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九评》退党征文】华夏匹夫:重复的谎言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60多年前,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说过一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为真理。”

不管你是否真会如此,这样的国骂,我是真的听到了,而且骂的前提是:党媒喉舌正在吹嘘的谎言,跟我们眼前正在经历的事实截然相反——

今年3月10日上午,本人乘车通过成渝高速。9点20分左右,在距离成都出站口的10多公里处发生了车辆阻塞,原因是前方整修路面。直到最后疏通车流,塞车时间达3小时左右。不少人因为时间被耽误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怨声载道议论纷纷:整修路面必然早有计划,为何不提前在入站口挂牌或由售票员口头提示,以便车辆改道行驶避免延误?可就在大家义愤难平之时,车载收音机却播出四川交通厅官员报告全省各大公路路况:今天四川境内……成渝高速……等主要公路通车正常。众人更加怒不可遏,纷纷唾骂“撒谎”、“骗子”,愤怒的司机干脆“啪”的一下关了收音机,甩出了一句标准的国骂:“放你妈的狗屁!”

不过这还只算小菜一碟。因为被骗并遭受直接损失的人,毕竟只有当时被堵在路上的一些人,知道的也只是这些人和其他少数人而已。而中共屡次不遗余力的公开大欺骗,早已在这个地球上臭名远扬,成了国人不堪品尝,却又不得不天天品尝的“家常便饭”;由此而遭受损失和伤害的,就不仅仅是少数人,而是十多亿中国人民了。譬如——

今年10月1日,中共窃国整整60周年。在这60年中,至今为止的一连串政治运动,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无穷灾难,譬如“土改”、镇反、肃反、人民公社、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严打”凑名额(1983年)、反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血腥残酷镇压六四学运、严厉镇压民间组党(1998年)、暴力镇压迫害法轮功(1999年开始)、瞒报地震灾害、建造大量豆腐渣工程(豆腐渣校舍、桥梁、水坝、居民楼等)、屠杀少数民族、强占土地、强拆楼房、毒食品、黑砖窑、黑监狱、警察和酷吏滥用酷刑及肆意殴打摧残无辜平民、拦截和迫害上访冤民、随意派征苛捐杂税、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官僚权贵普遍赌毒奢色贪腐无度、黑恶势力横行当道、道德沦丧世风日下……人们或被诬陷迫害、饥饿折磨、肆意剥夺和毁灭财产,或被践踏生命,或以莫须有罪名被投入监狱、限制人身自由,或被无端盘剥……国人被中共蓄意制造饥饿或摧残迫害、践踏致死达4000万至8000万,近千万人含冤忍辱,妻离子散,郁郁寡欢终其一生;不少人失去基本生存条件,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不少人在中共权贵制造的人祸灾难中无辜丧生,或贫病交加、无钱求医问药而过早辞世;不少少年儿童因家庭窘穷而被阻隔在学校大门之外,剥夺了求学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数亿家庭经常陷入经济拮据窘迫之中……以上种种,都是中共政权极不光彩的历史,相当部份还堪称罪行劣迹。这些历史在中共统治的60年,不间断的时间多达半数以上。在不少国人心目中,是近百多年来最黑暗、血腥和腐败的60年。绝大多数国人过得勉强可算开心的,毫无遗漏地拼凑起来,也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年——1957年大鸣大放的短短一个多月和1980年代断断续续的几年;犯下了N多罪行,造下了N多罪孽,即使仅举出一两件,也该千刀万剐了。就像萨达姆仅制造了杜贾尔村血案,就足以判处绞刑一样。可是在中共及其喉舌的嘴里,却被说成了“辉煌60年”!

以上两例,都属欺骗。其共性在于:千方百计掩饰自己的缺点错误乃至罪行劣迹,夸大自己偶尔做的一点好事或善事,甚至伪造历史,无中生有编造自己为国家、民族、人民立下的“丰功伟绩”,为自己涂脂抹粉,歌功颂德。而其目的,前者是误导驾乘人员误入其高价收费公路,以此增加其压榨盘剥车主的机会——中共欺骗到手的钱财,绝不可能因为其“服务”不到位而退还,更不可能因为给人民带来了损失和伤害而予以赔偿;后者是针对国民强烈的反抗对立情绪,试图采取瞒天过海的手段,掩盖自己极不光彩的历史,否认自己的斑斑劣迹,一笔勾销它多次给国家、民族和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不遗余力地证明自己专制极权、黑暗腐败、血腥残暴统治的合法性……而无论何种目的,都可最终归结为一点:绝对排斥和剥夺、侵占人民利益,极端强化、维护和捞取自己的利益,无度膨胀自己种种本能的动物欲望。

在当今中国,中共撒谎欺骗的类似例子俯拾皆是。只是“辉煌60年”之说,将其公然撒谎欺骗的本事再一次发挥到了新的极点,创造了又一个世界吉尼斯之最。中共历来就喜欢说自己“创造人间奇迹”,他们能够创造的,就是这样的“奇迹”——与“大跃进”中吹嘘粮食亩产数万斤、几年内国民经济超英赶美、十年内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样,都是用谎言堆砌出来的“奇迹”。一旦谎言被戳穿,他们所谓的“奇迹”,也就会在人们的心目中瞬间化为乌有,直至暴露出他自己丑陋罪恶的原形。

国内外有学者将欺骗和吹牛加以比较区别。我认为其区别主要在于动机目的:欺骗在于迷惑对方,导致对方去作违反自身利益的付出,以牺牲对方利益、自由乃至生命为前提,去换取欺骗者的利益,满足欺骗者的私利和欲望需要:而吹牛则是将已知事实加以夸张放大,或以某种莫须有的“事实”为前提,编造出某种远远超出生活常识的逻辑或非逻辑结论,产生一种按正常事实和逻辑进行思维加工所无法达到的喜剧效果,是人类一种重要娱乐方式,不以损人利己为直接目的,至于有人将吹牛言论当真而导致某种牺牲和伤害,那又是另一回事。

然而不管二者有多大区别,却都要以编织谎言为其语言效力的前提。所谓谎言,就是将事实进行数倍夸张放大,甚至编造莫须有的“事实”。就像这次窃国60年“大庆”,中共明明做贼心虚,满脑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把人民当作比恐怖份子还危险的对手,酷似大敌当前,害怕人民群起造反,恐惧到北京所有超市的菜刀都要下架,仅在北京一地就动员120万“治安保卫”人员,20万海、陆、空三军将士和十万警察,还花巨资从国外进口190条优良警犬,招募80万治安“志愿者”:荷枪实弹的武警在街头巡逻,凶猛的警犬注视着每一个路人,行人中70%是中共便衣,步步为哨地进行监视防范:王府井附近的长安街上几乎每隔一处路灯就安装两个相反方向的摄像监视器,每个单元楼下都有人值班站岗;同时武力驱逐民工和游客,并强行限制京城居民的基本生活自由,硬性规定在庆典的前后几天居民不得出入购物、游玩,必须提前几天购置节庆期间所需的生活物资,并不允许在自己家里接待任何客人,就连人们在自己私密空间里的正常活动也要受到干涉限制;在节庆阅兵队伍经过时不允许居民开启窗户和阳台门观看,就连鸽子和风筝也要禁飞;对访民聚集的北京南站旅馆和郊区访民进行地毯式大搜捕,截访人比上访人多出好几倍……一派空前恐怖气氛,令中外人士惊愕:不知北京是在“庆祝”,还是进入“战争状态”?他们如此没有自信,内心如此极端虚弱,以至时常处于末日来临般的恐惧之中,却仍然要以“和谐盛世”自诩,组织盛大的阅兵排场,在世界人民面前构造一派“莺歌燕舞”的“和谐盛世”假象。明摆着的事实与语言自相矛盾反差极大——这就是中共谎言的显著特征。

中共的谎言,目的绝不在于制造喜剧效果,因为中共权贵是一直惯于伪装的伪君子,在一切正式和公开场合都是一副威严正经、端庄肃穆的铁面孔。因此假定他们如此制造喜剧,是绝不可能的事。那么他们的谎言,毫无疑问就是以欺骗为目的了。

中共的种种欺骗行为,归结起来不外乎两大类:一类是自我粉饰自我美化,直接目的在于塑造自己“伟光正”的高大形象;另一类是将异议人士和反对中共的其他人员、社团组织,千方百计予以丑化和妖魔化,为打击、镇压和迫害寻找“合理”藉口,为证明自己丑陋恶劣行为的“英明、正确”埋伏笔作铺垫,其最终目的,还是在于为自己肮脏丑恶的灵魂制造漂亮豪华的“外包装”,塑造自己“伟光正”的高大形象。

谎言要以作用对象无法或懒于获取真实的信息为前提,否则谎言的穿帮也是轻而易举之事。但在社会普遍存在足够信息流动渠道、绝大部份信息均能顺利传播的前提下,除了思想上、精神上过分的懒汉和过分愚顽的人,一般人并不至于过分的懒惰愚顽而不去获取唾手可得的信息;而少数人对真相的无知,并不妨碍社会整体对真相的把握和认知,不妨碍真相对谎言的巨大杀伤力。因此畅通的信息流动渠道的存在,必定是谎言的天敌。那么,严密封锁和垄断信息流动渠道,就成了谎言制造者的最高追求。同时,只要垄断了信息的流动,就可以充分利用垄断工具,将谎言重复千万次,让谎言将普通人的思想和精神空间填得满满的,使得一些真相信息一时难以渗透进去,谎言就会经久不衰地对普通人发挥出它的欺骗、愚弄效力。

中共一直以来,就是这样欺骗、愚弄中国人民的。特别是在其窃国60年庆典之际,它把互联网仅剩的少数信息流动渠道,也给堵死了,让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难以突破封锁,看到境内外的真实信息。因此不少中国人因为中共“官导舆论”影响,对中共的“辉煌60年”信以为真,整个中国除了一些明事理、知真相的明白人,其他人几乎都陷入了信谎言、传谎言的荒谬怪圈之中。我家里的几位客人,就一边喝着酒,一边津津有味地谈论着伟大的祖国”,说北京这次公开亮相的飞机、坦克、火箭、兵力,如何如何的显示了我们的国威,如何如何的让美国人害怕了,似乎这些东西,就是我们普通百姓所要的一切,反而忘掉了自己正在忍受的经济上巨大的艰难困苦。就连我最近碰到的不少本科生、研究生,也都如此一样的愚不可及。真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哀。假若鲁迅在天有灵,一定会悲哀到潸然泪下,或奋笔疾书,创作出一部“阿昧阿愚正传”,问鼎诺贝尔文学奖的。

然而谎言毕竟是谎言,中共对于自己漏洞百出的宣传无法予以解释,无法自圆其说:事实与谎言之间,本来就存在着不可调和的逻辑矛盾。这种矛盾正在一步步地把它自己拖进死亡的深渊。但它对自己制造出来的矛盾也无可奈何,除非它改邪归正不再做骗子。然而它要改邪归正,几乎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它自己觉得已经没有了退路。因此它干脆任其自然地让矛盾发展下去,不作任何正面的努力,也不作任何解释。因为不解释尚可蒙骗一些时日,越解释就越会暴露出中共难于掩盖的丑恶。对这样的矛盾和丑恶,国外的人和国内有破网软件的人大多会一目了然;而由于它严密的信息封锁和垄断,国内不少没有破网软件的普通人则浑然不知,永远被蒙在鼓里,自然能骗得信以为真。矛盾也罢丑恶也罢,反正自己的百般丑态早已名满天下,从1949年骗到现在,不就这样顺顺当当地骗将过来了么?如今不是照样稳坐野蛮专制的极权宝座岿然不动么?能骗多少人算多少人,能骗多久算多久吧,就这样地一路骗将下去呗。让它放弃了欺骗,它该怎样生存下去呢?

中共这一次的大欺骗,仍然贯穿着一个主题:爱国。当然也少不了其他主题,譬如什么“主义”之类。但其他的种种主题,都随着中共黑暗腐败、血腥残暴的专制极权统治的无度发挥,而被它自己抛弃了,也被人民淡化了。唯有“爱国”一说,方能在五光十色的包装掩饰下,继续麻痹大部份不明真相或愚昧至极的国人。

然而,我们仍然丝毫不可相信中共“爱国”“反分裂”的自我标榜。它竟然在国家民族没受到任何外来威胁的情况下,于1999年由江泽民代表中共,把100多年前清政府与俄国签署的、从中华民国到历届中共政府都拒绝承认、联合国也未予承认的9项中俄不平等条约,秘密签字承认了下来,让其成为了合法条约,将中俄世代相争的、面积相当于100多个台湾的30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拱手让给俄罗斯,永远断绝了后代子孙的讨还之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划定标准,属于中国的近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有近半在近年被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汶莱等国和平占领,其中一些国家已在岛屿上加强军备,并逐渐修建永久性设施(以上资料来源:大纪元网,2009-03-03:《中国主权海域一半遭侵占》);1979年所谓“中越自卫反击战”中,造成中方战死2.6万人,受伤3.7万人的边境地区云南老山和广西法卡山,也于1999年由江泽民签字划归越南(见大纪元网2009年2009-02-19:《中越战争30年 还原历史真相》);从今年8月开始的缅甸战事,揭开了中共47年前出卖国家领土的又一黑幕:47年前,中印爆发边境战争,中共称“大获全胜”,但这个“胜利”并未被转化为中国对双方争议地区藏南的实际控制——中国方面从1959年实际控制线上,再向北撤退20公里,中国丢失了9.2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印度方面,其官方将藏南和达旺纳入版图。对于如此“重大胜利”,西方记者马克斯韦尔在《印度对华战争》(Neville Maxwell,India\’s China War,London: Jonathan Cape Ltd.,1970)一书中写道,“当中国军队取得重大胜利的时候,中国政府突然宣布单方面无条件撤军,这与其说让全世界松了一口气,不如说让全世界都目瞪口呆。世界战争史上还从没有过这样的事情,胜利的一方在失败者还没有任何承诺的情况下,就单方面无条件撤军,实际上也就是让自己付出巨大代价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化为乌有。”解放军作家金辉在《墨脱的诱惑》书中,对那段历史则作了这样的结论,“胜利者和失败者是十分明确的。但是,经过了近三十年之后,结合现在再来看那场战争及其结果,却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胜利者除了没有失败的名义,却具备了失败者的一切;失败者除了没有胜利的名义,却得到了胜利者的一切。胜利者因为胜利的飘飘然,以至连对胜利成果的彻底丧失和巨大的屈辱都无动于衷。失败者因为唯独还没有得到胜利者的虚名,所以一直在摩拳擦掌,发誓要报一箭之仇……”

无独有偶,1960年签订的中缅边界条约,实际上中方也吃了大亏。当时缅甸实际控制的只有片马(片古岗地区)、南坎。而南坎本来就是中国的,这一点缅甸自己也承认,它当时也继续要求续租,但主权属于中国。对条约中中缅边界北段,中共“考虑到缅甸的实际困难”,只提出归还片马、岗房、古浪三个寨子,把南坎送给缅甸,为此引起不少政协委员的异议。周恩来在当时的一个会议上解释为:目的是求缓和,避免引起紧张局面;中缅现在是友好国家,我们提出的要求不能过高,历史根据和政治理由必须结合起来,采取现实的态度来解决……

最近的缅甸军政府大肆进犯华人聚居、民族自治的果敢地区,严重威胁10多万华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中共居然像当年对待红色高棉屠杀数十万华裔一样撒手不管,闷着头大办自己的“辉煌60年”豪华盛宴,只是一再哀求缅甸军方:千万不要在我60年大庆期间打起来,不要搅黄了我这场天下第一的盛宴美餐!

对于以上种种,有网友愤然写道:“我是中国人,我爱祖国,但政府愧对(华夏)祖先和子孙,我生在当代感到悲哀和羞愧!”难道这不正是对中共丧权辱国罪恶行径的有力控诉吗?

根据种种事实,我们能说中共“爱国”吗?中共真的要反“分裂”吗?否也!它绝没有一丝一毫的爱国之心,它绝不会在乎国家的分裂和民族的衰落,它甚至冷眼旁观刽子手屠杀我们华夏子孙!它真正在乎的,是自己的政权百年不变,千年万年不动摇。当它的政权需要自己卖国时,它就会毫不犹豫、毫无顾惜地出卖国家利益,出卖国家领土。就像日寇大举进犯中国时,中共一面给日本鬼子通风报信,一面利用机会骚扰、偷袭国民党抗日主力部队,并借势投机取巧,发展壮大自己一样!

一连串事实铁证如山,揭穿了中共所谓“爱国”、“反分裂”的极端虚伪,暴露了中共靠卖国偷安,靠卖国换取邻国对自己专制极权的宽容与支持,确保其专制极权苟延残喘的邪恶本质。

中共早已成了最大最不可理喻的卖国贼,却又时常打着爱国、反分裂的旗号招摇过市,以国家、民族利益的最大维护者自诩,目的还是为了证明自己专制极权、黑暗腐败、血腥残暴统治的合法性,并永远维持这样的统治。每当民众不堪其残酷压迫,社会群体的反抗情绪要像火山一样大喷发时,他就会从台海问题、西藏问题、新疆问题等等民族统一与分裂问题或其它问题上找到突破口,以伪造事实或制造谣言、以蛮横无理的极端概念游戏混淆是非、引发激烈争执,甚至不惜采用秘密指使黑恶、恐怖势力制造暴力事件等等卑劣手段,挑起事端,激化矛盾,借以愚弄百姓。特别恶劣的是,它以反分裂反藏独、反疆独自我标榜,实质上却一步步地把藏族人和新建维吾尔人逼向分裂和独立的道路。这里隐含着一个“一箭双雕”的险恶目的:当藏族人和维吾尔人真要独立时,中共就会全力调动自己的国家机器,对藏族人和维吾尔人予以十分残酷的镇压迫害,把藏族人、维吾尔人及其命运前途淹没在血泊苦海之中。与此同时,中共还可达到另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最大限度地煽动中国一些人狂热而又愚昧的民族情绪进行疯狂炒作,制造出一大批愚昧弱智、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的“爱国者”,由此而转移了公众关注政治、关注民生、关注人权的视线,化解了社会对当局极度贪污腐败、专制极权、残酷暴虐等黑暗统治的群体性愤怒、仇恨与反抗情绪,又一次延缓其政权危机的爆发。

对于中共此类阴谋诡计,我在《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之五中(大纪元网、独立评论、未来中国论坛、民主中国、民主论坛、权利电子邮件网络论坛等网络连载),将其界定为“权不讳恶”的权谋准则,即不论是谁,不论外国人中国人,不论以什么方式作了恶,只要于自己的权谋有用的就是有价值的,不需要反对,更不需要避讳,相反还应加以利用,并对作恶者予以优待厚谢;为了满足权力追求的需要,既要容许别人作恶,也要不惜自己作恶。这是中国古代传统权谋文化,更是现代中共以权谋文化为核心的党文化的全部“精髓”。

从1949年起,中国人一生下来,就受着中共的欺骗愚弄。本人从出生那天起到对外开放,被中共骗了20多年。后来知道了一些真相,才为自己那么长时间被中共骗得天衣无缝而羞愧不已。知道了自己的被骗是一种觉醒,觉醒后必然会感到某种痛苦,有时这种痛苦还是撕心裂肺的。而一旦有了觉醒,我们就会千方百计寻求真相,并在真相阳光的照耀之下,摆脱愚昧,摆脱欺骗,实现智慧和精神的升华,走向灵魂和肉身浴火重生的希望。

中国人民向来以智慧著称于世,应该尽早戳穿中共的阴谋诡计,决不能为中共的倒行逆施喝彩助威。我们不能心甘情愿地让中共愚弄下去,不能再继续表现出自己的愚昧无知!

希望朋友们能够记住这样一句格言:“永远醒着,但不要害怕痛苦。意识到了痛苦,才有可能奋力挣扎;在痛苦中挣扎,就有生的希望。”

中国人啊,早就该觉醒起来了!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