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非法的(十六)

321

本节重点:破解人类上古时期的真实的历史,知中华民族的祖宗为“有巢氏”之源、之祖, 揭露中共所谓的“奴隶社会”等等统统是伪造的。

人类思想的变化是一个由懂人到不懂人,恶逐渐增多的过程

对这一点,一般上了岁数的人,都有亲身的感受。在这里,我们则用古人的两个具体例子来说明一下。

古人有一个词叫做“路不拾遗”,为什么要这样呢?其实就是古人比现在的懂人多的多,他发现人丢东西后,慢慢会回忆起丢东西的整个过程,然后会一步步的原路返回找到那个东西。如果别人拾了那个东西,那个丢东西的人就找不到了,如果是丢贵重东西的话,由于这种东西一般是用来履行重大责任的,如结婚用的金饰品等等,一旦从原路返回找不到,那无法履行责任的逼人的压力是非常大的,有的因怕被父母责怪而一时想不开的话,都有自杀的。古人懂人,为了不给人制造这种痛苦,就有了一个词“路不拾遗”来提醒自己也提醒别人。当人不懂人的时候,就最多只能做到“拾金不昧”了,但即使是“拾金不昧”,也将丢东西的人原路返回找到这个东西的机会给破坏掉了。

再谈一个现代人很多时候谴责古人的一个名词,叫做“父母包办婚姻”。其实,是古人比现代的人更懂人,现在的人经常说“物质运动是有规律的”,古人就发现一个婚姻上的规律,那就是谁跟谁结婚过一辈子是命中注定的,既然是注定的,那“包办”或者“不包办”,最后找来的那个结婚过日子的对象都是那个人,自然也就不存在“包办”的概念了。那么古人是怎么发现这个规律的呢?

古人诚实善良,身体零件被使用上的非常的多,有些人在婚姻方面非常敏感,他们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一个男人在结婚前,从少年时代起就有一种“将来找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做老婆”的憧憬,渐渐的就成了一种强烈的愿望。而女方的父母往往在事先都能潜移默化的相中女婿,或者是借助亲朋好友的提醒,或者是自己亲自相中,见到未来女婿之后的印象极其深刻,男方的父母也中意,婚姻就这么由双方的父母定下来了。待结婚之后,男方发现,在某些方面,老婆也正好和自己先前的憧憬惊人的一致。一个人有这样的亲身经历是不奇怪的,但对这方面非常敏感的那些人发现,几乎人人都有这种大同小异的规律,他们就将自己的这一发现融入了古代社会的生活常识中,人们也就渐渐的形成了一种生活常识,那就是“婚姻由父母作主就没错”。

当人们不知道婚姻是有规律的时候,就出现了“媒婆”,再到近代就更出现了“自由恋爱”。其实,这种“自由恋爱”只是徒增“冒碰”的烦恼而已,就像人逃脱不掉生老病死的规律一样,婚姻的规律人也逃脱不掉,无论你如何“自由恋爱”,还是如何靠人介绍,最后选择结婚过一辈子的,跟古时“父母包办”的方法选择的结果是一样的。而中间的“冒碰”往往经历中意、交往、烦恼、最后你看不上我,或者是我看不上你,反正得吹,有的即使愣结婚,也是用不了多久就离婚。除了增加一系列的其实都是多出来的烦恼,恩恩怨怨,劳民伤财之外,什么益处也没有。

古人比现在的人更懂人,懂人生规律,在待人处事上,在婚姻对象的选择上,少了很多现代人才有的“床上烙大饼”,少了很多的“吹还是不吹”的烦恼。

其实,很多人当上了年纪之后,也能发现,跟自己生活一辈子的老婆确实是依某种规律出现的,是早就定好的。

不用多举例子了,人类思想与行为的变化确实是一个由懂人到不懂人的变化过程。随着社会的变迁,人越来越不懂别人,但很多人却有意无意的要求别人对自己要特别懂,但别人也越来越不懂人,这样就往往达不到自己的期许,因此,发怒、抱怨就成为家常便饭。人懂人时,用“讲真相”就能够处理,人不懂人时,“讲真相”讲不出那个“真”了,也就不管用了,就用强制性的“恶”的方式处理,“法律”、“规章制度”、“阴谋诡计”就出现了。由于人们出现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似乎“恶”的招数越来越有用,人的恶也就越来越多起来了。

这方面就不再多谈了,几乎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从自身经历及亲身体验上觉察出,人类思想的变化是一个由懂人到不懂人,恶逐渐增多的过程。

那么我们就可以推断:人类社会在古代是一个懂人、诚实、善心多的社会,那些历史上用来描述阴谋诡计的词句跟现在是同字但涵义却完全不同。“恶少”时期用那个词句来形容“恶少”时干的坏事,但现在“恶多”时用同样的词句来形容“恶多”时干的坏事,那些坏事在古时“恶少”时根本就没有那个概念,怎么能统一起来呢?根本不可能统一。那怎么办才是合理的看待古时的词句呢?那就是认为那时的涵义跟现在不同。如果不考虑思想由懂人到不懂人,从而恶逐渐增多的过程,不考虑涵义的变化,则极容易在读历史书时产生一个“过去的社会比现在的社会坏的多”的一个错觉。

比如,“奸淫”一词,过去可能是已婚男子拥抱不是自己妻子的女子,跟现在的涵义根本不同; “美女”一词,过去是指“端庄、懂事的氛围”,跟现在的“脸蛋漂亮”风马牛不相及; “月宫”是指天上的地方,用肉眼看上去啥也没有,跟肉眼看到的“月球”毫不相干; “蓬莱”更是天上的仙境,用肉眼看上去更是无影无踪,跟肉眼看到的“山东蓬莱仙阁”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那么,远古时期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

破解“有巢氏”时期的历史真貌

由于人类的历史是一个人之善渐渐变小、恶渐渐变大的过程,历史进程中还夹杂着伪善、邪恶,那么我们将历史倒回去,在历史的某一时期,就应该是人善很大而没有恶,也没有伪善和邪恶的时期。那个时期在哪里呢?

由于食肉是为了照顾人体身上的恶的因素,如果人心没有恶,那么肉也就不是必须的了,因此,那个时期就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吃素不吃肉。

在历史上,从“燧人氏”时期开始,人们用火来将肉烧熟了吃,那在“燧人氏”以前,就应该是比这种恶还小的时期。人们都有体会,那就是“吃生肉”比“吃熟肉”要恶的多。因此,那个时期的人比“燧人氏”时期“吃熟肉”这种恶还小,即不吃“烧熟的肉”,更不吃“生肉”,也就是一个不食肉时期。这个时期,按历史上有的记载,应该就是“有巢氏”时期了。

“有巢氏”时期是不食肉的,可以推断:那时人的心中没有恶念,而只有很大的善。

那“有巢氏”在什么地方生存呢?

地上的生物是“善、恶”同存的,随时面临着身上有恶的生物的侵扰,但“有巢氏”身上没有恶的因素,就不存在用恶的方式回击的问题,那怎样与“善、恶”同存的生物相处呢?一种方法是用善的方式对待,那就是“讲真相”,使这些生物不干坏事,能“讲真相”的“有巢氏”的人可以与“善、恶”同存的生物和谐相处,不能“讲真相”的“有巢氏”的人就不行了,又不能用恶的方式回击,就得有一个适合他们生存的地方。同时,能“讲真相”的“有巢氏”也有疲劳、厌倦的时候,也得有一个能避开善、恶同存的生物的地方来平静平静。

这就需要离开善恶同存的生物生活的地面,也要离开恶少但有恶的云层以下的空中飞行物,但又不能到真空中生存,那唯一的一个推断就是他们要在云层的上方,在接近真空的地方生存。由于山上是“善、恶”同存的动物很容易接近的地方,因此,他们也不在山上生存。将地、山排除之后,“有巢氏”的生存处就只能被推断为大树上了。

那种大树需要一直长到接近真空的地方,“有巢氏”在大树上位于云层上方、真空下方的一段上生活。那他们的食物是什么呢?“有巢氏”不食肉,那时又没有燧人氏之后才有的五谷的概念,当然就需要有的树上能长出水果来了,这种水果应该长在云层上方、真空下方的一段树上。

就像航天飞机要比普通飞机用上的高精密零件要多得多,而普通飞机又比地上机器所用上的高精度的零件多得多一样,人体所必须被使用上的零件的多少,高精密零件的多少,是与其生存环境离地面的高低有关的。生存环境离地面越高,需要使用的高精度零件就越多。

善大无恶的“有巢氏”的人,由于不会伤害云层以下的善、恶同存的生物,因此身体零件被使用上的非常的多,多到他们能够在高空中生存的程度。“有巢氏”身体上的高精密零件发挥作用的一个前提是高能量,这些身体需要的高能量来自于哪里呢?我们只能推断,是由树上长出的水果提供的。自然而然的,那种水果的能量应该是非常大。

我们也可以用现在的常识来推断那种水果能量相当大,因为在云层上方的空气比接近地面的空气要纯净多了,在那种高纯净环境下长出的水果能量自然就大。如果把这些高能量水果跟相对于接近地面的果树上长出的水果来比较一下的话,应该是放射光芒的。

我们在人生的经历中都有一个体会,那就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当你有大善,做了大好事的时候,你有一种身体很高大,一览众山小,有一种蓝天离你很近的感觉。那“有巢氏”善大无恶,真空离自己很近就不离奇了。由于真空离“有巢氏”很近,因此,我们可以大致的推断,那时的真空跟地面可能离的很近。真空跟地面的距离可能并不是固定的,上古时期的真空可能离地面很近,现在的真空已经离开地面很远很远了。

那时,“有巢氏”由于身体上的高精密零件被使用上的非常的多,视觉上的零件比现在用上的多很多,人们同时具备空气眼睛及真空眼睛,空气眼睛可以用来观看空气中及地面上的万物的景象,真空眼睛可以用来观看真空中的景象。

每一棵树可以称为“有巢氏”的一个家庭,就像现代的人可以串门一样,他们怎么串门呢?就像航天飞机用上高精密零件才可以在真空中飞行一样,“有巢氏”的人身体上的很多高精密零件被使用着,就可以在高空飞行。

我们也可以用个人的一个瞬间体验来说明一下,虽然现在的人绝大多数是善少、恶多,但很多人也有那种心中只有大善而没有恶的瞬间,在那瞬间中,你可能有一种体验,那就是自己似乎离地飞了起来,有一种远离尘世的感觉。由这种体验我们推断,“有巢氏”的人善大无恶,那种心中只有大善而没有恶不是仅仅一个瞬间,而是一种长期的生活特征,那“有巢氏”的人就真的可以飞起来,这就自然的使家安在树上的“有巢氏”人们的家庭与家庭之间可以串门了。既然“有巢氏”的人可以在云层上方飞行,来解决串门问题,那现在的电影上描写的上古之人,可以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就可能并不完全是想象的了。

无恶、善更大的“有巢氏”的人可以借助大树进入真空中游历,一般的“有巢氏”的人,虽然不能进入真空中去游历,但是也在离真空较近的地方生存。就像地比人低级,人可以从地里生产出粮食来生存一样,“有巢氏”的大树长在地上,那些不能进入真空中去游历的人,可以通过大树为云层以下的“善、恶”同存的生物服务,服务的好的,渐渐的善增大,而可以进入真空中去游历。

善大无恶的“有巢氏”的人由于身体上高精密零件被用上的非常多,即有观看空气中万物的空气眼睛,又有观看真空中的景象的真空眼睛,因此在死亡之后,虽然空气眼睛死了,不存在了,但是真空眼睛没有死,仍然在发挥作用。因此,可以推断,死亡就像蜕了一层空气身体,死后就去了真空当中,待一段时间以后,再从真空中下到一颗接近真空的大树上,开始在“有巢氏”中的新的一生。

破解“燧人氏”时期历史真貌

经历了若干岁月以后,“有巢氏”中的人开始出现“恶”,行为上善开始变小,身体高精密零件被使用上的开始减少,就像航天飞机精密零件用不上就要下降变成普通飞机一样,人体高精密零件一旦被使用上的减少,人的生存环境就得下降。“有巢氏”的人不再能到真空中游历,渐渐的人们的生活活动范围开始下降,离真空越来越远,用来食用的长在树上的水果,由于离真空远而能量自然变小。“有巢氏”的人身体所需要的能量,渐渐开始由高能量的水果变成能量低一些的水果及那些有一定能量的树叶。

渐渐地,“有巢氏”中的人善又有了减少,恶又有了增加,身体上适合于在高空生存的精密零件完全用不上了,“有巢氏”开始下降到低空中的树上生存,他们的食物开始变成树叶及低空中的一种物质“炎”。

渐渐的,靠“炎”及树叶生存的“有巢氏”的人善进一步减少、恶进一步增加,最后,适合于在树上生存的零件完全用不上了,“有巢氏”的人就不能在树上生存了,开始逐渐的一个接一个的从空中到“善、恶”同存的地上生活,也就不能再享受空中的“炎”了。由于“有巢氏”的人即使离开了大树,也比地上的善、恶同存的生物之善要大的多,之恶要小的多,因此,他们为尽量避免与那些善、恶同存的生物接触,就选择了山上。他们的住所就是山洞,这些山洞是树上还没有下到山上的“有巢氏”的人,用树上才有的高技术制造的,给那些已经降到地上的人使用。“有巢氏”的人的生活最后全部到达山上,人类开始进入“燧人氏”时期。

“燧人氏”最初期的人由于善多、恶少,善对恶是有抑制性的,因此,并没有出现吃肉现象,只有当恶大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会出现吃肉现象。在山上生活的初期,他们吃一种比五谷能量大的多的一种物质,这种物质所能提供给人体的能量跟“五谷”相比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从“有巢氏”到“燧人氏”初期,人类是逐渐的由善大无恶到恶渐渐增加的过程,生存环境由高空的树上渐渐降到山上,补充能量的物质也开始由高空“水果”,到低空“炎”,再到一种比“五谷”能量高的多的物质。

再后来,“燧人氏”的人善继续减少,恶继续增加,渐渐发现那种比“五谷”能量高的多的物质越来越少,最后就不见了,“燧人氏”的人们开始以山上的水果为生。随后,随着恶的进一步增加,水果不够用了,就开始养一种能给人提供肉食的动物,同时用山火将肉来烤熟了吃。再后来善进一步减少,恶又有了增加,养的生物提供的肉食不够用了。这时出现了“燧人氏”与山上原有的善、恶同存的生物之间的冲突,“打猎”的概念从此出现了。“燧人氏”通过在山上“打猎”来补充肉食,那些被打死了的生物就被“燧人氏”的人拿来烤着吃了。到后来山上的这种生物越来越少,“燧人氏”的人开始从山上下到平原上生存,“燧人氏”时期就结束了。

“有巢氏”时期的人没有病,一直到“燧人氏”的 中后期,才出现病,但人们发现一忍就过去了,也就没有用草药等身外之物治疗的概念,一般都是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痛苦之后,自然痊愈。

“燧人氏”以后的时期

“燧人氏”时期结束后,人们进入了在平原上生存的“伏羲氏”时期,以及后来的“女娲氏”时期。人们刚开始以平原上的树长出的水果为生,再后来养殖一种能提供肉类的动物,将肉用人体发出的一种火烤熟了吃,这种人体上发出的火比地上火能量要大。再后来就出现了在平原上“打猎”的概念,及在水中捞鱼的概念。最后,开始使用一种可以被称作“五谷之祖”的东西来作为食物。

“伏羲氏”、“女娲氏”之后,人由于恶又有了增加,人体上就发不出火来了,不久就开始出现在林中开拓空地种植“五谷”的概念,以及由于此时的人已经没有了先前时期的那种忍耐力,得了病之后急于摆脱痛苦,开始出现用“草药”治病的概念。

中华民族的祖宗为“有巢氏”之源、之祖

中华民族的祖宗并不是“炎黄”,而是“有巢氏”之源、之祖。在中华民族漫长的历史上,“有巢氏”、“燧人氏”时期为神时期,“伏羲氏”、“女娲氏”时期为神人同在的时期,自“神农氏“开始进入人生活状态时期。“炎黄”可以看作中华民族人生活状态时期的祖宗,但不是最原始之源、最原始之祖。

中共所谓的“奴隶社会”等等统统是伪造的

因此,从“有巢氏”、“燧人氏”、“伏羲氏”、“女娲氏”、。。。“现代人”是一个人类退化的过程,当然,即使是“女娲氏”时代的人也比现在的人善良、诚实的多的多。

中国大陆那真实的历史发展跟中共伪造的历史正好相反,是一个退化的过程,不存在中共伪造的那种“奴隶社会”。人类思想的变化是一个由懂人到不懂人,恶逐渐增多的过程,而“奴隶社会”是一种典型的几乎最恶的表现,因此,在中国上万年数千年的历史上,即使“奴隶社会”存在,也只可能在善少、恶多的现在存在,那就是一九四九年中共窃国后的中国大陆社会。漫长的中国历史上,只有在中共时期才出现最邪恶的“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而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中”的恐怖、悲惨现象,中共是漫长的中国历史上 唯一的、最大的奴隶主,唯一、最大的恐怖主义分子。

两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被历史上称作“五毒恶世”,两千年后的今天的中国大陆社会在中共邪党文化的有意逼迫、引诱、祸乱下,是“十恶惧全”。中共伪造历史的进程是为了让人们认为:“中共的让你学坏是自然的,你应该学坏,你原来比现在还坏” ,本质上是贯彻那些淘汰中国人的旧历史剧本。现在,是中国人抛弃中共,抛弃旧的历史剧本,复兴中华神传文化,重新树立正统思想,走出一条崭新的人生之路来的时候了。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