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九评共产党》对于我们中国人意义是什么?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庄尼: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全球论坛》节目,我是庄尼,一起在直播室里的还有我们今天的特约嘉宾石涛先生。

石涛:大家好!

庄尼:石涛,今年11月19日是大纪元时报发表历史性的社论《九评共产党》的五周年。《九评共产党》是从历史、政治、经济、文化、信仰等等层面很深刻的剖析共产党到底是怎么回事?它干过什么?中共的本质是什么?在《九评》发表之后不到两个月,就开始有中共的党员、团员、少先队发表声明退出中共的这些组织。后来三退的人数越来越多,每天有几万人声明退党、退团、退队,形成一个叫“三退”大潮,到今天为止已经有超过6,400万人公开声明退出中共的这些党、团、队的组织。

我们今天可以探讨一下《九评共产党》的威力为什么有那么大呢?他对中国的现在和将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中国共产党对我们中国人到底做过什么?《九评共产党》对于我们中国人的意义何在呢?我们和听众朋友今天一起探讨这个话题。请大家先听一听旅居在德国的专门研究集权主义的专家仲维光先生说说他的高见。

仲维光:法轮功在最根本的信仰价值上和共产党那一套是对立的,所以共产党就对法轮功采取了一种残酷镇压的方式。从99年开始共产党对法轮功进行了最残酷的镇压。

而在共产党镇压法轮功5年之后,也就是说到了04年的时候,法轮功学员们总结、发表了《九评》。那么现在我就来讲一下《九评》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是为什么会出现法轮功?为什么又会出现《九评》呢?我觉得这里边就是我刚才讲的,法轮功的出现就是一种传统精神、一种东方精神的复活。而《九评》的出现,就是把这种精神完全付诸于文字,付诸于精神,付诸于对过去历史的总结和未来的一种展望。

《九评》的意义,我认为他不仅是法轮功学员的《九评》,而且他是整个中国社会、中国民众的《九评》,因为《九评》的思想是渗透了整个的中国文化精神的。在这一点上,我也想讲为什么从89年到2004年,这15年里,中国缓慢发展取得了一个阶段性、里程碑式的变化。

为什么我说《九评》有这么大的意义呢?在这里我觉得我们大家可以看一下。首先我们可以对比一下《九评》的出现,和99年以前的所谓中国异议人士的民主运动,有哪些区别,他提出哪些新的问题?

我们首先看到《九评》他就和法轮功的出现一样,他首先提出来的是价值问题,也就是说他首先对抗共产党的问题,他提出了一个东方价值,传统的价值:“真、善、忍”。而在这个问题上,法轮功学员所代表的又是一种信仰自由,对于一种新的信仰的追寻。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整个《九评》抓住了最根本的问题。

这个问题也就是我刚才讲的,瓦文萨在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的时候所提出来的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传统价值问题。瓦文萨说:“因为我们坚持了传统价值,所以我们就相信我们一定胜利。”实际上《九评》也是,因为《九评》坚持了中国的传统价值,因为法轮功学员重新树起了中国的传统价值。所以他们的影响、他们的基础都是非常深远、非常深厚的。

第二个我想讲一下《九评》的意义,大家也可以看到,《九评》是从中国的文化传统上,而不只是从政治上对抗共产党专制,他从中国的文化传统上来思考、分析过去中国社会在近百年来存在的问题。因此从文化传统上来看的话,就超越了政治,而从一种更深远的地方来看待中国社会,分析中国社会。

这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九评》提出了党文化问题。党文化问题,实际上在近代对于共产党社会研究的那些专家们,在对于东欧问题研究的那些西方的学者和思想家们都关注到的问题。他们在他们的研究里就说过,在过去的很多专制政体,以及包括希特勒的集权专制在内,他们都没有共产党社会的特点。那么共产党这个集权专制的特点,就是它带来了一种“党文化”,带来了自己的一种集权主义文化。

这个我们生活在中国的人对此实际上都有体会,也就是那种一切为政治服务,一切都意识形态化,是这些东西的一种结果。法轮功学员们在《九评》当中由于认识到了共产党这种根本的特征,所以实际上他们在最近15年来,超出了、远远走在了过去那些异议人士的前头,第一次系统的提出了党文化的问题。这个党文化的问题我觉得是涉及了一个很根本的问题。

第三,《九评》他从历史的角度,从社会的角度来分析了共产党。《九评》第一次不只是从共产党它犯下了这个或者那个罪行,比如说共产党的“反右”是怎么样 了;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怎么样了。而是第一次历史性的、全面性的在社会分析当中来分析共产党,它为什么会产生,它从产生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什么样的集团,它后来犯下的罪恶又是怎么回事。而且《九评》把共产党的历史梳理了一番,从而从历史上说明了共产党这个集团它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四,《九评》他系统的分析了共产党社会的经济和政治问题。《九评》超出了现在那些在局部的领域里,去探讨共产党的这个经济改革是对还是错;那个经济改革是对还是错。而是从一种更广泛更具体的,从基础上来讨论它。从基础上来讨论共产党这种经济和政治改革或者变化的问题,你就能够看到共产党社会它是一个根本变不了的社会。

而且今天的任何一种经济改革它所带来的都是两面的。一方面共产党是为了挽救它自己的政权而采取的一种所谓改变;另外一方面这种改变都相应的带来一种更坏的后果。这个我们大家今天已经都看到了,例如环境问题;社会道德、伦理的破坏问题等等。也就是说在《九评》里对于共产党的经济、政治所谓变化,所谓改革的分析,使我们看到只要是共产党,它的任何改革、任何变化都是没有出路的。共产党这个社会的出路只有一点,那就是早日结束共产党专制,早日开始另外一种价值体系,另外一种寻求才行。

我下面要谈一下《九评》的意义,他在思想上,他在价值问题上,他做了这么多的努力。那么《九评》在最近五年来他究竟带来了哪些具体的社会变化呢?这里我觉得《九评》带来了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我们所常说的一种破,一种对抗,一种对于共产党社会的那种消融他做了哪些。

伴随着《九评》的出现,紧接着就开始了一个“退党”的运动。这个退党运动使得大家可以想到,在过去50年,在80年代以前,如果谁退党的话,那在中国社会你根本就是大逆不道,而且谁也不敢提退党。直到89年的时候,由于共产党开枪杀人,才有了第一波的所谓退党行动。但是第一波的退党只是采取一种政治上的所谓对抗。

而《九评》所促成的退党是在精神上、生活的方式上、信念上促使人们开始了第二波的退党。这个第二波的退党,很多人也会说这个退党的数字这么多了,按说共产党早就应该灭亡了。怎么来看这个数字?我要跟大家说,这个数字,他衡量的是人们的一个心理数字,衡量的是共产党在中国社会里溃败、崩溃的那种程度。

我们大家可以看一下中国社会,大家都知道现在在中国社会里没有一个人在底下不在骂中国共产党。就是共产党高层的人,他们坐在一起的时候,或者是在私下里的时候,也会哀叹共产党完了。这些不断的促成瓦解共产党的过程,这个过程看起来是虚的,实际上如果我们看到89年柏林墙的倒塌的话,我们就会发现这些虚的东西,实际上是很多实实在在的东西。正是这些虚的东西造成了89年,在东欧国家很多共产党不敢开枪。

而且我可以跟大家说,大家也可以想清楚,如果要是在89年的时候,中国社会这种离心力,这种退党的倾向,这种不要共产党的感情,也像今天这样的话,那么在89年的时候邓小平是不敢说“杀他20万,安定20年”的。今天在退党大潮底下,在人心越来越深入的这种退党的影响下,我敢说共产党领导集团里,没有一个人再敢像邓小平那样说,杀他20万安定20年。因为他们就知道,别说杀他20万,就是它们今天公开杀10个人、20个人,公开的,我指的是公开的,也一定会导致它们的灭亡。

这个就是它们今天杀人偷偷的杀,而且在利用自己的资讯,和对媒体新闻的控制,不让这些东西迅速的蔓延。这就是在新疆事件、在西藏事件共产党害怕的原因。如果今天再有一个天安门事件,我可以说共产党是不敢派坦克、派军队上天安门去镇压的。而共产党为什么不敢呢?我可以告诉你,这里就有《九评》掀起的这个退党潮的威力在里头。

第二就是《九评》以后出现的另外一个现象,就是除了刚才我讲的对抗以外,还有就是对于新价值、新传统、新生活的一种重新的建立。这种重新的建立表现在什么呢?表现在法轮功学员们组织的神韵演出,以及其他的一系列的摄影竞赛、音乐竞赛,一系列的这些活动上。这些活动在《九评》以后出现,正是因为有了《九评》,有了这种系统的对于过去的总结和梳理,有了这种系统的对于新的东西的推崇,因此才开始在这个基础上引进了很多新的对于自己生活形式的这种重建。所以我觉得《九评》以后,导致的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群体的这些变化,他已经造就了在89年东欧的那样的形势。

这个就是我最后讲的第三个题目里最后一点,就是从柏林墙倒塌到《九评》。而这个从柏林墙倒塌到《九评》,给我们今天2009年所带来的最重要一个启示,就是2009年中国社会在各方面,都已经准备了足够的共产党倒塌的条件。

我可以说如果76年所谓清明天安门事件的时候,共产党当然不可能倒塌,因为那个时候的民众,很多所谓知识精英居然他们把希望寄予周恩来。而那个时候就是共产党倒塌了,我们中国社会也没有什么新的希望,因为来的还是共产党。

而89年的时候如果产生了巨变,那个时候我可以说不可能产生巨变,因为仍然是我们的社会条件和我们的整个的准备,并没有准备足够的共产党解体倒塌的条件。而那个时候的东欧,他们已经有足够的条件了。例如波兰有团结工会;例如捷克有哈维尔那些异议人士,那些他们的积极的几十年如一日的活动;匈牙利则更不要说了。而那个时候的中国,我们的确还没有从价值上、从其它的精神上、从文化传统上有我们自己足够的和共产党对峙的力量和诉求。

但是到现在2009年,我可以告诉大家,一切共产党倒台的条件都具备了,就是共产党明天倒,我们也不觉得奇怪。当然有很多的偶然性,也许共产党还能维持。但是我可以说共产党的维持下去,只是它在下坡的滑梯上多滑一段而已,只是让我们把未来准备的更充分一点而已。所以所有这一切,这就是我第三个题目要讲的,《九评》发表5年的最伟大的意义,他对中国社会最根本的意义在哪?就是他不单为共产党准备好了灭亡的一切条件,而且为我们开创未来创造了一切条件。关于这个题目,我今天就谈到这里,谢谢听众朋友们。

庄尼:我们也谢谢仲维光先生的精辟分析。石涛,您要我分析的这么透彻还这么详细,我还真做不到。您怎么看?

石涛:我觉得仲维光先生确实是很立体的讲出了《九评》本身对整个中国社会的影响。其实他提出的最前两条给我的感触(很深)。他上面上来就提到,第一《九评》处理了传统中国的文化,就直接提到法轮功本身的出现和法轮功的意义。第二他就提到一个中共本身所具备的党文化,就是说《九评》把党文化提出来,而且剖析出整个党文化对中国人,普通现在大陆人的影响,这个形成相互比较的概念,我觉得是非常透彻的。而最后他总结就提出了一个概念,就是《九评》又重新树立起中国人应该有的东西,他其中提到的这个“神韵”演出恢复了中国传统的东西。这个前后怎么来讲他的立体我是这么的感触。

当然仲维光先生主要提到的一点,还是从中国社会的民主的希望,说实话就还是这么一个概念,他主要是盯在这一点上。而中国传统的文化、人性、中国人的文化精髓,我们换个角度说,“神韵”所表现出来的,我们在节目当中评论也比较多,而仲维光先生也提到了,其实他真正表现出来就是中国人的文化是神给予的,其实这个是最关键的。

庄尼:仲维光先生因为他是研究集权主义,就是花了很多时间,所以他围绕是集权主义怎么对人类社会带来危害,他看到是《九评》带来一种破,一种对抗,这在中国社会是前所未有的。另外他讲的也很精辟,不光破,你看他破引发了很多人退党。另外就是重新开创一个新的文化,不完全是新,因为我们传统中华文化在里面。

石涛:其实我觉得他实际是一种文化的回归。所以他首先提到法轮功和《九评》,本身是把中国文化的一种传统的精髓,再次展现出来。这个展现,当时我再仔细听听他只是提到,没有具体说是如何展现的。其实接触过法轮功的人都知道,真正法轮功本身就提到“真善忍”这3个字,其实他真正内在的一个东西,就直接是佛家修炼方法,人与神佛之间的关系。人怎么样通过自己的修行可以使得人的境界得到升华?而当人的境界升华之后,将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对人本身价值观念的影响。一个个体价值观念的影响,以及带来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其实我觉得这个揭示是最关键的。

庄尼:这一点其实我在中国大陆长大,从小我知道一点这些,因为从小我爱看那些古书。但说实话,我还没看过哪一本古书写的像《九评共产党》那么透彻。你刚才讲那些我想概念肯定是对,但有具体的一些东西让我们听众朋友听一听,对他听起来更好一点。如果看过《神韵》光盘一定没问题。

石涛:其实我就在前两天跟几个朋友,从大陆来的,就说起这件事情。当时开头是说“三尺头上有神灵”,这么说大家都认可。后来就提到进化论的创作者达尔文,他是150寿辰。后来我就提起来,其实达尔文的进化论的说法挺坑人的,非常坑人。进化论的直接结果,就是造成人们对神的敬仰的这种文化的一种破坏。而达尔文进化论的说法,直接在我们自己受教育当中影响非常大。

后来这群朋友都说上学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背政治,什么考试都有政治,这个是到今天依然如此。而这种背政治,还包括对神佛的敬仰,形成强烈的反差,但是人又不得不接受。而后我提到说,咱们翻开的讲,我们对神佛的敬仰几千年从来没有中断过。外国人到今天如此,而在大陆,其实就是党这几十年来以政治的概念强压着我们不许相信他。迷信!而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其实进化论造成适者生存,是我们今天的价值观念。

庄尼:就跟圣经里的野兽一样。

石涛:而我们听信于命运的安排,如果从内心中认为人是由神佛所造的,认为一切事情由神佛所安排的话,那叫“唯心”。但是唯心的说法只有几十年,对吧?他们说,对!那几千年和几十亿人来对比60年,和十几亿人在这种外力的压力之下,被迫以背政治来高考,来考研究生,考博士生,所有考试当中,包括在你的仕途,包括公务员的考试当中,你都要被注入政治因素。

政治因素最直接说话,一切听党的领导。人人厌烦它,人人无能力摆脱它,因为对它产生惧怕。我说在这个对比之下,可能神佛存在的概念相对要占优势吧?那群朋友说你这样说对是占优势。我说如果有神有佛必有魔,对不对?他说对,没错有佛必有魔。我说如果有佛必有魔的话,如果有一个外在的力量,以利益的方式,以压力的方式,迫使我们具体的人不相信神佛,你说那是什么东西?

庄尼:就魔了。

石涛:对。那几个人,说对呀!你可以把它认为不是魔,但它起着魔的作用。

庄尼:共产党就是魔了。

石涛:对。我说你承不承认是你的事,但是事实是这样。他说没错。那我再从另外一点说,我们都是身为父母,我们都希望孩子要孝顺,如果我们像网上说的,有些孩子可以打杀他的父母,那是什么?

庄尼:大逆不道。

石涛:大逆不道!大家都说大逆不道。我说如果我们人真是神佛所造,但是被这种外界的力量迫使我们今天怀疑神佛所说的,那咱算什么呢?

庄尼:大逆不道。

石涛:这几个人谁都不敢说话。如果从这点上说,那《九评共产党》提到的,在他整个《九评》的社论当中,在他的前言部分就提到,它就是魔,共产党是魔。这非常顺理成章,以我们最朴实的道理都可以感受的到。

庄尼:可能有些大陆的听众朋友,可能和我以前一样,中国人为什么从古代一直强调两样东西:一个是道德;一个没强调,但不停的在书里都提到一点,那些人修炼都返本归真了。但这些人有时候出来,有时候不出来,反正在书里写了两方面,人在人中他应该怎么表现?表现完以后就到另外空间去享福去了。这里边可能很多人就不太明白,这些到底是虚的还是什么?那您怎么看这些?

石涛:我再跟你讲个故事,还是这些朋友,我们大家喝午茶,我就提到一点:因为这几个人不相信神佛嘛!我说我问你们几个问题,我们上学的时候最惧怕什么?其中两人想了想说,当时我们上学时最吃力的就是文言文,看不懂。我说屈原写的《离骚》晕死我了,是不是晕?他说没错就是晕。我说文言文最难懂的是什么东西?这很简单,他就用两个字,说了一大堆意思。咱也不知道他当时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说那顺着这个道理说,如果按照进化论讲,那个时候的人比现在得傻不少吧?他们说没错。我说那傻不少,傻子怎么能把1个字放在那儿,他知道这个时候是用这个意思,那个时候用那个意思?今天咱听了半天,怎么就分不出个来呢?这几个人说,石涛你说的意思对呀!我说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因为在海外就说起圣誔节的期间要去外面玩。我说那你不如就去巴黎。你比如去巴黎,你看看罗浮宫和凡尔赛宫,那壁画非常出名,对吧?他说对。我说今天只要画油画的人,只要有机会要想真心学的话,一定到那儿去。

庄尼:到那儿做临摹。

石涛:一定到那儿去学。我说那儿画的是什么?几个人想想画什么。我说画的是天堂,神,所有内容全是祂,没错吧?他说没错。我说你想学雕塑像画素描,你到哪儿去?到义大利佛罗伦斯、罗马、梵蒂冈,你要画米开朗基罗的东西,画达芬奇的东西。他们画那些东西,都是几百年前的人,你今天为什么学他画,因为没有人能超越他们。他说对呀!我说不是现在厉害吗?弄个顶盖不是能飞天吗?航天飞机也好,不是能够升天吗?它能够飞上天,怎么画这个东西怎么画不出去呢?

今天所有的人都承认这么一点,他展现文化、美术、音乐当中,展现出来的境界,代表了人真正内在精神的、灵魂的东西。我们说中国人,唐诗、宋词你都得打着孩子去背那三百首,我记得我印象中最深的就是老爹教我的王勃写的,“落霞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么几个字,把整个景致描述出来了。

老爹说你能不能砍掉一个字,能够描绘出同样的意思。他弄不了。而王勃死的时候只有28岁,他那么年轻,他怎么能说出《滕王阁序》,可以展现出这么好的东西。今天人这么聪明、这么厉害,什么都弄的出来,怎么就弄不出点稍微像样的东西呢?这几个人就说,石涛你到底要说什么意思呢?我说我只想说,今天,第一人不是进步了,人的内在精神,内在的东西,实际是蜕变。为什么蜕变?

我们看过所有的古书,所有的这些,大多说的都是神话。而所有这些古书所讲的这些共同的故事,都是人和神的关系。我斗胆的讲一句,当初的米开朗基罗,在画罗浮宫、凡尔赛宫上壁画的这些人,他看见了,他接触了,正是因为他看见了,他与神能有接触,所以他的境界可以达到跟神能够接触的那个境界。所以他展现出来的价值,展现出来的艺术表现力,就具备那样的能力,我们今天大家看什么,鬼,看那鬼片,对不对!

庄尼:挺恐怖的。

石涛:中国人有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为什么能够近朱,你为什么能够近赤?是因为你连在一起了。所以朋友们听完这个,谁都不讲话。你讲的是那意思。就像今天大家看小说,有朋友说那我其实不信,我眼见为实。我说没错,所以你今天看的书都是这个。吃什么、喝什么,看的书都是男女,就这点事。欲望的一种外泄,一种展现,你看不到那些东西,这就你说的眼见为实。

我用这个词你可以套用当时的情况,那些画家、那些诗人,他也眼见为实,他见到的是神佛,你见到的是鬼魔,所以自然就有这些东西。其实从这点上来说,就像刚才仲维光先生提到的,传统的文化恢复之后,我们会很容易理解的。而你从点来说,共产党绝对是无可言表,它是非常清晰的一个魔的展现。

庄尼:实际上仲维光先生在分析《九评》,那部分他是提到了,很可能他没时间,或他对那部分没什么研究,但他是提到一点,《九评》先得破了那个魔,然后让人去认识这个佛。

石涛:他这个魔他就说到第二,当时提到第二文,就是党文化。

庄尼:这个非常关键,有必要要现在探讨一下这个东西。什么是党文化?

石涛:它其实以是一种,当然《九评》有一些原文的一些讲法,那在我看来简单的说,就是一种暴力的方式,强迫人们去接受,就是被洗脑后,接受之后,而接受这个东西最根本的、最本质的东西,就是否定传统的神、佛的存在,神佛与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中国的文化是指人中所展现的一切,是神、佛给予的,它完全否定这一面,来放大人的欲望,说今天人的一切是人创造的。

其实简单的说,在放大人创造的能力之时,就会变成人极端的自私和自我,今天在社会当中展现的,大陆社会当中展现的胜者为王候,败者寇。适者生存。大家辩着一切的方式去否定别人,使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

庄尼:你刚讲的党文化是恐怖文化这方面,文化本来不应该恐怖的,怎么变得恐怖了?另外有一个叫网络控制文化,在中国大陆,广东人叫揭摆,老大妈…。

石涛:我知道你说什么,就是小脚侦稽队,北方叫小脚侦稽队,戴着红胳膊布。

庄尼:这种人很讨厌,很恐怖。

石涛:对,其实你在北京胡同理不光是她们,老头也有,夏天骑板车的,最滑稽,夏天热他把红胳膊布,没得套啊,所以他就这么搭着,跟背心挂着的,很多这样的。

庄尼:在广东,这些人挨家窗户偷看你在家干啥。你现在在家里要偷偷放音乐、打坐、炼法轮功,或者几十个基督教徒聚会,就是这些人马上打电话报警。另外还有一个叫株连文化,是党文化的其中一种。以前地主,你家地主,别上学,哪儿也别去了!现在是你一个人炼法轮功,全家下岗。这是株连文化。

还有一个是宣传,我一说全中国大陆的朋友都知道,一言堂文化,我说了算!你根本没机会发言!另外一个就是暴力文化了,这跟咱们中国文化相反,暴力文化,毛泽东的一句话:八亿人,不斗行吗?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叫:打死白打死。现在可能很流行一句话叫超限战。还有一个叫:煽动仇恨的文化。这种东西传统文化没有的,以前有一句:毋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石涛:所以《九评》里这一部分文化当中分得很详细,在诸多方面很详细的描述他对人们,对大陆产生过的作用。其实总结出来,它完全以外力的方式,外在的方式,迫使每一个具体的人放弃自己本身自然的东西。

庄尼:我们可能有必要讲几句传统文化,因为仲维光先生提到了专制的体制,在《九评》一出来的时候,马上就破了它,而且重建传统文化,他讲的不多。传统文化当中有些东西我知道一点,有些不太知道。比如老子在《道德经》里讲了一段话,最后的大概意思就是:道中产生了天地。我以前是不懂的,什么叫道中产生了天地?摸不着、看不见。他讲了那段话,道到最后也没人解释得通,他那段话: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那时候什么行业都叫做道。

石涛:所以这些我刚才说的,用了文言文了,现在都弄不明白了。

庄尼:弄不明白,但他说来说去,说道中产生了天地。问题是什么是道?这我们可以探讨探讨。

石涛:其实以佛家来说就像是法一样,他靠自己的意志、靠自己的能力,只要他创造了整个的一切,在我看来是这么一个概念。

庄尼:那不是人能创造了吧!

石涛:我们就说个最简单的例子,也是跟这几个朋友聊天,我说女人现在爱黄金,黄金还保值。我想问一句:现在世界所有的人都认可黄金本身是具有价值的。

庄尼:一千多块一盎司。

石涛:我突然间问一句:谁告诉大家这事的?这几个人就问,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说:我们就说最简单的,黄金、白银、红蓝宝石、钻石,谁告诉大家…比如咱们住的加拿大这儿,有北美人、南非人、欧洲人、中国人、南美人,当时是谁、是什么力量跟大家说咱们都把黄金作为最值钱的东西?

庄尼:没人说,公认的。

石涛:全蒙了,这个公认是什么力量让它公认的?联合国发个通知?没有,没有那回事。有人说我们上学的课本上说为什么黄金成为最有价值?是因为它易切割,便于携带。

庄尼:什么意思?

石涛:就是容易拿刀分割,还便于携带,我说容易分割的东西多了,便于携带的东西更多了,把这东西作为大家认可的黄金那东西?不可能啊。在这种大的背景下,你上网查查,你会查不着一个出处,那什么意思呢?在我们所有的神话当中,所有留下的中外书籍当中都提到一点,佛国的世界是金子的,神的世界是宝石造的,充满了宝石,这是我们唯一能解释的。而且这也是我们唯一能解释它的来源的,也就是神的慈悲,靠神的力量把祂所拥有的东西给予人,因为这东西来自于神,人中自然不得不遵从把它当成最有价值的东西。

庄尼:或者人可能在不知不觉中选来选去也就…

石涛:你可以说人的选择,但是我觉得最关键的地方是连给人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人怎么去接受它成为大家公认的价值,这一点上人自己找不着出处。但是今天以所谓“科学”的概念,无论是华尔街还是哪儿,大家拚命地玩,拚命地倒,拚命地存,结果弄了半天自己都不知道在干嘛,人们那么爱财,财哪来的?是神给予的,你却无法能够认识到这一点,被自己贪婪的一面所掩盖了。

庄尼:不光贪婪,可能还有一些观念在里头。

石涛:对啊!观念是观念,所以挡住了他,而我们留下的书籍在我看来是展现出神佛的慈悲,从善意的角度在提醒着你,实际这不是人造的,这不是党所教育的东西,这是非常容易认识的。就在我们身边,每一个人都想拥有更多的东西,如果人们真正顺应了传统文化,我个人觉得会很容易认识周围的环境。

庄尼:只是像你刚才这样讲,有些人可能明白,有些人还是不会明白,因为我们从小是受党文化教育的,所以就需要有《九评共产党》这么一本书系统地把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在好几个方面说出来,一个是共产党的党文化是怎么回事,我们在其中不知道,《九评共产党》是把中华文化的精髓拿出来了,里面谈到盘古开天地,我们写文章老用,他是谁我们不知道,也搞不懂;女娲造人我们听了不止一次了;后面神农尝百草,仓颉造字,最后共产党要么给你抹掉了,要么说当时的人落后。

石涛:你说这落后,我就想起说金字塔怎么造的,有人说金字塔书上写得很清楚,都是人拿棍子滚木,然后弄湿了咱们拉上去的,我说你缺心眼啦,你拉拉试试,钻一钻还没有泥呢,你知道不?我说你今天拿坦克你拉给我拉平啰,对不对?拉一半高跟什么一样稳定,对不对?我说现在咱盖楼刚盖完它就歪歪了,楼歪歪,楼倒倒的,我说这个东西几千年弄砖放在一起,叫“磨牙对缝”,为什么?他听了就说不出话了。

其实我们回过头来说,仲维光提到这点,文化的回归,为什么要文化回归?《九评》更大的意义,我们顺着刚才我提到的说法,黄金也好,我们文言文读不懂,包括比如这些文化上的造诣。实际现在看来,人今天创造的东西完全是一种蜕变的过程,倒退的过程,远离神佛的过程,当远离神佛的时候,自然会更多的机会见到鬼魔,那所以我们今天看到文艺的创作当中,这些东西更多。

庄尼:还上大雅之堂。

石涛:没错,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那包括《九评》的出现还包括他后来提到《神韵》本身的出现,真的,这是一种文化纯粹的再一次回归,希望能够回归到人曾经拥有甚至可能比我们今天能够人认识到的更好的境界当中去。

庄尼:嗯,那这点如果听众朋友想详细知道,那自己真得读一遍《九评》,可能会认识更深一点。各位听众朋友,欢迎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全球论坛》,我是庄尼,一起在直播室里的还有我们今天的特约嘉宾石涛先生。我们正在探讨“九评共产党的意义和它对中国的现在和将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个话题, 那《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出来已经5年了,现在已经引发6千4百万人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当然不是一天,是每天几万几万这样累积起来,这个数字是在全球退党网站上公布出来了。

那在大陆可能还有很多听众朋友或者我们知道的人,他想退他上不了网站,因为共产党把它给封了,很多是在1块钱、2块钱上写我退党、我退团,底下写个名字,有些人他愿意让人家知道他就写自己名字;有些不想让人知道,他就给小名写上去,这种人更多。现在累积起来实际上退党退团退队数字远远超过6千4百万。下一个我们想讲的就是,为什么这些人退党?退党人的心态是什么样的?很多是看过《九评共产党》以后退的,也有一些是听了朋友说退的,那我们就谈谈这个问题好不好?

石涛:好,其实提到退党的时候,我知道包括仲维光先生也提到这个问题,说这个数字的问题。我觉得很多朋友在注意这个数字,说“这个数字是真的还是假的?”大家其实从各方面加以论证,我也看过很多,那很多朋友也依然在质疑这个数字是真的是假的?后来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也看过很多朋友去劝别人去退党退团退队的时候,在讲这些道理,讲的时候真的是尽他们可能来阐明其中的重要性。

很多朋友是直接一听过就退,那有些朋友还是产生自己的观念,还是觉得这有点这个,或者有点那个,这个观念的产生就像很多朋友在质疑这个数字的真假,其实我觉得如果抛开讲,我们不去管这个数字是真是假,我们就用今天在大陆的社会价值观念去讲,今天的大陆概念道理很简单,为我所用,无所谓真和假,关键是只有对我有利就行,对吧?如果从这个角度上说,你说那些朋友费那么大劲跟你劝退党退团。

庄尼:把你名字写上去算了。

石涛:我写不写你名都没所谓,说今天需要多少?今天需要50万,那咱写51万不就完了,对不对?你在那儿编,跟你费那么大劲干嘛啊,对不对?往你家贴条子,往你家送磁盘,往你家打电话、发传真,干嘛费那劲!他们吃饱撑着没事干?又不是身体运动,对不对?他干嘛非要把资料苦口婆心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就用今天我们听众朋友你自己的生活环境,你上班也好,你做什生意也好、上学也好,你再去蒙人骗人…我不能说你一定去蒙人骗人,而是在环境当中不得不那样去保护自己的时候,就用这样的方法,我弄3个亿又怎样?但是他们没有。

庄尼:对,要你退的人还真是要你同意退才行的。

石涛:我有时候看那些法轮功朋友,法轮功学员真的是苦口婆心,我想他们也真是实在,就是这么去劝,希望你去退,我觉得从数字上我们反着看,就能理解到这个数到底是真是假。这是一个。第二个,为什么要退?你刚刚提到的,这些人为什么要退?其实就是我们刚才提到佛与魔之间的这个概念,就像今天我跟几个朋友提到这个说法:在党的旗帜下死的人全盖党旗,全世界没有第二家这么干的,入党入团入队。当时我说入党你一定宣誓,结果旁边的朋友说入团入队也得宣誓。一个政治团体谁家这么干的?

庄尼:没有。

石涛:没有吧!我说但是誓约在哪里存在?只有你去教堂去佛堂你才会对神佛立誓约,对吧?而那个时候你对神佛立誓约的时候,是你自己愿意,而这个入党入团入队的时候,它是利益的诱惑和环境的压力迫使你,而这样产生的誓约你说你能不解脱吗?

庄尼:嗯,发了誓会应验的,发了那句“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那个入党的还说“随时为党献身”,说为它去死。

石涛:对,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这怎么想怎么缺心眼啊!你当时觉得说我为了挣钱,为了仕途等等,无论你为什么,但是那是誓约,这种誓约人是不能轻易发的,所以从这点上说,你说那些退党退团退队,他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他能不退吗?

庄尼:我倒听过一个法轮功学员叫一些不认识的人退党,他大概这么讲,就说《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很多人看了就开始退党,每天几万人退,加起来6千4百多万人已经声明退党退团退队,原因很简单,《九评共产党》把事实写出来了,把人的善恶这些东西写出来,写得很清楚,人是应该善良活着。

共产党来了中国以后,总共害死了8千万中国人,把中国传统道德统统毁了,毁得一干二净,人不像人,把人最根本心底善的东西都把它毁了、扭曲了。现在最恶的一点还在干的,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讲“真善忍”本来是可以恢复中国传统道德,共产党它坏它非要迫害。它迫害到哪个程度?不光在监狱把人打死,还把人家身体里内脏割出肾脏、肝脏卖钱,割出来卖钱。修佛法的人被你这样迫害以后,恶报一定来,共产党一定要被淘汰、惩罚,这很简单,这个法轮功学员讲得直截了当。

它被惩罚是它活该,那个人说他入过共青团发过誓,说“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说这命交给党,随时为它牺牲,入党的人还加一句“永不叛党”,换个角度发毒誓说我这一辈子命交给共产党我为它去死,随时为它去死。共产党现在做梦做大了,它要被淘汰那它真要死了,问题是我可不想跟他一起陪葬。

石涛:因为你每一个具体入党入团入队的人就是它真正的一个份子嘛!这是最关键的。我们一生当中你向谁发过誓?

庄尼:结婚的时候。

石涛:结婚的时候,夫妻之间立过誓约;你家里有难,很多朋友家里有难或者有什么事,到庙里去上个香,跪着拜一拜,那算誓约,对不对?那除此之外你说还有什么样誓约?就偏偏入党入团入队有这个东西,你说我什么都不信,那我就问你解释这是什么东西。我觉得这个道理非常简单。

庄尼:而且法轮功学员当时举个例子,迫害人家修炼、信神的人,到后边一定是有恶报的。他举的是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那个例子,说人家信神你不信,没问题,不信就算了,可是你非要诬衊人家信仰,非要把人家烧死,非要喂狮子。那基督徒他被你迫害,他忍着也不反抗你,他用最善的对待最恶的,问题是到后面罗马帝国被几场瘟疫给淘汰了。死的人你说他无辜吗?不完全无辜,没无辜。

石涛:没错,被迫害的人以他自己修行的角度来讲,以他自己真正境界的角度来讲,站在他的角度可能是你迫害者是一种可怜,还是那句话,就像你刚刚提到《九评》里头说“道是什么?道创造了宇宙”,在祂讲是创造了天下,那如果祂能创造宇宙、创造天下、创造一切的话,那祂一定有祂应有的力量,维护祂的规矩,这个宇宙这个世界的规矩。这种规矩一定是来保证整个他的宇宙世界的生命能够按部就班,能够拥有他各自境界的位置,这种力量的保证就一定会产生我们提到的“善恶有报”。

庄尼:对,你也看到以前说那个王朝不是恶就行了,他恶到一段时间行,到某段时间以后也就不行了。因为这个宇宙特性不是“恶”。

石涛:其实我觉得提到恶就像秦始皇一样,无论你说这个说那个,统一中国,说了一大推,他活了几天,秦王朝完了以后几天,对吧?他到底是卖这个命是合适,还是不卖这个命合适,就说这意思。我觉得最重要一点,相反过来和唐的盛世、康干盛世里面的博大和慈悲包容的胸怀,形成鲜明的对比。

庄尼:对,我还听一个亲戚这么说,他说迫害法轮功的事情自有后人去评说,我说是肯定有后人去评说,但你不是后人,你在其中耶,你现在又是观众又是演员,人家修善被这个“假恶暴”的共产党打死、割器官卖钱,你还说有后人评说,你躲起来了,其实躲不过。

石涛:沉默是一种助纣为虐的表现。

庄尼:对。各位听众朋友,今天的节目时间又要结束了,感谢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全球论坛》,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会。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