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九评》退党征文】一个在大学校园公开退党的女孩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一)飞扬的青春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令人赞不绝口未来也必将前程似锦的女孩子,却在大学四年级的时候做出一件令整个大学极为轰动的事情,她以“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在校园里公开退党。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为什么人人都在抢着往里入,而她却选择了退出?难道真像她所说的那样“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吗?大学校园,是带给梦瑶青春和梦想的地方,那么她又是如何走出这历史性的一步呢?

刚上大一的时候,学校要求了解学生的思想状况,负责管梦瑶寝室的学生辅导员晓娜去梦瑶寝室了解新生情况,在她和大家交流过后,对大家说:“炼法轮功的人从不说假话,你要是说法轮功不好,这时公开谈法轮功好的肯定是炼法轮功的,你就把他试出来了。”梦瑶听了觉得很奇怪就问她为什么,晓娜说:“因为法轮功从来不说假话,你看千里迢迢去天安门的法轮功都是手里拎着灰布兜的,他们不喝酒不抽烟,那么多人聚集到中南海却没有一张纸片,这些人都是受过训练的,十分有组织纪律性。”梦瑶也来了兴趣接着问:“那他们为什么都拎着布兜呢?”晓娜说:“因为他们都穿地很朴素,他们要拿很多资料所以就放在布兜里带去北京。”梦瑶又问:“他们为什么要去北京呢?他们为什么要去发资料呢?他们为什么要自焚呢?自焚多恐怖多疼啊?坐牢那么遭罪,法轮功为什么宁愿坐牢也不愿违心地说假话出去呢?”

这是梦瑶第一次了解炼法轮功的人不说假话和他们的那些不同于常人的奇闻异事。晓娜也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学生,她当然不会给出真实的答案。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把这群人描述地那么“好”,那她心目中是如何接受与所描述背道而驰的观点呢?原来这都是中共中央编造的谎言层层下传,到学院书记这儿给助理辅导员们开会时灌输的。之后,梦瑶的诸多疑问在三年忙碌而又充实的大学生活里冲淡地不了了之了……

大二下学期的时候,梦瑶入了党,学院党团委对党员和学生会干部的思想控制地很厉害,每周都要开党会。她既是“学生会主席”又是“党员”自然受“关怀”的程度比别人都要高些。书记每天都要从她那里了解同学们整体的思想以及学习生活情况,如果有什么异常就要不断“报告”。梦瑶很反感这一套,但是书记总是告诉她:“在其位,谋其政!你是在关心同学,这就是你的义务” 。可是梦瑶很少对书记说同学们的情况,后来,书记改找生活部长打听了,觉得那个学生更“忠心”。于是,书记不再问梦瑶同学们如何如何而改问她如何如何了。可是刚入党后不久,梦瑶就生了一场大病晕倒在家里,给家人吓坏了,医生也说再晚去医院一会儿就差点没命了。

梦瑶是家里人的掌中宝,尤其是奶奶,在住院期间,奶奶天天打车到医院里去哭,不厌其烦的给梦瑶接屎接尿,甚至把一大把年龄的梦瑶的大小姨奶、舅爷们都拉去医院看她。梦瑶学院的书记们也去医院看她,可是梦瑶不在,原来精力充沛的她偷偷跑到公园散步去了,用她自己的话说这叫“感悟人生”去了。她在医院一共住了二十一天,那二十一天的经历让她从死亡线上走了下来,回到学校后好像变了个人。曾经的那些抱负、那些虚荣、那些高翔的梦想、那些名利场的角逐,都迅速地离她而去,因为这一切在死亡面前都苍白的无以复加。回到学校后,梦瑶向老师提出不当学生会主席,老师不同意,看推却不成,梦瑶工作的积极性也不再那么高涨了,就这样她相对平静的走过了大二。

(二)得法的心路

直到读大三的那个春天,一段浪漫的中土旅程、一个千载难逢的注定的机缘,梦瑶被推到那个在选择过后必将迎来重生的时刻。就在那段时间,梦瑶明白了共产党的黑暗,明白了“六四”对学生的大屠杀,尤其是1999年开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编造自焚伪案等这一切中共黑暗的历史让她非常震撼。

那时是2005年,正值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刚刚刊登之际,也是刚刚出现可以化名退党的时候,那个时候梦瑶读还是预备党员,差几个月就可以转为正式党员了,只要平静度过那段“考察期”,将来留校、保研、推荐工作或者是其他方面都会有非常好的发展,学院都会最先考虑。

可是,当她明白中共的黑暗,尤其是知道了法轮功的真相时,一时间她懵了,真的懵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有一周的时间脑子都乱了,天旋地眩的,怎么以前认为是对的现在却是错的呢?怎么假的变成了真的呢?天啊!她感觉天和地顷刻之间都被颠倒了。当看到别的同学每天都快快乐乐地说笑,可是她如何也笑不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呢?梦瑶心想,如果不了解真相我会活的多快乐呀,可是为什么我偏偏了解了真相呢?明白了真相的自己原来是如此的压抑和沉重,仿佛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把自己压得喘不过起来。可我宁愿知道真相也不愿被蒙蔽,人人都应该有知情权的。天啊,原来法轮功真的是受冤屈的,人间有大冤呐!人人都知道窦娥之冤,可是谁晓得法轮功的冤情比窦娥不知冤了多少倍,真是冤到家了!哎!这一切真相令梦瑶非常震惊,她想到自己家门口总是能收到法轮功学员发的传单,她还想起去年年末在家门口捡到一张名为《风雨天地行》的真相光盘,都已经放进电脑里了,刚和爸妈一起看了还没到两分钟,就硬是让自己把光盘退了出来,说“我们还是离政治远一点,别看这些东西”,让爸爸妈妈丧失了一次宝贵的明白真相的机会!而在1999年镇压法轮功之前,当年就有人把书送到奶奶家让奶奶学,以前在奶奶家梦瑶还翻了一下书呢,那个时候奶奶见人就问谁能双盘?家里人都去试,而她和奶奶是家里唯一能双盘的人,还好一顿高兴呢,可是还没等看书呢打击就来了,那时家人还很庆幸“幸亏没学”!怎么会这样呢?怎么这个世界一切都变了样呢?这真的是一个让人感到陌生的世界啊……

她突然又想起去年在辅导班上课的时候,那个资深的英语老师给大家讲了法轮功真相,当时自己还非常不愿听,本来对老师的印象很好的,就因为说了法轮功好这下印象一落千丈,谁知第二天就晕倒在家里,后来被救护车送医院了。哎!也许那次得病真的就是对法轮功不敬的报应!而晓娜那次在寝室里说法轮功的情况时自己还觉得很奇怪。是啊,不说假话、朴素、不抽烟、不喝酒、保持环境整洁、有秩序、拿资料去向民众说明自己的冤屈,从一个社会的正理上来讲这些描述难道不是在描述世界上最好的群体和最热爱和平的人吗?哎!原来是非真的都被颠倒了!

从那时起,梦瑶明白了大法真相,经过一周的思考,她所有的疑虑、所有的心结都被一个个的解开了,她被大法“真、善、忍”的精神理念折服同化了。于是心甘情愿地跪在大法师父的法像前如同一个孩子找到了家,虔诚地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长时间的泪如雨下。当她明白自己将要走上一条怎样艰难的旅程的时候,在中土旅程的最后一天,她坐在回家的车里,看着车窗外飞速遗落的风景,留着眼泪对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今天我就要回家了,我也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了,我再也不是你们曾经的那个不懂事的女儿了,我要走向修炼了,从此我就是一个修炼人了,我将不再浑浑噩噩的生活,也将开始另一段人生了,爸爸妈妈,你们能理解我吗”?

擦肩而过,这一别竟是数年!在迷失中度过了那些无知的岁月。幸好自己还有再次明白的机会,否则又枉为人一场,对不起这一世的人身。梦瑶心寒,但更多的还是庆幸!她感到这部法将使她真正洞彻生命的意义,而且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法轮功学员的故事激励着她,她从这些人身上看到了一丝光亮,这种光亮激发了她原本就没有迷失的正义、真诚和善良。就这样,她毅然决然地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与大法弟子们站在了一起。从此,人间少了一位爱欲嗔贪的红尘客,多了一个精进虔诚的向佛人……

虽然闻得佛法令她欣喜,可同时她也隐约感觉家中将要发生变故,她知道从此将要踏上的是怎样一条充满荆棘与危险的路。人们常说“母子连心”,那时,梦瑶似乎能感到父母即将为她担心,虽然旅行还没有结束,还没有见到爸妈,可她心里异常沉重。梦瑶爸爸的脾气她太清楚了,她是从小一直挨爸爸打到现在的,她每次这样告诉别人的时候,别人都不敢相信这么可爱优秀的女孩子怎么父亲还会舍得打她。然而,这对于梦瑶来说就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她心里的那种压力是别人无法体会的。梦瑶的担心并不多余,从那时起,她在大学校园里就没再过上几天太平日子……

(三)漫长的等待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到了大四,由于学习成绩及各方面都很优秀,梦瑶获得了被保送到外省读研究生的资格,而此时恰逢学校将要举办一个优秀学生的先进事迹报告会,参与的都是每个学院推荐出来的最优秀的人才代表本学院在全校礼堂作报告。老师们推荐了梦瑶参加,已看淡荣誉的她本不想参加,可是老师定要她参加,于是她只好写了演讲稿并作了一番准备。报告那天,她被安排在第一天出场,由于第一天是重头戏,这天全校所有学院的党委书记、团委书记及学院领导都被邀请去了,还包括校长一级的领导。

结果,梦瑶的报告获得了一致好评,也让全校师生认识了这个优秀且不平凡的女孩子,媒体也竞相采访,报导了她的先进事迹,学院的冷书记出席了当天的报告,在他周围别的学院的书记争相问他梦瑶的情况,这让他经常板着冷面孔的脸笑开了花,回到学院以后又当着四个年级同学的面把梦瑶大夸特夸了一番,生怕没人知道学院出了这么一个让他很有面子的学生。

可是,梦瑶懂得居安思危,她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越优秀,也许到时候带给人的刺激和震撼也就越强烈,那段时间她一直在考虑她的党员转正问题,虽然已经在大纪元网站上退过了,可是现实中怎么办呀?听别人说转正还得读什么焦裕禄、孔繁森、任长霞之类的党八股的东西,还要表决心要加入,还要宣誓之类的,她明白共产党的这一套,可她不愿违心的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即使走走形式和过场她也不愿意。她打心眼里不想当一个屈从于中共淫威下的党徒,更何况如果自己转正了,下届还有那么多学妹学弟都有可能跟着学,在学院里做学生会主席可没有人不认识,这次参加完了报告会可是连校长都认识我了,哎!该怎么办呢?

就在忙过报告会这段日子以后的一段时间,一天,梦瑶正在看《九评共产党》,看到她愤怒,更认清了中共的对中国人犯下的一笔笔血债,她感到很压抑郁闷,她实在感到自己想对全世界说出中共犯下的累累罪行,可是,她又觉的自己现在这样根本说不清楚,正在叹气的功夫,手机铃响了。

“你现在立即给我来趟办公室,你想不想转正了?想转立即给我过来。你知不知道你拖了多长时间了?梦瑶,你到底想干什么?和你同一批的早就转完了,就差你了,你想干什么呀?我告诉你,你现在就给我来办公室。快点!你要是想转,你就赶快来,你要是不想转了,你就别来了。”冷书记用冰冷的口吻在命令她,说完,冷书记的电话就挂断了,梦瑶听到的是连续不断的嘟嘟声。这是冷书记第一次这么火冒三丈地对梦瑶大吼,她感到要来的事情终于来了。冷书记也真是的,脸变的真快,前几天走路还对她笑呵呵的,今天就这样了。不过也很正常啊,这不正印证了刚才读到的“不断变化的立场原则”和“党性代替人性”吗?这《九评共产党》说得也太有道理了。

梦要心想,为什么中国人的党文化使得这些当官的命令别人?你有什么资格命令别人呢?你不过就是一个书记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想转不想转,那就是我的一句话,你以为你给我操心是为我好,你还不是在害我么?是啊,冷书记这是在害人呢,他要我转正,凭什么转正?中共这样邪的邪教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这是什么混账逻辑?以前在中共这套党文化中泡着长大的我不知道真相也就算了,现在我明白了,怎么可能再跟着中共瞎胡闹害人?我不会转正的,反正我就是不转,我不能转!转了就不是我!虽然想是这样想了,但去还是不去?这是眼下面临的两难问题,按照冷书记的话,去,是为了转正而去,不去,是不转正。但是我去却不是为了转正,我若是不去却是在逃避。我还是要去,不管是该来的还是不该来的,现在都来了,摆在你面前,看你心怎么动,有问题不要绕开走,要针对这个问题解决而不是逃避。干脆,我一不做二不休就利用这次机会给他讲讲真相,他若是明白了对他也是有好处的。梦瑶心想,这是自己的关和难,自己怎么想的很重要,别人怎么认为的都是别人的想法,谁也代替不了自己的思考和选择。别着急,不听他恐吓,迟一点过去,让自己有个缓冲余地。想到这儿,梦瑶心里没有刚才那么焦急担心了,取而代之的是勇气与正义。于是,在和自己思想进行激烈的交锋过后,梦瑶硬着头皮走出了寝室的大门,伴随她的是一路沉重的步子……

(四)坚定的信念

梦瑶见到冷书记,心反而定了下来,反正一切都要来临,一切也都要过去。人啊,这辈子总要有个活法,不是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吗?哎!索性不管了,该咋咋地吧!尽管如此,梦瑶心里还是很有数,冷书记似乎没有料到梦瑶会一反常态,他把一张转正申请表和一只准备好的笔递到梦瑶跟前,以为她马上就接过去签了,可谁知梦瑶接过来不但没有写,只看了标题就退了回去。

“冷书记,不好意思,这张纸我不能写。”书记一下子懵在那了,好像没有听清楚似的。

“什么……什么叫不能写?”

“这是转正申请,可我不想转正,所以不能填。”冷书记一下子愣住了,空气凝滞。

“梦瑶,你真有意思啊,我当了那么多年书记,带了大半辈子学生,还没看到有当了预备党员不想转正的,你说说吧,你怎么想的?你是不是受了谁的蛊惑偏听偏信了?你最近都和谁接触?你最近都看什么书?你觉得你脑子清醒吗?你不是疯了吧?”他的语气是轻蔑更是不解。

“我没疯,也很正常,有一个聪明的大脑可以分析问题,不需要别人的‘煽动’,更不需要别人的‘蛊惑’,党章上不是写着可以入也可以不入吗?我觉得进出都该是自由的,更何况,我已经有一年没交党费也没写思想汇报了,党章上不是写着半年不交党费就自动退党了吗?那我写这个转正申请书还有社么意义吗?”

此刻,冷书记的脸分外难看,本来就爱板着脸的他更弄不明白这学生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让他不认识了,怎么自己身边成天看着的人却最先给自己意想不到的意外呢?是啊,对于一个为“党”效忠了那么多年的党务工作者,他确实有些搞不懂梦瑶了。他和别的书记有些不同,虽然他爬到这个职位上,但是他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上来的,冷书记人还是很正派的,只是一到党性占了上风的时候,他就变得不再是那个生活中真实的自己。他以前经常找梦瑶谈心,甚至在和梦瑶谈话的时候流过眼泪,那种真诚也曾经打动过她,让她觉得一个外表刚强的人背后也有他不可触碰的东西,她也觉得书记人挺好的。而冷书记自认为是了解这个学生的,可是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或者说感觉其中一定有人被愚弄了。以他多年的“经验”,这个人不会是他自己,一定是眼前这个“糊涂”的学生!

经过一番彻谈,梦瑶回忆着《九评共产党》中的内容并从不同角度给冷书记讲了中共的种种罪行,他默不作声地看着她,时而插一两句进行反驳,但是眼光却甚为犀利。梦瑶早就注意到了他的眼睛,那种目光让人感到战栗。但是她也是那种不达目地不罢休的人,她要让冷书记明白她的决绝,为了这一天,她早就有多个夜里失眠了。既然来了,这暴风雨猛烈一些又何妨呢?梦瑶心想:“我本来就已经是经历过死亡的人,不就是不转正吗?那又算得了什么呢?不管了,反正我就是想要把真实的中共告诉他!”然而此刻,就这一个坚定的信念,支撑了她的脊梁,让她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活着,或者说这一刻才觉得自己是一个真实且勇敢无畏的人。

“你不转正,你想干什么?不转?不转就撤销党籍你知不知道?”冷书记心想,对于一般同学也许经过这一番彻谈也许就罢了,但偏偏她是学生会主席,又刚刚在学校做过先进事迹报告,这样的学生突然来这么一下子,那还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样,我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还是问题。

“我知道,可我就是不想转。”梦瑶心想,对,退党才好呢。此刻的梦瑶没敢直接说,只是说不转正,可是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却是真的把她推到了历史的风口浪尖上了。

就在这一个月,冷书记没事就找梦瑶谈话,每一次都搞得她很疲惫,好像一场场战斗,就是感觉这战斗怎么是无期的呢?冷书记谈、方书记谈、大小书记都谈,党委的、团委的,这个学院的书记找她,别的学院的书记也找她,反正是谈不完的话做不完的思想转化工作。最后搞得梦瑶身心疲惫,怎么一个学生不转正就面临这样麻烦的事情呢?她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了了,很痛苦,怎么一下子苦难都降临了呢?甚至上次作报告时对梦瑶很看好的副校长也很“热情”的找了个借口把她叫到办公室,表面是说报告很成功,可是却是在了解她的思想状况,让梦瑶写一个大学四年的总结和思想体会。可是这个聪明的女孩一下子就识破了这一切,在交谈时她尽量从侧面去讲述自己对社会、对大学生活的认识,没有表露出什么来,也没有写那个体会给他。她想可能是冷书记看“思想工作”做不成,这学生也太强了,就把这个事情报到了学校。怪不得那些平时和她打招呼的老师怎么一下子变得冷淡起来了呢,而且似乎话中有话。接下来等待她的又是何种心的磨砺?这个柔弱的女生能承受的了吗?

(五)降临的风暴

梦瑶根本没想到更大的魔难早已在自己的一次次被叫去谈话中悄悄酝酿,原来学校学生处负责人和学院书记们早已找到她家,向梦瑶爸妈了解情况了。父母似乎也在期待着与校领导沟通,他们希望学校能帮助改变梦瑶,但又有些怕,怕孩子的事情影响她美好的未来发展。那种复杂的心情梦瑶是懂的,哎!谁让他们都是不明白真相的人呢?

一个真实个体思想上的改变往往很难掩饰,梦瑶流露出来对中共的唾弃没过多久就被爸妈发现了。虽然住校,可是周末总要回家,她思想的巨大改变让父母感到恐慌。梦瑶妈妈在十多岁的时候,梦瑶姥爷就被在文革期间被中共迫害死了,所以梦瑶妈妈很清楚如果女儿的思想不和中共保持一致就会非常危险。他们一再追问梦瑶是被谁“蛊惑”了,一定要找出“凶手”,这些文革的受害者们同样没能摆脱文革时期的党文化语系。可是,没能摆脱中共党文化语系的又何止是这一家人呢?中国人一直生活在苦难之中,可是人们往往都很难看清,尚处迷途……

那段日子,梦瑶感到学校对于她不转正的事情一直都在拖,而她的生活也一下子从天上坠入低谷,她周围的一切因为她不转正而变了样,为什么举步维艰?为什么在这个体制内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就那么难呢?她的苦闷谁能晓得?同学们似乎也知道她的事情,看她时都不如以前那么热情的打招呼了,好像躲之不及,梦瑶想到大二时她是大一新生的助理辅导员,那时,她就经历过一件事,一个大一女孩子因长得漂亮,而遭受到同寝室人的妒忌,那个妒忌者用各种手段折磨她,包括全寝室人让她坐在凳子上,大家围起来一人一句谩骂等等,好像开批斗大会一样。弄得她很痛苦,一度生病休学回家。可那个妒忌者却很有背景和手腕,常常搞出些事情让她百口莫辩,她无人可诉,最后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梦瑶,梦瑶一直在给她鼓励,并且常常与她一起出现在校园。所以那个时候她和那个女孩儿在一起走就体会过学校老师的冷漠和同学的白眼,可是这一切在今天又那么地熟悉,而这次的主角却是她自己。

这天,她刚上完晚自习,突然手机响起,是家里的电话!梦瑶心头一震。电话那端,妈妈的声音很嘶哑,显然是哭了很久了。妈妈的哭声在电话里听着格外刺耳,梦瑶的心也开始颤抖起来。前些日子,梦瑶明白真相后义愤填膺,刚明白真相的梦瑶回到家没几天就给家人讲起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她看来,法轮功学员那么善良,她太着急让父母知道这个真相了。她想让父母明白一切都是中共一个小丑的妒忌就强行镇压,使得千万人妻离子散,无家可归,她要为法轮功鸣不平。真希望全世界人都知道法轮功是被中共迫害的。可是,刚和爸妈说就被爸妈骂了个狗血喷头。从那以后,梦瑶在学校就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了,到周末回家,更是能拖就拖,生怕爸妈生气又对自己“思想改造”。最重要的是,父母对大法不敬让梦瑶心里如刀割般疼痛。

“瑶瑶,你怎么了?你怎么能走上邪道?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你不想好了是不是?你这样太伤妈妈的心了。”

“我没怎么样啊?妈妈,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梦瑶小心翼翼地说着。

“你知不知道警察现在已经盯上你了?”

听妈妈这么说,梦瑶脑袋嗡一下子一片空白。但还是勉强镇定地问:“怎么了?我也没偷没抢,没招谁惹谁,警察盯我干什么?”梦瑶心想怎么会有警察盯上自己?梦瑶在急速调集自己的记忆,试图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就撒谎吧,你在外面做了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妈妈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我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一直在学校上课。”

“你再给我撒谎,我现在就去你们学校,告你老师。我告诉你,你爸也在家,他可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的。”

“妈妈……我怎么了?至于让你发这么大火?”

“瑶瑶,你不想活了是不是?”这时传来了爸爸的怒吼!爸爸在电话的那一端比妈妈更没好气儿。

“我告诉你,瑶瑶,你赶快说,你在外面都干了什么?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打车到你学校,我非让你学校老师同学都知道,到时候我可就翻脸不认人了。”

“我真没干什么,你们为什么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怎么好好的一下子就成这样了?”

“你现在已经被警察盯上了,你还想说什么?你同学也往家打电话,还不止一个呢,说你在外面胡说乱说。你太反动了,共产党怎么不好了,你说共产党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它是招你惹你了?你还是党员呢,你说共产党不好?”

“警察盯我干什么?”梦瑶心里有点没有底气,但是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你说警察为什么会盯上你?你自己在外面胡作非为,警察不抓你抓谁?法轮功哪点好让你这么执迷不悟?我和你爸都伤透心了,你沾上什么不好非沾上这个,你想去自焚啊?还不如死在家里。”这些恶毒的语言,令梦瑶不堪入耳,更何况是自己的亲人,这让她感到揪心的痛!也感到法轮功学员实在是受了太多冤枉了!从明白真相后,再听到别人对法轮功不敬,梦瑶心都会很痛感到非常难受。怎么说爸妈也不听,她在电话这端闭上了眼睛,压制着心中的痛苦和委屈的情绪。

“法轮功没错,那是共产党陷害的,法轮功也没有自焚,那是共产党造的假,毒害老百姓,激起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才好对法轮功大开杀戒,爸爸,法轮功不是电视中说的那样。”梦瑶着急为法轮功辩护。

这时,又换了妈妈在电话另一端叫嚣着:“共产党没事毒害老百姓干什么?你看你说那个话还叫人话么?你学了法轮功是不是?哪个组织者引诱你的?就你这样的人才最容易受骗上当。”此时,又换了爸爸粗暴大吼:“瑶瑶,你要是还想好,你就今晚回来!你给我来家,给我滚回来,听没听见?我和你妈好好帮助帮助你,现在还有救,再晚了你就完了,你这辈子都完了!”

梦瑶颤抖地挂断了电话,回到寝室。

“今天,干嘛啦?大小姐,又忙事业去了?”梦瑶平时校里校外忙忙碌碌,寝室人总爱打趣说她去忙事业。

“忙什么事业啊,和一个朋友吃了顿饭,然后上了晚自习。”她尽量恢复平静。

“我说呢,对了,今天上午有找你的电话。”

“说谁了么?”梦瑶一怔。

“没说。”

“什么时候打来的?”

“上午九十点钟吧。”

“谢谢啊。”

梦瑶有时候电话一天能接20多个,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可她并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越来越厌烦了。此刻,她想要的是清静!清静!这个被人称为大忙人忙事业的女孩,她在忙什么?谁又能知道她此刻的心思?她将怎样面对她的未来?不,先说她的今晚!如何面对?不过,梦瑶很清楚自己选择的路,从她决定走入法轮功修炼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虽然难却又是最神圣伟大的,这一点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常对自己说:“路,是你自己选择的,你必须好好地走下去,以苦为乐吧,这就是你的命!”

这时寝室电话响了,梦瑶连忙走过去接电话。

“哦,是李楠啊?”

“最近在忙什么呢?上午给你打过电话了,是从你家问到的你电话,还和你妈聊了会儿天。”

“我挺好的……”哦,原来是妈妈想让他帮着做工作的。

梦瑶读初中时在一杂志上发表了则小故事,后来接连收到很多笔友的来信,李楠则是一直和她通信的笔友,两个人以写信的方式联系了六年。李楠家在吉林,为了见梦瑶,在她读高二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来学校找她,那天,梦瑶只请李楠吃了一顿两块钱的拉面,李楠那时还觉得很高兴,不过梦瑶想起来总觉得怪丢人的。后来李楠去北京闯荡了两年,又来到梦瑶所在城市找她,可梦瑶觉得这个朋友变了,变得没有以前那样单纯和令人信任,取而代之的是圆滑世故,说话开玩笑什么的没个谱,常令她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玩笑。她也不禁在想:“为什么时间会让人改变的如此之快?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人与人之间最初的那种真诚和友善?真诚、善良、坚忍到底有什么错呢?真不明白,这个世界的人们都怎么了,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道理怎么就没有容身之地呢?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国家的民众都很尊敬法轮大法呢?哎!共产党,你真是太恶了,你把人都拖到地狱里去了,却让人们对你大唱赞歌!”

(六)家庭的魔难

晚上,梦瑶硬着头皮回家了,一路上她只祈求公交车走地慢一点,傍晚,天渐渐凉了下来,寒风吹打着她忧郁的脸,眉头紧缩没有一丝微笑,难言的苦痛弥漫在心里,令她挥之不去。到家后夜风似乎更紧了,爸爸阴沉的脸更是让她心里感到几分恐惧。

梦瑶刚到家还没缓过神来呢,妈妈先说话了:“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想退党呢?”这时爸爸谨慎地看看窗外:“嘘,你小点声,别让邻居听见。”开始的时候,梦瑶爸妈还尽量保持克制,但到后来越说越来气。

“我问你,你怎么想退党?是不是精神出了毛病?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就拿菜刀了?”爸爸正要去厨房拿菜刀,这时,妈妈又阻止了他:“和孩子好好说话不行啊?每次一生气就动粗。瑶瑶啊,你把来龙去脉和妈妈说说,妈妈会原谅你的。”于是,妈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开始对梦瑶来另一番“考验”。

“妈妈,我做的没错,共产党不好,我不想当它的一份子,自然就有选择和退出的自由,而且人的思想本就该是自由的。爸爸妈妈,你们知道吗是中共害死了8000万中国人,不仅如此,他们还屠杀八九六四的学生,就连法轮功也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妈妈,法轮功根本没自焚,那全都是共产党造的假!”

“它是假的你看见了?你呀,太单纯了,不要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就你这样的人最好骗。电视怎么会造假?全国老百姓哪个不知道?共产党要是造假,老百姓能看不出来么,你看你说的那个话是人话么?”看着女儿如此决绝,妈妈被激怒了。

“妈妈你说,共产党在历史上就没有做过坏事么?反右的时候,声称百花齐放比百家争鸣,鼓励知识份子提意见,章伯钧第一个提意见,还有后来的储安平,罗隆基也都提意见,最后都被打成右派,送进了监狱。文革的时候中共又迫害死了一大批知识份子,搞批斗,夫妻互斗,父子反目,自相残杀的事常有发生,连国家主席都不例外,你看刘少奇死的多冤,批斗他的时候说他是工贼、叛党、可是后来平反的时候又说他是优秀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变脸比谁都快。”

“你看你讲得头头是道,原来你在学校就学这些东西啊?我看你从今以后学也别上了,上学有什么用?国家教育你,爸妈供你上学就教育出个反党、反社会啊?”爸爸边说边抓起旁边一本梦瑶的书就开始撕。

梦瑶一把夺过来,“不许你撕我书!”爸爸撕书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不是真善忍么?你真了么?你这样对我你善么?我说什么你忍了么?还给我狡辩!”

“是,真善忍是对的,可是真善忍不是你理解的那样,它真,是要你说真话,可是并不是要你说搬弄是非害人的话;它善,是让你做个善良的人,不欺负别人不伤害别人;它忍,是要你能够宽容别人,不和别人计较利益得失,守住心性!而在中共这么多年对法轮功学员的侮辱和虐杀下,大法弟子没有采取暴力,而是一路顶着风雨在高压的红色恐怖下还在坚持和别人讲述着真相,这有什么错?这不是最大的真、最大的善和最大的忍吗?爸爸妈妈,你们光听中共一言堂胡说八道,就不能反思一下它会不会欺骗你么?我们经常听见今天的人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就是不敢说共产党不好,为什么?是人在怕它?它才敢逞凶,才敢如此猖狂!如果人人都知道法轮功被迫害……”

还没等说完,爸爸一个重重的耳光打了过来,梦瑶倒在地上。家里顿时出现了两秒钟的安静,对此刻趴在地上的梦瑶来说,没有耳边乱嚷的噪音这也是极其难得了。摸摸自己被打的脸,感到火辣辣的疼,她心里发酸好想哭,可是又感觉不能哭,因为习惯了在父母面前忍住泪水的她真的已经习以为常了。

梦瑶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理了理头发使自己别显得太狼狈。可是没过多久,妈妈又说:“好,就算你说的是,那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梦瑶回答说:“一种真正的信仰必然是一种内在的觉醒,是灵魂的超越,也是对最高精神价值领悟。泰戈尔说,真理激起了反抗它的风暴,风暴则把真理的种子撒遍开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可是,他们的反抗却是无声的,而这无声的反抗却能吸引并激起更多的人加入其中。人们经常说窦娥冤,那还只是一个人的冤情,法轮功在1999年的时候先不说国外,仅中国就有一亿人修炼,而中共发动的一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实行群体灭绝,冤枉了多少人?又毒害了多少人?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当你得知这样的真相以后,你会坐视不管么?更何况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实际上不仅仅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对全体中国人的迫害,对世界人民的迫害。你的家人、邻居、朋友、老师、同学,你周围的一切人他们也有很多炼法轮功的,难道他们就不值得同情么?难道这就和你没有关系了么?对待这一切就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么?妈妈爸爸,请叩问你们的良心!”

这时,妈爸已经把梦瑶逼到墙角了,他们好像着了魔一样对她拳打脚踢。梦瑶心想文革时的夫妻反目、父子揭发、子女互斗大概就是这样吧。只见她闭着的眼睛下面留下几行眼泪,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这番折磨,最后还是委屈地哭了!

骂过梦瑶后,妈妈也大哭,她觉得心里很委屈,感觉自己养大的孩子不听话,这令她伤心极了,她开始坐在地上恳求:“瑶瑶,你别退党了好不好,算妈妈求求你!你是妈妈的心头肉啊,我这辈子就是为你而活的,你要是走到这一步上来,我都不想活了,你说你能有好的未来吗?你再不醒悟你就什么都没有了,你不觉得可惜吗?我都替你感到惋惜,你们学校老师也都觉得你是个那么优秀的好孩子,谁也没想到你会退党,他们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我都给你挡着,没直接回答他们,一直在回避。你姥爷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吗?共产党什么干不出来啊?瑶瑶,妈妈求求你了,妈妈给你跪下了,妈妈给你磕头!”说着就看见妈妈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崩、崩、崩。此刻,别提梦瑶有多难受了,她不知道如何去说服妈妈。搀妈妈起来妈妈也不听,爸爸看到妈妈下跪,他也跪下了。妈妈一会又说:你要是退党我就和你断绝母女关系!梦瑶感到父母好像都有点失去理智了。

梦瑶抹抹眼泪故作轻松:“妈妈,你们改变不了我,不要这样哭闹了,我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而且你们也不要听学校他们恐吓,我不会没有毕业证的,也不会去不了保送的学校,你们不要这么悲观,学校那边我会摆平的,他们不敢对我如何,你们放心好了!只要你们心态平静下来,我就没那么大压力了,你们不是我的坚强后盾吗?我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你们不要总是把我当小孩儿,我总有成熟的一天,总会长大的,我也不是没有头脑的傻瓜啊,我会自己分析事情,会自己判断对错,也不会随便相信什么。我是很理智的,倒是你们这么哭哭啼啼的,又是下跪又是磕头,让我怎么受得起?”说完这番话,梦瑶觉得再也不想说话了,她感到太累了,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的怒骂令她痛苦万分,真是心灵和肉体的煎熬。她明白一个人的冤屈都会如此痛彻心扉,更何况几年来因中共残酷迫害而使得法轮功学员家庭造成的重创又是怎样触目惊心呢?当一个人百口莫辩的时候,也许她最好的办法就只有忍耐,并默默地为他们祈祷。

在中国一党专政的统治下,人若想有自己的想法太难了,更何况是中共最怕的“退党”这么大的事情!对于一个原本平静的家庭,全家人都看好梦瑶未来发展的时候,她做出这种选择着实给家里人一个炸雷,就连平时对梦瑶特别疼爱的奶奶都站到了父母一方。她们阻止梦瑶退党,每天都有人给她打电话“说服教育”。梦瑶原本平静的生活一下子全都变了,从一个掌上明珠骤然间变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可是她心里清楚,挺过这段就好了,自己也一定能够挺过去!

(七)退党的抉择

后来,爸妈把学校老师多次来家里调查情况的事告诉了梦瑶,她没料到学校的反应会这么大。原来校方一直在给父母施加压力并恐吓说:如果这孩子再不变过来,就没有毕业证,保送研究生也泡汤了,本来前途一片光明,这一下就全都没了。梦瑶看得出学校是极力想插手这件事情。妈妈还说冷书记来了一点也没有礼貌,不打招呼直接就去了卧室,在书架上翻来翻去,想看看梦瑶在看些什么书,是什么让梦瑶的思想转变地如此之快。

梦瑶一直提醒自己要做一个坚强的人,决不倒下!决不屈服!决不背叛自己的良心!她还打了最坏的比方,人这一辈子生与死也不过如此,就是因退党而死了又能如何呢?为了抗拒邪恶、为正义而死是多么值得!更何况自己根本不追求这样的命运。想到此,梦瑶感到她已然超越了那种人伦的境界,而上升为一种精神的升华了。此刻放下生死的一念让她更加懂得退党意味着什么,她认为这件事虽然阻力大,但一定能做成,需要自己去践行!

她是个叛逆的女子,以前她叛逆,是因为她看到社会上的很多不公因而涌动着叛逆的血,如今她叛逆,是因为家庭对她思想的无情压制,也因为她清楚知道自己会为真理和正道而永远地坚持。此刻,梦瑶心里更坚持自己长期都有但没提出的想法,她想在组织上堂堂正正地退出中共。是的,她要在大学校园里公开退党!

在她正式提出退党的那天,冷书记对她说:“你罪恶滔天啊,你知不知道?你坑害了组织,坑害了党,坑害了我们对你的培养!你这么做你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现在梦瑶才明白冷书记在这之前对她的“关心”不过是一种思想的控制。书记的这番话也让她感到特别可笑,“坑害”都用上了,可是此刻的她不再踌躇、不再犹豫、不再惧怕,她经过前思后想最终下定决心——这个党我退定了!没有人可以改变我,也不允许任何人改变!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情,天地都为我见证,我一定要走好这条路,我绝不让自己有妥协的机会,绝不给自己留半点退路!

再后来,梦瑶都是从别人嘴里得知自己的事情学校很多人都知道了,学校还专门组织开大会对此进行讨论,加强党性学习,可是梦瑶明白,无论怎么加强组织学习,人心的离异是不容质疑的。人都会有自己的思想,都会去考虑这件事情的本身,也都会在沉睡中清醒过来。

在梦瑶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天,一个学院的党委书记和她偶遇,那个书记告诉她支持她的选择,并同意梦瑶帮助她在大纪元网站上退党!此刻,梦瑶看到人心的觉醒有时候是那样迅速,更感到自己任重道坚!从那时起,虽然前进路上仍有诸多坎坷,可是在中共疯狂的迫害中、在与邪恶的较量中梦瑶一直坚定地走了过来。渐渐地,她不再抱怨人生有多苦,也明白了苦难的意义,苦难会让人变的更加理智也会帮助坚定正信!在一次又一次地坚持中,她感到被幸福包围着……

后记

现在《九评共产党》问世已经有五年了,很多人因此而看清中共丑恶嘴脸,退出邪党走向新生,而有的人还是甘于作其陪葬,对自己的生命和未来不负责任。鉴于此,我想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所以这次看到大纪元举办“九评退党征文”就特别想参加。今天把它完成也算圆了我的一个梦,同时,我希望更多民众能够顺应天道人心,认清中共几十年来对民众思想的洗脑和操控,洗清党文化余瘤和毒素,在新纪元中做一个宙宇最瞩目的生命。

也许有人会问,不就是个退党吗?没必要如此吧,怎么退个党这么麻烦,遭这么多罪?不是可进可退吗?话虽如此,但事实上,在中国的大学里退党这种阻力是惊人的,一个刚强正直的男子都未必做到的事,这个女孩子却做到了!而且她做得那么决绝、漂亮!她所带动校园内的退党潮更是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导火索,她一个同学的公司老板有一天开会和大家聊起有个女孩子要退党,这个同学一听正是在说梦瑶,这不就是她身边朝夕相处的同学吗?而后来一个国务院的朋友找到梦瑶,告诉她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并带来了极大的轰动效应。

由此可见,中共对退党有多么的恐慌!因为公开退党,梦瑶遭遇了学院党、团书记多次谈话和所谓的思想转化工作,甚至学校出动了校长一级的人物到家里调查情况。他们告知父母,一旦孩子退党将要影响她的一生,毕业都困难,学校可能不会给她发毕业文凭。家人一听这还了得?上吧,就是全家一起出动也得把这孩子给变过来啊!不能就这么给“毁”了!她们想以此方式来改变她,可是无论父母如何哭闹打骂,均未果,她仍坚持自己的选择。而因为她的坚持,她不仅拿到奖学金,还顺利地取得了大学文凭并且保送到外省就读研究生。最终,她什么都没有失去,而邪党的计划也从来没有得逞……

同学们知道梦瑶退党的事情后,有的竖起大拇指,说以前感觉你和学院领导走得近是为了保送评优,现在才知道你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种很虚荣的人;有的说,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气,一般人都不敢这样的,哎!谁不知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有的说你傻呀,人家都往里入还没机会呢,你却退党,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也有的说你不要前程了,你把自己给毁了。可是梦瑶都只是笑笑,因这一切都影响不了她。也有很多人知道了她退党的事情也跟着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退出了中共党、团、队,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在大学校园里退党遇到的阻力是巨大的,上述的故事也只是她所经历的一个小小缩影,但是无论怎样,她都走了过来并且最终在组织上堂堂正正地退出了中共邪党的管制。梦瑶说在大学里退党成为人生中一段难忘而独特的经历,虽然当时感觉走过来很不容易,但是她心里总觉得这是一件大事,一定要把它做好,即使为此而付出再多也值得!她说这是一种正邪的较量,中共最怕什么?怕倒台,怕民众觉醒后的力量让它一夜之间轰然解体,所以中共最怕的就是退党!那么我们就要退党把它退倒,不是与中共对着干,而是这种形式本身就是对中国民众的一种救赎。深入读过《九评》的人都会知道,中共才是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是摆脱不掉的枷锁,中共会让人们违背良知、让人们说违心的话、让人们背叛友谊与爱,这一切都是中共造成的!

有人问她你有没有想过真的没有毕业证等一系列后果,她说没想过自己毕不了业,也从没想过自己因退党而被取消保送资格,更不担心自己将来的命运。一切的恐吓在真理和正义面前都是虚假而苍白的,你需要做的只是认清它并战胜它!她还说当一个人做一件宇宙中最正义的事情时,天地间一切生命都在看着她,当一个人顺应天意民心的时候,就会得到神佛的帮助。她表示自己能够感受到那种巨大的力量,也希望人们能清醒认清这一切等待着中共垮台的那一天,等待世界迎来新世纪的曙光……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个人的觉醒也会带动一方民众,笔者喜见这样传奇的故事。最后,让我们一同祝福这个正义的法轮功女孩,祝福她未来的人生路更加辉煌精彩……(全文完)

——成文于2009年9月1日 海蓝小屋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