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非法的(十三)

254

本节重点论述:中国农民最注意的事情就是“天灾”,为了避免“天灾”,就要声援退党大潮,配合“天灭中共、复兴中华神传文化”之天象。

中国农民最注意的事情就是“天灾”

一个人生出来就是有“责任”的,无论人生显得多么的杂乱无章,多么的捉摸不定,其实都是人生过程中的一个表现,而到了晚年的时候,如果你一生中没有干大坏事的话,你发现有时你的心会很静很静,或者很容易入静,当你的心静下来之后,有时会无意中回味起一生的经历,你会发现,当所有的纷乱无序渐渐隐去后,一条清晰的路就显现了出来,你会突然发现,人生其实就是为了履行责任。当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责任履行的好时,你会觉得自己真的很有价值,觉得很舒心、很平静,而眼看履行不了责任时,你是最担忧的,心烦意乱的。

作为一个人来讲,履行了责任是最幸福,失职则是感到自己最废物的。而作为一个农民,责任就是将粮食生产出来。履行责任有两个要素:一是尽心尽力的管理、二是靠老天爷。尽心尽力是自然的,而在靠老天爷方面,农民注意的则是老天爷的脾气,风调雨顺是皆大欢喜,是幸福,是平静,而天灾则是让自己最头疼的。

“天灾”和“官带着大面积的人干坏事”的关系

除非是圣人,否则人的行为中是有善、有恶的,人的身体中有对应善、恶的零件,当人干了好事时,恶的零件被抑制, 人和人之间交往时,即使双方不认识,也会使对方身体上能使人正邪分明的零件能探测出这个人会对他好,不会伤害他,而使对方莫明其妙的很乐意帮助他;而当这个人干了大好事时,还会使人很乐意让他承担更大的责任,就使这个人容易遇贵人,而有财、官之运。而当人做了坏事的时候,善的零件被抑制,人和人之间交往时,即使双方不认识,也会使对方身体上能够使人正邪分明的零件能探测出这个人会伤害他,而使对方莫明其妙的对这个人反感,而不愿意跟这个人交往,使人不顺心的事多。而当这个人干了大坏事时,仇人增多,就甚至会有人对这个人暗中使坏,使其不知不觉间霉运当头。

一个人干坏事时,是脑袋、胳膊、手、腿、脚丫子、肌肉一起干坏事,那么当这个人倒霉的时候,也是其脑袋、胳膊、手、腿、脚丫子、肌肉一起倒霉。

当一个官出坏主意,让属下贯彻其邪恶意图,属下又骗老百姓跟随其一起干坏事的时候,干坏事的官、属下、老百姓是一个整体,官就象一个人体上的脑袋,属下就如同这个人体上的胳膊、手、腿、脚丫子,老百姓就象这个人体上的肌肉,那倒霉时,就是肇事的官、属下、老百姓一起倒霉。

那么一起倒霉的方式是什么呢?一个人做了坏事,日后倒霉的时候,可能是别人打他、骂他、抢他的钱等等,那官、属下、老百姓这个群体一起倒霉,也是类似的,只不过是更大的规模。如果干的坏事,伤害了另一个地方,那可能就是两个地方产生纠纷;如果干的坏事只是在这个地方起了坏作用,那可能在这个地方内部发生纷乱,如果肇事官员靠强制及恐吓将被迫害的百姓之不满抑制住,使其不能发作成内部的纷乱,那肇事的官、随从、百姓一起倒霉的方式就只剩下一种了:那就是“天灾”。

就象一个人触犯了法律,被惩罚的方式按其罪行的大小,分为:处决、蹲监狱、罚款、警告一样,“天灾”的类型也有很多种,大的霉运是发生大地震、大瘟疫,使大面积的人死亡,那是因为肇事的官、属下、老百姓这个群体干了特大的坏事。小的霉运是发生狂风、洪水、大暴雨、雹子等等,那是因为官、属下、老百姓这个群体干了一般的坏事,由于没有人讲真象给这些干坏事的人以提醒,就招来了这种警告式的霉运。

中共是中国农民遭遇“天灾”的罪魁祸首

在本序列中,我们已经谈了,中共政权是非法的,这个非法政权干的事从来都不是天象,真正的天象体现在民间自发的意愿中,其蔓延方式是由民到官,没有任何威逼及强迫。而中共向来都是“战天斗地”,其干事跟天象完全相反,都是干坏事,体现方式是由官到民,通过威逼、恐吓、掩盖,层层逼迫下属及老百姓去做。

一个地方的中共官员、随从、老百姓在中共逼迫下干坏事,就成为一个犯罪的整体,给一个地方的老百姓造成了深重的灾难及伤害。而中共由于将民众的所有财产及人体都贴上了“国家”标签,就使民众生活在了真正的恐惧中,使受害民众敢怒不敢言,即使有时候,民众忍无可忍起来反抗,中共官员就会调来警察、武警、甚至武装部队来强行压制。就使犯罪群体的霉运不能通过这个地方内部纷乱的方式表现,而另外一个地方给这个地方制造纷乱也不太可能,就使大面积的犯罪群体的霉运只能通过一种方式来体现,那就是“天灾”。

在这个时候,还有一种避免“天灾”的方式,那就是在这个地区有不少正邪分明的老百姓能够站出来对犯罪群体“讲真象”,使其中的很多人能够明白过来,而不再继续干坏事。但是,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能使那些能“讲真象”的人有市场,一些地方的中共官员怕自己的掩盖被“讲真象”的百姓揭穿,邪恶罪行暴光,而对那些“讲真象”的老百姓进行残酷迫害,动不动就抄家、罚款、开膛破肚攫取人体器官或者将其送入洗脑班进行迫害,或者演出类似于“天安门自焚伪案”的邪恶剧本等等进行栽赃陷害,就使得这个地方的犯罪群体没有及时知道真象,而继续干着坏事,由于没有充份多的“讲真象”的民众的提醒,就使这个地方的中共官员、属下、百姓这一犯罪群体的霉运,只能以“天灾”的方式来警告了,就使得中国大陆的“天灾”特别的多,尤其是最近几年,这是很多人都有目共睹的。中共官员、下属、百姓干下特大坏事的地方,甚至还出现了最严重的天灾之一—“瘟疫”。

由于中共干坏事从来都是“由官到民”,层层威逼利诱恐吓,因此,中共是中国大陆民众遭遇“天灾”的罪魁祸首。

农民要想彻底摆脱“天灾”,那就必须声援退党大潮,支持“ 解体中共”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农民最注意的就是“天灾”,而要想避免天灾,就必须设法避免一个地区大量农民被裹胁在一起干坏事的情况,而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使农民自动不被中共官员所逼迫、所裹胁,那只有将土地所有权上面的“国家”标签彻底撕掉,换上唯一的自己的名字,也就是使土地真正归农民自己所有,才能实现。

因此,农民获得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是避免“天灾”的一个本质性的前提,而这只有解体中共,然后象世界上所有非共产祸乱的国家一样,实行真正的生产资料私有制才能做到。

自然而然的,农民要想彻底摆脱“天灾”,那就必须声援退党大潮,支持“ 解体中共”,投入到“天灭中共、复兴中华神传文化”这一伟大的天象中,赞扬、帮助那些主动“讲真象”的农民父老兄弟姐妹们,或者再好不过的是自己亲自成为中国民众“讲真象”当中的一员。

大陆农民理应在“复兴中华神传文化”上大有作为

在中国大陆民众中,农民是脸朝黄土背朝天,“双脚着地”踏踏实实的生活,虽然苦一些,但也少了很多中共邪恶党文化的侵蚀,很多人仍然相信中华神传文化中的“天堂、阴间、地狱”之说,这其实又是一种幸运了。

我们在上一节中,已经谈了“轮回转世”是一个事实,从“轮回转世”上其实也可以看出一些“天堂、阴间、地狱”的影子。一个人的静的氛围,在小孩身上是有所表现的,静的氛围大的小孩,可能就是从天上来的,静的氛围很小的,可能就是从地球、阴间、地狱里来的了。那些先前的特征在小孩的时候体现的比较明显,到七岁一接触复杂的社会,跟各种各样的人混在一起,耳闻目睹的多了,行为也发生了变化,可能就看不出来了。

农民直接接触社会,接触最原始的生产,对人生的体悟有很多最深刻、最简单、最独到之处,是不当农民的人不太容易体会的,农民在很多方面对人懂的最真实,从群体上来说,可能是在社会中对人最懂的一个群体,因此,农民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理应在“天灭中共、复兴中华神传文化”的洪流中,对中国民众做出“最简单、最深刻、最有力”的最大贡献。从中华神传文化中的一个俗语—“来头”来说,那些很有“大来头”的人,可能很多都是中国民众中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农民。

起来吧,伟大的中国农民,快快声援退党大潮,解体中共恐怖党,迎接生命深处最本质的、最真正的、最伟大的觉醒!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