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非法的(十四)

235

本文重点论述:如何识别真、假天象?如何识别真、假官? 皇帝是怎么回事?

谈一谈“天象”

“天象”这个名词,很多人认为是迷信,其实,“天象”是一个每个人都能体验到的现象,只是很多人没有去注意它罢了。

人每天当中都有很多的念头突然间闪入脑海,有的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而有的念头闪现在脑海中的时候,很不容易消失,你就会潜移默化的想依这个想法去做点什么,这个想法就转化成了你的行动。当你开始做的时候,你的亲朋好友看到你做,他们也莫明其妙的想参与,你就不是一个孤立子了,渐渐的就有了一群人开始行动了。当这个群体越来越大的时候,其行动会蔓延到社会上,就会使一个地方的不少人参与,就开始被当官的注意到,当官的看到后就会往上反映,上面就知道这个地方有这么一种现象了。有的时候,这只是这个地方的一个孤立现象,并没有普遍性,但有的时候就不一样,在别的地区也发生了类似现象,那个地区的官也注意到了,也往上反映,就使得更大的地区的官发现在辖区内几乎到处都有这种类似的现象,也开始往更大更大范围的官那反映,以此进行下去,有的现象到一定的范围就为止了,而有的现象就不一样,一直到被发现其遍布全国,最后就反映到了皇帝那,皇帝就知道了。皇帝知道以后,经仔细询问,就知道这个事是民间自发的行动,由于没有任何的强迫、威逼、利诱、掩盖,就明白这不是个小事,是应该注意的,就开始和大臣商量如何面对这个现象。最后,围绕这个现象,官方的行动就开始了,开始以官方的名义发布皇帝令,就开始了全国性的统一行动。由于是全国性的官方组织的行动,这个行动的起始点是由遍布各地的民众自发的行动的,就开始让那些先前看到但没有理会的民众意识到是应该注意注意这种现象了,也使那些先前没有看到的民众知道了。最后,全国性的行动就真正开始了。

有的人非常敏感,发现整个的由自发的百姓的行动上升到大臣、皇帝,最后使整个国家都开始围绕这个现象运转的过程,是非常有序的,而且这种有序不仅仅反映在一个大的现象上,所有大的现象都反映出这种有序性,就使其开始注意总结这种有序性。在中华神传文化普及的中国古代,人们身体上的零件被用上的非常的多,有的人知道、强烈的感觉到这种有序性绝对不是偶然的,渐渐的就看到了其中的道道。然后,看出道道的人为了惠益他人,就找官员疏通,最后将自己的体会反映到了皇帝那,皇帝就知道自己不是天下的老大,那种有序的本身就是应该注意的,就将有序的本质性原因称为“天机的运转”。由于是有天机的,自然不敢随便做事,凡牵扯到全国性的大的行动,都是遵天机而行。让官员随时注意百姓们的那些自发的行动,一旦有一种越来越大的参与的趋势,就要立刻上报,层层向上反映,由民到官,最后到自己这,才敢采取全国性的行动。

不仅如此,皇帝还理智的称自己为“天之子”,将整个的自发的由民到官的引起全国性行动的那种天机,称之为“天象”,将依天机而行称为“奉天承运”。

如何识别真、假天象?

识别真、假天象的方法,其实是很朴素的,很容易的。

就象九大行星围绕太阳转动,任何强制性的推动的痕迹人无论怎么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用肉眼看都看不到一样,真正的“天象”是让人用肉眼无论如何都看不到任何的强制、威逼、利诱、掩盖的痕迹的,一切都是自自然然的。其表现方式,是自发的由民到官,由一小部份民众先自发的开始做,然后被不同地区的不同的官注意,期间由于自发的参与者越来越广泛,而被官逐级往上反映,最后被最上级的官知晓。期间,没有任何诱使及强逼的成份。在参与者的心情上,依真正“天象”运转的人就象是顺风而行、顺水推舟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心情是越来越平静的,越来越愿意做的,得到的认可、赞扬、参与也是自发的越来越多的。

而假天象则完全相反,是由官到民,“无事生非”。官先有坏点子,然后打着“为了国家”的幌子,采取强制性的、威逼性的、恐怖性的、利诱性的、掩盖性的手段,来强逼下属参与,下属再一层一层逼民众参与。期间,不从者、反抗者此起彼伏,参与者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心情越来越烦躁,越来越觉得无聊,越来越不安,有时会有深深的恐惧感,也不知道恐惧是从何而来的,反正是那种恐惧感越来越大,有时还有一种不可言状的难受的生不如死的感觉。

有人可能会问:“真正的天象为什么非得由民到官,反过来不行吗?”

其实,“自然的”和“人造的”永远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发现,真正的树叶、花是有一种生命的氛围的,是没有缝隙的;而人造的涂漆的树叶、花是看起来呆板的,如果没有涂漆的话,则可以看出其编织的痕迹,是有缝隙的。人们常说“天衣无缝”,其实内涵是无限深刻的。

真正的“天象”是没有漏洞的,无懈可击的。如果是“由官到民”的话,那漏洞可就大了,不法官员可以将任何自己的意志,以“天象”的名义威逼利诱属下及各层百姓从之,可以通过控制土地及其他生产资料,来逼迫民众就范,那肇事官犯大错,与肇事官连在一起的属下、民众也会一起犯罪,那招来的就是各种类型的人群与人群之间的战争、纠纷,甚至天灾。这么大的漏洞,显然跟“天象”的伟大不相符。而由民到官的话,这个漏洞就不存在了,同时,还可以避免官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自作主张干大坏事。

另外,真正的“天象”是合乎常识的;而假的“天象”是不合常识的,用常识一衡量就会发现其漏洞百出,十分怪诞。

如何识别真、假官?

真官:来源于自发的民意,然后再被官注意,由下到上被认同,没有任何逼迫别人认同的东西。真官做事,在接到皇帝的命令的时候,并不照单全收,而是先观民意,如皇帝的命令与民意完全相反或有很大出入,则是先上书向皇帝反映真实情况,等皇帝的新令下达以后再做事。真官做事从懂民出发,平时致力于识民之所喜所忧,由于官很懂民,民在官面前就感到很踏实。真正的官让民没有恐惧感,让民有恐惧感而不是尊敬感的不是真正的官。真官做事有侧隐之心,对“王法”条文既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因而在处理事情时非常灵活,让人心服口服。真正的官不是“奴隶主”,不是“恐怖主义分子”。

假官:来源于官,被官选择,然后再由官由上到下层层威逼,强行让下边的民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由上到下层层威逼,强制被认同。假官不懂民,做事由着自己的性子,固执己见,不乐意听不同意见,由于好钻牛角尖,而采用强制命令的方式做事,动不动就处罚人,让民有恐惧感。假官对“王法”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处事讲究“条条框框”,还挖空心思,钻“王法”的漏洞,利用漏洞来假公济私,动不动就“依王法第几条,。。。”

皇帝是怎么回事?

在愿意为大家服务的人里面,最懂人的就成了皇帝。

皇帝是由民间自发的一步一步的被民众认同,最后成为一个国家的皇帝的。皇帝“双脚离地”是根本无法懂民的,也不可能被民众推崇为皇帝,因此,真正的皇帝都是生产者,在生产中不时的体会民之所喜所忧,在真正懂民的基础之上,帮助民众不错过上天给予的大福份,也就是“奉天承运”。在皇帝从事生产,创立中华神传文化的时候,需要有相当数量的人员的配合,这些配合的角色也是在民间自发的出现的,一步步的被民众推举,最后到了皇帝那,这一般是男性。对于要女性参与的角色,有的是采取“选美女”的方式使其进入角色的,那时的“美”隐喻一种“端庄、懂事的氛围”,跟现在人色欲横流中的“美” 不是一个概念。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皇帝让宫廷人员去各地选美女,就必然是宫廷人员的“审美观”能替代皇帝的亲自选取,如果“美”是“脸蛋漂亮”,那由于“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宫廷人员就根本替代不了皇帝的角色。因此,那时的“美女”并不指“脸蛋漂亮的女性”,而是一种皇帝和宫廷人员的认同感基本一致的“端庄、懂事的氛围”,尤其在选择妃子的时候,这方面就更为严格。皇帝从事生产,所创造的中华神传文化帮助百姓“对天敬、对人懂、对地爱怜”,内涵即丰富又包容深远,横穿穹宇,如千古一帝—唐太宗李世民创造了有名的“贞观之治”。

在中国那,将来谁当皇帝?

在中国大陆那,待中共被天灭以后,谁来执政呢?

由于皇帝是在乐意为大家服务的人群当中最懂人的,因此,“懂民”是皇帝的一个最本质的特征。那么,在现阶段,如何体现出一个“皇帝”的“懂民”呢?由于“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就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恐惧”是民最难受的,因此,该人肯定会参与用和平方式“天灭中共”。另外,民众还有一个忧虑的地方,那就是害怕别人伤害自己,那么如何解除这一害怕呢?法律再健全,也是只管得了人的表面行为,而管不了人的心,看不见的时候,还可能背地里干害人的勾当,那么,如何使人自动就不想害人呢?那就是脑海中有“善恶有报”的强大的正统观念,而这就是“复兴中华神传文化”方面的重要内容,因此,该人必定会支持、倡导“复兴中华神传文化”。还要关心民之疾苦,懂得人得了病之后那种急于摆脱痛苦的渴望,自然,该人会支持人们修炼法轮功,坚决谴责中共及江XX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不少人关心退党大潮的开创者法轮功学员将来去不去执政的问题,对此,法轮功创始人李先生在先前已经明确的说,中共垮台后,大法弟子不去执政。在这里,我们从懂人神传文化的角度去谈一下大法弟子为什么不会去执政。当中共窃国,人们表面上失去了中华神传文化的时候,心中就没有了理直气壮的“理”,由于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而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恐惧当然难受了,为了摆脱中共官员给自己制造恐惧,就用当官的方式“反恐”,人们也就渐渐的习惯于将别人的任何行为之动机都跟“想当官”挂上钩。当中共垮台以后,人们对中共官员的恐惧感就烟消云灭了,党文化不存在了,人们不再采用当官的方式“反恐”,很多人就想去干别的了。人们会热衷于“复兴中华神传文化”,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美不胜收,人们当然愿意欣赏、愿意参与类似这一类新文化的创建了,那里面有无穷无尽之乐趣。“管人”跟“参与复兴中华神传文化”的乐趣是不一样的,后者大的没有止境,因此,那可能就是大法弟子感兴趣的领域。

但大法弟子不去执政并不意味着大法弟子不当官,在行行业业的“复兴中华神传文化”之中,设计制造出成套的新服装的大法弟子可能会成立“新文化服装公司”;发明了新的饮食的大法弟子,可能会成立“新文化饮食公司”;创造出新的艺术的大法弟子,可能会成立各种类型的“新文化艺术公司”;制造出疗效显著的保健品的大法弟子,可能会成立各式各样的“新文化保健公司”;。。。等等。随着“复兴中华神传文化”的深入,大法弟子会成为各类新文化中的开拓者、主导者、大老板、。。。

因此,未来的皇帝不能到现在的大法弟子当中去找,那去哪找呢?就是在支持或参与“天灭中共、复兴中华神传文化”的民众中,那些乐于为大家做“管人”方面的服务的中国人当中去找。这些人之中,最懂人的就被民众自发的推举为“皇帝”,而最懂人的那一批人就成了与“皇帝”配合的人。

为什么在正常的人类社会里,官方在县级以下不能设官?

由于拿工资的官无论你怎么去赞许,其实都是一种监工,因此,官越多,民众就越恐惧。作为一个皇帝,那就是要合理安排官,能不设官就不设官,尽量少设官。官少的话,一方面可以使民众少恐惧,另外也可以尽量使民众少交税。

在正常的人类社会里,是实行真正的生产资料私有制,人们没有真正的恐惧,好心眼和智慧是不受抑制的,因此,自发的就会在宗族中产生德高望重的人,亲戚们有了什么疑难、纠纷等等都会去请教或者请这些人出面帮助解决。不同宗族的人群都会产生这样的德高望重的人,这些人为了维护宗族的利益,就自然而然的有心去帮助村民处理不同宗族间遇到的需要妥善解决的问题。因此,村是不需要官府派一个官的。每一个村都有最德高望重的一批人,这些人又可以处理村与村之间所遇到的问题。

而只有在村里,或者村与村之间无法妥善处理的事情,才需要有官府派的官来处理。由于做为皇帝来说,要尽量的减少官,就牵扯到多大的地区才设立官的问题。这就牵扯到了文化,最后按文化划分以后,就形成了一个一个的被称作“县”的区域,这就是“县”的由来。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