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九评》退党征文】生命的申诉(八)出狱之后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五年就要过去了,那是整整1826个日日夜夜。这五年恰如时时被毒蛇缠绕的五年。作为个人来讲,这五年也正是我最为宝贵的青春年华的五年,却白白浪费于监狱中,并无辜的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时间到了2005年12月15日,伪判决书上的日子到了,但我依然不能获得自由。我被两个四会监狱的警察带离监狱,登上了北上的列车,他们要将我转交给北京清华大学的“610”办公室。他们不给我发释放证(这在中共邪党的法律那里也是违法的),怕我中途走掉。五年来,我第一次留起了头发、穿上了便装、皮鞋,看到了“自由”的天空,但却依然被两个警察押送,一路上还要忍受他们的污言秽语。在餐馆吃饭的时候,我有一个新发现:餐馆里的女侍者不再被称为“小姐”,而改称“小妹”了。更具讽刺意义的是,当晚我就在火车上看到了我们在珠海看守所做的胶花,装饰于餐厅车厢。

我终于回到了北京清华大学,真有恍若隔世的感觉。好多东西都变了,清华派出所的地方也换了。而清华的“610办公室”不敢挂牌,为掩人耳目躲在派出所院内,用电脑打出的几个字贴在玻璃门上。清华“610” 办公室主任在谈话中透露法轮功学员现在在传《九评共产党》。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九评”这个词。我想,监狱警察封的真严,我从来都没听他们提起过“九评”。看来“九评”真的点了他们的死穴。

就在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我的一位亲戚由于长期承受的心理压力,当着很多恶警和“610”人员的面对我大发雷霆,指着鼻子骂我:“你以为坐5年牢很光荣啊?”他还用拳头打碎了门上的玻璃,幸好我的脸没有被玻璃碎片刺伤。

是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仅是对法轮功学员个人的迫害,哪个学员家里没有亲朋好友,他们也都在受着牵连,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的苦难。但我这位亲戚的责骂也提醒我必须马上就要面对严峻的现实。

在清华校园里走,发现真的是很多东西都变了。原来我们的小树林炼功点被整的面目皆非,而旁边竟树立起一个十分丑陋、变异的魔女与蛇的雕塑,据说是清华美术学院的某著名雕塑家的作品。那魔女象征“萨斯”期间的中国女护士,蛇象征“萨斯病”。呜呼哀哉,堂堂清华大学校园竟树立起如此格调低下的雕塑,莫非现任清华校长真的是不识字的吗?

但唯有一点不变的是,清华主干道上一溜下去的红色的横幅。共产党在其末日无论怎样放纵人的道德,却依然不忘对这些大学生进行“赤化”洗脑教育,横幅唯有血色的,让这些可怜的学生整日淹没在红色海洋中。

后来我与清华新一代学生的交往中又发现这样几个问题:第一,现在的大学生变的更加功利化、商业化、更加浮躁,很难潜心搞学术;第二,学生道德水平下滑的很厉害,几年前,“未婚同居”现象绝对是受舆论谴责的,现在已变的司空见惯;第三,手机短信,尤其是网通公司的,不能含有“江泽民与宋祖英”这几个字,否则就发不出去,原因是江绵恒不愿意他爹和另外一个女人的故事在他执掌的电信公司中传播。

我也陆续的得知至少还有十多名原来清华的法轮功学员被判了重刑,依然在中共的监狱中倍受折磨。清华校友袁江更是被迫害致死。他们的音容笑貌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在精仪系博士班的同班同学王欣,被恶党非法判刑9年,他的妈妈因思儿过度于2005年年初不幸过世。不知王欣在狱中听到这个消息是怎样的悲痛!

精仪系另外一位优秀博士生王为宇被非法判刑8年。王为宇从小学习成绩优异,被免试入清华读书。在清华那种竞争激烈的环境中,王为宇依然脱颖而出,历任班长、科协副主席,曾获优秀学生奖学金和“飞利浦奖学金”等多项奖学金,被评为校“优秀毕业生”,并免试攻读博士学位。在读博士期间,他突出的科研能力和乐于助人的好品质得到导师和教研组其他同学的一致赞誉。他还担任97级本科生的辅导员。就这样一个才华横溢、前途无量的优秀博士生却受到中共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

王为宇自从2002年8月被国安绑架,几年来承受了无数非人的折磨。他在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被非法强制洗脑6个月零12天。期间长时间被隔离在单人房间,有武警看守,没有得到任何可供保暖的衣物,只穿着8月份被抓时的单衣熬过2002年寒冷的冬天。长期单独关押和洗脑迫害使王为宇当时的神经变得非常脆弱,那段时间,如果有人在旁边轻声说话都能把他吓一跳。同样是在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王为宇被多根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全身,包括头顶等敏感部位,头顶整整脱掉一层皮。事隔半年多之后,王为宇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时,同号的犯人还能看到他浑身被电焦的黑斑。王为宇头部曾被恶警用电棍电击、猛砸、被恶警用肘部狠力击打,过了很久之后,直到被非法关押在前进监狱时,还经常感觉到头部疼痛难忍,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我萌生了出国的念头,决心到自由的国度里揭露迫害。想想还有那么多可敬可爱的同修仍被非法关押,倍受折磨,但却不能发声。我感到自己有责任做我应该做的。

2008年3月,飞机起飞了,载我飞向大洋彼岸。面对东方故土,我洒下两行清泪……

我终于来到自由世界——美国。我终于又可以在阳光下、在绿地上、在微风中听着悠扬的音乐,自由公开的炼功了!久违了的这种自由、舒适、平和的感觉!我也又终于可以参加上百人的集体学法交流会,而不必担心警察上门抓人了。中共在中国大陆,剥夺了人民举着胳膊站在公共场所的权力,也剥夺了人民集体读书的权力,而这些最基本权力中国人只有飘洋过海到海外才能享有,这不是当代中国人真正的悲哀吗?

海外法轮大法洪传的盛况也真实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据不完全统计,现在世界上已经有114个国家和地区有法轮功修炼者,仅台湾一地就发展到数十万之众。中共的打压反助法轮功洪扬全世界。我多次作为法轮功一员参加美国各地的游行活动,而每次游行完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几乎每个游行,法轮功都是唯一的亚裔团体。法轮功在海外真的是给中国人争了光。

但是,有人真的是给中国人丢了脸。中共中央那几个誓与法轮功为敌的败类,不惜一切手段、一切代价迫害法轮功,并把这种迫害输出到海外。2008年5月,中共利用四川汶川大地震构陷法轮功,一些受中共收买利用的暴徒在纽约法拉盛街头暴力攻击法轮功学员、破坏《大纪元》报纸。我利用课余时间多次前往法拉盛街头,亲眼目睹中共暴徒的凶残,并直接受到一帮暴徒的围攻。看着那些罪恶的扭曲的嘴脸,我的心中没有恨,只有可怜。他们为了眼前的一点利益而不知自己造下了怎样的罪孽。

如今,中共镇压法轮功已经十年有余了。依然有部分中国人受邪党造谣宣传的影响,敌视法轮功。那些公安、检察院、法院、国安、总参系统的人员,依然在被动或主动的迫害着法轮功学员。如把中国大陆比作一个大监狱的话,那些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吗?因为他们受着中共谎言的欺骗,又在无知中造下了无法偿清的罪恶。中共才是这座大监狱的始作俑者和维护者。唯有冲破这个牢笼,中国人才有希望。

中国有五千年历史,留下了灿烂的中华文化。而共产党,这个西来幽灵,运用暴力和恐怖控制了中国那片土地,又逐渐的控制了中国人的灵魂,创造了一套“党文化”。时至今日,中共虽已四面楚歌,但经过近百年的积累,中共又变的非常复杂、狡猾。这正如《封神演义》中的妲姬,即便在将要斩首的时刻依然能够用它的狐媚迷惑世人的眼睛。

当我看到美国廉价商品店里出售的标着“Made in China”的胶花,当我看着圣诞树上闪烁的彩灯串,我别有一番感受。善良的美国民众怎么也想不到,这些装饰人们生活的商品可能就来自共产集权的中国的劳改犯之手,甚至那些“卫生筷子”都出自劳教人员之手。他们也不会明白在中共的教化下,为什么中国人敢拿毒奶粉去喂自己同胞的婴儿。相对单纯的西方人也许永远也不会真正理解中共到底是怎样的邪恶。只有真正跳出“党文化”圈子的中国人才能真正认识到中共的本质所在。所以说,解体中共还得靠中国人自己的觉醒。

《九评共产党》引发的退党大潮已经持续几个年头了。可以说,退党是最和平、最有效的一种解体中共的方式。至今已有超过六千万中国同胞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愿更多的中国人加入到这一行列中来,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后记

此文力求还原历史之真实,我用亲身经历向人们诉说那段不平凡的历史。文字的描述在中共的邪恶、恐怖、残暴面前显得苍白,无法尽述,但我尽之所能还原那段历史。人都有趋利避害、忘却痛苦、追求幸福的本能,但我知道我必须撕破痛苦的记忆,展现这出历史大戏的真实一幕。我只恨自己没有这样的笔力去展现更多。

中国的看守所和监狱是中共治下的中国社会的一个真实缩影。本文所述尚不及十余年来法轮功群体所遭受迫害之万一。某著名时事评论员曾说,有些人用自己的肉体为这个民族(指中华民族)承受,有些人用自己的灵魂为这个民族承受,但有很多人连自己的眼睛、耳朵也不愿为这个民族承受一点,他们不愿看、不愿听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

时至今日,在中国大陆,“法轮功”依然是最敏感话题,善良平和的法轮功学员依然正在遭受着巨大的苦难。10年前,中共及其党魁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中国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巨大的危害:

法轮功的修炼遭到全面打压、“真、善、忍”的信仰遭受恶毒的造谣诬蔑、亿万炼功群众面临迫害,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对正信的迫害。迫害的结果必将是中国人的道德更加急速的下滑。在迫害过程中,不需依靠法律依据的做法也彻底破坏了中国本来就不完善的法治。现在,这种恶习也开始对维权人士及其他异议人士实施。在国际上,中共利用外交手段、经济利益迫使很多国家对中共的迫害缄口不言,这又是对其他国家的迫害。

迫害打压容易,道德下滑更是一日千里,但道德与法治的重建却是难上加难。现在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了超过10年,甚至超过了臭名昭著的“文革”持续的时间。“文革”已经能够毁掉一代人,那么对法轮功的迫害如果再继续下去,将被毁掉的是什么?中华民族受到的伤害何时才能弥合?

这些迫害的事实就发生在21世纪,发生在中共号称“人权最好的时期”。那些认为中共政治已经变的开明的人,千万不要对它存有任何幻想。是凡共产党国家,一定是独裁专制的,正如一个控制系统,只有正反馈,没有负反馈,结果只能是暴政愈演愈烈。共产党永远也不会自行改变嗜血的本质,永远也不可能自行改好。

只有解体它,才是唯一的正道。

当初中共邪党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之时,几乎没有外人敢为法轮功说话。法轮功学员在近乎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用和平理性的方式,从最邪恶、最流氓的暴政下走过来了。如今,共产邪党又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对付维权人士、对付民运人士、对付上访群众、对付藏族疆族人士,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袖手旁观,而是利用自办的媒体声援正义、呵护善良、曝光邪恶、解体中共。同时,法轮功学员开发的破网软件为千千万万渴望自由资讯的人们打开了一扇天窗。不怪乎,有人说:“法轮功修炼者是自由世界的恩人。”

自由使得扭曲的人性得以舒展,价值使得人类的尊严得以展现,信仰使得堕落的灵魂得以回升。当中国同胞彻底摆脱中共的束缚,找回久已迷失的传统信仰,实现高尚的人生价值,享受真正的自由之时,必将是伟大时代的到来!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