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从谍报官李凤智退党看中共现状(2)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高博士,您曾在退党服务中心作负责人,而且您也亲身经历了很多,上次您谈到了中共高官退党,甚至有军人集体用真名退党,您出于安全的原因没有公布他们的名字。那我在想也许他们像李先生一样,如果他们敢用真名退党的话,就说明他们已经放下了那种惧怕,可能也放下生死了吧。那您能不能跟我们观众朋友介绍一下,说几个例子,比如说什么样的部门?什么样的高官?怎么样的集体退党?在什么样的心态下做这样的事呢?

高大维:其实用真名退党,从退党大潮一开始就有了,刚刚开始主要是退党,最先响应的是在2004年,那时海外的华人几乎都用真名退党,包括很多大专院校的校友会集体联名来退党。我所知道的大陆响应的,一开始是广东的一个市级官员,河南新乡地区有一个乡镇官员,都是真名退党。

主持人:您记得他们的名字吗?

高大维:具体名字记不得了,但是当时我们关注他受迫害的情况,还追踪了一段时间,到后来由于要保护,收到了党政军系统一些比较高级的官员,比如说有大军区的已退休的司令级官员,还有海陆空的军级、师级官员,这些老军人有时出于义愤,他们退的时候都说他不怕,但是后来为了保护,我们都跟他用化名来发表,但是档案我们是保持着的。

即使是这样的话,也还有很多,可以说数不胜数,只要你用心去查的话,很多这样的例子,尤其是进入2009年,有很多党政军系统的用真名退党,比如就我知道的或者通过我们退党中心的热线,我随便举几个例子。

大家知道,有一个是在首都师范大学当心理学副教授的,叫孙延军,孙延军副教授在2009年1月7日用真名退党,还不光是退党,他在发出来的声明中辞去了他的官方职位,包括学术职位,表示对中共在四川地震中隐瞒豆腐渣工程和毒奶粉事件,以及绑架高智晟这种罪行的愤慨。

再有就是有一些曾经在中共体系里头担任过军队或者是党政系统的,或者是一些技术职务而年龄比较大的老党员,就像李凤智先生的父亲一样,是老工程师,他们经过了多年的思索以后,也用真名发表出来退党。

有一个九十多岁的外科医生姓庞,叫庞秉钧,是多年的模范医生,他这个模范医师是在北方,在文革中作为“白专典型”被判了15年,今年元旦之后,1月4日他就宣布在他离世之前要做一个了断,所以就用真名来退党。还有一个是七十多岁的前军转干部,因为他揭露腐败,所以就受到迫害,他叫朱志强,是南京物资集团的一个军转干部。

还有很多,比如有些集体退的,我就举其中几个集体退党,用真名来退党的,其中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南方一个省,在一年多以前有两百多个党政军干部全部用真名来退党,基于安全性,我们也给他们隐去了,但是档案我们都保存着,希望再有更多更多人,在更安全的情况下,我们再一起来发表。

当然我们在网上知道的还有大家都熟悉的,像上海郑恩宠律师、高智晟律师和他的太太,郝凤军也是公安系统出来的,前外交官陈用林,前司法部官员韩广生,前中国有名的律师郭国汀,上海复旦大学外文系的前团总支书记陆东,他是在纽约的退党集会上认清中共的邪恶,受退党大潮感召,在一年多以前就在纽约集会上站出来退党,而且也退出了亲共的中华联谊会的理事,等等这些要数起来是很多很多的。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从前中共谍报官李凤智先生退党看中共现状”,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者向李先生提问。那也可以打我们的电话发表您的高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 400-708-7995再拨 899-116-0297。

刚才高博士谈到一个问题,说前外交官,那就是外交系统的陈用林退党而且脱离开中共,那么接下来郝凤军是公安系统的,他也退出中共,还有一位韩广生,他是司法系统退出中共,那么现在李凤智先生他是属于国安系统的。我们知道中共在掌控政权的时候,这个公检法、国安还有公安,这些机构起了非常主要的作用,那么如果人们对这些机构都是离心离德,背它而去的话,那会发生什么呢?

章天亮:其实我们看到中共是“众叛亲离”,现在退党的这几个人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因为他们对中国现状的了解比一般民众要深。比如郝凤军他就是亲眼看到一个法轮功学员叫孙缇,她被打的遍体鳞伤,他就觉得看不下去,最后离开警察系统;那么像陈用林,因为他在外交系统,他能够天天在大使馆前面、领事馆前面看到法轮功学员的抗议活动,也能够接触到法轮功学员,他就知道国内发生对法轮功的迫害;像韩广生他原本是沈阳市司法局的局长,我们知道律师、劳教,这整个系统都是归司法局来管的;那么像李凤智先生他是谍报系统。这些系统中,你会看到公开声明退党的这些人,他们都有机会比普通民众更为了解真相。

但是今天又出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状况,中共现在迫害的,即使你想闭着眼睛不去了解真相,中共都迫害到你头上了,你看前两天在香港成立“全国冤民大同盟”,他们已经被中共迫害得走头无路。所以他们这些是先行者,像陈用林、郝凤军,像李先生这样,他们是通过了解真相之后就站出来。

那么现在国内很多民众,他们站出来并不是因为他们对中国有一个全景式的了解,是迫害已经到他头上,实在没路可走了。中国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所以我觉得从这些人退党的情况来看,我们可用4个字概括,中共是“众叛亲离”。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李先生,在国安的内部,我们知道国安现在对于法轮功学员还有异议人士、宗教信仰人士等等,都是有很强的监控,要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然后进行他们要做的事情。那在国安的内部,他们对这些法轮功学员、基督教徒、还有这些异议人士、信仰人士,他们是怎么看的呢?

李凤智:大多数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甚至直接参与了。我以前所从事的是对外情报工作,没有涉及到这方面,但是据我了解,即使他们参与进去也是不得已,这是一个职业吧!

主持人:他们能相信像您所说的这种政治教育,就是说某某是什么,比如说他们是一小撮反革命分子、这个是要颠覆国家、要颠覆党的政权,那个是要搞独立,内部的人会相信这些说法吗?

李凤智:绝大多数不会相信,因为你知道,这个职业实质上就是一种政治职业,不管在中国这些执法部门是不是跟政治贴的很紧,这些部门除了那些共产党所特有的那种不正之风带进去的一些人不太合这个之外,其实我了解的不只是国安系统,我也有一些公安的、司法的甚至武警的朋友,他们都是很善良、很好的人,并且可以说很有能力,这样的人他们不会用自己的脑筋想问题吗?我想会的!共产党把谎撒得再好、再圆,这些人能相信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主持人:那如果他们已经知道真相是什么,而且他们又不愿意做……像我们前一段时间看到高智晟律师,他只不过为那些受冤屈的、最底层的老百姓说一说话,然后为法轮功鸣了鸣冤,写了几封公开信,他自己就受到了非常严酷的迫害。

而且我们看到他日记中所表露出来的,那些国安怎么监控他、怎么跟踪他,甚至是脚都踩到了他的脚跟上,而且对他的太太、对他的幼小的孩子进行那种跟踪,然后不让他们跟同学接触,他做什么事情都是贴身的跟踪。

那对于做这些事的这些小官来说,他们是种什么心态呢?您觉得他们也是知道真相,但是不得不这样做吗?

李凤智:从高律师这个事情的过程上,可以看出其实共产党也采取了一些办法,软的硬的都有,到后来是用残忍的方式来迫使高律师屈服,它们是动了些脑筋的。这里面国安我想后来是参与的,有可能也是和公安联合在一起。

最后这段时间,对高律师以及对他家人惨无人道的对待方式,这个命令绝对是来自于高层,否则对于他这样一个现在全球嘱目的人物,没有高层的意见,底下人不会轻举妄动的。所以说从这个意义上说,具体执行的人,他们也是不得已,但是有些人可能不理解为什么下那样的毒手。

这个问题我想应该这样看,其实这样的酷刑在中国早就存在,甚至退一万步说,这些酷刑即发生在真正的刑事犯身上。其实国际上以前也有这种呼声,但是共产党不承认,但是我知道,那是千真万确的存在好久了。

现在共产党也乐意并且可能也要求这些执法部门,对这些正义人士,尤其是不肯屈服的正义人士,尤其是对很多人能起鼓舞作用的,并且在国际上揭露中共丑恶嘴脸的这样的人,它们就决定要用这样的方法。

另外,对具体的比如亲自执行的人,我想第一个他们习以为常,因为共产党一直在惯他,并且激励他、鼓励他,把他们训练成这样的人,好到时候甚至现在就能为我所用,共产党对这个已经做了好多工作了。在这个时候,它也会调动这些人所存在的那些不太好的或者被蒙蔽所产生恶的一面,来对付像高律师这样的人。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有两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两个电话再回来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们先接纽约陈女士的电话,陈女士,您请讲!

陈女士:您好!我们几个朋友,听见李先生退党的事情,都觉得他特别不容易,因为我们都知道他是从中共情报机关退出来的,相当于是冒着生命危险,所以挺佩服他的。另外,我们也是第一次听见有谍报官这个词,那谍报官具体是做哪些工作呢?他们是对外、是驻美国的吗?我想具体再问一下,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陈女士。我们现在再接一下接纽约王先生,王先生请讲。

王先生:刚才两位嘉宾谈到,除了一部分人对法轮功认识和对民运人士的认识,觉得他们没有办法用职务、金钱去利诱他们。第二个,我觉得不管是在大陆还是在这边的法拉盛或是唐人街,很多人对民运人士有很大的“怀恨在心”,这点我觉得完全是受大陆的媒体误导还有教科书的洗脑。

像前两天,开人代会的时候,温家宝讲什么爬也要爬要到台湾,我去网站上看了一看,几百个帖子全是在骂他,但是当天晚上,在所谓的中文电视台却在唱十分钟的赞歌给他,所以我觉得它这种洗脑是很厉害的。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那能不能回答一下刚才陈女士的问题,就是谍报官是做什么的?而且您提到对外情报,您是不是长驻在美国做这个事情?

李凤智:谢谢您的提问,我尽量回答您的问题,但是我还是有些考虑,有些问题可能不能说那么细。我是对其它国家的,比如像中欧、东亚一些国家的对外政治经济情报,以前我做这个的,没有做过对美国的情报。

其实中国国家的安全系统,它的组织结构,在行内甚至一些对它比较关注的人,在网上就可以搜到好多这样的,因此我觉得说出来也不会对真正的中国造成什么危害,因此我愿意在此回答您,我现在就可以回答您这个问题。

中国的国家安全系统总体来说是有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对外情报,跟情报有关的,也就是当间谍;第二个就是反间谍部门,也就是抓间谍。这是国际上一般国家都有的,都要有这两个职能的。

另外,中共现在又加了国安来做些工作,并且越来越多的来维护它对国内人民的统治。这涉及到两方面:第一在反间部门里,它涉及到而且也加大了这个任务,并且有的时候它认为斗争形势很严峻时候,它就会加更大的压力给这些反间部门。

比如以前我也提到,它在反间部门里边成立了所谓维护社会稳定这样的机构,实际是610的变种。这是个大框,只要共产党认为对它有利的,它什么都可以塞到维护社会稳定里来,包括法轮功、家庭教会、异议人士、上访群体,甚至那些弱势贫苦的农民发点声,只要它认为是威胁,它就会做。所以实质上这是维护党的稳定的一个机构。

除此之外,对外情报工作还包括很多,比方政治经济,还有其它的情报,主要是对外情报。现在共产党又加进了一些对内的情报,要求情报部门或者是反间部门在国内搜集这样的情报,比如……可能在这边我所遇到的一些朋友的家属,在国内都是属于这些部门在监控的,正在监控的。

更可恨的呢,它又加了一个对外的情报,这个对外情报不是维护国家的是维护它的稳定的,比如像国外的异议人士,比如像宗教信仰团体,它就给国安部门任务,以运用对外情报的人员和资源,当然有经费,来开展这些所谓的情报来为它的国内政治服务,它不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那种意义上的对外情报。

(待续)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