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传真相之旅(十二):美中克里夫兰市(图文)

408

2009年5月8日下午五点,由美中退党服务中心发起的九个州、十四城市的“退党传播真相之旅”从俄亥俄州的首府哥伦布市来到了克里夫兰市。庆祝五千四百万中国人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的活动在与市政府相邻的维拉公园 (Willard Park) 举行。

贴有“中共≠中国”,“声援5400万人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标语的宣传卡车分外醒目。简博士的发言为克里夫兰市的退党集会拉开了序幕。与会嘉宾的演讲让人们认识到中共给全世界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灾难。许多民众表达了他们对当前中国和海外正在发生的退党大潮的认同和支持。

“我向你们致敬”

曾被选派到特种部队、参加过越战的美军上校军官约瑟夫‧梅斯纳(Joseph Meissner)向人们讲出了他对五千四百万中国人以和平方式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看法。他的发言将活动推向了高潮。

src=/d/file/news/mzjx/2013-03-18/fbe26fdc1f90f7ef97c9a384c57f98e6.jpg
原美上校军官约瑟夫‧梅斯纳(Joseph Meissner)向退出共产党的勇士致敬 (摄影:林思凡/大纪元)

梅斯纳先生在发言中说:“参加今天这个集会,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大好事。 我们是这段共产党统治下人们蒙受灾难的历史的活生生的见证。”

“许多年前,一群人有一个梦想:梦想再造人类, 梦想建造一个人间天堂。他们自称为‘共产党人’、‘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他们运用自己的方式追逐着这个梦想几十年。而当他们的梦想破灭时,我们发现已有一亿两千五百万人被杀害,还有许多人因为这个虚假的梦想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今天,中国被共产党统治。当我们与那些共产党人私下谈天时,他们承认连他们自己也不再相信共产主义了。但是他们在执政,而他们需要藉助共产党来维持他们的政权。”

“我们的任务、目标是令他们放弃那个虚假的梦想,以及让人们掌握自己。在1989年,我在中国附近。我们准备到中国去。你记得1989年的6月吧, 我们最远只能进入香港,我们看到在香港的抗议活动和象征在中国的自由和民主的自由神像。 问题是我们怎样才能接触到共产党的领导人,他们的家人及子女。 我始终相信在他们心灵深处总有善良的一面。我们可以说‘把他们都枪毙!’但那不是在重蹈共产党杀害自己对手的覆辙吗?”

“那么我们怎么才能接触到他们呢?曾经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律师,他的名字是莫汉达斯‧甘地。大部份人都不知道他是个了不起的律师。莫汉达斯?甘地有触及人们心灵的方法。他有一个理念:不要伤害人们的身体,而要触及他们的内心。这就是我们需要运用的方式。 如果我们采用暴力,我们就变成和共产党一样了。如果我们不使用暴力,我们使用暴力以外的方式去回应,那么我们就会胜利!我们所有人都会胜利!然后改变就会发生。”

“所以,今天,感谢你们来到这里。我想向你们致敬,就如同我们部队里敬礼一样。 我向你们的勇气、胆量,以及愿意站出来说话的精神致敬。继续履行你们的使命吧!”

“迫害法轮功是中共最大的罪 更是中国人 ‘三退’之最大理由”

现就读于美国一所著名大学的黄先生曾是中国顶级学府清华大学的博士生。只因参与大纪元网站的建设而被中共非法关押5年, 经受了炼狱折磨。在这五年中, 他经历了奴工劳动、强迫洗脑、殴打辱骂、长时间剥夺睡眠、电击、文革式“批斗会”、强迫灌食等等各种酷刑折磨。

src=/d/file/news/mzjx/2013-03-18/3cdfa68544ae8c7157dea49a0626760b.jpg
黄先生讲述他在大陆监狱被残酷迫害的经历(摄影:林思凡/大纪元)

黄先生介绍, 清华大学至今依然有十几名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押,最长者被判刑13年。其中他的大学同班同学王同学, 在2009年中国新年前夕,被恶警强制灌食时捅破喉管;张同学被恶警打成了 “植物人”;柳姓女同学被判12年重刑, 她曾一度精神失常,她的母亲也因为女儿被判重刑而精神失常;另一位被非法关押的王同学的妻子至今还流离失所。

黄先生在发言最后说: “无论我个人遭受的迫害有多严重,比起中国大陆的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已经和正在遭受的迫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迄今已至少有326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持续十年之久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的惨绝人寰的迫害成了中共邪党的最大的罪,也是它必将迅速灭亡的最重要原因,更是中国人必须 ‘三退’之最大理由。”

“不能再漠视中共对民众的践踏 彻底解体中共”

郑先生也因修炼法轮功, 被中共关押了五年之久。历经了中共的恐吓、抄家、酷刑、劳改、监外迫害。他每天在牢里都提醒自己:“一定要活着出去!一定要揭露他们的邪恶。”郑先生说: “历经五年多的折磨,2006年5月,我回到了家。似乎已重获自由,但中共的本质,中共历来对中国人民的手段告诉我,自由已永远不再属于我,只是换了一个拘禁的形式而已。”

src=/d/file/news/mzjx/2013-03-18/0af4c7da5488dbb92dceae9b9f8929b5.jpg
郑先生介绍他在中国因修炼法轮功而被迫害的经历(摄影:梁梦阳/大纪元)

他在发言的最后说: “我个人的经历见证了中共的残暴、监狱式的管理,和对民众无所不在的压迫。我们不能再漠视中共对中华和中华民众的践踏,今天已经是彻底解体中共这个恶魔、彻底制止迫害的时候了,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把中共这个破坏人类的恶魔、这个西来幽灵,彻底埋葬。”

“尽一切所能帮助你们”

克里夫兰市越裔社区领袖阮先生也以他的故事告诉世人共产党是如何镇压越南人民的。阮先生在发言中表示: “我们坚决支持你们信仰 法轮功” 。你们为中国社会的人权问题做了一件大好事。中共的政府及领导人根本不讲人权、不讲言论自由。我们坚决支持你们, 尽一切所能帮助你们。”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