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非法的(十八)

255

本节重点谈:识“规律”、得“静”是人们修炼法轮功的原因。

“道”并不是迷信

人们常说“物质运动是有规律”的,其实,人世间工作、生活中的一切都是有规律的。因为很多人都将精力放到“勾心斗角”、“投机钻营”、“发财升官”方面去了,就没有那种心思去对自己的生活经历等等作一些总结性的观察,也就与这些“规律”擦肩而过,也就对这些“规律”视而不见”了。

一切都是很朴素的,九大行星围绕太阳转,地球自己还在自转,这是人们公认的一个物质运动规律。但是,在近几百年中,当人们在地上,不能上天的时候,这些有序的规律人是发现不了的,而认为是纷乱无序的。但是,在近几十年中,当人们坐上航天飞机、利用卫星等等进行观测时,在那离地面高高的地方去看,却发现原来其运动并不是随机的杂乱无章,而是完全有序的,“有序就是规律的外在表现”,自然也就是有规律的了。地面上的很多东西也是这样,在地上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当人登上高山,站在高山顶上的时候,人也可以看出很多有序的门道,有心人也就看出了不少规律。

就像人们现在借助于某种登上高处的手段,使人的视觉发挥作用,就能看出这些原本就存在的有序一样,古人由于诚实善良,使身体零件被使用上的非常的多,他们中的一些人敏感并致力于观察人生的轨迹,“眼见为实”,发现工作、生活一切都是有规律的,比如有工作规律、婚姻规律等等,这些杰出的古人就创建了工作、生活方面的神传文化,将这些“规律”称之为“道”的一部份。所以,“道”也根本不是什么迷信名词,也是“眼见为实”的产物。古人受中华神传文化的熏陶,知工作、生活有“道”,也就正正常常的生活,讲究守“道”,不出“轨”,讲究“替天行道”。古人由于知工作、生活有“道”,就没有现代人那么多的想入非非、胡思乱想,而比现在的人“静”的多,也就远远比现代的人更能够享受现代人梦寐以求的那个“静”,也就比现代的人幸福的多。

当人在行为上恶增多时,很多身体上与观察“规律”有关的零件就用不上了,也就渐渐的脱离了中华神传文化,渐渐地不知工作、生活有“道”,也就不再识这方面的“规律”,认为一切都是杂乱无章的,一切都是事在人为,而不是事在“道”显。而人的能力又是有限的,几乎处处都是不可及,人靠别人靠不住,靠自己又自己不能及,也就越发的追求、忧虑、焦灼、放心不下,也就越发难得有“静”,想享受“静”又似乎“静”遥遥不可及。等事情过后,尤其是上了年纪,回头一看,做一下总结,发现原来工作、生活确实是有“规律”的,自己的不识“规律”,恰恰增加的都是那些没有用的多出来的忧虑、挂念、想入非非,真是自讨没趣。古人才是真正的“尖”呀。

识“规律”、得“静”是人们修炼法轮功之原因

人们干什么事情,参加什么活动,不外乎几个原因:功名利禄、七情六欲、摆脱病痛、识规律、获得梦寐以求的那个“静”。

追求“功名利禄、七情六欲”的人,众所周知,是不会想到要通过修炼法轮功获得这些的,社会上追求这些东西的场所多的是。“摆脱病痛”也只是一时的活动,那身体获得健康后为什么还坚持修炼法轮功呢?有人可能说是为了“防止再犯病”。但是,除了已经退休的老年人之外,人之“功名利禄、七情六欲”的追求欲望是非常旺盛的,当人得病后,由于急于摆脱痛苦,而将其在这方面的追求暂时无瑕顾及,如果仅仅是为了身体健康而修炼的话,那一旦获得健康,人就跑了,一般没有那个注意力再坚持下去。那为什么那么多六十岁以下的人还坚持呢?这部份人是多数呀,按照中共自己的媒体声称有七千万人修炼法轮功,那六十岁以下的少说也有五千万人。尤其是中共及江XX集团狼狈为奸相互利用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在一片恐怖中,这些人中的多数仍然一如既往的对法轮功难以忘怀,并开始用和平方式“讲真相”、“反迫害”,向人们介绍真正的法轮功,最后由一般的讲受迫害的真相,到发起退党大潮,如今已促使二千六百万海内外华人,公开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员,也就是俗称的“三退”,让中共全面溃退,引发中共加速的走向崩溃的边缘,其“反迫害”真是声威赫赫,不得不让中国人刮目相看。这就更让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什么样的追求,或者是尝到了什么甜头,使他们那样坚定不移呢?”那在“功名利禄、七情六欲、摆脱病痛、识规律、获得梦寐以求的那个“静””中就只剩两个方面了,那就是“识规律、获得梦寐以求的那个“静””。因此,我们可以推断,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法轮功而收获丰满,即识“规律”,又使心情更加平静。

其实,几乎每个人都有深深的体会,那就是无论是如何追求名、利、七情六欲,你的内心深处都是为了一个人生的向往,那就是“静”,你可以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这样。每一个人都在试图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获得“静”。比如说,有人觉得似乎“钱”能获得“静”,就开始拼命想方设法捞钱,心想“这年头靠谁都不行,就钱好使,能让人心里踏实,老了走不动的时候,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只有鬼叫门”。也有很多人在想获得梦寐以求的那个“静”方面有种种其他想法,比如:

“粮食也不错,钱可能贬值,有粮食吃就死不了,就放心了”;“找个真心对自己很铁的女子,丑点没关系,只要铁就行,给我养老送终,也省得担忧老了动不了了没人伺候”;“来人间得享受一回,尝遍山珍海味,吃香的喝辣的,一醉方休,春宵一刻值千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让身心逍遥逍遥”;“当个大官,也享受享受别人前呼后拥的万人之上的那种心里飘飘然的滋味,过过那种逍遥日子”,等等等等,不一而论。

但你仔细分析一下,就可以发现,其实,追求来追求去,这些追求之根本都是为了获得梦寐以求的那个“静”,渴望享受一种能持续时间越长越好的那种“静”。但是,人们也承认,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也会发现,没有一个人能通过这种手段获得“静”的,往往是越钻营,抢来的别人的利益越多,心情就越烦躁,二奶越多,越心烦意乱,真是南辕北辙。

有人说,自己就讲究现实,其实,不能说你比法轮功学员活得更现实。你现实了半天,弄得心烦意乱,仍然在真正想要的“静”方面一无所获,弄来越来越多的冤家对头,很可能各种疾病还会找上门来,就更不可能“静”了。而法轮功学员真真实实的生活,没有投机钻营、偷鸡摸狗、吃喝嫖赌,通过修炼法轮功而识“规律”,在工作、生活中实践自己的修炼心得,使冤家对头越来越少,遇事心情越来越平静,确实获得了身体健康及梦寐以求的那个真正的“静”。法轮功学员确实比许多人“尖”,确实比许多人更现实、更能享受生活之“静”、享受家庭之“静”,在获得人们梦寐以求的那个“静”方面走了捷径。

共产党搞的活动之“整齐”不是因为符合“规律”,而是因为人们的“恐惧”

给人带来霉运的行动,人们是非常敏感的,谁也不想吃亏,只要没有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就会自然的表现出各自的反抗、表露不满、上街游行、大闹议会,什么都可能发生的,这也是一种“规律”。

那在什么情况下,人们会违反“规律”,一反常态地对使自己倒霉的行动也那么“整齐”的接受呢?那就是在不能发作不满的时候,那就是在不敢发作不满的时候,那就是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的时候,那就是在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的时候,那就是共产祸乱的社会中。

因此,共产祸乱的地方在有关共产党搞的活动中,人们行为之“整齐”的原因,是因为恐惧。因恐惧被整治,就在恐惧中保持沉默,也就是被恐惧逼迫而“沉默”。而对失去真正的私有财产后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没有亲身体会的那些人,由于对“恐惧”没有那种亲身体验,就只看到那个行为的“整齐”,而看不到“整齐”的原因不是因为符合“规律”,而是“沉默”了。而“沉默”的原因,恰恰是那个被剥夺了真正私有财产后的真正的“恐惧”。

当有真正的私有财产的时候,是没有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的,别人欺负了你,你会没有恐惧的自然的表现出你的反应,或者有教养、或者不满、或者大怒。别人欺负了你,你都会这样,那要让你去死,你会怎么 办?那早就反抗,利用媒体反抗、利用举行游行示威反抗、利用大闹议会反抗,一定不会平静的。

下面,我们举一个例子,分析一下所谓的“抗美援朝”。

假如,南韩的李承晚有预谋入侵北韩,这种事情就是纸包不住火的,人们早反了,因为有真正的私有财产就没有真正的恐惧,由于没有真正的恐惧能够防止人们不反抗,人们自然的就会对不满的事情有反应。对这种让人去死的反应那就更是爆炸性的剧烈反对了。从1945年日本投降到1950年,日军占领时期刚刚结束不过五年,自己生活的事情都顾不过来,谁有心思去关心什么北韩人的生与死呢?更别提让人送死去打北韩了。而这种反抗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发生,那就可以断定,南韩没有这样的计划。在有真正私有财产的地方,人比“国家”高级,“爱国”、“解放”等等是没有什么市场的,除非有外来侵略,可能还有点市场,否则是门也没有。

因此,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是北韩的金日成。这也正可以说明,韩军仅三天就丢失了首都汉城,如果是南韩进攻北韩,绝没有三天就丢失首都这种事情,北韩共军就是没有任何阻挡的走到汉城,也是需要点时间的。

那北韩的百姓为什么对侵略南韩送死竟然不反抗呢?其实,就是因为人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就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中,恐惧中的人的表现不是真实的。人对恐惧谁都讨厌、难受,自己恐惧不算还要让南韩人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也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那是没有这一说的。怕死是人之常情,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中不算,还要遭受比恐惧更可怕的去侵略南韩去送死,那能有谁愿意呢?那为什么对这种残忍对待没有反抗呢?那就是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因为被恐惧逼迫着而侵略南韩。

由于是金日成主动进攻南朝鲜,因此,战争罪犯是金日成,应该谴责的、应该受到惩罚的是金日成,那自然没有“抗美援助战争罪犯”这一说,因此,“抗美援朝”就是假的了。

再谈一谈共产恐怖社会的“一齐鼓掌欢呼”。

人们都有一种亲身的体验,那就是当某人做了很正的事情的时候,你会对对方有一种尊敬感,有时这种尊敬感被妒忌等等掩盖,而在表面没有什么表现,或者在表面上表现出“心里特佩服、嘴上特反对”,但是内心深处的受触动每个人都是知道的。这种触动、尊敬不来源于什么法律、什么规章制度,而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同时,用常识来衡量的话也是符合常识的。真正的尊敬的产生是符合常识的。

而恐惧表现出来的“尊敬”表演,是来自于法律或者规章制度,或者来自于害怕对方给自己穿小鞋、让自己吃亏,或者是有利益上的所求(恐惧自己得不到利益),这种表演是言不由衷的,用常识一衡量就知道是在演戏。

在共产恐怖社会里,人们因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而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对共产官们是恐惧的,因此,真正的内心表现是痛恨,痛恨恐惧,那在表面上的对共产党魁、假官们的“恭维”、“一齐鼓掌欢呼”其实就是一种恐惧的表现了,天下没有一个人会尊敬给自己制造恐惧的家伙。

再谈现代科学

现代科学无论科技多么发达,多么高级,只要是将自然成形物质粉碎后再用“电”及“技术”加工制造出来的东西,统统都是没有神韵的,外表上让人看起来“半死不活”。正是由于现代科学的这一特征,就使得其技术的发展丢掉了前途,这一点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就会呈现的比较明显了。而古代的科技,对自然成形物质不粉碎,而是弄成大块状进行组合,制造出来的东西保持了神韵,让人感到有神韵、是活的、很有味道。

我们先谈一谈现代科学 中的“冶金术”及“造纸术”。

“造纸术”是将木材进行粉碎后再组合,造出来的纸是“半死不活”的,跟古时用的有神韵的竹板相比感觉上是绝对不一样的,你不妨将在竹板上写的字跟在纸上写的字做一下比较,看感觉上有什么区别。有人可能会说,用竹板如果要写很多字怎么办?其实,古人的语言简单深刻,一句话用现代的话写可能是几页纸,甚至是几套书,这绝不是什么耸人听闻的事。古人由于识“规律”,写在竹板上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纸上谈兵、颠来狂去、双脚不着地的废话,用的竹板就不会多。

自然物质被使用时,从其整体到其块状是一个退化式的使用过程,如果一下子将其粉碎后使用,那就象将自然物质人为地一下子退化到了极点,就象一步就将其淘汰了一样。由树木->木头->大块状被使用,是在退化式使用的前提下对树木最“优待”的使用,至少保留了其部份的神韵。而由树木->粉末状,是对树木最“恶劣”的虐待式使用,神韵全无,象彻底死亡了似的,颇有点“淘汰自己不想要的”那种无法天天的味道。

而“冶金术”是将原本已经被粉碎的淘汰掉的混入土石中的金、银、铜、铁等等又重新提炼,然后制造成整体形状的工具、机器等等。这些制成的东西就象将自然成形物质粉碎后再用“电”及“技术”合成制成的东西一样,是没有神韵的,发“阴”的。

而且,混入土石中的金、银、铜、铁等等,是比人低级很多的被淘汰的东西,将其提炼制成成形之工具被人类使用,就象一个因犯罪被判了死刑的罪犯,没有经过教育,又直接登上了人类的大雅之堂一样,对人类是很危险的。

自从“冶金术”出现以后,人们开始热衷于制造工具,制造机器,从注意大自然规律、注意人之所喜所忧、注意懂人,飞速地向不懂人只懂机器的方向退化,退化到注重技术,推崇技术,退化到耍阴谋诡计,越来思想越复杂,加速了 人类的完蛋。“冶金术”颇有点“要自己想要的”那种不管不顾的味道。

再谈一下“塑料”及“五谷”。

化工与化学合成,也是将自然物质经过粉碎再用“电”及“技术”进行加工合成的,这些产品中典型的是塑料产品,这些产品,众所周知,给人的感觉是“半死不活”的。

“五谷”来源于平原,而“五谷之祖”来源于山上,“五谷之祖”的能量比“五谷”要大的多,有天壤之别,人从表面上看其感觉也大相径庭,“五谷之祖”看起来是活的,而“五谷”看起来是“半死不活”的。将来人们可能会看到“五谷之祖”,那时,将“五谷”与“五谷之祖”做一下比较,人们一下子便知道“俗”与“仙”的区别。

在复兴中华神传文化的滚滚洪流中,很多人会采用自然的东西用神传文化的智慧进行组合,组合成的东西都有神韵,是活的,人们看到后将有极大的震撼,“活的”与“半死不活”的一比较,人们心知肚明,就自动的会选择用神传文化的杰作来重新安排组织自己的工作与生活。

将来,人们吃的东西、穿的东西、住的东西都有神韵,看起来象活的,其即能照顾到人身上的善,也能照顾到人身上的恶,因此,人们在神传文化所产生的工作及生活的崭新的氛围中, 将会有很大的幸福感。

识实务者为俊杰,为什么要参与“天灭中共、声援退党大潮”呢?因为在这一潮流中伴随着邪党文化的覆灭,还有中华神传文化的复兴,“推陈出新”吗!人们会在复兴中华神传文化中,渐渐适应由现代科技到神传文化的这一重大变化,及时做出人生志向及生活方式等方面的重大调整,成为将来在复兴中华神传文化中最早受益及最早成功的一员。

摘掉“面具”,不要再淘汰中国人及海外华人

有的时候,人们不禁会想,中国人真是够有忍耐力的,竟能在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的恐惧中生活了近六十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有一种体验,那就是当受了欺负的时候,如果你有真正的私有财产,你可能会讲理、鸣不平、辩论、谩骂等等,用这种方式来为自己抒发不平,但是当你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的时候,你可能会选择沉默,但内心对中共痛恨的不行。但人的忍耐力毕竟是有限的,时间长了,有的就屈服了,而有的仍然是一种沉默。这种沉默是靠什么支撑的呢?在表面上的恐惧的背后,首先呈现的是一种“希望欺负你的对方早日倒霉,早日完蛋,让你老小子激起的民愤再大些,将来得到的惩罚更大些,让其完蛋的更彻底些,。。。,”是这些东西。这些明的意识,或者暗的潜意识中,其实,就隐藏着淘汰中国人的真正意图。

那些在潜意识中“不管中共的邪恶行径,让中共这帮狗东西激起的民愤再大些,让其成员及帮凶将来被淘汰的更惨一些”的那些人,为了隐蔽自己淘汰中国人的真正意图,隐蔽自己对中共祸害中国人不管不顾的真正意图,戴起了各式各样的面具:有宗教面具、有生活在底层的老农民面具、有异议人士面具、有海外华人面具、有外国人面具、有各种各样的世界上的非共产党的政党面具。他们或者忍受着中共对自己的迫害,或者对中共迫害别人无动于衷,利用故意引诱、放纵中共那帮人干坏事来淘汰跟中共头子们有关、与中共有关的一大批中国人及海外华人。这些故意引诱及放纵中,有如下的重要事件,因为太敏感,而兹不做分析,只以罗列,有兴趣者可以自己去分析:

国民党的建立、联俄联共、北伐、主动进攻上海日本海军陆战队、汪精卫亲日政权的建立、将国军主力消耗于抗日战场、解散伪军及40万伪满关东军、松花江停战协定、自动当中共俘虏、国民政府国防部中共间谍指挥调动军队及拟定作战计划、七十四军兵败孟良崮、三大战役、逼蒋介石下野、撤往台湾、中共窃国、美军1948年主动撤离南朝鲜、1950年韩战、反右、大跃进、文革、让中共进联合国、中美建交、1978年中共军队入侵越南,。。。还有更敏感的,就不再提了,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问一问自己。

这些人也请扣心自问一下,引诱及放纵中共干坏事,淘汰一大批中国人及海外华人,不也是一种“不地道”吗。还是向发动“天灭中共”及“退党大潮”的法轮功学员学习,真正对自己好也对中国人好,帮助中国人以最快的速度公开声明退出中共,促使“天灭中共”的及早到来。在复兴中华神传文化中,使那些中国人及海外华人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助自己也助这些中国人、海外华人废除旧剧本,走出万古大劫。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