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非法的(十二)

281

本文重点论述:中国人为什么在老外面前有一种骨子里的傲气?全世界的人都是中国人。

全世界的人都曾是中国人

很多中国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很大的“静”的氛围,这种“静”的氛围比外国人大,中国人就根深蒂固的觉得自己的内涵深,觉得外国人太浮浅,在外国人面前就有一种骨子里的傲气。

其实,老外也有这种“静”的氛围,很多老外有意无意的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种“静”的氛围其实远远超越自己现在所在国家的文化,对这些文化,身体表面有热烈的反映,但那种“静”的氛围的表现却与身体表面的表现完全相反,其对这些文化本质上却有一种无动于衷的淡漠,引不起其共鸣。

那么这种“静”的氛围对应着什么呢?那就要看这个氛围遇到什么会被触动。不少人去看过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注意到连老外都泪流满面,好像遇到了久别的故人,情绪抑制不住的出了强烈的感情。但你若看一看这些节目也没有象西方好莱坞著名影片中的那种荡气回肠,怎么就能对他们那么触动呢?其实,就是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节目有很大的内涵氛围,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足以使那种“静”的氛围震动的程度。

很多外国人内心深处的这种“静”的氛围 一遇到象纽约神韵艺术团在表现“复兴中华神传文化”的全球巡回演出中所展现的氛围时,就都被触动了起来,内心深处有强烈的共鸣,这种共鸣使很多老外从一开始看就掉泪,莫名其妙的掉泪,产生这种现象的表层原因也是很有意思的,那就是那种“静”与这些神传文化氛围有本质的关联,那就是全世界的人其实都曾是中国人,而且都是在历史上接触过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的中国人。

这就牵扯到“生命轮回”的概念了,一个生命可能这一世是中国人,那一世是美国人等等。这方面的例子在<<正见网>>中有很多很多。这里我们从一种亲身感受的角度谈一下轮回确实是事实。如果你是一个男的,有时你遇到了某个女的,先前可能谁也不认识谁,但却好像早就见过,而且立刻莫名其妙的有了欲望,而且对方也似乎有这种触动,当然你是理智的,不会乱来。有人对这种现象起了一个名字,叫做“看对了眼”。其实,就是你遇到了你前世或者某一世的老婆,以前夫妻生活的痕迹还以某种氛围存在于身体之中,这种氛围一旦重逢,就又重新触动了起来。但是要理智,前世是夫妻有夫妻之事是合法的,但这一世如果不是夫妻要有性行为就是乱来了,那就是非法的了。

不仅是夫妻,有人对过去杨家将、岳家军的故事乐此不疲,读小说时常常仿佛自己亲自在战场上驰骋,真是豪气冲天、荡气回肠,而对别的什么著名英雄人物就无动于衷,时常让那些爱思考的人感觉好生奇怪,不知何故,其实,就是在你过去的某一世,你曾经是杨家将、岳家军中的一员。那种氛围还留在身体上,一遇机会就会被触动。

人遇到过去世的妻子(丈夫)会有这种触动,遇到描写自己过去世的英雄事迹的小说会被强烈的“触景生情”。那外国人过去世曾经是中国人,遇到再现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氛围的时候,内心那种“静”被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博大精神的中华文化强烈的震撼,又有什么奇怪的呢?那种“静”对外国人的文化无动于衷,对神韵艺术团表演的节目强烈的触动,那不也是“对上了眼”吗,那不就是在显现自己先前曾经是中国人吗!

人无论如何的费尽心机、抢官抓钱,其实都是为了享受一个“静”

人无论是喜欢动、喜欢忙活钱、喜欢拼命索取这个索取那个、喜欢费尽心机耍阴谋诡计,其实无论表现多么震荡、多么心慌意乱,其内心深处都是在追求一种“静”。拼命当官、捞钱其实本质上是为了获得及享受一个“静”,拼命运动也是为了获得运动之后那一时一刻的短暂的“静”。

古代的人,他们知道如何保持和享受这种“静”,那就是不去干坏事,另外就是去熟悉中华神传文化,从中获得启迪。那时“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有报、人各有命贵贱在天、轮回转世、天堂、阴间、地狱”等等是属于常识性的东西。那时的人为什么相信这些神传文化呢?其中有一点,就是那时人们心眼好,身体上有很多视觉及感官上的零件在发挥着作用,就使人在很多事情上比现代的人敏感,他们发现人干了坏事之后有一种感受,那就是心情烦躁,干了大坏事的更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因此干坏事会丢了“静”,得来“心情烦躁或者生不如死”的那种“不静”。这种感受其实现代人也有,只不过很多人认为是偶然的,并不去深究其原因罢了。但是你不理它是不理它,它搅的你心神不宁却是你深有体会的。

当古人熟悉中华神传文化的时候,就促使自己去做个好人,这样就使身体上能够使用上的零件很多,就对各种人生及自然规律有刻骨铭心的体验,那种体验又反过来帮助人的生活,使人少了很多的无用的担忧、挂念、胡思乱想,就使古人很容易获得那种远远超过现代人所能体会到的那种“静”的氛围,生活就比现代的人幸福的多。

有人说古代的人迷信,其实古代的人跟现代的人一样,多数人也是身体能够感受到或者看到后才相信的,只不过古人那时心眼好,末稍神经视觉被用上的非常的多,就比现代的人看到的多、体会到的多、感受到的更加强烈。他看到了,体会到了,他当然相信了,你不让他相信都不可能。因此,古代的人并不是迷信,他们跟现代的人一样的“眼见为实”。

“家”是干什么用的?

不管是结婚也好,单身也好,也不管是男女老幼,几乎人人都有一个家。那么“家”是干什么用的呢?每个人都有一个活着的的体验,那就是一天当中无论多么的百忙烦累,你都希望有哪怕是仅仅几分钟的平静,人没有平静一时是可以的,时间稍微一长就可能受不了了。人在社会上,是要戴着面具的,戴面具是为了应付或多或少的恐惧,有恐惧人就平静不了,那么人就渴望能有那么一个没有恐惧的地方,来在每天当中享受哪怕是仅有一刻的平静,这个地方,就被称为“家”。

要想获得梦寐以求的那个“静”,中国人需要干点什么?

当中共窃国,破坏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向中国人大力灌输鼓吹“假、恶、暴”的党文化,这也是迷信,那也是伪科学,认为一切都是事在人为,一切都是随机的时候,人的脑海中就渐渐没有了那真实的人生规律、自然规律,人一切都得操心,操无数无用的心,事事都担忧,认为谁也不可靠,心累体累的精疲力竭还是不踏实。你可以去问一个中国人,问他一天中能享受几分钟的“静”,他很可能会告诉你,“我连睡觉时似乎心里都在想事”。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下,中国人的“家”的真正涵义其实已经不存在了。

另外,中共剥夺中国人的私有财产,又使中国人心中没有“理”,将所有财产及人体都贴上“国家”标签,就使中国人时时生活在害怕中共非法官员用“为了国家”的大棒将自己瞬间剥夺的一无所有的的真正的恐惧中,有了恐惧怎么还能有那个梦寐以求的“静”。被中共迫害的恐惧极了,穷怕了的中国人,为了减少恐惧,在恐惧的氛围中寻找一点踏实,就去拼命挣钱、拼命投机抓权,甚至去当中共的特务。但因没有真正私有财产的地方是没有银行的,就使得老百姓辛辛苦苦挣来的钱连存在银行里都要被抢走,当中共邪党的高官利用恐吓将钱从银行提走、挪用之后,银行取不回钱,中共为了填补银行黑账,就要大量印刷钞票,导致整个社会上钱大量增多,但物品并没有增加,就使物价飞速上涨,同时,中共邪党又害怕老百姓从银行大量提钱,而哄抬房价,使多数老百姓买不起房,乖乖的不去动银行的那个其实已经大大缩水了那个“存款”。而物价飞涨,又买不起房,存款急剧缩水,人们心中就更加不踏实,更加不“静”。

同时,人们看到中共的官员人事不干,坑蒙拐骗为常事,干正事没人理,也就不得不跟着学坏,一干坏事那种“烦躁”就跟着来了,就使人更加不“静”,就越使人以为只有挣更多的钱、抓更大的权才能“静”,就越使人动心机。目地达不到的那些人心不静,使尽浑身解数达到了目地的那些人,由于是通过干坏事得到的,就更加的躁动不安、心烦意乱,更加得不到那个”静“,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以为需要抓更大的钱或官才能获得那个梦寐以求的“静”。长此下去,就走入了一种越想用这种办法“静”就越得不到“静”的那个怪圈之中。

走出这个怪圈,拥有一个真正的“家”, 获得“静”的方法,那就是自动的不敢干坏事,有自己的没有贴“国家”标签的真正的私有财产,实行彻底的生产资料私有制,重新树立“善、恶有报“的强大正统观念,那只有解体中共、复兴中华神传文化,也就是配合目前的“天象”,才能有希望,才能最终得到。

为什么不能当中共的“特务”?

人当特务实际上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一种“静”,但却差了壶,误入歧途。因为,当特务是要拿钱的,不给钱你也不干,但是,就象平常生活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样,你是“一手拿钱、一手接恐惧”,那个钱和恐惧几乎是一块来的,相距不一定能超过一秒。之后,“恐惧”在你身上的表现会越来越重,你非但没有获得那个真正想要的那个“静”,反而比当特务前还要更加“不静”,因为,你得到了那个使你更加“不静”的那个伴随钱而来的“恐惧”。

那些当中共特务的,快别干了吧!起来揭露中共邪党,揭露自己知道的中共曾经掩盖的罪恶,获得那个立功之后的“静”。

全世界的人都来参与“天灭中共、复兴中华神传文化”

由于全世界的人都曾经是中国人,因此,享受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享受那种“静”的大氛围,是几乎每一个地球人在内心深处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要享受,就要“复兴中华神传文化”,而要“复兴中华神传文化”,必须使其主力—大陆的中国人能够行动起来,为此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用和平方式解体中共。因此,全世界的人行动起来,投身中国人的退党大潮,配合“天灭中共、复兴中华神传文化”之天象,是一个目前最为急迫的事情,也是地球这唯一的正事。当中国人的三退人数到达三亿(估计的曾经加入过的人数)左右的时候,中共就会瞬间解体了。之后,渐渐地,中国人就会迎来“四夷重译称天子,否极泰来九国春”的崭新的时代,有幸进入那个时代的一切地球人是最为幸运的人。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