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非法的(十五)(视频)

340

本节重点论述:中华神传文化为什么具有如下特点,那就是同时照顾到“善”与“恶”,同时自动驱除“伪善和邪恶”。

何为真正的“善”、“恶”,何为“伪善”?何为“邪恶”?

对一个人的生命真正的好,如果用的是“善”的手段的话,就是真正的“善”;如果用的是“恶”的手段的话,就是真正的“恶”。

如果行为表面上对人好,其实是在毁灭生命,这种行为就是“伪善”;如果用表面上“恶”的行为对待人,表面上说是为了对人好,其实在毁灭生命,这种行为就是“邪恶”。

人除非是圣人,身上同时存在着“善”与“恶”

一般的人身上为什么“善”、“恶”同存呢?

一般人对人是不怎么懂的,即使是皇帝也有不懂人的地方,当人有不好的行为的时候,就不是总能抓住症结,总能使用讲真相的方法顺利解决问题。当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忍耐不住,就会用“发脾气”等等方式来教训教训对方,给对方个颜色看看,让对方一辈子也忘不掉“教训”。由于“恶”对一般人有用,一般的人身上“善”、“恶”同存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同时照顾到“善”与“恶”是很朴素的

由于一般人身上都有善、恶的因素,因此,考虑问题时同时照顾到人身上的“善”与“恶”就是很朴素的。比如,讲真相时,要用正面阐述的方式,但这远远不够,还需要教育人不要上当,要善、恶分明,不要干邪恶的事,那就要加上“揭露邪恶勾当”。这两点照顾到了,效果就会好。在这里,“正面阐述”是照顾对方身上的“善”,起扬善的作用,“揭露邪恶勾当”是照顾到对方身上的“恶”,能起到让对方识邪恶,并对其邪恶之念起震慑作用。很多人都有一个亲身体会,那就是当有人揭露了邪恶的事,将邪术暴光之后,自己内心对这种邪术就有了警觉,同时,还有一个感受,那就是“我可不能用这样的招做事,这招别人都知道,已经提防了,不管用了。”

另外,“恶”不仅仅体现在思想及行动上,还体现在物质上。例如,盐巴、辣椒、食用肉等等都属于恶的物质。身上“善”的东西用善的物质来扶持,身上“恶”的东西用恶的物质来喂养,做吃的东西时,适当的同时注意照顾到“善”与“恶”,就往往使自己有幸福感。

例如,炒菜要放盐,炒出的菜才好吃;吃饭荤素搭配才能最有效的健体。

为什么人们在现代科学中很难获得“幸福”感?

现代科学所制造出的东西,是通过将自然界的成型物质经过粉碎,然后通过利用“电”及“技术”提炼、合成的。自然成型的物质是有神韵的,当被粉碎之后,神韵就不存在了。

当一个新物体被现代科学制造出来了以后,展现在你面前,刚开始人可能有某种新鲜感、好奇感,但是当时间一长的话,这个物体上就只呈现出“电”及“技术”两种氛围了。而“电”及“技术”都是不懂人的,即照顾不到人身上的“善”,又照顾不到人身上的“恶”,因此,人在这个物体面前就没有幸福感,而是一种冷冰冰、单调乏味、苍白、无生气的氛围,这是一种几乎人人都有的一种体验。

中华神传文化博大精深,其内涵横穿穹宇

中华神传文化与现代科学的处理问题方式是完全不同的,在物体的制造上,不采用粉碎后再组合的方式,而是多采用自然形成的物体来进行组合,这样就保留了各个部份的神韵。

另外,中华神传文化能将自然形成物质之“善”的部份与“恶”的部份准确的区分开来。因此,在组合中,将自然形成物质之“善”的部份与“恶”的部份分开,每一个参与组合的部份都这样分开,这样就有了若干“善”的部份与若干“恶”的部份,然后,用神传文化对其进行“善”与“恶”的组合。

这方面就牵扯到智慧大、小的问题了,智慧大的人视野广,照顾问题全面,组合成的物体由于兼顾人之“善”、“恶”,当人使用时就感到有很大的幸福感,有很大的静的氛围,有时,设计出的物体整体的神韵内涵横穿穹宇。

中共邪党的特点是“伪善和邪恶”

自然界自然形成的物体有神韵,使人在使用的时候,往往有一种扩展心胸、思想升华、幸福平静的氛围。当中共鼓吹“战天斗地、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时候,就将很多具有神韵的东西给击碎了,破碎之后的山水就没有了生气,人逢之就没有了那种“平静的港湾”的感觉,取而带之的是一种苍凉、恐惧、杀气的氛围。例如,长江在唐朝及其以前是一个自然的整体,有一种“龙”的神韵,但当中共破坏大自然的三峡工程上马之后,长江被拦腰切断,这种“龙”的神韵将渐渐的就看不到了,中共实际上是将长江给杀了。

中共干的诸如此类的邪恶之事是比比皆是,而中共又屡屡找出各类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当作自欺欺人的所谓依据,就更凸显中共“伪善和邪恶”的本质。

中华神传文化使人升华,党文化使人走向毁灭

中华神传文化都有同时照顾到“善”及“恶”的内在特征,这种内在特征也同时在提醒人们处理事情时既要考虑到人身上的“善”又要考虑到人身上的“恶”,在设计制造物体时同时照顾到人身上的“善”和“恶”,就使人幸福、思想上升华,不钻牛角尖,有很大的侧隐之心。

同时中华神传文化中还有自动驱除“伪善及邪恶”的部份,比如“善、恶有报”、“因果轮报”、“天警示人”等等,人们往往从人得到的报应中去分析该人以前所做的事,识别出那些“伪善”及“邪恶”的行为。如果该人得到了报应,但又找不出表面上该人的毛病,就会自动去推断:该人一定是用“掩盖”的方式做了伪善或者邪恶之事。比如,象河北涿州恶警何雪健强奸法轮功女学员刘季芝后得了阴茎癌后生不如死,在古时,人们就会自动的知道,何雪健所执行的中共的命令是伪善及邪恶的,遭了报应,中共是邪恶的,其镇压法轮功是逆天而行的,其命令是根本不能理的,谁理谁可能就会倒大霉。由于人们知道掩盖不能阻挡报应,人也就讲究做事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不钻王法的漏洞,不用王法做掩盖去打击别人,推崇“侧隐之心人皆有知”。

中共非法政权的党文化是即不懂人身上的“善”也不懂人身上的“恶”,自然也就在同时照顾到人的“善”与“恶”方面一门不门,动不动就跟亲娘老子彻底决裂,动不动就倡导斗争哲学,即使地主、资本家跟自己无冤无仇,倡导用暴力消灭问题,就容易使人激进,做事偏激,做事靠威逼、强制、利诱、掩盖、暴力、假大空,拿不到贿赂就没有侧隐之心。长此以往,党文化促使人干的坏事越来越多,就使人越来越不懂人,就越来越容易伤害人,就使人越来越没有人缘,就使人越来越失落、孤独、门庭冷落,觉得活得没意思,渐渐在不知不觉间走向毁灭。

中国人要想活得有意思,就要解体中共,在复兴中华神传文化中走出一条人生的辉煌之路来! 

【透视中国】中国社会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