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图文)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自从大纪元发表系列文章《九评共产党》之后,在大纪元网站上也开设了退党网站,人们可以在网上退党、退团和退队。神州大地上有十几亿人,曾经参加过党团队的人也不下几亿,5千万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对中国人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

另外,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向现场的嘉宾提问或者发表您的高见。还有一个问题是“中国民众现在对共产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4007087995-8991160297。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联系,SKYPE地址是RDHD2008。

那我们先介绍一下现场的几位来宾。这一位就是现在在纽约的退党义工,她是赵立平女士。您好。

赵立平:您好。

主持人:下一位是新唐人特约评论员杨景端先生。杨先生您好。

杨景端:您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中国和平”的负责人唐柏桥先生,唐先生您好。

唐柏桥:您好。

主持人:那我想先请问赵女士,我知道您过去是从高干家庭出身,而且在新加坡就做退党的义工,到纽约仍然在做退党的义工。他们说现在您劝退已经超过2千多人。您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您为什么会做这个事情呢?

赵立平:自从大纪元时报登了《九评共产党》,我看到《九评》以后,就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是特别邪恶。再从我自己本身,我的家庭,我家族的家族史;还有我是法轮功学员;另外,我看到我们中国的同修、我的朋友,在监狱里受到的酷刑;然后我的一个朋友他在2002年就失踪了,《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也提到中共有酷刑,而且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那么我就想,我的朋友到现在6年多都没有消息,其实是没有了。

那我就认为退出中共这是我们的必然,必需退出中共才能使中国人民或者我们中华人民不受这些迫害。

主持人:那我想问一下唐柏桥先生,现在已经有5千多万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而且我们也看到最近中国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近期发生的央视大火,很多人都在那儿叫好,那现在中国民众对共产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唐柏桥:2008年应该是转折性的一年。在2008年以前,中国的民众大多数还抱持着一种上访的态度,很多人有冤情还是上北京找组织。那么2008年奥运会前后,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尤其是杨佳这个事件以后。中共生日是7月1日,杨佳单刀赴会在上海袭警,我们叫袭击警察,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全国人民一片叫好。

这个事情是有象征性的意义,为什么呢?因为在那个之前,全国老百姓不知道彼此在想什么,那么这个事情以后,全国老百姓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了,就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我们痛恨共产党,我们唾弃共产党。

因为杨佳杀的是共产党的代言人,是共产党的镇压工具,是警察。在西方国家,他们应该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为人民服务的,但是在中共那儿,他是共产党的工具,那杀共产党的工具,不管什么理由,老百姓都为他叫好。全国在为他叫好的时候,就传达一个共同的信息、一个民意表达,那就是我们要背弃共产党。所以从那儿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只要是针对共产党的,老百姓就叫好。

尤其最近2009年的第一把大火、第二把大火。二把大火,一个是安徽长丰县宾馆大火,一个县长被烧死、三个领导被烧伤,全国人民一片叫好,还发了贺电,都说我们这里为什么不起大火。第二个就是央视在元宵的时候,一把大火,40亿人民币的央视大楼和东方酒店被烧得一干二净,烧成灰烬,那么全国也是在网路上一片叫好。

所以这两个事件可以说明,2009年的一把大火告诉中共,你的末日不远了,老百姓要欢庆你们的任何一件事情,你们的灾难老百姓都会欢庆。那么我觉得这个退党大潮,跟过去几年传《九评》是有很大的关系,那直接的关系等一下我们一会儿再谈。

主持人:说到三退,有人就说三退可以用真名退,你有足够的勇气的话,就用真名退。还有的说,可以用化名退或用小名退,那有人就说,我用化名退了之后,我的生活不会有什么改变,我过去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那这个用小名退或者用笔名退党、退团、退队的话,对人来说有什么社会和现实意义呢?

杨景端:其实退党的目的并不是说我们退出中共这个组织而已,他是说,人哪,要表一个态,他要从内心认清共产党的邪恶,而且拒绝成为它的一分子,虽然共产党叫大家不要信神,它自己很清楚自己是一个邪灵,你想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它就不会让你入党、入团、入队的时候宣誓,你说宣誓是什么意思?

主持人:宣誓不就是一个形式,走过场的一个仪式吗?

杨景端:其实不是这样的,从世人来看,那是宣誓给上天看的呀!当你宣誓了以后,你认为你只是给共产党宣了誓,但共产党它自己做为一个邪灵,它心里很清楚,你是为了它,要跟它奋斗终身的。所以这个退党、退团、退队绝对不是一个表面的形式,而是要抹去你在宣誓的时候对上天的承诺。

当共产党哪天要垮台,或是要打入地狱的时候,你作为其中的一分子,也会跟着它进去。那当你宣誓退出的时候,尽管你用的是假名,但是当你发自内心的愿望出来以后,因为神是看人心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呢,你的生命、你的未来就不会跟共产党一起走向灭亡,所以退党、退队尽管用假名或小名退,绝对是有很大的意义的。

主持人:那一定要在大纪元的网站上声明吗?如果有人不会上网,或者找不到朋友替他上网声明,那算吗?那譬如他对天发誓说:“我今天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那算数吗?您觉得呢?

杨景端:我认为不管什么形式,只要他发自内心的愿意和中共划清界线,脱离中共的邪恶组织,我个人认为应该都是非常有效的。

当然,我们在人类社会这儿,我觉得还有一个实际的好处,比如说你在大纪元网站上退党、退团、退队以后,你会有一个证书,你会有一个号码。那么当共产党垮台的时候,因为中共不光是一个政治团体,它实际上是一个以政治团体为名目的犯罪集团,那么将来中共垮台的时候,它所有的罪恶都是要被清算的,那么你作为其中的一分子的话,你当然也逃脱不了关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有一个证明,证明你在中共还存在的某个时候,脱离了它,那么我想呢,这对你是有好处的。

另外,现在还有很多人,都认为中共将来要垮,特别是那些高官,他都不相信共产党,他都在为自己留后路。那将来你到了国外以后,你要申请移民也好,申请避难也好,各种各样的原因,那你就要证明你和共产党到底是什么关系,所以我想在大纪元上退党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好,我们今天还有一位特别嘉宾在线上,他就是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高大维先生。那我想问一下高大维先生,我们知道,在中国要进行民间的活动或者是民间运动的话,都非常的艰难,我们也看到国内很多的民间运动,包括六四,当时各个阶层都参加了,但也都很难再推行下去。但我们看三退在这几年推广的非常快,发展的规模也很大,那我想请问一下,您们是用什么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这么大的规模呢?

高大维:我想这里面有一个很主要的因素,就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是遍布中国大陆各阶层,各城市、农村都有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有1亿人在学法炼功,那么在镇压以后,也有几千万学员一直在坚持修炼,我们想,几千万的学员还有他们的亲朋好友加起来,这股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主要就是他们有信仰,他们信仰真善忍。

有信仰的人,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持之以恒的传《九评》,劝三退,为了中国民众,为了有缘分的中国同胞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都不跟着中共邪党陪葬。出于这样一种坚定的信念,所以他们这几年来承受住了中共邪党穷尽各种邪恶方式的骚扰、迫害、抓捕,去推动这样一个5千万的退党大潮,这里面法轮功学员他们的承受、他们的付出是5千万退党大潮背后的一个主要因素。

主持人:谢谢高先生。那么我们再回到赵女士这边。您劝退的时候,我在法拉盛见过,一些叔叔、阿姨,一些年岁很大的,不管刮风下雨,每年365天,每天都坚持在街上,去劝人家退党,去帮他们做登记。

有的人就说,他们挺不容易的,共产党的确坏,所以就退了。那么也有的人觉得无所谓,还有去骂他们的。我想您可能也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情况,您能不能跟我们观众朋友讲一下,您这几年下来,做这种三退有什么感受吗?

赵立平:感受是很深的。我是在2004年11月以后开始做退党义工,刚开始做的时候,大多数中国人都不太理解,他们说这对国家、对中国是不好的,他们把中共和中国划成等号了。那我就跟他们讲中共的邪恶,我相信在整个退的过程中会有骂的,有不理解的,刚开始都是这样。后来人们慢慢理解了,而且随着这4年以来,确实人们对中共的认识也越来越深了。

在退的过程中,有的也很有意思,刚开始他不退,但他后来听说这个退党是通过人传人、心传心这样来互动的……当时他并没有退,他告诉我他不是共产党员,什么都不是,结果一年过后,他再看到我,马上就告诉我说:“大姐,我对不起你,我骗了你了”,我问他说,你怎么骗我的?他说,我当过兵,我是共产党员,我现在要退了,而且不单我要退,我要把我全家12个人全都给退了,我的朋友也都要退了。

当时我就问他,你不是说家里穷的连五毛钱的红领巾都买不起吗?那他就笑了,他说,对不起,大姐,我跟你讲,我回去中国一趟,碰到我一个老战友,他这个人是你帮他退了的,当时你跟他讲了一句话,说退党可以保命,可以保平安。

他说,他回中国以后做一些工地的工作,当时他和另外两个人去视察工地,在视察的过程中,从刚盖的楼上掉了一块水泥板,也不知道是多厚的,当时他就吓呆了,觉得肯定是要被砸死了,他当时就想起我那些话,好像退党义工说退党可以保命,他心里就喊了一声“我退党了”。那石板砸下来以后呢,当时三个人在场,他受了点轻伤,另外两个人都受重伤,但是没有死掉。那他通过这件事就觉得确实是“信神有神在”,退党确实能保平安。

所以等他回去一碰到他那个战友,就告诉他这件事,那他就说,你赶紧退了吧!确实是这么回事,他把这段故事讲给我听。那在这个过程中,4年来,5千多万觉醒的人们,这些退党的“勇士”,他们背后肯定都有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且这个退党确实给他们带来福音,带来了平安。

主持人:那您谈到说,现在国内大家都痛恨共产党,而且已经到了极点。过去人家就觉得说,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冤枉要先去找组织,那现在想来想去找组织也没有用,上访都没有用了,所以干脆也甭找组织了,而且还有人喊出了“打倒共产党”这样的口号。那您觉得这个退党在中国老百姓来说,不管是为自己申冤也好,维护自己权益也好,对他们有什么帮助呢?

唐柏桥:退党的意义,我们以前其实谈过。谈到这个5千万退党的指标意义,我可以再阐述一下,再重复一下。

退党在中国历史上来讲,将来会载入史册的。他有几方面重大的意义,你看刚才你提到有人有疑问,说退了5千万,好像中共的江山还没有倒,那怎么回事?我们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中共现在认为它很成功,它引以为自豪的是它打江山的过程,或者它所谓新民族革命的过程,或者是它无党阶级专政的过程。它从1921年成立到1949年,打江山用了28年,它的军队从起义到49年用了22年,那它也算成功的。

那么退党用了几年?我们才用4年不到,所以你说现在共产党还没有倒,那要这样讲的话,共产党根本就不算成功,那算巨大的失败了?打了那么长时间。而且如果我们用了28年就把共产党退倒的话,那在历史长河中,我们付出最小的代价击败了一个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政权,这难道不是一个最巨大的成功吗?而且我相信不用再28年,最多再用个4年,因为这也要有个历史过程的。

然而我们没有流一滴血、没有一枪一炮,没有硝烟的一场战争,我们可以说是不战而胜,这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就是孙中山时期,他也有10次大的起义,比较大规模的起义有10次,而清朝末年那时候全中国暴动有3千多起。

那么中国今天的情况,大家也已意识到了,通过传《九评》,通过退党都意识到了,非暴力革命、非暴力运动在中国已经扎下根,在中国人心目中已经有很高的地位了。每一个参与退党的人就是已接受了非暴力这个理念,他认为参与退党运动能够改变中国,能够改变他自己,他才会去做。

包括很多民主运动人士,开始的时候他不愿意退,也包括大学教授。我接触过的一些朋友,他本来说这个形式没有意义,后来有一天他终于退了;我另有一位朋友是北大的教授,他经过一年多的思考以后才退,他一开始也觉得这是形式,他说我早就对共产党不认可了,为什么还要退?尤其在海外留学的或者是一些访问学者,但后来他们坚持要退的原因是什么呢?他们觉得这个东西如果每个人都做个表态的话,像杨博士刚才讲的,是有意义的,不仅对他个人有意义,对这个国民,对这个社会都是有意义的,象征意义很大。

所以这就表示说他推动了非暴力运动,他凝聚了人心,民意表达出来就是大家不喜欢共产党,所以才出现杨佳杀警察而全国叫好,所以才出现央视大火全国人叫好。如果没有退党这个事情的话,全国彼此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彼此不知道我们对共产党的看法,谁敢这么说?这是第二个意义。

第三个意义,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全国人民已经知道要把维权运动往抗暴和民主运动方面移,这是最重要的信号。因为以前在全国各地,比方说在四川达州市、湖北、广西博白县,他们都是个体维权或者小范围的集体维权,但现在这个维权,比方上海有“冤民大同盟”,他们就直接喊“打倒共产党”,现在这个维权就直指邪恶的中心,而且这个维权一旦成功了,他就一劳永逸,结束所有社会根本问题了。否则就只是挖东墙补西墙的治一个小病,但治标不治本。

所以这个退党运动以后,事实上就直指共产党的核心,也就告诉中国老百姓,中国问题的根源在哪里,让他来参与这个运动,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这就是退党运动所引起的,因为大家开始有信心了。

从100万开始,我们那个时候在纽约市政府前面的广场,那个时候就像刚才这位赵女士说的,很多人还不理解,或说你们在拆共产党的台,或说你们败坏中华民族的形象,或者说你们这样是没有用的,或者说你们虚构了很多东西。那么到今天为止,大家开始在思考、在接受,这个过程就是法轮功学员和很多维权人士、一些退党勇士他们共同努力的结果,所以我们应该感到欣慰而不应该说共产党没倒,说这个运动是没有意义的,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

主持人:很多人觉得这个退党就是打倒共产党,但是退党义工又说我们没有要推翻这个共产党、打倒共产党,我们只是说要解体共产党,那这个推翻、打倒跟解体又有什么不同呢?

杨景端:这个区别实际上是非常大的。如果说打倒、推翻,你仔细想一想,那都是共产党的语言、党文化的语言,含有很多暴力成份在里面,是一种外界力量的作用。而解体是共产党内部的每一个成员,包括它的高级领导人在内,发自内心深处的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决心脱离它,达到一种众叛亲离的状态,完全是失去人心的,那么这样的话,共产党自然也就解体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和平但又是一个非常深刻的过程。

你像东欧,虽然共产党一下垮了,但是它到今天才开始搞“去共化运动”,为什么呢?当时在表面形式上共产党虽然垮了,但是共产党对人心的影响都还在,实际上我认为他们是在《九评》的影响下,今天才重新“补课”。

而在中国发生的事情恰恰是最重要的,共产党的解体,它的垮台,实际上已经是定局,不管你退不退,共产党都是必然灭亡的,问题是在退党的过程中,你保了自己的平安,你给了自己一个好的未来。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发表意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4007087995,再拨8991160297。您也可以通过Skype跟我们联系,Skype的地址是RDHD2008。那我们现在接一位纽约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您请讲。

杨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退党,我觉得就是表明一下,你当初加入共产党组织的时候,你有一个誓言,那么你现在退出来的时候,你有一个声明,是对你自己良心的声明,不管你是用真名也好,用化名也好,是你对自己的一个说明。我觉得这个过程一定要有,不然的话,你总是会有那种狼奶的烙印,你退了以后,你就会感觉到一种心灵上的解脱。

那么另外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一下嘉宾,记得当初在六四天安门广场上也有一部分人退党,后来就没形成退党运动。那么我们现在兴起的这个退党运动,是不是和当初六四天安门的退党运动也有点关系?这是第一个疑问。

另外一个,我们在不断的退,共产党也在拼命的招年轻人,愤青也好,年轻的学生也好,它都在不断的试图扩充它的队伍。那么这样好像形成了它有它的循环,我们有我们的循环,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是解决的分水岭?我想请问一下嘉宾,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杨先生的问题。观众朋友,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那刚才杨先生问的两个问题,我们先请唐先生回答一下。

唐柏桥:因为我是六四的参与者,所以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1989年,我有好多朋友原来是大学老师,现在有一个还在纽约,他当时是中山工业大学的,因为六四中共在天安门开枪,他就宣布退出共产党,就这么一个演讲,他后来差不多被判一年吧,结果成为当时湖南的典型。

那时全国各地都有很多人退党,比如很有名的就是天津外经委主任叫张炜,现在在牛津大学当教授。他32岁时本来已经内定为天津市副市长,那他看到共产党开枪杀人,他就退出共产党,从此以后开始流亡。还有前不久去世的戈扬女士也是这样,她原来是《新观察》的主编,也是副部级,后来因为共产党杀人,她痛心疾首才退出共产党。

当然很早也有更多人,比如海外学自联的韩连潮先生、刘永川等很多人也都是这样的,只是没有形成规模,但是据全美学自联第一届副主席韩连潮先生说,当时在海外大概有1千人,全美国加起来最多就是1千个人退党。那么这是什么原因?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人,而共产党开枪杀人的时候,却只有那么一点点人退党?因为那个时候他退党主要是情绪性的原因,他被激怒了,这种情绪性是短暂的,那个情绪一过去以后,人们好像又各过各的生活,这是第一。

第二、他没有一个力量去组织、去动员,比方说现在有退党服务中心,有大量的人坚持不懈的在做,那个时候没有人那样去做,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没有一个全民共识和理论基础,这个理论基础我认为主要就是《九评》。《九评》引发了对共产党的广范讨论,像《九评》研讨会,据说在全国有七、八百场,那就形成了一套理论(有点像研究佛经、研究圣经,后面形成了一系列的理论),也就是对共产党全面评价的一套理论,这理论就形成了。你像明居正先生,还有我们很多人都谈了共产党的一些现象,都是对《九评》的一个补充,而这个东西广泛的在全国范围传播。

这个理论形成以后,大家接触了这种理论,那么开始推退党的时候推起来就容易多了,如果仅仅靠一些人去推动,没有理论基础是做不到的。比方说现在你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要炼法轮功,这个没有用,你共产党用最强大的机器也没有用,因为大家心里不服。所以我觉得最根本的区别在这里,六四跟现在的退党运动在规模上、在理论基础上,其本质是不同的。

主持人:那赵女士,对刚才这位观众朋友的问题您有什么看法吗?

赵立平:我觉得《九评》的发表确实是把中共的老底给揭发出来了。我相信只要看过《九评》的人,在他的思想深处肯定有一个问号,中共统治了半个多世纪,60年了,它统治这60年摧毁了中华文化,而且是神传的文化,而且把中华民族的内在精神也给摧残了。对于这些……只要他看过《九评》,我觉得在他的思想中,就应该有一个很深刻的认识。

杨景端:刚才柏桥都说得比较清楚了,我觉得这次退党的“动机”是不一样的。过去他是出于对共产党的行为的憎恨、愤怒来退党,而这次退党的目的实际上并不只是针对共产党这个组织、这个未来,而是针对每个中国人,是针对每个中国人良心的救赎,给每个中国人一个把自己良心、良知放到好的位置上的机会,也做一个正确的选择。所以我觉得首先这个动机是完全不一样的。

第二个,我觉得他的“广度”不一样。过去是参与学生运动的一些知识分子、民主运动等这些人士,现在则是来自普通的老百姓,在社会的底层或亲朋好友之间,完全是一个草根性的广泛的运动。另外就是“力度”完全不一样,现在全世界各地都有退党服务中心,有国内外各种各样媒体的参与,所以我想这次的退党是有非常大的历史意义。

主持人:刚才还有第二个问题,他说这边不断的退,那边不断的招,这种循环能不能得到解决?

唐柏桥:表面看起来它是一个数字游戏,实际上共产党玩这个数字游戏是没有意义的。比方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你看过去那个王朝在灭亡之前,它军队的人数实际上并没有减少,这边的军队被打死了,那边还抓壮丁来补充,但是它人心涣散,没有凝聚力,它这个军队就没有战斗力了,虽然人数上看起来不会少还可能更多。

比方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说国民党吧,那个时候说是有多少军队,它人数上不停的在增加,但是它又不停的在投降什么的,所以它就涣散了。今天共产党也一样,它现在号称有7千多万或8千万共产党员,那些入党的是什么呀?是利益的东西,还有更多的是强迫的,不一定是志愿的。比如到大学,你想要分个好工作,你必需入党,所以它带有强迫性质。过去不一样,过去入党他感到无限光荣,所以那时的凝聚力强一些。

现在肯定不是了,因为我们从事退党运动和传《九评》,让中国人意识到共产党是什么东西了,所以现在共产党就算拉个两亿也没有用,他入党的时候心里清楚他是什么原因,所以他要退党的时候易如反掌,不像过去经过很多矛盾斗争,他那个时候觉得为了共产党的事业……

你比如刘宾雁先生和戈扬女士,他们为了要和共产党划清界线,可能用了十年或更长时间,甚至花了终生。因为他都觉得他参加共产党的动机是好的,过去做了很多事情都是好的、理想的,他都没有意识到共产党第一天开始就是坏的,这是很痛心的,因为他走的路,他要彻底否定自己是非常困难的。

那么今天的人退党,比如他去年参加共产党,今天你要他退党,说共产党有大事来了,他眼睛都不眨一下,我过去参加共产党为了利益,我今天退共产党也是为了利益,所以他很快就退党。

所以这个人数上我觉得是没有意义的,最主要是它没有凝聚力,它没有战斗力了,对于共产党的意识型态使他已经失去战斗力了,所以它再抓多少人只是为了欺骗一些不明事理的人,不懂政治真正的内涵是什么的那些人,作个秀而已。

杨景瑞:我个人觉得退党不是说你退到了多少数量共产党就垮台了,这个概念其实非常重要。实际上共产党的垮台,用共产党自己的话讲,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是必然的结果。主要是每个人在共产党垮台的过程中,你是不是替它陪葬,是这么一个问题。

共产党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它千方百计的去利诱,过去入党还挺难的,申请书、介绍人、还要考验,现在是“来吧”,就一批一批的用各种方式来诱惑你。所以这完全就是这样,他入党的时候就是抱一个立即的、短视的利益动机来入党,他并不是真心的,而退党的则是发自内心的,所以这是意义和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

最后一点,不存在分水岭的问题,共产党的灭亡是必然的,你想东欧和苏联共产党的垮台,没有这么多人退党,它照样垮台。

主持人:如果按您刚才讲的,那就是说到共产党垮台那一天,如果退了,你就是幸运的人,没有退的话,也许就成为它的陪葬?

杨景瑞:是这样,所以时间是很紧迫的!

主持人:那还有观众在线上,我们先来接纽约陶女士的电话,陶女士您请讲。

陶女士:您好,主持人,刚刚杨先生讲的那个退党,说他们退党是真心的,入党是不真心的、是勉强的。我是刚从大陆来的,我亲身见过这个情况,我家一个亲戚,他要读研究生,学校讲你得入党,你入党我们就批准你做研究生,后来他为了做研究生就入党了。回来以后,他把这个事告诉我,他说,我不想入党,但是我为了读研究生,我要入党。我说没关系,你赶快退了呀。他说好,你帮我退了吧。这是一件事。

还有一个事情,我一个同学的女儿,她单位里的书记找她谈话,他说你现在年轻,我们要培养你,你得入党。但是这个孩子她很知道共产党的邪恶,她回家就告诉她的母亲,说你看看共产党要我入党,我又不想入,但我不入我就没有办法在这个单位里工作,他们就不会选择我,那怎么办呢?后来她妈妈就告诉她,你就入吧,这边我来想办法找人退。我同学就把这件事告诉我了,这边刚入党,志愿书填上了,那边就声明退党。所以我觉得共产党走到这一步,实在太可悲太可怜,看来它的所作所为都是一种垂死挣扎。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陶女士。那我们现在接一下河北的董先生的电话,董先生您请讲。

董先生:主持人您好,你们这个退党,在我们河北邯郸农村,我们入党还得拿3、4千块钱,还得请客,入了党才可以当村支书,可以贪污腐败,入了党什么官都能当,但我们现在还没有退党的情况。所以谁入党谁拿钱得请客吃饭,拿2、3千块钱,拿了钱才可以入党,入了党才可以当村支书,当了才可以贪污钱,不贪污钱,当了干啥呀?我的一个同学他去当兵,在云南当兵,入党的时候交5千块钱才可以入党,共产党是用钱来买的。最后我再问一下,W5号卫星上新唐人电视台信号恢复了没有?

主持人:好,谢谢董先生,卫星信号到现在还没有恢复,但是已经有很多不同的政府在向欧卫要求,要它们尽快开放给新唐人信号,那也有很多观众朋友和方方面面的人士在不断的给欧卫公司写信,要求它们尽快恢复,我们一直在进行这种努力。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纽约陈女士的电话,陈女士您请讲。

陈女士:您好,刚刚有位评论员好像是说中共很快就要倒台,好像是这么个意思。但是就我看,国内我那些亲戚好像也生活的都挺好的,比以前好很多,看不出来会有什么问题。另外,听说这个退党还包括给去世的亲人退党,那不知道给去世的人退有什么意义?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密西根胡先生的电话,胡先生请讲。对不起胡先生掉线了。那我们再接一下新泽西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请讲。

王先生:您好,因为刚才有一个嘉宾讲共产党肯定要倒台,迟早的事情,是吧?我觉得讲的非常好,历史上没有哪一个朝代是千秋万代的。我是2004年看过《九评共产党》,我觉得写的非常好,所以我在网上马上就退党。我自己的家属受到了共产党的迫害,我的外公是给共产党活活气死的,就是文革的时候把他家里的东西全部抢走了、砸烂了,然后把他批斗,活活气死的。

所以我是真心希望共产党倒台,但是因为生意关系,我是经常到大陆去,那么这个时候我就发现,因为我退党之后,我就觉得做生意啊或者是方方面面都顺多了,比以前顺多了,也就是确实像刚才那位女士讲的,退党能让人得到福报。那种情况之下,我遇到一些很好的朋友,我也是劝他们退,我说退党确实能带来好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人很爽快,他马上就退了,有的人就不愿意,他说我已经超龄了,我早就不是党员了,我党费也不交了,我早就已经自动退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算不算已经退党了?

还有,现在我发现大陆的年青人他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以前入党很难,我们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班上的党员全都是花了钱的,只有一个成绩很好没花钱,有花钱的,交给党委书记,送礼了,然后才给他入党。现在就不是这样了,现在学校里面的学生,老师要他们入,所以这些年轻人你跟他讲退党的时候,这些事情好像跟他没有关系,退也好,不退也好,我反正就这个样了,我不管这事情。那么像这些人呢,他没有退的话,对他以后未来有什么影响?我想请教一下主持人。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您的问题,刚才几位观众朋友都提出了很有意思的问题。那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

那首先请赵女士来回答一下刚才新泽西王先生的问题。他说有的人说他已经超龄了,早就不交党费了,还有的说他曾经当过团员,但是现在超龄了,也不交团费了,那这样的人算不算已经退出了?然后还有一些年轻人,现在都是老师要他们入,他们对退不退好像都不太在意,无所谓。

赵立平:我是这样想的,因为在中国,他受中共党文化的影响,他是无神论的,他不相信有神在。但是你入团、入队或入党的时候,你要宣誓的,当你举起手来宣誓的时候,你对谁宣誓呢?也就是对天宣誓,那你要是对天宣誓的时候,你宣誓什么?天可能就是神,那已经宣誓了,如果你不退出来,等到中共解体,真正垮台那一天,你是不是要跟着一块儿去做陪葬品啊?

我们中国有句老话,“信神有神在”,就是说你不可以不信,要信祂。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退出来,解体中共,因为中共做的坏事太多了。再来,你如果没有退,没有退的这些年轻人他们有什么后果?因为天要灭中共,这是神定下来的,如果到那天的时候,你没有退,你对世界上这些事情或是对中国发生的事情,对中共做出的那些邪恶的事情,你都不在意的话,你就是没有认清,那么到头来还不是跟它们去了?

主持人:唐先生,您对刚才几个观众朋友的问题有什么回应吗?

唐柏桥:他们这些问题都很精采,尤其刚才有位女士说,国内现在生活的挺好,然后中国现在也没有什么问题,好像看不出共产党有要倒台的迹象。类似这样的问题其实满好的,因为这也代表一部分人的想法,可能也正好就是这批人的想法,需要我们去跟他沟通、交流,去跟他解释,让他了解更多的信息。

谈到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就假设他说的是事实好了,就说中国老百姓生活也不错,中国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就算这是事实,但是我们跟世界上比一比,比如台湾,1987年开放党禁以后,慢慢走向民主化,结束了一党独裁,那时难道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没有吧。

南韩,1988年汉城奥运会以后实现了民主化,也结束了独裁统治,那时南韩人民的生活难道比现在的中国人还差吗?没有嘛;像东欧,1989年,那时苏联的人均收入是3、4千美金;那印度尼西亚就更不用说了,那时候可以说是亚洲经济发展最好的国家之一;那个拉丁美洲、阿根廷,在民主化初期的时候,它人均收入已经快1万元美金。

这些国家并不是因为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才要去推翻那个独裁统治,结束那个邪恶政权,而是那个邪恶政权不合理,它违背了正义,违背了天理,违背了人的常理,所以它必然被结束。所以有些国家是很落后,人均收入很低的时候结束了专制,也有一些国家人均收入很高的时候结束了专制,所以这跟人民生活水准没有直接的关系,这只是共产党造出的谬论,说只有人民饿肚子,才会起来闹革命,不是这样的。

如果这么讲的话,那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了,其实全世界从南欧开始民主化,葡萄牙、西班牙,那些国家根本没有饿肚子的现象出现,还不是照样民主化吗?这是第一个问题,所以我希望他们能够了解。第二、就是关于买官卖官的问题。

主持人:是入党。

唐柏桥:入党实际上就是买官,因为他只有入党了以后才能当官。你比如说现在的市长、校长,哪一个不是党员,你不是党员当不了官的,当不了大官的。那你真要当官的话,过去我们说买官,那要花很多钱的,你现在三、五千就能买个官,其实你这是低投资高收入,当然很多人愿意投资,那么这从利益角度上讲也是无可厚非。

但是现在有一个现象,你有没有注意到?很多人宁愿不买这个官,让他拿五千出来,他可以买个官做,他都不愿意拿这个钱。这其实有很深的意思在里面,因为他觉得,如果拿三、五千能投资上百万的利益,他也不愿意,什么原因?他名誉上受损失,他感觉到如果我入了党,大家会指责我,说我是个共产党员。

你看现在“书记”这两个字,从去年开始,书记这个词在现代中国人心目中就是个负面词,像网上经常有些我们叫网民、网虫的,他们要调侃人就说“你是不是书记?”

还有一个就是“五毛党”,现在网路上最臭的词就是五毛党,说“你是不是五毛党?”人人都说“我不是五毛党”,其实很多就是五毛党,为什么呢?因为五毛党现在臭不可闻,五毛党是给谁干活的?就是给共产党干活的,就是共产党员。所以书记、五毛党等等这些词,现在都是最负面的词。像去年那个海事局的副局长林嘉祥说“你们算个屁”,网民就说“谢谢书记,讲出了真相,全国人民谢谢你”,他就是代表共产党的书记、党组书记,他说出了真相。

所以现在那些买官的人,他还要掂量一下,他拿三、五千去买个共产党员的资格,或者入了党将来可以当官,可他同时要遭受巨大的名誉损失,所以很多人宁愿不干这个事情。

那么这种现象,从这面去理解,好像有这个道理,从另一面理解,又有另一个道理。所以我想,今天面对的局面就像刚刚杨先生说的,退党的人是真心的。这毫无疑问的,因为他退党没有任何现实利益上的好处,而他面对的有可能是迫害、家属受牵连等等,就现实利益上讲的话,他还遭受一些不正当的待遇,那么入党的人,现实直接给他带来了好处。但是现在入党的人没有那种热情,但退党的反而是情绪高涨,“此消彼涨”,整个社会的正气在提升,那邪气就下去了,所以我想这是非常好的现象。

主持人:杨先生,您有什么要讲的?

杨景端:其实很多事情是表面现象,你如果仔细看看那些共产党的高官,每次抓出一个,在他家里就搜出十几个护照,你想一想,他如果认为共产党将来还很有希望的话,他就不会把自己的孩子弄到国外去,把自己的存款弄到国外去,给自己留那么多的后路。事实上共产党的高级官员、层层内部,它都知道共产党是“长”不了的,那在表面上呢,它要制造一个繁荣的、稳定的假的景象。如果它很稳定,它就不用喊“稳定压倒一切”这样的口号,因为它不稳定,所以才这么说。那对我们普通人来讲,这个表面现象是不能够说明问题的。

那么刚才提到另外一个问题,很多人心里的确都知道,但是你不能跟他提退党的事,为什么呢?因为他担心他个人的利益受到损害。比如说他现在是共产党一定级别的官员,或者过去很长时间以来,他感觉到自己在共产党这儿拿到了好处,那么他对共产党有一定的感情;当然,还有很多人出于一种恐惧心理,他不愿意退党。

那么从表面上,他保护了他现实的利益,但是推动这次退党运动的本质是什么?本质是一个有神的概念,也就是说你如果保下了眼前的利益,你受损害的是永久的生命,换来的是永久的痛苦,这个利益你如果看不到的话,你就是捡了一个芝麻,丢了一个西瓜。

所以刚才那位女士提到,替死去的亲人退党有什么意义,就是这个意义。因为很多我们死去的亲人,有些是在共产党迫害下死去的,有的过去受了很多委屈、冤屈而死去的,有的在恐惧中死去,他没有机会退党,虽然他的肉身死了,但是他的灵魂是不灭的,因此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帮助你亲人退党,那么我觉得这是对你过去的亲人的一个最大的告慰和爱护。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再接一下纽约杨先生电话,杨先生请讲。

杨先生:大家好,刚才杨医生说的特别有道理,你像那个习近平吧,他就一直继承他父亲习仲勋的传统,他不但不退,还坚决的拥护共产党。而且他最近还说,国外的一些人吃饱了饭没事就说三道四的,那我就想问一下,是不是国内的了人吃饱了饭就不说三道四了?还有国内更多的吃不饱饭的人他们都说些什么啊?还有国内那些受迫害的人,他们说的话有人能听到吗?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杨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热线号码646-519-2879。那我们还有一位嘉宾在线上,他是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负责人高大维先生,高先生请问您还在吗?

高大维:我还在,还在。

主持人:您好,刚才有很多观众都发表了意见和提问一些问题,你有什么要回应的吗?

高大维:刚才几位嘉宾都谈的很好,我就补充几点。一点呢就是关于中共不断的在拉人入党,这跟退党大潮在人数上有什么对比的?刚才各位嘉宾都谈到了,这个是没办法去比,这个事情一个是人心的觉醒,一个是就是被中共拉去做陪葬。我们经常接到一些电话,说中共有时候把一些研究生、研究员、甚至连学前班五、六岁的小孩都用那种欺骗或强迫的方式,一班一班的强迫他们加入党团队,我们听到了也非常为这些人感到伤心。

但是呢,所有那些有缘分的,我们大陆的退党义工、法轮功学员都会告诉他这个道理,因为中共是一个邪灵,它在另外空间要拉人来垫背,到天灭中共的时候,它要毁众生,要拉很多很多人来陪葬,我们就把这个道理讲给他听,至于他愿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摆脱兽印,真正自己未来,那是摆在每个中国人的面前。

也就是说天灭中共是实实在在的,现在有成千上万的例子──退党得福报、退党保平安。这个机会公平的摆到每个中国人的面前,这个退党大潮、《九评》退党在中国大陆遍布每一个阶层,有缘分的人几乎都能接触到,那么退不退,你要不要你的未来?这是摆在每个人的面前了。

再有呢,中共是不是拉一点人进来就能解决它的统治危机,或者就能够摆脱它走向灭亡的下场?答案是非常肯定的,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中国民众很多都参与5千万退党,很多人都相信“天灭中共”,中共一定要遭报应,一定要遭天惩的。

我们就从中共体系里的官员的反馈中举一个例子,在2005年10月份左右,9月份,当退党大潮达到500万的时候,中国大陆南方某个省的一个干部,他退党以后做了一个调查,从省级、厅级、处级、到科级的中共官员共一百个,他做了一个调查,这个调查里面有好几个问题,其中一个就是“还相不相信共产主义”?那是百分之百的说“不相信”;第二个是“中共会不会垮台”?百分之百的说“一定会垮台”。“你现在选不选择退党”?当然那就有各种答覆啦,但没有一个是抵触的,有的就说我现在不方便,或者我还要继续做一段,得留好后路等等。但是这就体现出中共内部的党性已经彻底崩溃啦,没有人再信共产主义。

第二、我再补充一点,关于有一部分人好像觉得现在生活好了,没什么影响了,是不是可以不退?其实你看一看,我们通过大陆各地的退党义工发出来的消息,现在中国进入2009年,2009年推动退党大潮的老百姓,人传人、心传心,讲的就是两个因素,一个是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退党保平安、退党得福报,这种例子太多了。再一个是阻碍退党大潮、继续为中共卖命、抓捕我们传《九评》、做退党的法轮功学员或正义人士的那些恶警或者政法委官员,得到恶报的例子也是越来越多。

主持人:很抱歉,我们有一位从新西兰打电话来的朋友,一会儿您再讲。我们接一下新西兰宋先生的电话,宋先生您请讲。新西兰宋先生还在线吗?

宋先生:你好,主持人好。我刚才看了一些观众关于……我现在要补充一点,因为时间的关系,我觉得现在不仅光劝退……

主持人:对不起,您的声音不太清楚,很抱歉,我们今天时间不多了,请您下次再打过来吧。我们还有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那刚才高先生也发表了一些意见,另外还有一位杨先生也提出一个问题,说最近习近平谈到了,一些外国人吃饱了没事干,对我们指手划脚、说三道四,那他谈到国内有一些人吃饱了是不是就不说三道四了呢?那些吃不饱的和受迫害的人,他的声音谁又能够听得到呢?那可不可以请唐先生来回应一下。

唐柏桥:对啊,杨先生说的挺幽默的,西方人难道真的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只会管别人的事情?管别人事情是什么原因,是因为正义感。比方我太太她是美国长大的,她为什么去关心中国人权问题呢?她实在看不下去了,人都有人心嘛,这最简单的道理。

所以共产党最近说“不折腾”这个词啊,其实就是向全世界宣告:我是个流氓,我干尽了坏事,希望你们不要来指责我,不要来折腾我。所以中国老百姓也在“折腾”它,全世界正义之士就是在“折腾”它。而它们所谓的“折腾”,实际上就是在批评它或者起来跟它对抗。

现在共产党讲说你别折腾我,可是你折腾老百姓折腾了几十年,老百姓反过来要算点帐时,你就说别折腾我,世界上没有这个道理。所以我觉得现在全世界的人应该要起来,对共产党“指三道四”的来说它们。

杨景瑞:习近平这个讲话,他是典型的一个共产党,这么多年做为一个武装的犯罪集团,它把整个中国人和中国人民都劫持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不让别人去干涉它,认为只要我在中国对中国人民干坏事,你也管不着我。这是一种完完全全、地地道道的流氓说法。

主持人:好,那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赵立平:我同意这两位嘉宾的回答,我最后要呼吁一下,还没有三退的中国人和国外的华人赶紧退出来,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

主持人:好,谢谢赵女士,非常谢谢杨先生和唐先生,也谢谢高先生在线上。那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您的参与和收看,也许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谢谢各位,下次节目再见。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