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横河︰张丹红事件的统战背景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洪薇:北京奥运前夕,《德国之声》电台中文部的副主任张丹红,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为迫害人权的中共发表亲共言论,并为中共禁止“自由西藏”以及法轮功网站开脱。此后德国政要媒体严厉批评了张丹红的不恰当言论,而且在德国舆论的压力下,《德国之声》电台于8月22日决定暂时停止张丹红主持节目的工作。

而此时,中国大陆的媒体则纷纷发表文章攻击德国的媒体、政界和西方的言论自由,站出来为张丹红辩解,把她竖立成亲华的典型,继续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甚至又一次嫁祸给法轮功。那么横河先生,这位张丹红她到底说了些什么话?掀起这场轩然大波?

横河:张丹红是《德国之声》中文部的一个副主任,担任这个副主任的职位已经有好几年了。她主要是在北京奥运会召开的前4天,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的时候,她说“中共在实现人权宣言第三条方面做出了比世界上任何政治力量都要大的贡献”,同时她又为北京方面禁止“自由西藏”和法轮功的网站做开脱。她开脱辩称的理由是说“德国也不能打开儿童色情,或者是极右翼党派的网站”。

而在这之前,张丹红还参加过德国电视二台举办的一场“有关中国问题座谈会”,在谈到西藏问题的时候,她声称说中共为保护西藏文化做了许多工作,主持人当即就反驳说,西藏人可对此持怀疑态度。这是她的主要言论。《德国之声》和一般的媒体不一样,它是属于政府性质的,是德国政府办的一个电台。

洪薇:相当于这个《美国之音》,是吧?

横河:对,就是类似《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这种性质的,它的这个章程就是要推广民主和自由的理念。中共当然要为她辩解,还有一些人为她辩,说是言论自由的问题。但是这些电台、电视台采访她,是因为她是《德国之声》电台中文部的副主任,并不是因为她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来采访她。所以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她应该是代表《德国之声》,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做为政府的雇员,而且是政府媒体的雇员,她应该发表政府所给她规定的这个职业的观点,而不是她个人的观点。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不是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

洪薇:那新华网的这个文章它是在一个什么立场上为张丹红辩解,他们为什么又要嫁祸给法轮功呢?

横河:我觉得这个新华网的文章,这部分就是整个事件的关键。就是说新华网它的文章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新华网有一篇文章叫做“本网专稿《德国之声》的记者因‘亲华’被停职”。这个报导就先把它定性在“亲华”。
而事实上张丹红在谈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她讲的其实是中共的政策问题。就是说她辩解的并不是中国的任何事情,而是中共的政策,包括中共对西藏的政策,中共对法轮功的政策,以及中共在实行人权宣言方面的情况。人权宣言所要实行的这些东西在中国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人权宣言规定所要应用到的那些人,也就是说是在中国广大的民众,另外一边是实行这个人权宣言的人,也就是说统治者。这两者事实上,在这个人权宣言所给普通人的人权的这些问题上实际上是处在一个对立面上的,不存在一个“亲华”的问题。你把什么当成中国,是中国的民众还是中国的统治者。在人权问题上这两者是矛盾的。所以她做的实际上是一个“亲共”的言论,而不是一个“亲华”的言论。

洪薇:就说她是站在中共的立场上而不是真正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

横河:因为她所辩护的并不是中共的对外政策而是中共的一个对内政策。对于民众人权的尊重和不尊重,这两者都是在中国大陆的,只是一者在统治地位,侵犯人权的地位。另外一者是被统治地位、被侵犯人权的地位,所以她所做的辩解不存着中国的问题。中国在这里的概念,既使是算那块土地上的政权的话,那么它还有一个相对的被统治者的问题,也就是说实际上她是在替中共的国内政策在做辩护,而不是国际上的任何东西。

除了亲华和亲共的问题以外,在这个报导当中当然还说了很多谎,就是这个新华网,它说“本报记者26日与张丹红本人取得联系,经她证实《德国之声》电台26日下午对她召开了批判会。”我可是很多年没有听到“批判会”这个词了。

洪薇:的确是。

横河:《德国之声》电台是一个西方民主社会的电台,我没有听说在哪一个西方民主社会在一个部门里面会开一个批判会的,这个是中共搞阶级斗争特有的名词。我不知道这是张丹红本人说的《德国之声》电台对她开批判会呢?还是新华网硬把它加到她嘴里面去的。不管是张丹红本人说的还是新华网给它加上去的,说明都不反应真实情况,因为在德国是没有批判会这种东西的。

我们现在又回到原来的问题上,就是新华网为张丹红辩护的目的是什么?这是值得研究的一个问题。

洪薇:是啊!

横河:第一个可能性就是它要保张丹红。为什么要保张丹红?因为张丹红在德国,是德国政府的雇员,德国政府电台的工作人员。张丹红所发表的言论要就是代表德国政府,要就是代表她自己,跟新华社都没有任何关系。我个人并不认为它要保张丹红,因为目前张丹红所受到的批评,是来自于德国的政界和德国的舆论界,不管是来自于德国的政界还是舆论界,新华网都帮不上忙。

第二,是不是煽动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个就很值得注意了。因为它在这里把西方对中共人权政策的批评说成是反华,也就是说它要把国人全都拉到它这一边去,因为人家明明说是它。

以前我记得有一个说法,就是别人说我指责的是中共,中共马上就要把中国人都拉进来,说你指责的是中国人。人家再说我指责的是中共不是普通的中国民众,它非要说你指责的就是中国民众,跟我没关系,它就是这么一种状态。所以用这个事情来煽动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个目的我想是最主要的,因为新华网的这个文章,主要是给大部分中国人看的,不是国际上看的。

有没有对外的作用呢?我认为对外的作用非常小。第一绝大部分人不会去看新华网的中文报导,所以它这几篇东西对于外国人的影响非常小,既使有个别电台、个别的媒体会引用一些然后把它发表出来的话,关心这个问题的人并不是很多。
再一个我们可以看到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被问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非常轻描淡写的就说了一句话叫做“媒体应该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来报导”。他没有说谁是这个媒体,谁没有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也就是说他对外是尽量想把这个事情压低的。

它保不了张丹红,它也不是对外宣称一个什么东西。可能性最大的就是煽动国人。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它用中文,中文除了中国大陆的人看以外还有海外的很多中国人会看。那么也就是说很可能是为张丹红这一类的人打气。

洪薇:您说的是为张丹红一类的人打气,那张丹红她这种现象不是偶然的吗?

横河:这就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了。在张丹红事件出来以后,就引起了国外很多研究中国问题的中国人,从中国大陆移居国外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们的评论。

这些评论归纳起来有这么几种类型,就是说在海外替中共就像张丹红这种类型替中共的政策做辩解、做解释或者是帮助中共进行对外宣传的,那么有几个方面:
一种是西方的中国问题研究这方面的中国问题专家,大家知道,中国问题专家要研究中国问题,他就必须到中国大陆,因为坐在美国你是很难去研究中国问题的,所以这些人在研究的时候,由于资源、由于他们所受的训练和各方面的限制,他们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对中共的政策让步或者是替它们说一些话。据我一个朋友告诉我说,中国曾经给美国东部的一些很好的大学,给每个大学10年之内3千万美元的投资,每年3百万美元,投资给他们的中国问题研究,条件是接受资助的这些地方就不能够再出中共不喜欢的文章了。

洪薇:这也是用钱来收买。

横河:它不是收买哪一个人的,它给这个大学,这个大学以后关于中国问题研究就不能出它们不喜欢的文章。所以你可以看到现在中国问题研究有相当一部分,特别是在大学那部分的专业研究,很多都已经替中共去说话去了,这是第一类。这一类的至少他在研究的时候,有一部分人确实是被控制了。

另外就是华文的媒体。华文的媒体是长期以来被中共全面控制了。这一点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就是海外的华人媒体除了现在极少数以外,绝大部分都已经被中共控制了,包括他们被控制的方式、包括相当的版面是在中国大陆排版的,由中国大陆的媒体直接排好版以后发给他们,他们直接发出来就可以了。

另外还有一种类型,就是西方政府媒体的中文部,包括这次提到的《德国之声》的中文部,这些年来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中共的政策的批评之声是越来越弱了。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广播局,就政府部门BBG可以把《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搬到被中共控制的亚洲卫星上面去。

如果说不是你的言论和你的说法已经能够被中共接受的,那么也是你随时可能被它截断的,也就是说中共只要不喜欢的东西,要就是你自己把它取消了,要就是中共可以把你随时停掉,因为你搬到它的卫星上面去了,也就是说西方政府媒体的中文部门或多或少被中共控制了。

还有一个中共千方百计想要影响的部分,就是西方主要媒体的中文部。很多大的媒体,专门有中文版的版面。比如说BBC就是英国广播公司就有中文部。大家记得在奥运媒体中心就有BBC的记者,当场展示他们进入BBC的主网站可以进去,但是当他点击他的中文部的网站的时候就进不去了。

洪薇:那么您这样说来的话那么这个形势其实还是满严峻的,做为在西方社会里面的媒体,他的这种媒体的职责和功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一些变化呢?

横河:对于媒体来说,他的功能在西方是被称为三权并立以外的第四权。他可以对政府或者一些社会上的现象进行一个监督的作用,那么这是媒体的功能。
在中国大陆媒体就有很大的局限性,因为中国大陆的媒体是党的喉舌。这句话它有两种说法:一种就是直接了当的说,媒体是党的喉舌,这是江泽民直接了当说的;另外一个就是比较委婉的说法,就是媒体是党和人民的喉舌。问题就在于这个人民以谁来代表人民来管这个媒体,还是党,所以转来转去还是党的喉舌。现在当然网络开始有一些突破,但是因为网络它也管得很紧,所以中国大陆的媒体有很大的局限性。

那么对于中国大陆所出现的很多的事情,包括像汶川地震的时候的豆腐渣工程,包括中国大陆很多民众的维权活动,这些东西在中国大陆的正规媒体、平面媒体,这些正规的媒体都没有办法披露的情况下,国外的媒体可以起到一个替代的作用,特别是国外的中文媒体。因为国外的中文媒体主要是对中国大陆的,是对中国大陆的民众的,那么他可以作为国内所没有的媒体的监督作用,或者更严格的说,是做中国民众的代言人。因为在中国大陆整个媒体是党的代言人,民众没有代言人。怎么办?国外的媒体本来是应该起这样作用的,做为西方媒体的中文部分,西方政府的媒体就更应该是,因为政府本身贯彻的、应该推广的就是关于人权、自由、民主的理念。

就像我小时候十几岁的时候,在文革的时候自己装了一个短波收音机,就开始收听西方的所谓敌台,听《美国之音》,听BBC。当时我所认识的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在内,最基本的关于民主自由的概念,就是来自于西方政府所支持的这些广播电台。实际上这些广播电台所披露的中共所掌控的媒体不能讲的东西,永远不会讲的东西,是帮助了中国人民认清民主自由的重要性,认清各种自由是怎么来的。

如果说西方政府的媒体去揭露中共侵犯人权的事情,揭露中共在国内做的一些不好的事情,他实际上是帮助了中国人民,所以在这里根本就不存在反华,或者是反共的问题,这两点根本就不存在,因为他是揭露了一个事实,只是讲了一个中国媒体,中国大陆的媒体不能讲也不敢讲的话,如此而已。在这里是一个敢不敢讲真话的问题,而不是什么反华、反共的问题。

洪薇:而恰恰真话也正是中共最害怕的,所以它不仅对国内的媒体进行控制,对海外也进行了长期的渗透和控制。这样一来的话,您认为这个张丹红事件,最近发生的这个事件,跟中共在海外,在全球的战略是怎么一种关系呢?

横河:这个问题就是很值得探讨,长期以来没有被国际社会重视的一个问题,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特别是从奥运会开始,这一个问题已经开始大量的曝光在国际社会面前了,就是中共对海外的渗透。这个海外渗透,它是通过控制华人社区,进而影响主流社会的价值取向的问题。
张丹红事件它反应了两件事情,第一个是中共对外宣传的控制,第二个是中共对华人的统战工作,海外华人的统战工作。关于第一个对外宣传控制的问题,我记得2002年的时候,美国一个智库叫做Jamestown,曾经有一个报告,讲的是在美国的四大中文媒体,包括《世界日报》、《星岛日报》、《侨报》和《明报》,是怎么被控制的。

2006年有一个叫做“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有过一个非常好的报告,这个报告比Jamestown的这个报告要全面和深入得多,Jamestown的报告相对来说的话,一个是时间比较久了,再一个内容也比较狭窄。这个报告的名字叫做:“关于中共对外宣传系统向国际社会进行意识型态渗透和散布仇恨谎言的调查报告”。这个报告在2008年7月29日,也就是一个多月以前又更新过了。

我可以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一下这个报告大概是什么。它很长,有一百多个参考文献,其中就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也就是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这两个是同一个单位两个名字,对内叫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对外叫做国务院新闻办,那么当时新闻办的主任叫赵启正,赵启正说过这么一句话,“要做到让海外舆论跟着我们走”。就讲要在美国等西方重点国家主动宣传中国,引导世界舆论,这里说了几句话,说是“要有意识的将力量向重点地区和国家集中,发挥优势,突出重点,坚持不懈,争取在重点国家、重点对象和重点媒体等方面的工作有所突破”。所以这是它一个有计划的全局性的安排。

新华社有一个对外宣传有效性的调研课题组,它提出来的就跟我们这次看到的张丹红现象有直接关系了,它说“在围绕诸如人权台湾、西藏、新疆、中国威胁论、法轮功等敏感问题与境外舆论的斗争中”——它是把它做为一种斗争来看的,“外宣媒体可以大有作为,但前提是必需注意按照新闻传播规定办事,注意宣传艺术。”

洪薇:就是它还要讲一点技巧。

横河:对,讲一点技巧。其中有一个部分提到,就是利用其他的国家的人和宣传工具来替中共做宣传。新华社这个对外宣传有效调研课题组又专门提到说“对外宣传应该以对象国的中上层人士为对象”。然后就讲了哪些哪些人士。它说是“因为他们是掌握国家的政治权力,或者是操纵国家的经济命脉,或者是影响国家的思想舆论”,所以它把这些中上层人士作为重点对象。

同时又说“华侨、华人和留学生是我国外宣的另一重点对象”。它说“现在境外有数千万华侨、华人,他们中的不少人已进入所在国的主流社会,甚至成为颇有影响的菁英人物。外国人往往通过华侨、华人了解中国,他们可以起到独特的桥梁和辅佐作用。”

在这里,我想张丹红这样的人,她同时具备了双重统战重点的条件,她既是舆论界的,就是可以影响国家舆论、思想舆论的舆论界的人士,同时又是进入所在国主流社会颇有影响的菁英人物,所以她是重点统战对象。

在这个报告当中它还提到了,全国广播影视对外工作会议上的广电总局的副局长讲过要反西化、反分化、反渗透,其中说确保辖区内也就是在中国大陆允许播放境外卫星电视接收用户信号,全部来自于中央监管平台。

美国广播局BBG把《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移到亚洲卫星上,就是帮助完成了中共控制的要求,亚洲卫星当然是中央监管平台,所以它就达到了这个要求。

回过去说张丹红在这个菁英人物当中是重点的统战对象,这些人有很多好处,经常回国所看到的、所听到的和所知道要说的,她都是非常清楚的。

洪薇:对您这样一分析的话就是有道理,但是这只是从中共这一方面来讲张丹红是一个双重的统战对象,是一个要尽力去保的这么一个人。可是从张丹红本人来讲,她毕竟是一个在德国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一个人,而且是进入媒体界、进入这种中高层的人。她是不是已经对中国的现状不了解了呢?那她言论是不是一种单纯这样一种爱国心的表现呢?

横河:我个人认为不是的。因为她在海外自己又是从事媒体职业,海外的信息是可以自由流通的。不要说她精通中文的人,就是这次德国媒体去报奥运的时候,那些从来没有到过中国,也不懂中文的媒体人,到了中国以后,在奥运期间都能看到中共在奥运期间撒的谎,都知道中共在奥运期间所做的这些事情,她做为一个中国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如果说不知道的话她就是失职,因为她拿了政府的钱,拿了纳税人的钱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她如果说不了解中国,那她就是失职或者说是明知故犯,更准确的说是什么呢?是拿了德国政府和人民的钱为中共效力,就是吃里扒外。

举个例子说,她所说的这个人权宣言第三条说“中共做出了比世界所有任何人都多的贡献”,人权宣言第三条说的是什么?是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我们讲生命,中共统治期间8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到现在法轮功学员、藏民还在死亡,我就是看了最近这几天,法轮功人权给联合国发的报告里面,还有就是在最近一个月之内,一、两个月之内死亡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

中国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政府有没有尽力去保障人民生命的问题,而是政府有计划的消灭一部分人生命的问题,到现在还在继续这么做。

第二个讲自由。奥运前从1月份到8月份有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范围内被抓捕,这是传出来的名字。北京申请示威的两位老人:一个79岁、一个77岁,仅仅由于申请示威就被判一年劳教,这是人民享有自由的权利吗?帮法轮功说话的高智晟,维权人士胡佳、郭飞雄等,很多人都在最近被关到监狱里面去。

再讲人身安全,全世界多少国家的警察可以随便的敲门溜锁闯到守法公民家里去白日抢劫的?有多少国家的警察可以抓人不通知家属,家属要自己到处去找自己家里面的人被抓到哪里去了,还问不出个结果来的?全世界现在还有多少国家?
就是这样的国家普通的居民、守法的公民都没有人身安全,您怎么能说人权宣言第三条中共是做出了最大的贡献的?就是不需要很聪明,也不需要知道很多信息都是每天放在面上的,人人都可以看见的事情,除了你闭着眼睛故意不看。所以她不是不了解中国的现状而是有意的这么做。

洪薇:那您认为张丹红事件对人们有些什么样的启示?

横河:我觉得就作为媒体,特别是海外的媒体,要为弱势群体说话,要捍卫人权和自由这些普世价值。这不是讲讲的,是真的要做的。当然做起来很难我知道,大部分中文媒体都被已经收买了。但是做为一个政府的雇员,你不能利用别的国家,自由国家,西方民主国家的自由去为自己来谋利益,去讨好中共来为自己谋利益。

中共在90年代认识到要打人权牌了,从91年开始每年中共都要发表人权白皮书,最多的一年2000年,发表了4部人权白皮书。张丹红在这里她对中共所做的贡献,所做的帮助就是帮助中共打这个人权牌。现在它们宣称它们的人权状况是最好的,中国大陆中共统治下,人权状况是最好的,张丹红在这个问题上就是中共这个政权在海外的代理人。

我觉得作为国际社会应该把这个事情真正放到议事日程上来,真正帮助中国大陆的民众,就应该认识到作为西方的媒体应该利用这个优势,来真正的为中国大陆没有办法说话的底层的民众,没有权利说话的民众来说话,而不应该让中共的代理人在自己的这个部门里替中共说话。

中共已经有了中国全部的资源,我们不应该再把西方很宝贵的资源去重覆中共宣传工具所说的话。

洪薇:这的确也是海外媒体的责任。

]]>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