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这两个问责是共产党的死穴(图文)

123

5月25日下午,悉尼大纪元举办了以汶川5‧12大地震为焦点话题的座谈会。约50位与会者进行了将近4个小时的讨论,场上气氛热烈,人们畅所欲言。

自由主义法学家,中国过渡政府议长袁红冰教授的发言,强调必须追究中共在这次地震中的两大罪责:为何地震前不预报?为何中小学生成为这次地震中死亡比例最高的群体?他认为这两点是中共的死穴。他还透露,中国过渡政府将成立相应的调查委员会,就这两个问题进行调查,并会在全球公布所调查的结果。

以下是根据录音整理的袁红冰教授的发言。

中共在为自己建立记功碑

大地震至今已经将近半个月了。这次地震后我曾写过两句话:“悲切漫天,哀恸彻地!”那么多的生命,那么多的儿童,瞬间之内就消失了——以这样一种令人难以接受的方式消失了。这次大地震是一次国难。国难当头,从中共当局的媒体中,我们又看到了温家宝的眼泪,我们又听到了胡锦涛的那些党八股的套话、大话、空话。中共的媒体想让人相信,平时贪污、受贿、鱼肉百姓的狗官们,现在突然都变得关心人民的疾苦了。

为了了解他们的宣传,从地震到现在,我们都看中共当局的新闻联播节目,到今天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共暴政又一次用受难者的尸体,用人民的血泪,为他们自己建立了一个记功碑。他们用这次大悲剧,用人民的痛苦作为舞台,来表现和证明他们的“伟大,光荣,正确”,一个多么丧尽天良的政权才会这样做的!中共暴政对自己五十年来的一切倒行逆施没有任何反省,反而要表现自己多么及时地救济这场灾难,多么关心人民的痛苦。事实果真如此吗?我想只要是在中国生活过的人,谁也不会相信中共的这种宣传。

是天灾也是人祸

这次地震,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在中共暴政出现之前,也有很多的自然灾害,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共暴政的统治正在彻底灭坏着我们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最基本的条件,那就是自然环境;中共暴政正在耗尽我们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最后的依托,那就是自然资源。从上个世纪一直到今天,中共暴政对自然环境的毁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58年所谓的大跃进、大炼钢铁,把中国90%以上的原始森林全部砍光;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一直到今天,从来没有停止过的对草原的破坏,已经把内蒙古大西北的难以计数的优良牧场变成了大沙漠。现在,黄河已经断流,长江也被腰斩。中国大地上,很难找到一个洁净的湖泊,一条干净的河流,一片没有毒气污染的蓝天。中华大地在中共暴政的统治之下,已经变成一个不适合于人类居住的地方。

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那么多专家论证,长江三峡大坝可引起严重的地质灾害。今年四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在台湾召开中国苦难文学研讨会,黄万里先生的女儿也与会。黄万里先生是一位很值得敬佩的地质水利方面的专家,他一生都在反对修建三峡大坝,他认为建三峡大坝一定会给中国带来巨大的灾害。但是,最后长江三峡大坝还是建起来了。

为什么这么多专家学者的论证不能被采纳?很简单,就是因为中共狗官们要为李鹏及其它权贵家族提供一个建设项目,以使他们“合理”地掠夺国家和社会财富。中国的重大项目的决策就这样被决定。中共狗官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是保护我们国家的资源,不是保护自然环境,而是如何有利于贪官敛财,如何强化中共暴政的一党专制的政权。

上个世纪50年代,有一幕历史被中共说成“三年自然灾害”,到今天人们还在这么说。那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共产党当时的第二把手刘少奇有一句名言——“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事实上天灾是假,人祸是真。在中共暴政的统治之下,刘少奇的这句话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规律,只要是自然灾害发生的时候,一定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也可以说“天灾如狼,人祸如虎”。

地震不预报是中共高层决策

这次四川大地震也是如此。两年前,中共的地震局常说,地震灾害是能预测。两年后的今天,中共的宣传机构不断论证,地震无法预测。而现在很多事实表明,地震之前,已经有很多专家向中共当局的有关方面发出了地震的警示,但中共暴政却没有发布地震预告。地震之前大批的癞蛤蟆涌过闹市,那就是向人们警示地震有爆发的可能性,所以有老百姓说,养几千万贪官污吏,不如养一群癞蛤蟆。癞蛤蟆会出来警报,而中共的狗官们要出来“辟谣”,说没有地震不可能发生地震。

而且我们已经从国内得到在中共高层工作的朋友冒着生命危险传出的信息,这次地震预先不公布就是中共高层的决策。不公布的原因是因为地震是不是一定发生没把握,如果公布可能引起社会恐慌,会影响奥运会之前“安定团结”的局面,因此内部有限制地传达一下就可以了,不对社会公开预警。我相信这些朋友冒着生命危险传出来的这些信息会逐渐得到历史的证明。

截至5月24日中午,地震灾区失踪人数统计出来是6万多人,实际人数估计要比这个数字大得多。如果事先发布地震预警,还会有那么多的生命损失吗?中共暴政就是一个政治动物,它的政治就是维护它的独裁统治,为了这个目的中共暴政可以隐瞒地震,置人民的生死于不顾。那么这次地震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校舍毁灭性倒塌导致学生死亡率高

在这一次地震中,最大的死亡群体竟然是中小学生。在封从德先生所做的截至20号的统计中,封从德先生认为这次中小学生死亡的数量在1万3千到1万9千之间。这无论如何已经表明中小学生是这次灾难中死亡率最大的群体。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这次地震中,确实有很多建筑物倒塌,但它们不是彻底的毁灭性倒塌,而大多数的中小学校舍却是毁灭性倒塌。被毁灭性倒塌的建筑物埋在下面的学生,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性。现在中共公布此次地震中死亡数字是6万多,而封从德先生统计中,学生遇难的最高人数是1万9千,将近1/3的死难者都是十几岁的孩子。

这样的悲剧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为什么那些学校的建筑物如此不堪震动,我们设想建筑物如果不是毁灭性倒塌,只是坍塌,那将有多少学生不被压在废墟之下?

中国过渡政府设立两个调查委员会

基于这样的情况,中国过渡政府的议会已经决定,要设立两个专门的调查委员会。一个专门的调查委员会是关于中共暴政是否事前接到了专家们的地震预警,以及他们为什么不向社会公开发布地震预警?另一个专门的调查委员会是针对为什么中小学生成为这次地震中死亡比例最大的群体?那些毁灭性倒塌的校舍后面到底隐藏着多少贪官污吏的罪恶?这个问题一定要调查清楚。

孩子们死了,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向世界申诉他们的冤屈,如果我们不为他们伸张正义,我们怎么能对得起这些冤魂?!中国过渡政府的议会,也就是“中国国策与权力监督会议”将设立这样的调查委员会。目前,调查委员会的筹备正在进行之中,届时会公布调查委员会的成员名单。

中共媒体公开了什么?

不止这次地震,从整个中国的现代史可以看出中国暴政就是人祸的根源。暴政不除,人祸不止,狗官不灭,人祸不息。中共暴政是中国人祸的根源,是中国苦难的根源。国难当头,这个天良丧尽的政权在那里利用他们的宣传机器,每天都在以人民苦难的名义宣传他们的伟大、光荣、正确的时候,我们怎么能不愤怒?有人说现在不能批评中共暴政,说他们现在也在救灾,救灾就不能批评。

他们是真的在救灾吗?看看他们每天连篇累牍的宣传,从报纸到电视台,他们是在救灾还是在表现自己?他们是在救灾还是在欺骗舆论,欺骗民众?说是中共进步了,说是媒体公开了,他们公开了什么?他们公开那些专家的预警吗?他们公开了四川当局在地震爆发之前的所谓“辟谣”吗?他们公开了,为什么不向社会发布预警吗?他们公开了是谁做了不发预警的决定吗?他们公开了什么?他们公开的都是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这是事实。

大纪元组织这次研讨会,是很好的事。当中共暴政动员它的全部力量,它掌握的庞大的国家资源,制造欺骗世界的谎言的时候,大纪元给人民提供了一个讲清真相的平台,他们承担了一个公正的媒体应该承担的责任,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我愿意来参加研讨会的原因。

面对中共的欺骗宣传该怎么办?

我最后说几句。听了大家的发言,我很振奋。我们中国人正在觉醒,而且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觉醒。现在需要思考一个问题:面对这次大地震,面对中共利用大地震搞的这些政治阴谋,我们该怎么办?刚才有个朋友在发言中讲到,说这次地震又把共产党救了,什么意思呢?就是中共发动它的所有宣传机器,发动它所能够控制的御用文人,通过制造假的新闻,以人民痛苦的名义,来书写共产党的功劳。他们正在做这件事。他们做的这些事情,不但欺骗了一部份中国人,也欺骗了国际社会,面对这样的状态应该怎么办?我相信地震是救不了共产党的,那么,我们应该具体怎么办?

我想至少要做两个追问,这两个追问在我看来是共产党的死穴。第一个,地震之前专家发出预警了没有?如果发出了,中共为什么隐瞒不报?是谁决定隐瞒不报的?这个罪魁祸首必须抓出来,它要对地震中死去的人们负责任。第二个追问就是灾区这几万少年儿童,他们为什么会死?为什么在这次地震中,少年儿童成为死亡比例最高的群体?为什么学校的倒塌全是毁灭性的倒塌?在这一切背后,中共的腐败官员要对劣质校舍大批出现负什么责任?我想这两个追问是共产党的死穴。这两个问题的揭示,会戳破中共暴政的所有谎言。中国过渡政府的议会——“中国国策与权力监督会议”,在近日就会成立关于这两个问题的调查委员会,而且会在一定的时期内,把调查结果向全球公布。

通过这两个调查,把中共暴政的罪行暴露出来,那么,它们所做的这些宣传也自然就瓦解了,人们会进一步的认清它的真面目。

谢谢大家!

2008年5月25日
发言者:袁红冰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