飞,有的时候吃饭也在飞,所以造成时间非常不固定,正常的生活规律都打乱了,这个一般都30岁不到,像我们这个年龄30岁就发福了,正常人都不会这样,都比我们晚。

而且有些转胺酶高、血脂高,就是中年人出现的问题和老年人出现的问题都出现了,而且是个普遍现象。我感觉就特别明显,我飞了没几年,就开始出现这个转胺酶高、每年体检血脂也高,有很多指标都高,比正常人还要高,而且牙齿也松动了,那时候还不到30岁,走几步路就感到气喘吁吁。

记者:那您是在这种身体感觉不舒服的时候才觉得要去炼法轮功的,是吗?

袁胜:对,主要是这个。当时身体不好,对生活就好像…感觉年纪才这么大,身体就这样了,天天就打篮球、跑步啊,一回来就活动,发现后来是愈活动感觉愈受不了,身体愈来愈不好,就感觉到,锻练也不行,后来无意中,有一次在国外,在洛杉矶,有一个以前的老同事,他就说一看我们这么辛苦,他就说有一个朋友介绍说炼法轮功非常好,他说我给你们拿来这本书,你们看一下。

因为在美国住了几天,他拿来,我们就大体看了,当时看了,因为当时就认为是一般的书,我因为以前有锻炼身体,正好里面有讲,第九讲里面有讲写体育与气功,就打开看了看。后来那个同事说,这个你拿去吧!当时一、两天也看不完,他一拿走,他也不炼,因为我就一般不太借别人东西,我说算了,下次来再看吧!

后来就有一次在小区,因为在调时差,在美国回去,早上一般四、五点就醒了,睡不着,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有时候家里小孩和爱人弄得他们也睡不好,我就起来转两圈,就在小区转的时候,大概五、六点钟吧,有横幅挂在那边,有炼法轮功的,我想这很好嘛!而且他们很热情,马上就跟我介绍说,这个功非常好,你炼炼吧!

之后我想我身体也不好,就想先试着跟他们炼,每一次抱轮的时候就非常非常累,撑得都变形了,但是坚持炼下来,最后觉得愈来愈好,而且愈来愈感到轻松了,自己亲身感到,而且走路也不像以前一样,牙齿慢慢的也都好了,我虽然炼得不多,但效果特别明显。

记者:那您刚才说的就是您每次体检,有那个转胺酶的问题,炼功以后是不是有好转呢?

袁胜:就从那以后就愈来愈好,特别转胺脢已经开始符合标准,而且一年比一年好,而且血脂高也慢慢下降,特别最近这两年期间,我自己感到很惊讶,我自己都不相信,为什么会…?以前都超过那个高线很多、超过很多倍,去年体检达到那个最低点,自己都感觉很奇怪,当时看到那个化验结果,自己都感到非常兴奋。

记者:那您当时就是炼法轮功主要就是觉得对身体特别好,是吧?那您对这个书有什么理解吗?

袁胜:身体是表面上的一个问题,当然更主要的,是书里面写的法理非常的,我觉得非常的好、非常精深,那个之后,我心里的压力也小了,因为在飞机上有的时候别人都拿点东西,飞机上配一些东西,后来我看了书之后,我知道这个不是你的,不能拿,所以后来就不拿了,不拿了,以前拿了,就觉得很累,每次航班快飞完了,快下降的时候,这个时候都得装一点东西。

记者:装什么东西呀?

袁胜:就是飞机上的供应品,像饮料,旅客用的东西,一般都稍带的拿一点,后来就炼了功,知道这不是你的,不应该拿,所以我们就尽量就按照书里的要求,把自己的本质工作干好,单位排什么航班,有什么事情,从来不自己挑的,单位说飞什么航班就飞什么航班,工作忙就多飞一点,从来不跟单位说什么,领导让怎么做就怎么做。

记者:那么99年这个事情发生了以后,您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就是99年不准炼法轮功这个消息?

袁胜:当时就是从美国那次飞旧金山,到了旧金山以后,我大概是18、19号去

旧金山,到了那天晚上,我就一打开电视,正好那个时候看中央4台,一看新闻台都是骂法轮功的,当时感到非常惊讶,自己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怎么会这样呢?

所以当时航班回来的时候,一路上就在想,回去是怎么回事儿?但因为我们没有经过文化大革命,不是清楚怎么回事,当时就想不通,为什么会镇压呢?后来到了第二天,一回来,然后就先跟我那个同学打电话,我说家里怎么回事儿?他就说,法轮功被镇压,他说你们几个可能要停下来了,我才知道。回去第二天一看,的确我们航班就不排了,后来才知道要给我们办转化班。

当时非常想不通这件事情,当时我去了单位头一天晚上还哭了,我就有点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而且我身体以后如果不让炼,可能又恢复以前那样子的情况,所以说我当时也是非常痛苦,但是又没办法,就是以前没信仰也感觉不到,现在有信仰了,自己那种痛苦很难形容。

而且到了单位以后知道,如果你炼了的话,不但是你的问题,工作失去了的问题,连家里人都要受影响,所以当时综合考虑下,就参加了单位的七天的转化班,每天就看那些新闻、报纸啊,就看那些不实的报导,看完了以后,让你谈感受,最后必须要写个材料,这个材枓要入档案,最后我就写了这个。

当时非常痛苦,但是因为考虑到各方面,家庭还有父母各方面的压力影响,还有对他们的压力,所以最后没办法,就很痛苦的就写了,写了以后呢,当时知道功法好嘛,又不想放弃,就怎么办呢?

因为单位它既然不让炼了,那有时候就自己在家里,有时间的时候还是炼,但是炼的没以前那么多了,也炼,那书呢有时候也看一看,因为知道这个好,因为有时候一不炼的话,就感觉身体明显又要恢复到以前那样子,明显感觉出来,就像以前一样,等于又...身体又愈来愈不行了,后来就自己也炼,特别是当每次感觉累的时候,一炼马上就好了。

记者: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参加他们的讲真相活动,你怎么开始主动跟别人讲了?

袁胜:最初的一次就是在美国洛杉矶,那时候就是刚“自焚事件”出现没多长时间,那时一天有半个小时吧,就12点半左右,我记得有一个《清流》节目,就是分析自焚真相。

当时我来到洛杉矶,看到这个,我看分析的对。因为我也炼过,所以就知道,它(中共宣传)说的这个东西,老师书上从来没那样说过,你知道吗?因为看这个真相,一分析,就完全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有一次我就在国外的飞机上也给同事讲,当时无意的,没想到回去好多领导找我谈话,就说你以后就不要跟别人讲法轮功的事情,也好几个领导找他。

那次谈话之后,我当时就没讲,但是到04年以后,随着在国外看到大面积的迫害案例,当时我一看这么多人被迫害,而且这种迫害的愈来愈厉害,当时我想我们也是从炼功受益的,做为一个常人你从某个人得了受益,你还有知恩要图报了。

后来重又开始炼功,而且看那个网站被迫害的情况,开始呢我们就慢慢知道如果这种迫害不曝光出来的时候,这种迫害会愈来愈加剧,而且他们都是做好人,因为我是在里面亲身经验的,法轮功他们都是做好人,所以就开始慢慢的给周围的人讲那个被迫害的,让人知道真象,这样可能也可以帮助被迫害的人,早一天停止被迫害。

因为我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有一些同修,回山东老家、到上海都遇到过,很多附近的同修被迫害的情况,最典型的就是,我回山东,因为我有个同学就是警察,从99年迫害他就一直镇压法轮功,打的太厉害,99年我回去,他就跟我讲、他怎么在后面怎么打法轮功的人,说了好多。

而且我还有一个同学的爱人是炼法轮功的,当时他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烟台莱阳那边,他爱人也是大学毕业,两个人包了一个像农场一样的,当时他爱人能力非常好,领导也认为这个人前途非常光明。

接触法轮功以后,她也知道这非常好,就跟着也炼,炼了以后没多长时间,不是镇压了吗?他们为了让别人知道好,觉得法轮功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他们就到北京去上访,最后回来以后他的爱人就失踪了,找不到了。过了两、三年,我回家有一次我给个同学打电话联系,同学说:〝正好,你回来了。〞他就说后天那个谁,就是说我的那个同学(他爱人炼法轮功的),他后天要结婚了。我说:〝怎么又要结婚?〞他说:〝他爱人失踪两年多了,可能这人就没有了。〞我同学就又找了一个,所以也没办法。我那个同学高中时就非常活泼、非常好的一个人。

自从他爱人99年被镇压,被抓了以后,这人变成沈默寡语,而且我见过他多次,人非常瘦,人整个性格都变了,我知道他压力非常大,有的人可能拿他爱人这方面,因为他们常人,有些不炼功的人不理解,拿他开玩笑啊,戏弄他,所以他变的压力非常大,也愈来愈沈默寡语了。

记者:那你能不能讲讲,这个之后,退党的这些事情,就是你一开始讲法轮功被迫害的事情到退党这个转变。你是怎么看到这个〝九评〞的?

袁胜:〝九评〞出来以后,我是飞法国,法国去了之后就先休息了,我们楼底下他们就放了大纪元报,当时是当地的法国法轮功学员放的,就在我们机组员休息的宾馆,两个地方都有,当时就拿着报纸休息的时候看看。结果上去一看,出来了〝九评〞,一看发现分析的非常有道理,也意识到了,从共产党以前干的历史,就是九评上分析的,到后面镇压法轮功,从它做的事情知道,如果这些人都在共产党里面,都在这样支持它的话,这个镇压会一直停止不了,会有更多的人愈来愈受迫害,前面已经有很多人被迫害致死了,而且会有更多的人重蹈前辙。

我做为里面的一员,虽然我入党很晚,但是我知道,我们都是它的一员,无意中也帮助了它,所以,当时我看到这个情况。当时是05年3月3日,而且下面有大纪元的退党服务热线,当时我看了,我说:〝它每天都迫害死我们同修,这样我肯定不能是它里面的一员〞,当时我觉也没睡,马上就给退党服务热线打电话,就用了自己的姓,加了一个小名里面的字,然后就退党、退团、退队,05年3月3日就退了。

退了以后,后来因为不单是我,很多人都被蒙骗了嘛,特别是那些不炼功的人,因为他们都不知道里面的真实情况,一是他们被欺骗了,再一个是迫害会延续下去,有很多人为了要做好人被迫害致死,多少家庭都流离失所,家庭被破坏,而且到后来曝光的苏家屯事件,其实早就开始了活摘器官的事情,所以有机会就跟常人讲退党的问题。

因为你虽然是没直接迫害,但是你是他们的一员,你可能在里面无意中起了支持他们的作用,他们就会胆子越来越大,所以最后有机会,就开始跟人讲九评。我认识了好多上海的、济南的,回家的山东的同修,他们都在做这件事情,有的通过亲戚朋友,让他们先看九评,让他们认识以前怎么被欺骗的,认识到共产党的本质,然后让他们根据自己对共产党的认识吧,自己签名、自己写的退党。

主持人∶你有没有劝退成功过?

袁胜∶成功过。有时候在外头碰到有些老乡,谈到退党,因为我也知道,我经常回老家,知道特别是山东,有的说退党,他说早就退了。有的人谈起来就很愿意,我说可以用别的名,他们说,没关系,直接用真名好了,他们就直接用真名退了。

他们有的就工作几年以后,对社会有一些东西他们也不满意,他们认为为国家做那么多事情,这个政府有时候对他们那么不好,他们其实对这个社会风气自己也深恶痛绝,一听说退党,他们觉得真好,就用真名退党了。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说过,对退党这件事情打压的很厉害?

袁胜∶我从附近的同修里面知道,因为我在家比较少,他们接触可能多一些,他们就告诉我,谁谁最近有的讲真相被抓了,有的被出租车司机举报了,有的在自己小区里,被有些抱着孩子的妇女,当时她们听真相,但是听完以后,可能就被举报、被抓了。有一次看到在整个两座楼里面,有一次都放上了九评的光盘。

主持人∶一天之内?

袁胜∶一天之内。后来居委会他们就来找,大概有一个在十几楼的人告发了,后来他们就找,那天还来了警车抓走了。后来居委会(说是)外面来的看小孩的保姆,后来知道是她,有人把她举报了,后来警察又在她家搜出来三箱九评,就把她抓走了,后来那人也没消息了。而且抓人嘛我知道,上海国际大都市嘛,它怕对国际造成影响,他们内部抓得很紧。他们每次开会,还有今年三月份,上海那地方抓了很多,它抓人都是晚上抓,抓的时候,你老百姓根本不知道。

主持人∶你决定避难,在美国留下来以后,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你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就好像突如其来这么一个突发事件,然后什么都没有了。那当时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你现在心情是怎么样?

袁胜∶当时做这个决定之前,因为没有思想准备,我以前到国外来,下来都先睡觉;当时睡不着,因为突然这个事情以后,要面临这个选择问题,开始还在想回去怎么办,后来发现回去这条路肯定走不通的。因为我知道它搞这个外松内紧,回去肯定马上就被抓住的,家也回不去了,家人也见不到,如果关起来受迫害,他们偶尔见一面,也是被折磨得很惨。他们不但见不着,就是看到我那样,那肯定也是痛哭流涕;更严重的可能会从此消失了,也是见不到,那更痛苦。他知道你这个人都不在世上了,他们会更痛苦。

现在起码他们知道我在这边,知道这个人还过得挺好。那边小孩大了,两个人适应一段时间以后习惯了,可能刚开始的时候比较苦,好多事情都要我爱人和小孩承担,而且再加上社会的压力,时间长了,慢慢适应了,也就可能比我回去要好的多了,后来就做这个决定。

因为仓促,有些事情想了,虽然长期飞美国,知道在美国生活不是那么…以后可能也不像以前那么轻松,肯定自己要做什么事情要从新来,但是这个也没办法,必须做这个决定。

当时做了决定之后,心里面反正有些东西也没想到,后来慢慢随着放松,慢慢适应就开始知道了,因为要面对很多事情。突然一下子,国内单位也没有了,以前几十年、快二十年了嘛,现在单位也没有了,和无业人员一样了,当时就慢慢开始考虑这些问题了。但是心里从另外一方面也感觉轻松了,因为以前毕竟在家里炼功,偷偷炼,有一种压抑感,但是外面可能这个东西都失去了,但是心情就比较放松一些,最主要没有这方面思想的压抑,要面对以后怎么生活的问题了,就是比较实际的问题了。

主持人∶从民航机长袁胜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到,通过朋友间的口耳相传,街头张贴的退党声明,邮箱里的一张传单,退党的讯息已经在中国悄然的传开,开启了一个中国人心灵自我救赎之路,但是这是以千千万万数不清的普通人的付出为代价的。袁胜是幸运的,他特殊的职业可以使他逃离中共的迫害,但是更多的人仅仅因为家中有九评,或者和人谈论退党的事,就被抓捕判刑,甚至人间蒸发、生死不知。让我们一起来关注这些默默无闻却勇敢的为中华民族铺就一条和平的希望之路的人们,谢谢您收看本期的〈世事关心〉,我是海宁,下次时间我们再见。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