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还学文:张丹红症候群与《德国之声》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CDATA[

奥运前夕,《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频繁现身德国媒体、赤膊上阵为中共政府说项、频频出手攻击西方媒体和政府,俨然中共官方的特使。面对她娓娓道来的厥词,德国媒体与社会洗耳恭听之余,竟无反唇相讥之力,七月二十四日脱口秀“面对中国崛起的恐惧?”的主持人伊尔娜直把她的德国同事当作“中国记者”了。

要是中共政府发言人或者官方记者,张丹红的言论也就不足为奇。可她的位置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而这个电台的宗旨是,“致力于传播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价值”,是使听众得到“对德国全方位的认识,获悉德国对中国问题的立场,并了解发生在中国,但中国当地媒体不能报导的事情”。张丹红此事不关言论自由,而是作为民主社会的新闻人,不忠职守的问题。便是作为自由记者,言论自由也不能为她屏蔽批评。

1988年张丹红22岁时到德国,两年后进入德国之声中文部,2004晋升为中文部副主任。且不说22岁是可塑性还很强的年龄,她在自由社会中浸泡了二十年,二十年在职场中游刃、成功、上升、安身立命,而且是在社会政治中极为敏感的新闻业。自由、人权的价值观,民主社会的游戏规则,是新闻业者的ABC。这样的背景无法解释张丹红的“奥运崛起”,要求解必须观照她的行为本身。

张丹红症候种种

之一:张丹红的格调

张丹红媒体亮相系列始于五月十六日科隆城市新闻电视论坛。访谈伊始,她煞有介事,“我决不否认,在中国侵犯人权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每天都发生许多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而且面临奥运,某些方面也加强了对异议人士的威胁和迫害”。接下来急转直下,宣称“大多数中国人今天享受着前所未有的自由”,而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要是人们只看媒体报导,又没去过中国,真会以为中国是一个极其恶劣、糟糕透顶的国家,没有新闻自由,人权被踩在脚下……”。若无其事地扯谎、面不改色地出尔反尔,更以一个西方新闻人的背景力挺中共,比中国官方喉舌更胜一筹。她还对德国听众解释:也难怪,非此即彼—西方媒体通行的游戏规则嘛。是自欺欺人,还是自嘲?!借西方新闻自由的平台为中共专制摇唇鼓舌、传播谎言,败坏西方媒体游戏规则的不正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自己吗?!

张丹红要辩护中共的人权,就称国内确有法轮功学员,不问政治,不但能自由练功还能自由信仰,可她对德国听众隐瞒了法轮功在中国是被政府列为邪教明令取缔的。对谈的人权国际的吴曼扬先生约她同去天安门广场练功,以身试法。张丹红迅捷地接过话头,“您是说,拉起横幅,上面写着……”吴先生打断她,“不,只是练功”。如此明显而拙劣地设陷,只有一个德文词形容才贴切,“frech”,厚颜无耻,肆无忌惮,是流氓的招数。她甚至不避一副共产党的嘴脸,“要是发传单、问政治,那是要受到迫害,在中国那些人只是顽固的一小撮(einkleinerharterKern)”。彼时忘乎所以,张丹红不会料到此时的黯然,然而悔之晚矣。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张丹红奥运秀,不仅卑劣,而且愚蠢。

之二、共产党的底线与张丹红的政治准则

访谈中张丹红粗描重写的是中国政府的“红线”:不允许挑战共产党的政权,并且再三再四地强调,这条底线不容逾越。

显而易见,张丹红为中共政府传声:西方社会,凡举对华政策、新闻报导都不可越雷池。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不回避中国的人权问题,张丹红就攻击她“为一个新的罪恶帝国的幻象提供温床”。幸而,西方不都对中国政府自我设限,西方媒体不对中国政府的侵犯人权缄默。

这又是张丹红消解中共人权恶迹的“神笔”。她丝毫不回避,法轮功“问政治,那是会受到迫害的”;“对于政府,有些界限不可逾越,这个,异议份子是清楚的”。也就是说,要挑战共产党独裁、反对政府,受迫害是咎由自取,党国制裁是理所当然。默认了共产党极权的合法性,人权问题就便便当当一笔勾消了。

默认了共产党极权的合法性,张丹红便一路歌功颂德,歌颂“中国共产党在过去三十年中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三十年间使中国“从中世纪跨越到工业时代”、使大多数中国人脱离贫困,“享受着前所未有的自由”……自始至终她没真说共产党一个“不”字,多自觉、多坚定的“党性”!共产党的底线是张丹红的最高政治准则。她甚至用共产党这三十年来的“丰功伟绩”消解一九四九年来它那无法掩饰的人祸,甚至说“现在共产党所作所为正是对中国人民的一种悔罪和补偿”。张丹红过火阿谀,不怕让共产党为难。一个绝对的权力,怎么能有错,怎么能认错?认了错,还怎么维持大权独揽?

七七年给右派摘帽,是纠正“错划”,但反右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当然无错可认,无反可平;“六四”弹压快二十年了,平反的呼吁年复一年,年复一年地,不愿禁声的异议份子和死难者家属在“六四”期间被监视、被软禁、被抓捕;五十年来多少被关押处死的政治犯,多少死于历次“严打”中“严判”滥杀的冤魂……都是共产党维持政权的铁腕。共产党何曾认过错?

之三、“多数”论——张丹红的党八股

无法回避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对信仰团体法轮功的镇压、对异议人士的迫害时,为中共声辩张丹红的另一张王牌就是“多数”论:“总体说来,对于大多数人,人权状况确有改善”,“大多数中国人从今天享受着前所未有的自由”。似乎多数理所当然地就抵消了少数,且不论所谓多数人的人权、多数人的自由并非事实。这不就是典型的共产党的二分法吗?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被成批镇压的“反革命”是中国人口的少数,五七年按比例—百分之三、百分之五不等—打成右派、撤职劳改家破人亡的是少数,共产党人为的三年大饥荒中饿死三千万人还是少数,八九年被政府枪杀的学生和市民是少数,今天被迫害、被关押、被虐待致死的法轮功信仰者是少数,奥运前被弹压的藏人是少数,监狱中反政府的政治犯是少数,异议份子是少数,苏联死于斯大林大清洗的是少数,二战中死于纳粹集中营的六百万犹太人对德国人口而言也是少数,……难道少数人的性命就不是性命,对“少数人”的屠杀就不是屠杀,对“少数人”的犯罪就不是犯罪?!张丹红不敢对西方公众说,斯大林的大清洗不是犯罪,纳粹德国灭绝犹太人不是犯罪,可是她却明目张胆地用多数论为共产党的罪行洗刷,不惧多数论党八股的血腥。

之四、张丹红的“三十年”歌德史观

访谈中,张丹红屡次提到中共的过去三十年:“一切政治改革都需要时间”而“中国刚刚开放三十年”,三十年间中国就从“中世纪跨越到工业时代”,“三十年中经济每年平均成长10%,并且没有发生重大的社会动乱”……似乎中国的历史都压缩在这共产党的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成了评说中国的唯一标准。

—三十年前中国就不曾存在吗?

—三十年前就不是共产党吗?

—即使不追究假定共产党三十年让中国跨越了一个时代的神话,它执政的前三十年(五十年代—七十年代)把中国拉回到中世纪,该是什么罪责?

此外,还须提醒张丹红选择性的遗忘:

—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发生于一九八九年,就在她歌颂的“没有发生重大的社会动乱”的三十年中,

—对法轮功信仰者骇人听闻的镇压也发生在她高歌的共产党的三十年改革中,

—对敢于逾越共产党底线的维权人士的迫害与监禁,也在共产党这三十年不间断的“政治改革”,

—一意孤行,祸国殃民、贻害子孙的三峡工程,也在这三十年中,……便是共产党自己,也不敢这样大话。张丹红不察觉她的机会主义太过分了吗?在不能给共产党贴金的地方,张丹红至少要知道闭嘴。

张丹红病从何来

张丹红奥运秀的不正常显而易见:

—以《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的身份作为西方媒体的新闻人,她和整个西方媒体、西方媒体的游戏规则、民主社会的基本价值唱反调;

—她力挺中国共产党,扫荡西方媒体,攻击西方政府,虽然她并不是中国政府的官方发言人;

—从5月16日《科隆城市新闻》论坛,到7月24日伊尔娜的脱口秀,到8月4日德国电台的采访,随着北京奥运的逼近,张丹红亲共言论逐步升级,

5月26日张丹红还在警告西方不要挑战中国共产党大权独揽的底线,7月24日就已声称“今天中国已经不是共产党中国了”;

5月26日她还不敢否认中共至少对“问政”人民的人权侵犯,7月24日就断然否认“不是共产党的中国”还有人权问题,公开扯谎“中国不是前东德!中国不是警察国家!”;

共产党使四亿中国人脱贫的神话,5月26日还只能为中共人权的底线装点门面,到8月4日,奥运开幕前一天,就升级为中共人权业绩的顶点,“对于人权宣言第三条,中国共产党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政治力量贡献都大”;

……

而张丹红媒体言论的这种种升级,从内容到强度,都合着中共奥运宣传的拍节。

这么多的反常,又这么多一致,不能仅仅是“偶合”。奥运秀也不会是张丹红的轻率出轨。毋须讳言她与党文化的共鸣,但她不是愤青。她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成功的职业妇女,何去何从,不是依头脑发热,而是靠周密权衡。

没有事先的默契,难以想像张丹红的奥运出击与中国官方政治宣传的高度一致,单是张丹红新华社记者式的背书就不是一蹴而就的,尽管她出手不凡。虽然目前尚无法求证,但这种猜测并不是空穴来风。张丹红不讳言,每每荣归故里,常被官方媒体以德国专家相邀待为座上宾。“2007年春节,大年初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就专门采访了德国之声的副主任张丹红小姐与她的家人;……大家知道,中共电台从来不敢直播采访人的谈话,害怕一旦说出来什么党让隐瞒的真实情况。能够同声直播采访,必然政治可靠——在中国,要党员加较大的官长;在国外如果不是地下党,就是久经考验的绝对可靠的亲共人员或外围组织”。在这样的氛围之下,相邀相许共襄大业,就不奇怪了。

然而,奥运挺共,对在德国民主社会落地生根的张丹红,还是不同寻常。这时,她和中国当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的党文化和党情感、《德国之声》中文部由来已久的亲共氛围就成了她为中共奥运出击的心理后盾。她相信足令西方惊恐的崛起中的共产党中国会是千年王国,甚于相信迄今为止东欧的变化所指示的世界历史不可逆转的民主化趋势;冒险一试值得,会有惊但料无险,中国那么强大,共产党政权那么稳固。她自信万无一失,所以才能秀得那么气定神闲、那么咄咄逼人。赌注中如果她真有什么政治理念的话,那也是实用主义—一种没有理念的主义,是对西方政治中对极权中国绥靖的投机,是对《德国之声》中文部中的亲共氛围的信靠。因为缺乏信念,所以她短视,对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德国民主社会—她一切选择、决断、行动和投靠的基础—,她判断失误了,而且大错特错了。她不会料到,竟会落马!

然而,无论成败,对于《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同志”,张丹红都是典范。成,他们可以竞相效法;败,则是一副清凉剂,给顾头不顾腚的亲共热降一下温;是警戒、也是机会,改变和更新的机会,即使出于投机的心理。

到底人权、自由的基本的价值在这个社会中坚实而深入人心,张丹红奥运秀无论成败,都必要促使《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改变。张丹红成功一时,《德国之声》中文部为中共传声会更无遮拦,更快引起德国社会和媒体关注,引起更激烈的反弹,导致更迅速更彻底的改变。张丹红早落马,《德国之声》早被德国的社会和媒体注意,中文部也要早收敛,早改变。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只有张丹红。对于中国政府,她的功能是在外面为中共摇旗呐喊,成则两相渔利;败则一次性消费。中国政府不露面,德国的媒体和公众还可能以为张丹红亲共言论不过是观点不同;中共一出面,她言论出击的背景就毕露无遗了。丢了位置,张丹红对中国政府就没用了,它的“关注”不仅口惠而实不至,而且是雪上加霜。但愿她的“同志”能从张丹红吸取教训。

《德国之声》政治与道义上的亏空

张丹红奥运秀言论出轨引起媒体注意之后,《德国之声》发表公告,鉴于她在媒体访谈中与《德国之声》所秉承的主导理念—民主,自由和人权—不相符合的言论,决定进行调查,此间循惯例暂停她的公众活动、包括电台播音。这是《德国之声》最低限度必须做的。张丹红这一次的言论出轨实在是太明目张胆,太过分了,而且是在《德国之声》以外的其它媒体上,瞒是瞒不住的,《德国之声》不能不出面表态。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张丹红这些言论并非偶然,而且对她在《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团队来说,也只是冰山一角。

这里引用中国国内一位听众关于《德国之声》、它的“中共情节”的印象,非常传神,也相当中肯。

“有关中国的政治话题,能够感觉出来,德国之声就小心谨慎,拈轻躲重,一定不得罪中国的才能够播出。与法国广播电台那种消息迅速、客观公正就差一截。……德国之声在涉及到中共的重大祸害人民,对外隐瞒的事件,都是慢半拍、一拍,言语温和一些,‘跟进其它媒体报导’。独家访谈的事,德国之声不敢干。……,德国之声不敢领先,甚至连断后也不敢。”

《德国之声》对中国社会政治报导的这种态度,如果归于德国人谨慎保守的性格,那么,虽可挑剔,但必须忍受。对于会得罪中国的敏感话题少报、慢报或不报,毕竟还不是不实之报,还没有沦为中共的传媒。但是如果这样,想透过西方媒体了解真相的中国听众,为什么还要去听《德国之声》呢?如果不能“致力于传播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价值”,又为什么要花纳税人的钱办《德国之声》呢?《德国之声》中文广播的这种政治风格,从根本上有悖它的使命。

当然这种政治态度不能归于德国人的性格,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同在德国社会、就有德国媒体却不见容于《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的媚共言论。《德国之声》中文广播的这种暧昧的政治态度,有它特别的原因。

“能够理解,究竟德国之声与中国广播电台打得火热,不敢得罪。一位中共宣传部门把德国之声看成最可靠的外国媒体,经常派员到德国之声实习交流。……自然,德国之声主要的人员,都是中共电台的坐上客。”(出处同上)

这不是中国听众的空穴来风。《德国之声》自道,“2006年11月7日,德国之声台长贝特曼与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钱小芊举行了友好会谈”,“德国之声台长贝特曼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王庚年签署合作协定”……可能他们认为这是无可非议的正常的国际合作,但是外界不清楚他们的合作与交流是如何运行的。然而,他们、而且我们也必定明了,他们是在和共产党领导和控制的中国新闻机构合作,和共产党的国家机构合作就要遵守它的底线—自然不是言论、不是新闻自由。经过北京奥运,世界有机会亲历中国的新闻检查了。这种合作自有它的代价,也有它的利益。它是以民主社会的价值原则与社会和公众的知情权为代价兑换个别个人与机构的暂时利益。

“(2008年8月31日),德国之声的晚间新闻,‘西藏的反动势力,经常袭击骚扰,使解放军和武警‘忙不暇顾’。”(出处同上)这位中国听众惊呼,“西方世界的媒体,没有一个会这样的脱离事实报导评论。德国之声的女播音员能够这样似中共的外围组织‘凤凰卫视’,这样的表达中宣部的腔调,编辑文章的女士先生的偏激立场,一望而知。”

这则新闻是《德国之声》在德国媒体开始讨论和批评张丹红(8月11日)之后、在它自己关于张丹红因此停职的公告(《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30日,德文出处尚未查出)之后播出的。中文部的亲共情节问题完全没有因为张丹红的停职而触动!

作者反问,“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藏人没有一兵一卒,……他们有什么能力‘经常袭扰’?拉萨满街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警,……怎么能够被藏人袭扰,‘忙不暇顾’?藏人最大的胆量、能力,无非是游行抗议,然后被镇压打死或事后抓住暴打判刑。”全世界都知道,唯独《德国之声》不知道,仍然不知道!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德国之声》中文部背离民主社会的基本价值太远了。德国纳税人的钱不是用来支持一个中共国际广播电台准海外部的。

还学文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德国

]]>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