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中央军校旅美同学会会长曝光中共海外渗透(图文)

张国威以切身经历揭中共统战手段 寄语竞选胜利的孟昭文站稳立场 勿成猎物

图:中央军校旅美同学会会长张国威9月14日在纽约地区反中共渗透研讨会上,以切身的经历揭开了中共统战的种种手段。(摄影:叶书行/大纪元)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CDATA[

中央军校旅美同学会会长张国威9月14日在纽约地区反中共渗透研讨会上,以亲身的经历揭开了中共统战的种种手段。

张国威说,他们统战,就是先跟你做“朋友”,他做朋友有目的,做朋友不过是手段,真正目的是要把你的意志、你的作为转变为他所要的作为和意志,那个时候你就变成是他了。他就看你的态度、心情、欲望,然后对着你所要的慢慢、慢慢、慢慢的把你潜移默化,久了他就称你叫Buddy,就是好朋友,那个时候就开始注入他们的毒素,希望你办这个事,做那个啊,或是请你介绍某人跟某人见面,那以后的名堂就多了。

张国威表示,华人社区的领袖,尤其是担任公职的华人,由于文化和血统的原因,是中共首选的统战对象。当然外国政要中共也会下手。

张国威说,华人议员当摆正位置。他举出美国国会议员吴振伟作为正面的例子,称赞吴振伟把美国的价值观,美国的精神维护得很好,可以不断的连任。吴振伟坚持为人权发声,曾参加国会山庄的集会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张国威说,杨爱伦就不一样了,因为她本身的缺点,爱财贪小利,所以被中共利用。正因为她支持中共,所以这次落选了。

张国威表示,中共的统战从没间断过。他忠告竞选胜利的孟昭文站稳立场,不要成为中共统战的猎物。
以下是张国威先生演讲的全文(根据录音整理,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各位大家好,我是中央军校旅美同学会会长,我们的会已经成立有26年了。选举以后的罢免委员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就从这衍生开去,谈关于反中共渗透这个题目,我就根据我自己的贴身经历讲一讲中共是如何渗透和统战的。

“两个非常亲共的面孔”

我看到孟昭文当选了以后,热烈庆祝她的那些支持者里面有两个非常亲共的面孔。使我想起来中共它要支持哪个候选人,它不会说所有鸡蛋统统放在一个篮子里面,所以当时分成两部分人,有支持杨爱伦的,也有支持孟昭文的。不管哪一个当选都在它的掌控之内。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因为中共渗透和统战它是永不间断,因为它发现这是一个代价最小,最有用的一个法宝,它就是靠搞这个起家的。大家都很清楚,我想从大陆来的朋友,应该比我清楚的多。

到了海外,在美国这样的政治体系下,中共发现可鼓励或支持华人候选人去参政,透过这些人可以用无形的方式影响当地的社区,影响美国的政治。中共可以利用和制造民意的呼声,达到很多它的要求和目的。所以我觉得看到那两个亲共的熟面孔,也不觉得奇怪,我现在暂时不公开这二个人的名字。

我觉得这次我们大家要提高警觉,因为虽然孟昭文生长在美国,非常纯洁,非常讲究美国的价值观,可是人究竟还是人,可能会受不了很多的左右。因为中共晓得统战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因为人有所求,有所惧,有所好,中共就可以利用各种各样的不同的方式来打动你。

华人政治人物成统战最佳对象

我们希望新当选的在美国政治圈里面的华人特别要注意,因为中共最喜欢找华人的当选人或政治人物来做统战,为什么呢?一是说起来有同样的血统,二是华人的背景它最容易了解,华人的文化双方都很容易接受。所以这样子的话,它做这个统战的工作比做西方人要容易的多了。

华人议员当摆正位置

我们举个例子来讲,美国国会里面有一个议员叫吴振伟,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他也是很小的时候从台湾来的,他到现在一直能够连任,因为他把美国的价值观,美国的精神维护得很好,所以他到现在没有任何一点差错,可以不断的连任。

但是杨爱伦呢,就不一样了,因为她本身的缺点,爱财贪小利,把美国的民选官员应有的作风、态度甚至都影响了,所以被中共利用。

杨爱伦支持中共 所以落选

当初的时候,杨爱伦当选并不是说她真是我们华人里面特别优秀,或者是可以当代表的,因为第一次选举的时候孟昭文的地址有点问题,杨爱伦就找碴让孟昭文失去资格,民主党里面就是她跟孟昭文,结果孟昭文退选了,那么只剩下杨爱伦一个。杨爱伦是华人,我们中国人这么多,选华人替华人讲话,总比一个外国人好一点吧,因为西方人对我们并不了解,对我们可能不够关心,大家就投杨爱伦。

杨爱伦上次当选就是捡便宜,当然她当选了以后,就如同刚才刘(国华)先生讲的,已经当选了,她就有很大的优势,可是这次就是因为她站错了边,支持中共,所以落选了。

忠告孟昭文站稳立场

在这点上,我对孟昭文提出一些忠告,你要特别小心,要站稳你自己的立场,那么你将来会很有前途。因为孟很年轻,有学养又有专业。这次法拉盛的民主党22选区选举出现这样的结果,原因应该是明朗的,所以我提出来给大家或当选的孟昭文一个参考。

“第一次被中共选作统战对象”

我自己曾经也被统战很多很多次,我讲一讲关于我自己被统战的事。这些都是实际的例子。我带来了很多旧名片,我被统战的时候对方留下来的,因为有时候记不清楚,人家跟我讲我具体讲不出来,我就得把这名片留下来,告诉人家是哪一年,什么时候,什么情况。

我们同学会现在已经成立有26年了,大概现在算起来是在20多年之前,就刚刚成立4年、5年的时候,有一位廿六或廿七期(中央军校)的叫吴静希(音),他因为自己心态不正,始终抨击蒋经国,他以为他自己上了黑名单,所以不敢回台湾,就老是跟中共的有关人员接近。后来他发现,在我们同学会刚成立3年、4年当中,我跟另外一位张永达(音)有影响力,因为当初我们几个热心做服务,很多人认识我们当中的几个人,所以很熟,这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大家晓得中共要统战,他第一个要找目标。今天马路上那么多人,他为什么不对他们统战?因为统战这个人对中共来讲,统战以后有作用,就好像杨爱伦、刘醇逸一样,他是议员,对不对,他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吴静希就是用这种方式当初加入我们同学会里面,他们要统战我,因为我那时当执行秘书,就等于现在的总干事秘书长。

话不投机不欢而散

有一天他找我说,我有两个朋友要跟你一起吃个饭。我那时候不知道他什么朋友,我想无所谓,他是军校学长,我们就出去吃饭。吃饭的时候来的人介绍说他们两个是中国领事馆的领事,因为当时给了我两个名片,一个叫王铁良(音)。这次统战不成功。为什么呢?他在跟我谈话当中发现,大家不同心,我讲的事情和他们讲的事情论点看法都不一样。就像我讲韩战是北朝鲜发动的,就讲了这件事情。当然这是我第一次跟中共搞统战的人打交道,我就感觉到他们非常客气,问候谈话非常亲切,帮你夹菜非常客气,你讲不好的话他不动气,也绝对不反驳你。

所以我平常就跟我们台湾社区里的人讲,说中共什么叫统战,统战的进行方式就是跟你做“朋友”。有人讲,做朋友有什么不好,总比做敌人好吧?不是,他做朋友是有目的的,做朋友不过是个手段,真正目的是要把你的意志你的作为转变为他所要求的作为和意志,那个时候你就变成是他了。

所以“统一政见”,我想这句话从大陆出来的人都非常清楚,可是我们在台湾很多人甚至于到现在为止还是弄不清楚,知道统战是一个名词,可是什么叫具体统战不清楚。

我当初第一次被统战给对方的印象就是这样子,所以之后就没有再来往了,因为他发现这个人跟他们完全不同。

“突然冒出来的统战者”

后来过一段时间以后,我记得是朱镕基当大陆总理李登辉当中华民国总统的时候,因为李登辉的很多论调都有开始台独的倾向,所以那个时候有一个洪库详(音)的立法委员,非常反对他。洪库详到美国来访问的时候,在纽约社区里面出现了一个叫艾当伍(音)的人,他的名片上面又是作家、画家、艺术评论家、命相风水专家。可是那几次跟我们来往仅谈一些军事,说中共现在怎么样,但他不说中共,他说中国,中国武器装备怎么样先进,战机多么厉害,完全配合当时朱镕基要用炸弹来恐吓台湾。

可是很多人不了解,有人很接近洪库详,就问他为什么?他说,你们这些人都是泛蓝,你们这些人都是反对李登辉,你们这些人都是反对台独,如果台湾一乱的话中国就会打过来了,怎么怎么样,说了很多很多这种等于是威逼利诱的话。他在我们这些社团里面活跃了一阵,后来这事过了以后,这个人也消失不见了。

“老人被利用当统战工具”

这里还有一个黄埔六期的叫沈彻(音)的名片。这个人现在已经去世了。他是北京黄埔同学会的理事、纽约中国和平促进会的总顾问、纽约中华文化交流促进会的顾问。他年纪很大了,可是他很可怜,就是一个老眼睛,他想跟我们接近。他也不能入我们会,因为他是被俘以后一直在中共之下做这种统战工作,我们也不欢迎。但是我们还是很敬重他,他是黄埔六期。

他有几次三番的跟我说,“今天是中共统战的副部长来了,一起来吃饭。”我都拒绝了,这位老先生老前辈他也曾经要求到台湾去,探望他的学生跟过去的老朋友。但是我问了他一句话,他暴露出的心态很不应该的,他说“我知道中共是利用我,我也利用中共”。我说你利用中共什么?他也不好意思,不就是到北京风光、风光,开一个会啊,然后有什么人来美国的时候把你的招牌抬出来。因为他是老前辈,我不能讲的太难听,所以话不投机,以后也就很少来往。

“利用同学情搞统战”

在1994年,有个所谓黄埔同学会叫陈学明(音),也跑来跟我搞统战。那时候我已经当会长了,他专门托人来说要见我,后来就在会所见了一次面,他带了一个叫戴坚(音)的一起来。我就讲:哦,你那个黄埔同学会,我们的政治立场不一样。可是我这个话讲了以后他马上就“转变”,说,我们大家都是同学,亲爱精诚啊,我们不谈政治立场,不过你们以后到大陆访问我们可以给你协助。因为话不投机,他在我们会所坐了一会儿以后也就离开了,以后也再没有连络。这些都是要来统战我,想来统战我们这个同学会的例子。

先做“朋友” 统战是软刀子割肉

在1995年的时候,有一次江苏旅美同乡会聚餐的时候,是为了欢迎江苏某地的代表团来纽约,有个领事叫刘建国的跟我交换名片(当然我刚讲的,他们的名字不一定是真的),我的名片上面有中华民国国旗,有中华民国国号,他们一看这个名片就不讲话了,说完“你好,你好”就没话了。就这样子,我一看他就是个领事。当然我当时也提了一些问题,他也觉得很难答我的问题。我说:你们中共为什么每一次都讲,“哎呀这件事情是前面谁和谁犯的错误,我们要改”,我就说:那么现在的所做所为是不是以后的人也讲你是错误呢?这话一讲以后,他几乎答不出来。

和我一桌同来的一个朋友,他问我说“你怎么刚刚讲这种话,你讲这些话多不礼貌啊”。我说我怕什么,我有问题就要问,有话就要讲。

所以他们统战,就是先跟你做朋友,看你的态度、心情、欲望,然后第二步才对着你所要的慢慢、慢慢、慢慢的把你潜移默化,久了他就称你叫Buddy,外国人叫,就是好朋友,那个时候就开始注入他们的毒素,希望你办这个事,做那个啊,或是请你介绍某人跟某人见面,那以后的名堂就来多了。

“又是一个来统战的”

2002年的时候我回台湾去了一趟,然后回来以后看到会所门上贴了一个条子,说有一个军校22期的来访,没有见到很遗憾,留下了他的电话希望我跟他连络。然后我就跟他连络,原来他是到纽泽西女儿那里探亲,我就请他出来吃饭。因为我们同一校门出来的,虽然他从北京来的,在礼貌上我就来招待一下,不见得个个都是来统战的吧。可是很遗憾,真的个个都是来统战的。

我请他吃饭的时候,起先还没有察觉,吃饭的时候大家谈个家常啊什么的,后来我就谈我说2000年到北京去玩,感觉很热。上次我讲过,被人家误会我是法轮功的事情(张国威先生2000年去北京旅游,被认作法轮功学员受到警察骚扰)。我说北京很热,古迹很多很好,就是太热了。他就马上改口讲说,下次我来给你安排,你九月份走的时候就比较凉快。

我说九月份不行,因为我还有一个小女儿还在读书,要开学,我要照顾他。他说那这样好了,我给你安排在八月底的时候,先到内蒙古那一带去玩,那个时候比较凉快,然后你临走前回来,快要到九月的时候,因为这里是劳工节日后要开学,快要到九月时到北京带你玩,然后你回去。我说好啊,那有机会的话好啊。

然而下面那句话马上就使我非常觉醒了。他说:你最好组一个团一起来,我安排统战部他们来好好的接待。我这一听就明白了,因为我没有这个祈求嘛。因为是学长学弟,安排怎么去玩那就可以了嘛,你把统战部抬出来了,那性质上完全就变了。我当时就警觉,没有接他的话。他还特意带了相机要跟我合影、照相,然后就送他走。

当然我也知道,你照了这个合影,有这张照片你可以回去汇报,我到纽约去已经见过某某人了,我没有白白跑一趟。所以中共换句话说给你附带任务,你去探亲,是告诉你有名单,你去找什么人,对不对啊?那么这样一来以后,我慢慢、慢慢的对中共的怎么搞所谓的统战,有了一点点的体会。当然还要多“学习”他们这一套东西,知道他们是怎么搞统战。我想以后在座的各位比我了解多的话,大家可以互相研究。

西方政要也是统战的对象

今天这里有一个外国记者在,我说西方人也要特别注意中共做这个统战渗透的手法,当然针对西方人中共做得最多的就是请他们到国内去参观访问,然后好好招待,感情上跟你软化,关系上就更接近。至于说文化上很多的问题,一时半会儿,对西方人一下子不能够像对我们华人那么融入,所以他对西方人的统战,效果就比较差。但是他们不是没有努力,他们也是在不断的努力。他们的努力是有目的、有方向、有针对性的。我想这些讯息要告诉很多的西方人,尤其是身担公职比较有影响力的人。

前总统柯林顿也被统战了

我记得前总统柯林顿在上台之前说过一句话,他说现在世界上的共产党只有中共看起来最强大,其他国家的已经比较弱了,换句话说这共产世界已经快崩溃了。针对这么一点,柯林顿说,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等要大量的对中国广播。这以前有人也讲过,说它(中共)是一个魔鬼的政权,对不对,要这样子做。

可是大家看柯林顿当了八年总统,逐渐、逐渐、逐渐的把他讲的那些都遗忘了,作风也向中共靠拢。尤其我看到他到陕西去,中共接待他,让他穿那个龙袍,象皇帝一样的那个味道。柯林顿变成这样子了,他还能够做些什么事情反共呢?谢谢各位。

]]>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