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悉尼增设多处退党服务站(图文)

430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一点,在澳大利亚悉尼开木西(Campsie)区繁华的市中心的集会上,开木西区退党服务站正式宣布成立。该服务站负责人黄先生在集会上强烈谴责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最近直接指挥,花钱收买肇事者,在纽约大打出手,捣乱及围攻法拉盛退党服务中心的恶劣行径。他表示,法拉盛事件后,悉尼退党服务中心顺应天意,即将在悉尼的许多华人居住区成立退党服务站,为广大民众提供更广阔的退党渠道。

2008-6-21-sydney-01--ss.jpg

开木西(Campsie)区退党服务站负责人黄先生:法拉盛事件后,悉尼退党服务中心顺应天意,即将在悉尼的许多华人居住区成立退党服务站,为广大民众提供更广阔的退党渠道。

黄先生指出:法拉盛事件显示出中共对退党大潮极其恐惧和害怕,这更说明退党大潮正好是顺应民心。

他继续说:退党服务中心是和平的、非暴力的一个机构,给中国人民退出中共、不给中共陪葬提供了一个保护的渠道,大家可以踊跃退党。法拉盛事件发生后,悉尼退党服务中心顺应天意,即将在悉尼的许多华人居住区成立退党服务站。今天是开木西区(Campsie)退党服务站正式成立,为广大民众提供了一个退党渠道。我们大家都是义工,义务为大家服务。中共造谣说我们领工资,但我们就是义工,没有从谁那领过一分钱,都是我们自己掏腰包,印资料,义务为大家服务。为中国人民脱离中共、免受中共邪灵的威胁和恐惧提供这样一个渠道。

退党服务站义工梅蕊表示:中共为转嫁自身的危机,制造谎言构陷法轮功,策动了法拉盛暴力事件。在这次事件中,法轮功学员的和平理性与中共的红色暴虐形成了鲜明对比,法轮功学员的无私付出和对“真善忍”信念的坚持,使越来越多的世人了解了真相并站出来支持正义。

她接着说:我一有时间就到这儿来讲真相、发资料,已经好几年了。去年和今年比较形势已经不同了,一开始有些中国人受中共邪党的蒙蔽不太理解退党的意义,态度冷淡,今年情况就不一样了。今年跟这些中国人讲真相他们很容易接受,不象前几年那样态度粗暴,我感觉知道了真相的人就是不同,所以我觉得讲真相很好。经常会有人来退党,还有很多人来询问退党的情况。

义工章学荣说:我今年七十九岁了,我太了解共产党了。记得当年共产党、八路军进村的时候我只有十八岁,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小伙子。他们在村里大力宣传如何闹革命、如何让穷苦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当时村子里的人听了都很感动,很多人都踊跃参加了由共产党领导的济南游击队中队,我也在其中,然后我加入了共产党。一九五八年由于共产党搞大跃进,全国大炼钢铁,破坏了所有的生产力,导致了后来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饿死了好多好多的人。那时的我已经是上海市新建机械厂的工会主席。有一次,上海市七宝镇公社的党支部书记说人民公社好,叫我去他们那里参观,说他们那里一个长豆长的好长好长,需要两个人扛;一个西红柿长的好大好大,可以吃上好几天;棉花长的满树都是,需要爬梯子采摘,让我回去向车间的工人们做宣传。我说让我看一看,他们不让看,后来告诉我说这都是假的,你回去这样宣传就是了,要让大家歌颂人民公社好。我回绝了,回去对工人说根本没有这回事。看到这么多人被饿死,他们还在假、大、空的造谣、宣传人民公社如何好,共产党如何好,我就说了一句:“共产党有什么好?人民公社有什么好? 饭都吃不饱,这么多的人都被饿死了。”就因为讲了这一句话,我就被抓起来,被当作坏人一样的隔离起来,释放后,他们宣布撤销我党内外一切职务两年,瞬间我就从工会主席的位子上被拉下来变成了“坏分子”。共产党不让人讲真话,这我早就体会的入骨三分了。自从有了退党大潮后,我赶紧声明退出来,并且劝我的家人、亲朋好友都退出来。让我这个生命有了真正的新生。这几天我一直在这里发《大纪元时报》和《九评共产党》。有很多人接资料,也有人要退党。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