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非法的(十七)

290

本节重点谈:在没有真正私有财产的地方,人们为什么会言而无信?为什么会热衷于勾心斗角、耍阴谋诡计及坑蒙拐骗?为什么一些世人对中共邪党残害中国人无动于衷?另外,谈谈军人的“保卫国家”问题。

为什么会“言而无信”?

当一个人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的时候,是没有平静的港湾的,是整天都生活在真正的恐惧当中的。中共刚刚在中国大陆剥夺了百姓的私有财产的时候,百姓那时还没有被中共洗脑,那种没有了真正私有财产下的真正的恐惧滋味与先前的不恐惧之分是非常鲜明的,人们会自动地在心中憎恨中共。但是,民众由于害怕中共的不让种地,不许进工厂,害怕中共剥夺自己的生存权,就不敢将自己内心深处对中共的极端憎恨、极端厌恶、恨不得将中共碎尸万段的那种真实感受在中共邪党的书记们面前表露出来,不敢当着中共书记的面大骂共产党,而将真实的感受憋在心里。之后,一类百姓不想在中共团伙中投机钻营,就选择了沉默;另外一类百姓摆脱不掉恐惧,就在恐惧中就范了,为了生存,就加入中共团伙,既然入了中共团伙,就是有所图,当然不能在嘴上公开的大骂中共,但中共给自己制造的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后的恐惧又是实实在在的,那怎么办呢?就成为“心里恨不得将中共碎尸万段,表面上却宣传中共是如何的伟、光、正”的两面人中的一员。

时间一长,中国人就大致的分成了两类人,一类人沉默寡言,而另一类人渐渐的使自己那种两面性、表里不一成了习惯,刚开始还觉得别扭,后来,习惯成自然,就为崇尚“言而无信”奠定了伪善和邪恶的基础。

不少海外的华人为什么常说:“共产党社会的人讲的话是不可信的,因为那不是他们内心真实的感受”,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为什么会热衷于“勾心斗角”?

以上谈了: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就为社会崇尚“言而无信”打下了伪善和邪恶的基础。由于社会崇尚“言而无信”,就使刚刚踏入社会的纯洁单纯的人一时无法适应,被中共的官员们给弄的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渐渐开始揣摩领导的真正意图,有时揣摩的对而使领导不给自己找麻烦,有时揣摩的不对,那麻烦可就大了。长此以往,人的心变得非常的烦累。不愿放弃纯洁的人,有门路的,就设法跟这个鸟环境拜拜了。想在这种“言而无信”的环境下施展野心的,就得学会不理领导在大庭广众之下所讲的话,而揣摩其真正的意图,这种扭曲性的思维方式渐渐就成了自然,就使人的思想变的非常复杂。

由于在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的地方是“全恐”,人人都生活在不尽相同的恐惧滋味中,而每一个单位的中共邪党书记都是该单位的最大的恐怖主义分子。人摆脱不掉恐惧,就设法减少恐惧,就用当官的方式反恐。由于在没有真正私有财产的地方是没有真正的“人事”的,老百姓由于恐惧就不敢表达自己内心对当官的真实的看法,对当官的即不能监督,又没有真正的选举,就使很多时候的官员任命都是由中共邪党的书记们说了算。想要用当官的方式反恐,就得揣摩单位书记的真实的意图,如果是只有一个人想用当官的方式反恐的话,那还好点,如果有两个以上的人都想这么干的话,那可就热闹了。除了各自揣摩书记的意图之外,彼此还要揣摩自己的竞争对手之真实的意图,而这种揣摩纯粹是为了“有备无患”,并想出各种“将计就计”的策略,试图将对方在书记的心中干掉。这样对手与对手之间就暗中校起了劲,就出现了“钩心斗角”。由于想用当官的方式反恐的人到处都是,就使得“勾心斗角”成为共产恐怖主义社会里一个司空见惯的现象。

这种“钩心斗角”不仅体现在当官上,还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利益的占有上。

为什么热衷于“耍阴谋诡计”及“坑蒙拐骗”?

由于在没有真正私有财产的地方,人们崇尚“言而无信”,也就渐渐的习惯于说一套做一套,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也就习惯成自然,渐渐地热衷于“耍阴谋诡计”。

那“坑蒙拐骗”又是如何兴起的呢?

这是因为,当官的有一个东西,叫做“装点门面”,谁没有这个东西,别人就不会认为谁是个官。

共产恐怖党的书记们是不从事生产的,对生产一窍不通,哪样东西都不是自己生产出来的,但书记们认为自己是个官,那就得“装点门面”了。怎么装点呢?自己生产不出来,那当然就要用百姓生产出来的东西来装点。

百姓生产出的钱多的话,那就要用大量的税钱,让别人为自己建“装点门面”的面子工程,由于这种工程都不是纳税人同意建的,因此都是属于“坑”百姓。由于在没有真正私有财产的地方是没有真正的税的,纳税人因恐惧官员而无法监督税钱的使用,就为中共书记们“坑”百姓、上门面、捞外快埋下了伏笔。

百姓生产出的钱少的话,如果能用恐吓将百姓给镇住,那就“打肿脸充胖子”,建个富丽堂皇的办公大楼什么的,这一类属于“蒙”百姓。

如果百姓生产出的钱少,又难以用恐吓将百姓给镇住,那就用树立“假典型”、“假标兵”等等的来装点门面。比如,当年地处山西穷乡僻壤的“大寨”这个假典型就是一个“拐骗”实例。让“拐”来的解放军来帮助生产,然后对外边说是“大寨”人干的,“骗”外边的百姓及官员。

以上是属于当官的“坑蒙拐骗”。

至于老百姓的“坑蒙拐骗”, 那是由于即无法用当官的方式反恐,又无法用正当手段赚钱,那用什么来反恐呢?“坑蒙拐骗”就出场了。

这也是由于中共将百姓正当的生存道路给堵死了造成的。过去叫“割资本主义尾巴”,还有那推荐当工人、当兵、上大学,不是共产官员的家属或亲属的,那是连个屁味都闻不着。现在是中共官员私自订立名目繁多的各类苛捐杂税,让想走正道生存的百姓实在难以招架。

在这种情况下,百姓有的选择了沉默,不想沉默的,由于中共邪党文化的洗脑,脑中没有正统思想的抑制,就开始了“坑蒙拐骗”。其实,其始作俑者仍然是中共恐怖党。

谈谈军人的“保卫国家”问题

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是“平静”,而整天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中就是彻底丧失了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恐惧的根源是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而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的最本质的根源是中共的存在。

人比国家高级,因此“保卫国家”最本质的东西就是保卫国民人生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用和平方式解体国民恐怖的根源—中共。

全世界只有三个地方的民众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那就是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的地方:中国大陆、北韩和古巴。整天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是人生最悲惨的。因此,世界上最悲惨的地方就是:中国大陆、北韩和古巴。

一个最臭的地方,要谈“保卫”的话,那就是打开门,让臭气消散,同时解体臭气的根源。而不是将门关上,搞门窗封锁。因为,外边几乎都比这个最臭的地方好,那你保卫个啥?你要保卫“臭”,那还不如没有你。

由于外边几乎都没有生活在没有真正私有财产所导致的真正恐惧中,也就是外边几乎都比中国大陆好。即使是那伊拉克,也有真正的私有财产,人们也没有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中,也比中国大陆民众心里踏实的多。因此,真正的保卫国家,那就是解体中国大陆最悲惨这一特征,那就是解体恐惧,那就是打开国门,打开网络封锁,解体恐惧的根源—中共恐怖党。就别保卫“捞钱”了,钱再多,只要没有解体中共,你就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你就整天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就没有心里踏实的可能,就没有获得人生最宝贵的、最享受的那个“静”的可能。

因此,军队脱离共产党,由“解放军”和平转化为独立于任何“党”的“中国军队”,解体恐惧—这一最悲惨待遇的根源,解体“言而无信”、“耍阴谋诡计”及“坑蒙拐骗”等一切使你“不静”的根源,也就是用和平方式解体中共恐怖党,是军人在真正为自己着想方面最应该首先注意的了。现在是军人觉醒,抛弃“不管中共的邪恶行径—让军队里这帮狗东西激起的民愤再大些—让这帮狗东西及其帮凶将来被淘汰的更惨些”这一潜意识,抛弃“诱使他们使他们把他们自己弄的更惨”这一念头,给他们些将来改邪归正的机会的时候了;是声援大陆人民的退党大潮,顺应“天灭中共、复兴中华神传文化”这一天象的时候了!

为什么一些世人对中共残害中国人无动于衷?

被中共迫害的很深的中国人,尤其是那些老老实实辛勤耕作的农民,还有那闷声不响地干活的工人,及对中共极端厌恶的世界上的人,他们为什么对中共迫害自己,迫害无数的工人、农民,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迫害持不同政见者,迫害各种宗教信仰者等等无动于衷呢?

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有一种或许表面化,或许潜意识化的认识, 那就是:

“不管中共的邪恶行径,让中共这帮狗东西激起的民愤再大些,让其成员及其帮凶将来被淘汰的更惨一些”!

这种潜意识的认识当然是不对的,放纵人干坏事,诱使其走向更惨的结局,实在不如劝其学好,堂堂正正做人。

愿那些对中共残害中国人无动于衷的世人向法轮功学员学习,声援退党大潮,鼓励帮助那些曾经加入过中共邪党组织的中国人赶快退出,在大纪元上公开声明退党,为他们将来走入正途,成为新中华的一员做些力所能及的贡献。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