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非法的(二十)

389

本节重点谈:“中共窃国”为什么不是真正的“天象”?为什么中共肆无忌惮?民众主动放弃淘汰中国人的潜意识之后,将柳暗花明又一村。

“中共窃国”为什么不是真正的“天象”?

在本序列的第十四部份,我们已经谈了:“真正的天象是自发的由民到官,由一小部份民众先自发的开始做,然后被不同地区的不同的官注意,期间由于自发的参与者越来越广泛,而被官逐级往上反映,最后被最上级的官知晓。期间,没有任何诱使及强逼的成份。在参与者的心情上,依真正天象运转的人就象是顺风而行、顺水推舟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心情是越来越平静的,越来越愿意做的,得到的认可、赞扬、参与也是自发的越来越多的。”

“而假天象则完全相反,是由官到民,无事生非。官先有坏点子,然后打着“为了国家”的幌子,采取强制性的、威逼性的、恐怖性的、利诱性的、掩盖性的手段,来强逼下属参与,下属再一层一层逼民众参与。期间,不从者、反抗者此起彼伏,参与者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心情越来越烦躁,越来越觉得无聊,越来越不安,有时会有深深的恐惧感,也不知道恐惧是从何而来的,反正是那种恐惧感越来越大,有时还有一种不可言状的难受的生不如死的感觉。”

由此就可以知道,“中共窃国”不是真正的“天象”。

中共窃国是靠实行血腥的土改,而土改是由中共的党魁制定邪恶计划,然后用恐惧逼迫下属参与,下属再一层一层逼下面的成员参与,一直到最底层的武装人员,然后由这些拿枪的武装人员,威逼农村里中华正统思想最薄弱的流氓地痞及游手好闲者参与。中共的武装人员首先将这些人心中对其处境的不满之心点燃,逐步地将其“培养”成仇恨,同时以抢劫地主的财产为利诱,将其贪婪之心诱发,由于这些人正统思想薄弱,不能抑制仇恨及贪婪,渐渐地没有了理智,就开始跟中共的武装人员合伙勒索地主的钱,由于干坏事后会心情烦躁,烦躁中更没有理性,急于发泄心中的焦躁,就干抢劫之事干的越来越大。坏事干的更大,得来的烦躁也更大,就更急于发泄心中越来越大的暴躁,到后来中共的武装人员给这些人分发刀枪,他们就开始跟中共的武装人员一起用恐怖手段控制整个村落,首先大摇大摆的抢劫了地主的钱及贵重物品,之后,用恐怖逼迫手段逼全村人去开斗地主大会,用清算方式,将仇恨扩展开来,在台上台下配合中共的武装人员将地主送上断头台,然后将自己不要的地主的东西分给农民,并将霸占的土地让在杀地主的恐惧中哆嗦的没有土地上的其他选择的农民耕种。

由于土地被中共占有,农民没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反抗中共的农民这村不让种地,那村因为土地也被中共占了,那村也不让种地,身体就没有了自由,只有当奴隶的份,就使农民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之后,中共以恐惧方式逼迫农民参军上前线当炮灰,逼迫农民支前。这时的农民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呢? 一个没有真正私有财产的人,就象一个连供自己灵魂支配的身体都没有的“孤魂野鬼”一样,是恐惧至极了的,中共用这种方式逼人上前线去死,就是走向了“强逼”的最极端。之后,在逼迫数百万农民送命的基础之上,窃取了中国大陆。

由于中共窃取中国大陆采取的是由邪党党魁到其最下层的触角,层层采取强制性的、威逼性的、恐怖性的、利诱性的、掩盖性的手段,到最后剥夺大陆民众的私有财产,使民众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在民众恐惧、丧失表达自发意愿、没有选择权的基础之上进行一系列裹胁式运作得手的,因此,“中共窃国”不是真正的“天象”,中共政权是彻头彻尾的非法的。

中共政权之非法性还体现在,中共于1949年窃国后,发动一个运动又一个运动,从来都是无事生非,跟正常的政府运作完全相反,都是从邪党的权力最顶端开始发作,借用人们由于没有真正的私有财产而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采用行政性的恐怖、强制手段,由邪党的最高权力机关到下面的最基层成员,再到老百姓,层层被逼参与。中共干的所有的运动,包括文革及镇压法轮功,都是先前并没有任何民间自发的运作迹象,而由中共的党魁一意孤行而发动的,都是“由官到民”而不是“由民到官”,这些都表明中共干的任何大的运动都不是“天象”。

到这,就牵扯到了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既然中共政权是非法的,其党魁的权力不是“君权神授”,中共干坏事肆无忌惮,那为什么“天”不阻止中共的窃取中国大陆,不让其立刻灭亡呢?

这个问题即很复杂又很简单,简单就在于:一个坏东西让其存在,听之任之,就是“故意”的了,而故意让其坏它们自己还坏别人,那就是故意促使其变坏的速度加剧,坏到底就是灭亡,那就是“故意”促使其完蛋,同时完蛋的还有那些被它们坏了的那些人。将这个“简单”常识用在中共邪党这,那就是上天在“故意”淘汰包括中共成员在内的一大批中国人。

河图、洛书、易经、太极、八卦、各类大预言是怎么回事?

有人说,来源于河图、洛书、易经、太极、八卦的各类大预言象<<推背图>>、<<烧饼歌>>等等都预言了中共祸国、法轮功全球大兴、及对中国人的大淘汰,如果中共窃国不是真正的天象,那就可以推断:河图、洛书、易经、太极、八卦的产生不是宇宙正常运转的产物。

这个推断其实是对的。

就象人为了什么目的,而要从目的出发而设立计划及如何一步步的运行计划一样,那只是一个人为的想象,跟宇宙的正常运转是两回事,宇宙的正常运转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只是发颠发狂想入非非而以。

河图、洛书、易经、太极、八卦是有意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由“官”和“人事”特意做出来的,象“为了某种目的而特意编计算机程序”似的,时间已经相当久远。由于是有意做的,不是宇宙正常运转的产物,因此,就发生了产生中共这样一个做事处处与“常识”完全相反的这样一个邪党的怪诞之事。

那么,作出河图、洛书、易经、太极、八卦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呢?

其实,分析其目的的方式很简单朴素,那就是看按其运转产生的结果就可以了。

法轮功全球大兴使人们快速地“识规律”和“懂人”,使人升华。中共祸国剥夺中国人的私有财产,使中国人生活在真正的恐惧之中,通过恐惧强逼中国人曲解中国历史,骂老祖宗,言而无信、坑蒙拐骗、色欲横流,使很多中国人越来越“不识规律”、“做事不合常识”,越来越“不懂人”,越来越走向完蛋。

有意的产生一个强逼、诱导大量的中国人走向完蛋的东西,违背宇宙的正常运转,那不就是“官”和“人事”有意“淘汰自己不想要的”吗。

有意的借助产生出来的中共逼大量中国人远离使人“识规律”、“懂人”的法轮功,同时又对很多修炼法轮功的中国人不进行有意的阻挡,让中共迫害一部份修炼法轮功的人,而不迫害另外一部分修炼法轮功的人,让中共唆使一部分人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而又有意的让另外一部分中国人不直接参与,那意图不就明显了吗。

那就是“要自己想要的,淘汰自己不想要的”。

这就是中国久远历史上“官”和“人事”做河图、洛书、易经、太极、八卦的真正意图,一个不敢将其公开,只最多作出个“烧饼歌”、“推背图”什么的,来给“自己想要的”一部份人透露点风声,并有意诱导这些人不主动否定“对中国人的大淘汰”,进而确保“要自己想要的,淘汰自己不想要的”,这一违反宇宙正常运转的“图谋”。

中共的肆无忌惮是“官”和“人事”在坚持让那些不想要的中国人“坚定不移”的干坏事,“坚定”的在不知不觉中走向意图中安排的被淘汰的命运。而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发动退党大潮,正是千万百计的让中国人活命的表现。海内外华人民众主动放弃淘汰中国人的潜意识之后,中国人将柳暗花明又一村。

中国人走出“图谋”,那就是“声援退党大潮、复兴中华神传文化”,走出河图、洛书、易经、太极、八卦,走出大预言,走出“非正常的计算机程序”,走向“活命”。“你让我死,我偏偏要活,你要玩我,我偏偏利用你!”

醒来吧,原本应该是人类最伟大的中国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