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九评》退党征文】黑夜(一)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目录

为什么写这回忆录
前言
第一章 灾难的开始
第二章 时代社会背景
第三章 劳动教养是毛式奴隶制
第四章 皖江钢厂
第五章 王厚礼的腹泻和丁山之死
第六章 芜铜铁路
第七章 卫生所的大火和副业队长的鸡
第八章 安徽省公安厅第一劳改支队–白湖农场
第九章 酷刑和斗争会创造的反革命集团
第十章 安徽第一劳改支队的白湖农场看守所
第十一章 鸡啼了
万里寻亲记

为什么写这回忆录

熊熊大火的中心底层是黑色的,我就是在这黑暗中煎熬了二十年,终于活着从这十八层地狱的第十七层挣扎出来了,在这黑色的炼火底层里并不是我一个人,我们这一批,在同一个地点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同一列装载畜生的铁闷子列车里被拉着去地狱的有一千多个畜人,我们在地狱里挣扎哀号,一个个,一批批的死去,到1978年能活着离开的也不过只是数十人了,我也只是这其中的一个幸运儿罢了。我们这千多人既不是统治者的敌人,也不是统治者需要消灭的知识分子,更不是刑事罪犯,我们只是普通的工人,职员,学生,少年,市民而已,只是按照统治者的需要,按百分比从人民中挑出来的一部分而已,其实在这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持续运转的时间轮子中,我们这千多人也不过只是一个小点而已,全国不知道有多少个同一情况的千多人苦苦哀号在和我同样处境的地狱中。在这块铁幕严密笼罩的土地上,黑暗掩盖着一切,恶行都是保密的,一切按百分比被打入地狱的人都被冠上了罪名,就像一本小说里写的把活人鞭打成一个血人,然后粘套上兽皮,那百分之几以外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真相的,新接班的统治者现在改变了统治手法,将热衷于专制和权力的嗜好改成金钱和权力并重的办法,狰狞的脸上涂上一层厚厚的粉,人们往往看到高楼大厦和繁荣的一面,因而忽略了底层受苦的大众,以为这个地方真的有所改变,而忘了统治者独裁专制,视民如草芥并只图一己私利,为所欲为的一面。我把我在地火煎熬二十年的前后经过写了点回忆录,所有往事全部都是真人真名真事,我以此记念冤苦的死者,并希望让现在的读者能以过去看现在,以一斑观全豹,从而得以洞察那块土地上的真实本质。

前言

子曰:吾十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欲。这里讲的是孔子生活的那个年代时知识分子的成长和心路历程,这样的历程是知识分子在一种祥和的不受任何外界干涉的环境中自主的成长过程。历代封建皇朝不管它们有多专制,哪怕他们将暴力抢夺来的江山和百姓视为一己私产,所谓普天之下皆王土焉,天下之臣皆王臣焉。但他们不可能将天下不按统治者规定的思想去思考事情的知识分子通通从肉体上消灭,然后将新的一代按照北京餐馆里饲养鹅掌那样制作出鹅掌样的脑袋来。按照制作盆景一样的方法制作出普天下统一规范的艺术来。虽然也有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这样的事件,尽管历代皇朝推行崇儒忠君政策直至满清的四库全书,以及象清风不识字,何事乱翻书这样的案件,但是不管是用王道或霸道的统治方法,都不可能统一模式的规范天下知识分子的自由思想。

可怜我却生长在这样一个悲惨的时代,我的一生是难以想象的坎坷,我出生的时候,正是日本占领了半个多中国的时期,我爸率领一支队伍转辗于高山峻岭之中打击日寇,鬼子为了消灭我爸率领的这支叫他们头痛的游击队而到处捕捉他的家属,妈妈挑着小孩和行李在山间逃难,我就是出生在浙江省绍兴蛇山的一块大岩石旁的,我长大以后,每每听着那种落地电风扇呜呜的声音,脑子里就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那是日本飞机在头顶上天空盘旋的声音。妈妈没有奶,我是喝玉米糊糊长大的。

抗战胜利了,和平的日子过了没几年,共产党又带着兵打过来,那一年我八岁,爸爸受到党地下组织的感召和相信党的新三民主义主张和明明白白的留用政策宣传,留下来没有走,一心要为新中国贡献力量,历史上按惯例每一个新王朝建立都会进行大赦,共产党是异数,不久毛泽东就开始在全国进行大肆杀戮,这不是所谓为了巩固政权的杀戮,而是为了消灭中国传统的社会基础的大规模杀戮,运动一次又一次,几十万几百万的杀,还怕杀不尽,杀人少了的干部会被按右倾处理,杀人多多干部就是革命性强,就能升官。绝大多数被杀害的人,根本不是反对共产党的敌人,绝大多数被杀害的人本来就是安分守己的良民,为了杀戮的目的而杀戮。一次一次的用各种不同名义的运动﹐直到将全国有财产的人甚至稍有个人财产的人﹐和有点社会影响的人都杀光后﹐全国成了唯一的权财相结合的党财主皇帝的天下。

爸爸被杀害后,妈妈带着我们小孩又开始了流浪生活。我十五岁以后的年华正是强烈求知的青少年时代,不久却无辜地因为党要大步跨入共产社会而被党抓去当了一名比中世纪的奴隶更惨的奴隶。三十岁是而立之年,可我每天插足淤泥中,超过九十度的弯着腰面向水田背晒暴阳,我从来就没有立直过,一天超越14小时地干活,只求晚上能分上一勺稀饭,不要再继续弯腰挨斗到睡觉而已,四十岁是不惑之年,但是我每天除了干活外,夜夜只背毛语录和批资斗私,你讲我是懒虫我说你是坏蛋外,其它什么也不知道。五十而知天命,而我却刚刚跳出了桎梏,才刚刚开始做人﹐对自己大半辈子噩运的原由仍然不清楚,所以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并不适合于我。

我生活和长大的这个地方,决不是王道统治的地方,也不是霸道统治的地方,实实在在的只好将它称为魔道或妖道。六十岁我回去大陆探亲访友,可是不管到哪里,我的耳怎么也顺不了。

现在我已近七十古稀之年了,是一辈子的苦怨恨叫我仍然不甘心就从此告别,“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我仍然眼睁睁地等着希望能活着看到我的家国和同胞们得到自由的一天.现在回去中国大陆,和所有的亲朋接触下来,好像人人都只为了钱而奋斗,能骗则骗,能诈就诈,你如果有钱,人人都对你陪着笑脸,不是亲来也是亲,如果没有能得到好处,或者好处少点,没有能达到他们的期望值,马上能变脸,热情一下就消失了,不是一点一点的冷下来,而是忽然就从高温掉到冰点,客气一点的会虚与委蛇地敷衍敷衍你,不客气的还会骂你一声外国瘪三。没有什么道德,也谈不上亲情,只有利害相关的才能有亲情。

我曾经花了大力和钱去帮助一对大陆的朋友来到美国,他们是夫妻还是共产党员,结果他们来了后,赖在我的住处白吃白住不算,到后来翻遍了我的材料和记录,掌握了我的人事关系和记录,由于他们在大陆当过英语教师,所以轻而易举地离间了我的朋友和夺取了我的工作,当我责备他们时,他们却大言不惭地说,这就叫竞争,原来他们心中的竞争是可以没有任何道德和规则的。至于农村的人,终日为了饱腹而挣扎着,他们是全国人民的衣食父母,却被压在社会的最低层,他们养活着人民,他们本身却没有半点福利,党开始大规模的圈地去卖钱就夺取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只好大批大批地背井离乡去城市打工,干最苦最累的活,拿最少最少的钱,栖身在最差最差的地方,还要被骂作外流,党的政策规定了他们是贱民,到处受歧视和压迫,党甚至还要敲骨吸髓地再剥削他们,办什么暂住证,他们随便就可以被抓进收容所,没有半点人的权利,但半个多世纪来,他们好象已经习惯了一切的不平等,大脑已经麻木不仁,一天到晚想的只是怎样才能出卖自己的血汗来养活自己和家人。所以尽管古稀之年了,我的耳朵却怎么也不顺。

最近几年在大陆各地有了群体的维权行动,但那也是维持自已基本生活的局部反抗,反贪官不反皇帝﹐并没有更高一点的境界,不过比起过去来,还是有进步的,至少人们能够喊出一声不字来了。打着反贪官的旗号,因为党内的权力斗争已从路线斗争和阶级斗争的旗号转为反贪官了,所以贪官是可以反的。不过这样也没有用,如果人们反的不是上级要整的对象,是得不到上级支持的,那么地方官员就会动用武警和法院将人镇压下去,结果反贪官者自己倒被打成了贪官或腐败分子,暴乱分子,劳改、劳教,起码也得上拘留所、看守所,不把人折磨死是不会轻易放过的。网上报导的那位穿保险衣的县委书记就是一例。最近在上海审判杨佳的法庭外,居然有人敢于喊出打倒共产党的口号来,这是共产党统治中国以来破天荒第一遭,但愿这喊口号的人不会被杀了,也但愿这种真正的觉醒能够延续和壮大。现在中国大陆的人特别是青年一代,都不关心政治了,只要为了钱什么都能干,但是在毛魔的时代,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要求讲政治,打着爱党﹑爱国﹑爱人民﹐要求人人学雷锋﹐都要有自我牺牲精神,去为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幸福天堂而努力。

这本来都是美好的词藻,人人都能接受的,只是毛魔利用这些漂亮词藻转换概念,在光辉旗帜的掩盖下蒙蔽、诱导甚至强迫人民去做他灭尽人性的恶事,毛魔发动的三年内斗(对那些被打倒的高官们来说是十年才咸鱼翻身)﹐直至最亲密的战友的覆灭,毛使用的一切谎言都被他自己打破了,所以一旦铁窗打开,人们看到了外世界,人们觉醒了,认识到了真理,爱国的热情就会扭转到正确的方向来,这样就有了后来的北京的民主墙,有了天安门广场的五四悼念,

直至六四的全国性的学生运动。六四运动争民主、争自由、反特权、争人权,是全国性的,更是全民性的,从学生到教授,从工农到当官的,从企事业到共产党的中央各级部门。六四运动的口号和要求是真理,是颠扑不破的,是深入民心的,所有的蒙骗不再有效,毛魔使用的那一套已被唾弃,所以当时的共产党的老大只能动用军队进行暴力镇压。六四后的秋后算帐,觉醒的人们被无情的消灭了,随后来的一系列学校和组织、机关清算整顿和安排,国安特务遍布全国,检举告发又成了时髦,人人都以谈政色变,天下鸦雀无声,但打开的窗再也关不上,自由的灵魂再也收不回魔瓶,所以就要推行重钱主义,官商勾结,摒除西方世界的一切优越制度﹐只引进西方世界的各种邪恶方面,美其名为和世界接轨,腐败代替了过去的理想主义欺骗,这一招比过去的一切谎言更有效,中国自古以来的伦理道德被弃之若蔽屣,西方的平等自由博爱被视为洪水猛兽,损人利己被尊奉为竞争,人们正直的灵魂被引领到另一条邪路,这是一堕落之路,人性中邪恶的一面又被用另种形式引导出来,这就是当前中国的现状。

读书除了娱乐和消遣外,其实大部份人是为了求知和好奇,去学习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去了解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去体验别人对待事物的心态和方法,世界观和人生观,从而为自己增添知识,树立自己的榜样。很多人的世界观人生观都是通过读书慢慢地树立的,所以书籍能影响人的观点甚至人生,共产党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控制人的思想,铺天盖地的全部是统一内容的书籍、报刊、电影、电视和开会报告,并美其名为舆论导引,就是以此来引导人们的观点,今天说右派分子是中国人民的绝恶敌人,于是人人口诛笔伐动手动脚的恨不能将右派分子个个打死,明天又说除了一个右派分子外,其它四百万右派分子都是好人,于是社会上又对右派分子又非常尊敬。今天戴高帽游街的走资派,明天又成了高高在上一字千金的领导,是为民鞠躬尽瘁的革命者。要叫人痛恨地主就能编造出白毛女黄世仁和半夜鸡叫的故事来,要侵占资本家的财富又出现许多偷工减料毒害人民的故事来。昨天还在宣传国民党反动派十恶不赦﹐今天马上就能导演出一场倾城而出﹐热烈欢迎连战老爷爷的闹剧来﹐真能令连战爷爷老泪纵横﹐反手为云覆手为雨﹐飞弹与酒杯齐飞﹐连横合纵交叉﹐一切只是为了它的政治需要而已﹐然而维护一党统治﹐一个思想﹐将专制和专政覆盖全球的四项基本原则是不可动摇的。

我写了有关我苦难的人生,这里全部都是真人真事的记录,都是曾经发生在这个世界里的真事,我希望年轻的读者们能通过这曾发生过的种种惨事,其实也是这个社会的过去也包括现在的真实部分,以一斑而观全豹﹐温故而知新﹐去了解这个社会的本质,放眼看未来,我想这有助于读者正确的全面地了解这个世界,从而对自己如何面对这个世界有所帮助,如真能这样,今后我也就会含笑地下了。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