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九评》退党征文】黑夜(九)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第八章:安徽省公安厅第一劳改支队——白湖农场

我们这一批人员被遣送去劳改农场的都是所谓的就业工人,被船运到庐江县后就开始徒步行军,半天时间到达该地,经过一条小街叫塘川河,街二边有些零落的小商店,都是些低矮的茅草屋,还有一个长途汽车站,再走一段路,就进入了农场范围了。那里有一望无边的一圈很高的大堤,就象一堵长城,堤外围着一条人工开挖的很宽的护监河,河这边是一条不很宽的路到达场部,一座牌楼当路横拦,上写着“ 安徽省公安厅第一劳改支队——白湖农场”

从天一亮起来,洗脸和吃饭都象打仗冲锋,然后一天的劳动都是有指标的,动作慢一点或身体不好的人还完不成指标要加班,小组里的人主要是二个组长的相互监督,一天下来基本上人人都精疲力尽了,洗脚吃饭,然后上坑围坐学习,不管是评价一天的劳动或是评工分,人人的脑子都很紧张,下学习时间到了,然后就是息灯钻进帐子去,很快就会入睡,在劳改单位的日子里,我好象从来也没听到过有人诉说失眠的。人们就象机器一样的活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生命灯尽油竭,所以在共产党中国有数不清的劳改劳动集中营遍布各地,包括所谓的就业人员在内,很少有听到闹事的。 就这样,劳改当局还是要时不时的搞些运动,开斗争会,酷刑体罚,抓捕一点人,为每年一次的奖惩大会准备材料,一些人被宣布减刑,一些人被宣布加刑,还必须判几个死刑拿来当场枪毙。被判死刑后就关在白湖农场的看守所里,被判得早点的人要戴着脚镣手铐关在那里等待被宰那一天,有关一年二年的,如果被判死刑的人多了,超过了需要,就会一直关下去,直到需要的那一天。我见到的一个被判死刑的人竟戴着镣铐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在那里关了三、四年,他是万松轩。共产党这一套残酷的方法是维护他们的政权的基本手段。

无论如何,这旱地的活比做水田要轻多了,至少在累得很的时候可以直直腰擦把汗,这是春季,准备种花生,先要整地,挖了几天土,把地挖成一畦畦的,有几天是剥花生,梁指导员安排一人剥一麻袋,并慎重说明花生拌过农药不能吃。我剥了一会后,深深感觉这花生的新鲜和诱惑,只好拚死吃河豚了,一会后别人也跟上了,看来中国人在吃的方面还是不怕死的多。花生在下种前真的又拌了一次农药,这是防虫的。种完花生种棉花,挖地整畦下种,下种前晚上我们要加夜班,烫籽拌药上堆,一个晚上棉籽就发热膨胀了,棉籽出芽前就去锄地清草,棉苗出土后要补种和移苗,苗齐后,每天一早人人都猫着腰在地里抓一种黑色地蚕,农民叫地老虎。棉花长到半尺高就要打农药了,专门成立一个施药组,都挑年轻的,我也成了施药组员了,每天背着几十公斤的药水桶在地里喷药,组里的药水都归我配,这些农药都很毒的。以后又是整枝打杈剪公枝,到秋天就是采花,挖花生,拔棉秸,挑运等等。

有一天,我组在一块棉田劳动,这块田就在大堤下,我抬头想息一下,忽然远处顺着田埂跑过来一个人,到近处看清了是个男的,这人身上一丝不挂,左手提条短裤,右手握一把铁铣直往大堤跑去,后边又远远地跟着一群人,象是追兵,只见他爬上大堤,又往堤外一边下滚下去,我们这一组人一都发现了此事,出于好奇心也都放下活赶了上去,这季节河水很浅,那人就涉水过河,水只淹到他的胸口,我们也就跟着下水过河,那人过了河就爬上对面的山坡,上了山坡是一个老百姓的村庄,那时白湖是有通告的,老百姓如果抓住了逃犯可以奖励钱的,何况此人身上没穿衣裤,当即有几个农民过来,几把锄头把他顶到屋边,这时他后面追的人也已赶到,一拥而上将此人用细麻绳绑得个严严实实,将他拖回堤岸,过了河这边,那群追人中一个为首的从堤傍放牛的手中拿过一条打牛的皮鞭,啪啪的就向这人身上抽去,随着唰唰的风声,只见那人身子一抖身上马上出现一条条的红痕,血水随着从破皮处渗出来,这时我受不了了,我大喝一声住手,我说如果他有罪,当有国法处置,你凭什么打他。那个为首的停止了抽打,便一窝风地将那人拖走了。我为叫了这一声还真有点后怕呢,不知道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后果,但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的天性从来受不了任何生物受折磨的惨景的,为了我这种天性,我在那里前后得罪过很多人,直至把自己关进了看守所,差一点被枪毙。

后来通过了解,知道被抓的那人和抓人的那些人都是七中队的,那是强劳队,那逃的人被吊在梁上和挨棍揍已半天,可能是受不了了,趁解小便机会逃出来的,这样我又多了一样见识,原来所谓强劳,实际上都是农村来的老实巴交的农民,在毛泽东搞人民公社,亩产万斤粮大丰收的年代里,村里饿死了很多人,有人还换孩子吃,许多年青点的农民开始向外逃去要饭,安徽历来有这习惯在灾荒年逃荒的,那年代统治安徽的是黑霸王曾希圣,曾又是毛泽东的亲信,给毛当秘书时救过毛的命,所以他当安徽第一把手时可以在自己的地盘上为所欲为的,据说他在安徽省会合肥建造皇宫式的宾馆,内养三百多各地挑来的美貌姑娘,是专供他一人享用的,甚至北京中央部队文工团来安徽作慰问演出,该团领队是一个空军少将的老婆,长得非常漂亮,竟然被他扣住不放,而少将从北京飞来竟也被关进监狱,后来是刘少奇出面解的围。在1960年时合肥消遥井公园的一头东北虎据说就是毛为这件事而从北京调来送他作抚慰用的。可是他为了报复将比他低一点的一个高干好象叫刘晓山的用胸铐铐在监狱墙上一年多这是人人皆知的。曾在安徽各地设立了收容站,凡是逃荒的农民一律抓住送强劳队,劳改营里的强劳和我们劳教劳改们无任何区别的,甚至更惨,因为他们一无文化二无背景三太老实,他们是中国最弱势的阶层,在毛泽东的共产中国,农民本来就是被压在最底层的贱民么。在我后来的医疗生涯中,我曾交过一些强劳的朋友和逃荒出来偷了东西被判了刑的农民,我问他们逃出来被关进来合算吗,可是他们都说总比在家饿死好。

一年以后我又被一大队卫生所借调去,重新开始了我的医务工作。当时我在卫生所的病房工作,我特别喜欢作夜班,因为在夜里我可以离开一些人的歧视和人与人之间的摩擦,除了巡视病房外,我能静静的看书,进入到知识的世界中去。当时所长是张家德医生,就业医生有龚谦礼,薛华四,范旭平和王群伟等人,我始终不明白薛和范老是和我过不去,其实我并没有得罪过他们,可能他们自以为在卫生所的时间长资格老,也可能他们把我当成他们的一种威胁而容不了我,其实我根本就是与世无争,只想得到一个安静的世界,其它一切与我无关,就这样后来我也未能逃过他们的算计。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