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声: 听法轮功学员的话是没错的

206

年前两个朋友找我去帮忙办点事,办完后他们带我一起去与一家建材供应商洽谈业务。建材商是个年轻的女老板,跟我其中一个朋友较熟,一见面就聊得热火朝天的。这个女老板我以前见过一次,也是朋友带我一起喝过一次茶,但没说什么话。所以他们谈价格、质量什么的我也插不上嘴,就静静的听他们讨价还价。

女老板可谓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她很快就察觉到我们这几个人中,谁是能真正拍板的。除了马上香烟、饮料递上来并猛夸自己的产品质量好之外,还一个劲的给朋友戴高帽子,什么张总爽快大方,李总风度翩翩的。

毕竟以前打过交道,所以他们很快就把单子给定了下来。等单子定下来再无需夸产品质量好的时候,这个女老板就把高帽子往我头上戴起来了,精明的生意人是不会忽视客户中的任何一个人的。

她笑着说:“这位朋友跟别人不太一样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我笑了笑,认为这无非是些生意场上的恭维话,就很客气的回了她:“是吗?从什么地方看得出来呢”?

她说:“眼睛,你的眼神与众不同,像个小孩子一样宁静、清澈”。

“是吗”?

“是的,你跟张总、李总他们有些不一样,他们为人豪爽,广结广交,爱开玩笑,你呢,稳重、沉默。我以前跟张总他们经常一起玩,比较少见到你,我们好像一起喝过一次茶吧。”

“是啊,我们是喝过一次茶,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炼法轮功的,跟张总李总他们是有些不一样,他们的喜好太广泛了,我呢什么都不会,基本跟不上他们的步伐,所以出来玩得少”。

这时我的朋友调侃着说:“你说他啊,吃、喝、嫖、赌、跳舞、麻将样样不沾,也不晓得挣钱干什么?活着干吗?他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女老板说:“那可是比熊猫还珍贵哎,那应该是个极品男人哦。”

说罢我们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的笑是朋友间友情的一种交融传递,我的笑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这一方面说明我的人缘还不错,朋友间相处很轻松,因为凡是这般开玩笑的,说明对方真的是把你当作好朋友;另一方面在他们的一褒一贬中也说明修炼法轮功的人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已经不是邪党宣传的妖魔化形象了。

说实在的,我还真是佩服这个女老板的精干,同时也体谅她们做生意的难处,为了多签一些单子,她们要投其所好并且恰如其分的跟不同的人打交道。

后来我们又聊了些生意上的和现在社会风气之类的话题,我谈到一些我对道德善恶,立身处世方面的看法,并告诉他们多听点法轮功学员的话是没错的。

虽然跟几个朋友关系都还好,而且有几个在我的劝说下退出了邪党,但他们在生意场上的勾心斗角和在生活中的放纵不羁还是令我避而远之。想想这个社会简直是太乱了,朋友们在花天酒地的生意场中浸泡多年,早已被搞得美丑不辨,善恶不分,应该遵从什么,应该摒弃什么完全都颠倒了。

我的这些个朋友们基本都是邓小平所宣扬的“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之类的人物,为了赚钱不择手段,哪管什么道德良心、贤言古训的,只要能赚到钱,什么样的事都干得出来,这些年通过搞房地产、开公司啊也赚了不少钱。

平时我们不经常在一起,只不过因为从小一起长大,而且我所掌握的职业技能他们不懂但又经常涉及,所以常叫我去帮帮忙。在他们眼中我这人心眼好,待人诚恳,看问题比较冷静准确,所以他们有时也喜欢听我对一些问题的分析看法。

因为我经常突破网络封锁看外界媒体报导,对中国经济走向方面的信息了解当然要比他们提前得多。记得07年底我跟其中一好友提醒股市不对头,要他小心点。朋友当时信心十足,准备把手里的钱都投到股市去博一博,在我的提醒下只投了十几万进去,转眼到08就差不多都没了。还是那位朋友,在房地产行业赚了两百万,想在08下半年跟另外几个人一起搞个房地产项目,准备投资3000多万。当时我也是劝他不能投,他听了我的,没有投,结果另外几个人现在买了地皮但不敢做,搞得骑虎难下。

因为只要看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了解一下邪党起家的历史和维系它政权的一些“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手段,就能分析得出来。道理很简单,其实邪党最不担心的就是中产阶层的这部份人,因为这层人有房、有车、有产业,好吃、好喝、好滋润,他们跟在邪党的屁股后赚点钱,哪怕是对邪党没什么好感,也舍不得自己的那点产业。所以他们非常不希望这个社会有点什么变化,哪怕吃了邪党的亏他们也不愿意反对它。

邪党对他们的心思也是了解得一清二楚,平日里也给些钱他们赚,赚了些钱的中产阶层人士把这个社会点缀得好像很繁荣很兴盛似的。邪党在这层人士歌功颂德的掩盖下得以继续维系邪恶的政权,只要这些人不出声,不反对,其他的社会底层人士和弱势群体就好解决了,能收买的就收买,不能收买的就武力镇压。

邪党当时为了收买被他们盘剥了几十年的农民的心, 把农民的上缴取消。当时糊弄了多少人啊,多少农民都说邪党好啊。且不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取消农民上缴的国家,农民一年的上缴才多少钱啊,农业税加“三提五统”一起共计一千二百亿。

邪党会有这么好的心吗?他们只不过耍了个把戏,换了身行头而已。他们一方面把廉价的农村劳动力大规模引导到城市从事低附加值、有损健康、重复机械式的劳动,为他们赚取了更多的外汇;一方面他们把黑手伸进中产阶层这部份人的荷包,这部份人手里的钱占整个老百姓钱的80%以上,这部份人荷包有点闲钱会干点啥呢,就是房子、车子、股票之类的。没看邪党死死的操纵着房价、股市、石油这几大块吗?邪党在这些方面耍点阴谋,多少万亿的银子都落到了他们的手中。

说不定过两年邪党还会搞出个新的明堂来,让老百姓云里雾里的被他们牵着鼻子把口袋中的钱掏出来。因为他们不可能让过多的钱流入到老百姓手中,他们害怕老百姓手中的钱多了,他们的屁股就坐不稳了。所以他们会周而复始地想办法,让老百姓总好像有个盼头,好像再多努点力就可以到达一个什么目标,让老百姓始终沉浸在挣钱的过程中。

而真正掌握着大笔大笔钱的那些人就是邪党的那些贪官污吏和他们的子女亲属们,是他们在操控着这一切,老百姓要想不明白这点,就会当了冤大头还屁颠屁颠的帮他们数钱呢。

当然他们这一切却逃不出法轮功学员的火眼金睛,所以多听点法轮功学员的话是没错的。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