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九评》的作用为什么那么大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庄尼: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全球论坛》节目,我是今天的节目主持人庄尼。一起在直播室里的还有本台时事评论员路乔女士和我们今天的特约嘉宾石涛先生。(路乔、石涛:大家好!)

大家可能都听说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在大纪元的网站上发表已经四年了,引起了退党大潮,在这四年里,已经有4,500万人声明退出了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有人说《九评》就像九把利剑可以解体共产党,那也有人说《九评共产党》是一本救世奇文,是中国儿女的福音,那到底是什么呢?我们今天就来讨论这个问题。那《九评共产党》到底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呢?他对现在中国、中国的民众、中国的社会正在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这可是个很大的话题。

有关这个话题,我们一会儿请到了住在加拿大多伦多的江先生,江先生是第一个在全球退党网站上发表声明退党的人。那我们在江先生打电话进来之前,路乔那你可能也听说现在4,500万人退党的事情,你怎么看?

路乔:我是觉得这种现象是令人非常非常震惊,而且是在四年以内,只不过是四年就已经有4,500万人,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非常让人震惊的。一会儿我们去分析的时候,那也许背后也有很大的原因,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人退党?那访问了江先生以后,我们再慢慢来分析一下。这个题目倒真的可能是现在研究中国的课题里面最重要的一项。

庄尼:那石涛,你退党没有?

石涛:我给你说个笑话,上大学时,其实一直在学生会当头,就是学生会主席。

庄尼:那肯定入党了。

石涛:结果不是,为什么呢?是跟这个性情有关系。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就是说当时我是我们班最早申请入党的。但是结果最后一批突击入党都没突击上去。很多朋友上了大学都不知道什么叫“突击入党”,就是大学四年,它会弄一批党员的,这批党员被辅导员认为说是什么靠得住的,什么都靠得住,有机会留校的。

因为我们上学早嘛,那时我是八零级的最早那批人,所以那时候能留校,能什么……的都不容易的。我为什么没入党呢?我现在想起来省了老大的事了,辅导员跟我,说我有时候上课说话。

庄尼:就这么简单?

石涛:上大学上课的时候。

路乔:大学时候已经是名嘴了。

石涛:最关键的原因,那时候我个人的性情,我真的不喜欢那一套,我就是烦透了。我想很关键的原因是我烦透了中共的那一套,尽管我不是党员,但我不喜欢那一套体制。我们今天在原来的节目当中一再说过,今天共产党内部我们老说那话,我就老问那个问题:谁是党?谁是党?

你弄不清楚,最后只能是某个单位、某个地区的党政书记有实权,他就是党的代表。那底下打工的干嘛?咱们老百姓干嘛?就抱粗腿,你想仕途上有发展你就要抱粗腿,抱准了你就飞黄腾达,抱不准你就“折菜”,就是完了,腰斩了。我又不喜欢抱粗腿,我又不会来这一套,又爱说实话,最关键的问题就爱说实话。

庄尼:那你不合格。

路乔:所以人家不喜欢你了。

石涛:对,所以就省事了,其实我跟你说我们这一届我不光党没弄上,其实我当初还不是团员那时候,我们那一届改成“整团”,就是整顿共青团组织,大概在大陆的朋友我们这个年龄的很多人知道。

当时我们就是困难时期这一波人,孩子比较多,那当时我们一个中学年级有十六个班,一个班四十多个人,你想有多少人。那后来中学部成了我现在知道叫“戴帽中学”,就是在小学里头上中学的初一,我这个年龄的朋友肯定都清楚知道我在说什么。

后来曾经经历一批大规模的、大家一块入团,可是到了初三的时候,因为初三将要恢复高考,还没有恢复高考的时候,曾经整顿共青团组织,大家都给骂下来了,骂完下来后再重新入,我上课有时说话没入上。

庄尼:你还不如我,我还入共青团。

路乔:庄尼有入共青团?

庄尼:我入共青团还真有一个故事,那时候我跟石涛不完全一样,我不喜欢跟党的组织有任何接触,我觉得他们有时候翻脸非常快的,它会害你的,所以我是属于不理事的那种人。后来是我父母跑去找班主任,他说这个儿子上学不错吧,你发展他入团,是我父母希望我将来仕途……我入团真是那样入的。当然后来我也退了。

现在江先生已经打电话进来了,江先生您好!(江先生:你好!)我听说您是第一个声明退出共产党的对吧?四年前。

江先生:对对,我是在《九评》发表之后第一个退出的。

庄尼:江先生您能不能向我们听众朋友介绍一下您自己,我知道您是博士,现在国内共产党使劲宣传说,反正是反对共产党的都把你说成是没有文化的,那显然您博士不是没有文化,介绍一下您自己好不好?

江先生:我是在中国大陆出生长大的,在中国大陆读了学士也拿到硕士学位,后来出国拿到博士学位,现在出国已经十多年了,目前在多伦多一家公司担任高级工程师,我是八十年代在中国大陆读书的时候,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庄尼:那您还是个先进分子,我们刚说石涛因为话多所以没办法入团,主要是他敢说真话所以不行,不合格。那江先生能不能介绍一下您是怎么知道《九评共产党》,跟“退党”这件事情的呢?

江先生:我是2004年的时候从《大纪元》网站上看到《九评共产党》的系列文章,当时看了之后对我的触动非常的大。确实第一次我真正了解到共产党是怎么产生的?怎么发展起来的?它怎么传播到世界各地?特别看到它真的是为世界各地人类所带来的一些灾难和危害。

我首先有体会,比如在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那时我还很小,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所谓的“造反派”拿着刀枪挨家挨户去抢东西,那时候你根本就不能反抗,他看到什么东西,包括值钱的东西,家里有什么粮食啊、鸡、鸭都抢,你反抗他马上就打你,太厉害了,可能当时就把你打死了。那时我还很小,但还能记得当时的情形是非常非常的恐怖。

庄尼:那您入党的时候不知道这些事情吗?

江先生:入党的时候当时已经淡忘了,其实你知道共产党它在大学里有一套体系,每个年级、每个班它有所谓的“党支部书记”,那时候他们拼命的想把知识分子拉进党内,当时我也是发展对象之一。所以在入党的时候确实没想起这些事情,可能当时已经淡忘了,因为那时候它们宣传共产党如何如何好,带有欺骗性质的。

路乔:当时您小时候看见文化大革命发生的事情,您觉得很恐怖,可是当时有没有想到这是中共一手造成的这种悲剧?

江先生:小的时候没有想到,那时太小,还想不到这些事情的关系。

庄尼:那您退党的时候有没有觉得您在否定您自己,还是否定共产党,当时心态是怎么样呢?

江先生:我看到这个《九评共产党》之后,也是刚才我讲的,我觉得我是非常后悔,我曾经是它的一员,我是觉得我必须和它绝裂,要跟它划清界线。虽然说我当时是一个人退党,但是我觉得我一个人就可能促使更多的人站出来退出共产党,所以这就是我做出的一个人生的重大选择。那么我现在感到非常的高兴,我觉得我做出一个非常正确的抉择。

庄尼:那您是从《九评共产党》这本书里面看到了什么,对您非常非常触动的那些事实?

江先生:比如中共在中国大陆统治这么长的时间内,有数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那么共产党在中国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迫害了不同阶层的人,从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等等,这些东西我都看到了。其实我自己还亲身经历了一些事情,就是89年“六四”的镇压民主运动事件,当时我就在北京,我亲身看到了好多人被屠杀。

我在当时北京的大学校园里面,我看到墙上挂了很多照片,当时都是被屠杀,就是被军人开枪打死了的学生,照片血淋淋的,现在想起来还非常的恐怖。我在中国人民大学的校园里面,看到了当时有五具尸体,当时盖上了,其中有一个人就是被坦克压死的一个,身体薄薄的扁扁的,所以这些经历,在我看到《九评共产党》之后,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真是非常的可怕,非常恐怖,还有那些的危害。

庄尼:现在已经有4,500万人声明退出共产党,那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江先生:其实当时我在退党的时候,我就有一种预感,我是觉得退党的这个趋势,可能会发展起来,特别是《九评共产党》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中国大陆之后,使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能够觉醒起来,能够站出来公开声明退党,其实我觉得这个潮流跟我当时的预测是完全相吻合的。

路乔:那您这种预测,是不是因为您觉得《九评共产党》其实是中国人民在过去59年的写照,有很多表现出来的那种事实就是他们生活经验的写照?

江先生:那是绝对的。每个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只要看了《九评共产党》,他都完全能够把这些经历跟这些共产党本身能够连系起来,能够认识共产党的本质和它给中国人民所带来的巨大灾难。

现在你看中国的情况,那是非常的糟糕,道德极其的败坏,为了一个小利无恶不做,可以杀人放火,其实非常非常的危险。包括最近四川发生的地震,他们知道了预报,但是压着不报,为了所谓的保奥运,为了稳定,那么促使数万人就在瞬间就死亡,更可怕的是那些小孩、那些学校的豆腐渣工程,导致他们严重不符合建筑的标准,在地震中轻易倒塌,导致成千上万的儿童在瞬间消亡了。

庄尼:那么江先生您讲起地震,我想起当时本地很多的中文媒体把镜头对准了温家宝,就说他是亲民,他是地震第一时间就到了现场,很多人就把温家宝做为共产党的一个代表,那您怎么看这种现象呢?

江先生:温家宝当时的情况,我觉得我是很赞赏他的做法,但是他也是能力有限,想调动军队调动不了,换句话说,就是抢救的黄金时间错过了,而且当时共产党就是中共政府,它还阻止国外的救援队伍前来开始救援,到了后来就是七十二小时之后救灾才开始,其实那时效果已经不大了。

路乔:讲起四川现在的情况来讲,还是非常不妙,就是在半年以后,很多的灾民还是没有稍微好一点的房子住,有很多海外的捐款到不了他们的手,他们连去拜祭自己的孩子都不行,都不让。您觉得温家宝他是共产党员,当时是哭的,可是现在来讲好像也没有什么,他当时是表态了,现在还是没有人感觉他在做些什么或打算做些什么。那我想我扯远了,还是回到庄尼你刚刚问的问题吧。

庄尼:对,江先生我最后问您一个问题。那您退党了以后,有没有把您退党的消息告诉您的亲朋好友?

江先生:我告诉了,我告诉了很多人。

庄尼:他们的反应怎么样?

江先生:反应都很好,比如说像我鼓励的一些亲朋好友,他们都已经退出了或者正在退出,其实我也把《九评共产党》那本书透过各种渠道,传给我在大陆的很多认识的人吧,我也知道他们其中很多人现在已经退出了。

庄尼:江先生,今天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希望之声》的访问。

江先生:不客气!

庄尼: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能再跟您探讨类似的问题,好不好?

江先生:好,谢谢!

庄尼:谢谢!再见!

江先生:再见!

庄尼:各位听众朋友,刚才听完全球第一个声明退党的江先生,他讲出了当年退党的心态。石涛,你也没入团,你可能也不怎么需要退,不过你入过少先队,可能你也需要吧?

石涛:对,那个我早就退了。

庄尼:那你对刚刚江先生——比如他说到温家宝,他很赞赏他的表现,那你怎么看?

石涛:我觉得我对江先生的认识还是有点不太认可。其实我们原来在节目中有谈过,作为温家宝个人的角度来讲,这一个单独的人,我们说相对来讲似乎是有些人性。从个人的角度来讲,比起中共那扛枪打仗过来的官员,相比之下要人性多了。我们原来早就解释过,他个人人性瞬间的展露,被中共中宣部控制下的媒体,以党的名义,因为他是政府总理,把他个人作为政府化,是这个党盗窃了政府的名义,来宣传给老百姓。

中共有句话就是要把所有的事情变成好事,好事、坏事都要变成好事,好事、坏事变成所谓的好事,是为了维护党的利益,这一点上我觉得它任何事情都可以这么转。实在转不过去的话,它就给你咔嚓掉,还是温家宝。温家宝在接受CNN采访的时候,他不也有那么触动的感触嘛,写了几条在三方面要对国内政治体制、新闻媒体以及老百姓的这种监督作用上有所改进吗?但是那三条,你上哪看去呀?哪也看不到,对吧?

路乔:其实《九评共产党》里面讲的很清楚,就是说人性跟党性相比之下,人性根本什么都算不了,它坚持的就是你要做一个在中国生活的人,就永远要训练到你党性比你人性重要得多。

庄尼:也就是说不管温家宝他人性多强也没用,是这个意思吧?

石涛:他其实是被党所用的一个棋子。

路乔:对,是一个棋子。

石涛:他是一个棋子。党是什么东西,我原来说我说不清楚,就看谁掌握。在中国如果今天谁掌握军权,谁有实权,谁最后拱着,谁能给谁弄到,就这个东西,那就是党。

庄尼:所以当年胡耀邦他是总书记的时候,他也有点人性,是不是当时人家也认为共产党就像胡耀邦那样是吧?是不是起一个这样的花瓶作用?

石涛:共产党的党书记绝大部分被党给干掉了,对吧?

庄尼:那是最后。

石涛:对,最后基本被党给干掉了。至于它那个说法,其实我觉得具体每一个人,包括普通的中国人,我个人的看法每一个人真的都很好。但是当被拴在党的利益上,当被掺和到这的大的环境当中去的时候,他不得不扼杀自己的人性,他没得选择。如果这样的人身居高位的话,说实话,有的时候他还不如残酷点好。就是他好的一面被人利用了,被党的利益给利用了,他充当了欺骗其它老百姓的工具,对不对?

庄尼:就像当年周恩来,是吧?

石涛:对啊!

石涛:周恩来死的时候,我也在长安街上我也戴白花啦。哭啊,当然我也不知道哭什么,说实话,大伙都在擦……。

路乔:你不知道哭什么,为什么要哭呢?

石涛:那十里长街都在哭嘛!

庄尼:10万人唉!

石涛:10万人都上马路啦,都上那个长安街上。所以你知道这种氛围下,我觉得非常可怕的是这种氛围下的人们,没人认为他是错的。当这种思想的禁锢完全把人性扼杀掉之后,人就像咱们到动物园看的那个动物是吧?虎再漂亮,它被圈在笼子里;鸟再漂亮它是圈在笼子里,它被养着,对不对?它被这么着、它被那么着。然后饲养人一定说:“你还不知足啊,你?”对吧,早中晚三顿饭给你喂着、水给你弄着,都这么多伺候,你多好啊你呀!我觉得是这概念。

路乔:那你刚才讲到说在中国发生很多事情,比如就林嘉祥来讲,他犯那个事情,大家都知道他想侵犯那个11岁的小孩子。

庄尼:猥亵小女孩。

路乔:猥亵小女孩。可是他讲的话,他完全觉得自己是对的,他没有想到半点自己这样做可能是错的。

石涛:那是党嘛,那是党的话。

路乔:那是党的话。

石涛:他是海事局的党委书记。

庄尼:他老大。

石涛:他老大。他之所以在公共场合可以脱口这么说,是他没认为说错了。

路乔:对。

石涛:所以他说出了毛病、习惯了,不是酒后的话。大家明白,我觉得这任何一个部门的官员,只要他是一把手,在一个地方说事儿的话,他都这么说。所以他没认为哪里出毛病。

庄尼:我是流氓我怕谁?我是老大,干了又怎么样?

石涛:问题就在这儿,所以他可以说出来:“你深圳市长算个屁啊?”是吧?“我是哪儿、哪儿、哪儿的……”。他是有这个概念。

庄尼:我觉得石涛和路乔,我们在讨论《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之前,可能有必要讨论一下为什么这么聪明的中国人在49年里面哑口无言,就是被压的好像喘不过气,那到底是我们变得不聪明呢?还是共产党有它的一套什么东西去把民众给压住了呢?路乔从你在外国长大的这么一个角度,你怎么看呢?

路乔:其实我觉得你问这个问题,所有的答案都在《九评共产党》里面,当然就是说这个问题也是可以多方面去探讨一下。比如说它的“谋财害命”对不对?就是说它整个历史其实就是一个“谋财害命”的历史,用这个制造恐惧,然后它又封锁所有的新闻,所以没有人能够真的知道,好像一个大象一样,没有人真的知道整个大象的形状是什么,你只能是从你自己的感受里面,发生在你旁边的事物里面去感受、去恐惧。

所以我觉得其实这个问题在《九评》里面分析的非常清楚。我倒是想要讲一下,就是说刚才你问的问题,现在来,讲在中国由于有《九评共产党》所产生的一些什么影响?其实影响是非常非常的大的。4,500万人的退党只是一个数字,可是真正在不同的层面,比如说是在民众对中共的反抗层面,在公民意识重新兴起的层面都有很大很大的影响。

比如说在最近有很多的群体事件里面,已经有人喊出了“打倒共产党”。这个我想在中国的59年的历史里面,中共统治59年的历史里面真的是石破天惊,从来没有人喊过的,我们都看到有《九评》的影子在里面。

庄尼:石涛你怎么看?

石涛:我觉得这59年,其实应该是60年了。这60年里呢,我觉得共产党干的一个非常大的事,就是真正扼杀掉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传统文化的理念,人们正常的理念在三代人当中基本就没有了,消失了,人没有这个概念了。那这个扼杀传统文化当中最主要的部分就是对神的敬仰,人的来源和对神的敬仰。

它放大利用这个达尔文的“人是猴变”的这种说法,人是猴变的就变成适者生存。今天在大陆,在共产党的整个过程当中发生的一切的活动,为什么每一个具体的好人陷在旋风里头就变坏了呢?因为他要适应“适者生存”,他要生存下来,他不怕“出卖”,包括他的父母、妻子、儿子,他都出卖,是因为他要“生存”。

庄尼:以前共产党它就说,你信神是迷信。

石涛:对。

庄尼:我小的时候,它是这么教我们的。

石涛:对呀,信那些圣贤都是迷信。不是过去说,你对法轮功的迫害在99年的时候不是也是说他是迷信吗?没错吧?

庄尼:实际上我想起我外婆那时候,她还真的相信菩萨,她还教我们一句话说,你千万别干缺德事,你干了以后肯定有报应的。

石涛:但是中国共产党自己是鼻祖就最信这个,大家知道据说当初毛泽东身边就是个和尚。“胜不离川,败不离湾”这是民间讲的。“胜不离川,败不离湾”是说什么呢?说毛泽东跟蒋介石之间,一个是水龙,一个是土龙。所以你记住蒋介石他安的所有的首府都带着一个水,南京的挨个水,跑到四川还挨个水,然后跑到台湾还是个水,所以跑到台湾,毛泽东他再怎么样也没敢打他。

所以人说了半天,说现在中国共产党不承认台湾这块,中华民国是一直延续下来的,到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没法把中华民国给干掉。它的年号是连着的对吧?一直在这块土地上有,所以说实话,你真打开这事还真的不知道怎么着。但是毛泽东为什么……胡宗南为什么他往北边跑,那土龙,所以他挨着黄土地,这是他听的,真正他是最迷信的。

庄尼:这回头毛泽东他又要跟天斗跟地斗,还号召全国人民都要跟天斗跟地斗。

石涛:对,我跟你说这相生相克的理,说神人自负,最自卑的人就最自负,对吧,土包子开花,一要开花就开大了,开喇叭,就是这个。他太知道其中的力量,所以他反着来。他就让所有的人民不能相信祂,只相信他,但是他自己在过程中他真的害怕,他真的期盼。所以我看过那些说,比如说他很想进故宫,就有人劝过他你不许摸这龙椅,不许坐龙椅,他摸了二回他没敢坐。

路乔:他心里面还是怕。

石涛:没错,你知道他哪天进了北京城,9月9日(1949年)。他到了香山在双清池那待着,就没敢进,他说我怎么能够进这北京城,据说他旁边的和尚说,你选一个最大的日子,他选9月9日,但是他死也死那天,因为他最信,他知道这东西太灵了,他知道自己没有本事,所以他不能让别人都知道,因为他一定保住他的位子。

庄尼:讲起毛泽东,我倒想起有一些民众这么看,他说《九评共产党》里边讲了很多确实他以前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说有8,000万人死在共产党当政这段时间,但是有一部分人说那是毛泽东一个人干的,那对于这种说法,路乔你怎么看的?

路乔:那当然不可能是一个人干的,我觉得从表面来看整个中共是个体制,差不多是一个机器、一个系统,很多的螺丝钉啊各方面,它整个在运转,那当然说毛泽东你可以说他是一个操纵机器的人吧,这是要看整个中共是,有很多人说它是邪灵,是一个邪教。整个共产党是建立在一些教义,在一些反人类、反宇宙的教义上,然后中间有一个宗族崇拜,然后下面有所有的封锁,所有的消息把人拢在一块,然后用愚民。我觉得这是整套的运作,而不可能只是一个人,可是这个人把它弄的登峰造极,把它推上一个非常高的一个高度吧!

庄尼:那到底是这个人说了算,还是这个党说了算?石涛你觉得?

石涛:我觉得说了这话的人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有朝一日能够他超过毛泽东。他就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换。毛泽东在的时候,刘少奇也这么说,所有的词都扔在刘少奇脑子上。那你今天毛泽东死了,说整个事都是毛泽东负责。共产党任何一个错误,一定推出一个替死鬼,活的死的它不管,一定把所有的屎盆子扣在他脑子上,目地是扣屎盆子这个人自己有机会超过前一任。就是这么简单的事。

所以转一大圈,我觉得就一点能记住,他是集权的、贪婪的,他拥有权力的这个人认为旁边所有的人都是不安全的,都随时要干掉他,所以所有的中共的官就是这样,所以对下他一定都是暴虐的,就像那林书记对吧,你们市长,你们算个屁啊,你说几万块钱我也搞定,就是这个,扭过脸来。大家在网上看那个照片吧,什么精神文明先进,就他领那个牌子,你看那付脸,那一定是当官的,是他的上级给他颁奖,所以你看那两张脸,我跟你说这就是典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的党支部书记的脸,无论他多大,无论他多小,只要他在一方,他管3个人就是这张脸,他管10亿人也是这张脸,所以就是问题出在这儿。

庄尼:你刚才讲到我倒想起,毛泽东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可是我从来没记得他说过与党斗,他从来没敢与党斗。

路乔:那党就是他啦!

庄尼:不不不,党可能是现在想起来,党有一套东西的,党一开始马克思、列宁主义一开始共产主义宣言,它第一句话就是以暴力把现有的现存制度通通推翻。人家一开始是有纲领的,就是毛泽东他不能超出这个,是吧?所以我想你刚才讲的就是:“跟党斗?没门”。

石涛:所以我们回过头来你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就是《九评共产党》他到底好在哪?他真的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真正从精神层面、从理论上,如果说叫理论的话,即是从精神层面从他真正的内涵这一面揭示出共产党是什么东西。

庄尼:你讲起内涵,就是真的有必要细细探讨一下《九评共产党》是哪一种内涵?就是针对共产党,让那么多人一看以后就退党了。有必要探讨一下吧?

石涛:这个问题太大了。

庄尼:因为《九评共产党》我也看过,《九评共产党》确实有很多我没想到会这样子的。比如说一开始他把共产党成立的时候,说它就是以暴力推翻现有的制度,暴力实际上跟人性是反过来的。所以后边有一个结论,就是“共产党是一个反宇宙的力量”,我是从来没想过。

以前我也看过老子的道德经,里边写的时候我还以为这只是讲一些道理而已,但他里边讲的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他是天人合一,就是一个连贯的,没有人去挑战大地,也没有人去挑战天,还是顺着一个道去选择那个情势。

要是那些比如说秦始皇或者纣王,他做的那些事情,残暴、淫乱,那当时的人就是要推翻他,就是要替天行道,那都是要维护这个道。那这个“道”讲的到底是什么?可能就是人性当中好的东西对吧?如果这样看的话,那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以前我都没想过这样。

石涛:我觉得刚才我说的那个问题里,已经从另外一个角度触及到中共最坏的地方,对中国人破坏力最大的地方就是对中华文化的一种整体的扼杀。文化仅仅是在人的这一层面所展现出来的,我觉得是这种形式。我记得我们原来在节目当中提到过,你像世界各地你说有庙也好、特别是佛家的,我记得也跟大家介绍过我去过希腊雅典的卫城,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祭神的地方最低的一层恰恰都是剧场,剧场那是人们看戏听戏的地方,是文化的一种代表。

你像卫城那个地方,剧场完了之后,紧跟着就是法典的柱子,就是对人的一种约束,原来是刻在大理石上,那个汉白玉上,是在汉白玉上刻出的一种法典。然后接下来是它的文化部,然后再往上走是它的神庙,一脉相成的。那我们知道佛家里面释迦牟尼佛出家的那个庙里,实际是当时印度最高的学府。

也就是说,人把它叫做宗教了,是人把它叫做宗教。我记得我问基督徒,我说基督教是什么时候叫的?基督徒想半天没想明白,我说是当时基督在的时候说的吗?不是。那佛教是当时释迦牟尼佛说咱们叫佛教?不是。是人后来在人的过程中演化出来的。

庄尼:那就是说人的道德是从高源的生命来的是不是?

石涛:对,这其实根本就在这,后来人们把它称为文化、宗教、信仰这都是人的词,对吧?你往其追其根本原因,其实是修炼的人,非说人的话就是修炼的人。大家也都知道那些修炼的人都挺神的,都人力所无可奈何他的,而他对人的态度都是慈悲的。那种慈悲不是情爱,对吧?是慈悲。

所以我说为什么共产党把这一面给杀掉了?它杀掉之后,它引述了达尔文说人是猴变的之后,人是万物不能的,人的力量是最强大的。但是在人当中谁拥有力量?枪杆子里头出政权:杀戮。所以谁有权力,谁就适应了适者生存的这个概念。

所以今天普通的很多中国人,比如说咱们大陆人也说共产党不好,但是因为有那个东西被扼杀掉,自己在骂共产党不好的时候,自己偏门也往上钻。我原来说过我说这个反贪污、反腐败,怎么反贪污、怎么反腐败?大家都腐败,只是我没腐败着所以我反你,因为你昨天比我多挣三万块钱,我今天过不去了,这腐败这个人太腐败了,我非得给他弄下去,是因为他没分我一万五。

庄尼:你要是举脚的话,肯定我反腐败,把你干下去。

石涛:对啊,也可能我反你,也可能你抱我粗腿,咱输扑克牌,这都保不齐的事。这叫适者生存,那些东西仅仅是方法,但是他的内心深处,为什么今天中国人恨人有笑人无,妒嫉呀。比说如我看大连有一个人结婚,150辆奔驰500。

庄尼:有钱!

石涛:我说是有病,这纯粹是神经病,你怎么想他也是神经病,咱找不着理由了,但是这真的是事实。就说有一个山西煤矿矿主有钱买了15辆还是多少辆“悍马”……

路乔:开到哪里去那些“悍马”?开到矿山里去。

石涛:而这些表现出来不都是对社会的适应吗?这不都是适者生存的具体表现吗?但是你知道他骂不骂共产党?他骂,他知道。所以我觉得《九评共产党》最好、最高就高在这儿,揭露出它(中共)真正的本质,我觉得这点上是最厉害。

庄尼:那从人的本性来看,路乔我知道你也对基督文化有点了解,你看基督教,人家说他是教啊,他实际上里边讲的我看过一点,还是教人做好是吧?

路乔:我觉得全世界正教都有一些共通点,就是说……

庄尼:教人向善,是吧。

路乔:像善恶有报,这是最基本的,然后都希望大家在精神上有提升成为一个比较好的人,我觉得无论是什么教,只要他是正教都是这样子的。可是你看整个共产党它在这么多年它所做所为,哪有一样是教人成为好人的,可能唯一的就是教人成为好的党员,就是听它的话。

它做的东西,刚才我所说的邪教,它本身真的是很邪的,它所有做的东西,就像刚才石涛分析的,它把整个中国人的精神层面都摧毁了,把中国文化全部剥掉了,让现在的中国人完全没有诚信,很多的中国人没有诚信,道德沦丧。整个中国大好山河也没有了,所有的东西都污染了,所以这整个东西你怎么可能是正的东西。

我先不讲其它宗教是不是正的,就说共产党它所体现的,现在看它所体现的,还有现在看中国的整个情况,整个所有的结果都是邪的,都是不是好的东西的。

庄尼:就是说共产党实际上是把人性,我先讲刚才你讲的宗教,比如说基督教也好,全世界的正教,讲出来很多人认同,是吧?这个叫碰到了人性当中善的东西,全世界的人认同正教,比如说认同基督教,认同佛教。

路乔:那是人性。

庄尼:人性好的,就是他善的一面碰到了,是吧。那共产党如照刚才你们分析,实际上它是把人的善的一面给中间切掉了,因你信的东西,你信善恶有报,信基督教讲的做好人,信道家讲的天人合一。

石涛:对,它其实就没根了,它把人放大化,把个人放大化。

庄尼:而且把人变成是跟动物差不多了。

石涛:对,它人定胜天嘛。所以大家看动画片齐天大圣,齐天大圣本身其实真正西游记你让我说,我记得我老爹跟我说那是一个修炼人的故事,讲修炼人的事。我说怎么了,他说你看为什么孙悟空得用金箍咒给他咒上,谁给的金箍咒?是菩萨。而孙悟空代表的是人的心,所以有一个词叫“心猿意马”,而菩萨为什么用金箍咒给他咒上呢?“心”必须用佛法来约束。

路乔:心法。

石涛:以心法来约束才行。那猪八戒为什么老上高老庄娶媳妇?他就是人,在人的身体当中,他代表圣,这都是有假的。但是共产党的书不这么说,它说齐天大圣就说它砸天堂、砸天庭,它造反,它说齐天大圣是造反,所以共产党利用这种东西去宣传,去破坏人们对神的敬仰,去放大人的欲望,我觉得这是它最卑劣的。恰恰《九评共产党》在这方面点出来了。

庄尼:等于是《九评共产党》把这个点出来,不光点出来,而且教会了人,人实际上应该是善良的,应该符合……。

石涛:被约束的。

庄尼:被约束的,也是天人合一,符合天道的。

各位听众朋友,我是庄尼,现场还有路乔和石涛。那我们现在讨论是《九评共产党》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那有关这么大的威力,实际上体现在4,500万人声明退党。那有关这个事情,我也采访了一位义工,就是专门帮别人做退党的王女士,她是一个义工,我们先听听她是怎么跟人家讲的。

王女士,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希望之声《全球论坛》的访问,您可不可以介绍一下,您是怎么帮助居住在国内的人退党呢?

王女士:我有一个愿望,就是把我们知道的一些信息,告诉给我们国内的老乡,让他们也知道最近国内、国外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因为在国内消息很闭塞,我们在国外就知道很多,而且很详细,而且也是很准确的。

很长时间以来,在国外就发表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是一本非常好的书,是能够使人得救的书。很多人知道中国共产党从建党以来,对善良的人们迫害的真实情况,所以很多人知道了共产党的腐败,就不愿意在共产党的组织之内,所以他们都纷纷退党。

而且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确实是做了很多坏事,杀害无辜的好人,杀害了很多,它造业是很大的,所以很多人就不愿和这种邪恶的组织在一起。我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些真实的情况,告诉他们最近退党的情况。我听到一些声音就知道是好多人在讲话,我讲很少的几句话,他们就很痛快的都退了。

庄尼:在退党网站退?我看退党网站有四千五百多万人,有些是你们帮他们退的,是吧?

王女士:对,有些是,我告诉他们,我们是退党服务中心的。因为你在共产党这个邪党里面,共产党因它造业太多,神佛都不容了,都要灭它。我说你是党员的话,党员、团员、少先队这三个组织都是和共产党同一个体系的,在灭共产党的时候,就会受到牵连,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我希望你能退出来保个平安,他一听这个以后,他就愿意退。

庄尼:那退党的人怎么说呢?

王女士:退党的人有的说:“我们不愿意和这个共产党在一条在线,我们愿意退出来。”

庄尼:你最多为几个人退过党?

王女士:有的时候是一个,有的时候两个。但是最近我把国内的贪官腐败的现象举出来,然后告诉他们最近毒奶粉对儿童的毒害,他们就非常气愤。我问他们,你们如果想保个平安,你可以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个声明,我可以帮你。他说,好吧。有的说给他取一个名字,我就说因为神佛只看人心不看表面,所以你愿意用真名也可以,愿意取个化名都可以。

有时是我帮他们取名字,有时他们自己取名。有一个人说他那儿有三个人要退,然后就把他们的名字都写下来。后来我说那你还有没有亲朋好友需要退的呀,我可以帮你。他说都有,他说有很多,他们都想退。那我说现在可以不可以?他说我得问一下,然后说你再过二个星期再打过来吧。

然后过了二个星期,我就又打给他,他告诉我20个人的名单,他说还有我们那一个厂的全体员工都要退,我说有多少人呀?他说有一百来人。我说,哎哟,这么多,那太好了,我下一次打电话给你,你就把名单告诉我。我还想告诉他一个热线电话,然后他如果能打过来那是挺好的,也告诉他一个传真号,可以把名字传真过来,还有e-mail号码我也告诉他,这样的话呢,他能一下子把名单都寄过来就比较好。

庄尼:那您觉得从现在这个趋势来看,往后退党的人数会不会增加呢?

王女士:我觉得会增加,因为现在有很多人他还不太敢吧,有的人他是退了,但他总是说,我们家里没有。但是有的人哪,他一听当前的情况,他很痛快的就想退,所以我觉得情势发展是越来越好。

庄尼: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刚才听到的是退党服务中心的王女士,她讲起她帮国内同胞退党的一些真实情况。那石涛啊,刚才我们讲《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实际上就是从很深很深的精神层面,把共产党是什么,然后原因是什么讲出来了。那你觉得往后会有什么情况发生,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石涛: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这么讲吧,我们从一个最现实的、刚刚发生的事情来看,那就是杨佳这件事情。我那天,其实不是那天,我今天注意看了一下艾未未的博客,艾未未,我跟有些朋友在节目里一直介绍说,他就是艾青的儿子。我注意看了一下,敢情他是78届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78级,跟张艺谋和陈凯歌是同年级的。

他当初是学美术的,然后他在81年的时候,在学业没有学成的时候,他认为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太……太狂妄了,他说什么天之骄子不骄子的,他就愤而出走到纽约,在纽约学的应该叫室内装潢艺术这方面,主要是建筑这方面的艺术。那他后来做了大概有将近……我看前后将近有20次个人艺术展,也应该说他本身从造诣上,第一、他背着他父亲的盛名啦,这是肯定的,那第二呢,他确实有他自己很独到的一面。

路乔:有才华。

石涛:有才华。比如他自己认为说,有关电影……他是《北京人在纽约》的副导演,当时这个片子在国内反响非常大,因为他重视学电影的嘛,而且在他看来,他说目前在中国……他说张艺谋就是狗屁,什么都不是,哈哈哈。那我想这说多了,这是他简单的背景,他现在很有造诣了。

我看到他非常关心有关杨佳这件事情,他提到一点,他说,杨佳他妈你知道是怎么被关、被送到精神病院的呢?敢情杨佳他妈被取了另外的名字,在7月2日,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控制的医院——安康医院,并不是用王静梅的名字。

庄尼:噢!

石涛:当时我看到以后,就非常惊讶,非常惊讶!就是说整个过程是公安系统串好了、玩咱大家伙的、骗所有的人的、欺骗这个世界的。那我可以这么讲,他当时文章里就说,看来杨佳他妈没疯,是这个社会疯了,完全疯了。

他说什么叫“稳定和谐”?他说,公平一定要战胜稳定。我觉得他从整个的角度来讲,他从他分析的角度来讲,我看过之后非常触动。所以我刚刚为什么举这个例子呢?今天杨佳的案子已经不是个人的问题了,也不是什么杀人不杀人了,而是这个体制,体制下的整体司法系统,利用手中的权力,可以肆无忌惮的玩弄全世界人类,没错吧?

它以国家的名义,它一切都是以国家的名义,但蹊跷就蹊跷在:为什么这件事又出来了?杨佳他妈在精神病院,是13日的时候,杨佳他妈的妹妹接到办事处的主任通知,说你姊姊在医院、在精神病院啦。那谁有这个权力跟他说?我想中共的权力就是在斗争中生存,在鲜血中寻求营养,那它也一定死在斗争中和过程中;中共的历史就是斗争的历史,枪手死在枪下嘛,这是一个不变的道理。所以它这么残暴,我觉得最终将会在它们权力之争的过程中本身就销亡。

路乔:刚才我说整个共产党是邪的,我们从刚才石涛讲的例子或是毒奶粉……就说毒奶粉的事件,最有意思的、让人家想不到的是,毒奶粉是毒了很多小孩子,那当然有很多父母很伤心,可是居然也有很多人站起来为中共辩护,所以本身整件事就是那么反常,那么的变态。

庄尼:对,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善恶的标准吧,你看一下这么多声明退党的人,他实际上是从根子上发现人性是应该善良、应该好的。

石涛:从精神上摆脱中共,这是非常关键的。

庄尼:对,声明退出的人就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我们真的要拭目以待,真的要留意这个情况:4,500万人,不是一个小的数目,中共的全体党员加起来也就是7,000万左右啊,那往前看,可能好戏还在后面啊!

石涛:对!

庄尼:各位听众朋友又到了节目结束的时间啦,感谢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全球论坛》,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会。

路乔:再见。

石涛:再见。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