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国安部神秘面纱(2)(视频)

191

主持人:那您刚才说到有一些规定,在某些情况下才可以监听,那什么样情况下它可以监听呢?

李凤智:通常最简单的它要经过批准,这个批准根据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级别。比如像一个城市的普通老百姓,可能技术侦查的处长或科长就可以签字,就可以进行监听;再往高一点的可能是国安副局长或局长,或更上一级的国安副厅长或厅长,或相关处的处长签字也可以;当然还有高一些的可能要部里的批准。所以它对不同的案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标准,但终究明文上有标准,不看事情我不知道这标准是什么。

主持人:好,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现在接一下中国大陆江苏赵先生的电话,赵先生您好。

赵先生:您好,嘉宾好、观众好。国安特务监控迫害六四学生、上访人员、大法弟子、退役转业军人,这些事情我们都遇到过,也有了解。渗透到电脑层、打印社、社区、学校单位的,利用地痞流氓来探听消息、捣乱的,这都遇到过。像我们这里高校的打印社,打印社的是退伍军人,他就告诉我有大法弟子来打印材料被国安的人抓走过。这是一个。

还有“六四”的时候,有一个学生他在天安门广场,当赵紫阳接见学生的时候,给赵紫阳拿话筒的那个学生,到我们的城市来探亲,然后他的亲属就被监控、被骚扰。你看,这多少年的事情。还有我本人也被…公安的车放在楼前,人出来监控,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我还到国保大队去过,看到国保大队办公室的文件橱里面,不只是法轮功的资料,什么天主教、基督教各个教会的、网吧,各种各类的材料都有。我当时就感觉到他们把中国人民各个团体、民间组织监控起来,只要中央说打倒谁,他们马上就把材料拿出来,就作为黑材料,我在那里看,就感觉这国保大队太邪恶了。这些材料都是现成的,我就讲这么多。

主持人:好,谢谢赵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揭开国安部的神秘面纱”,今天正好有幸请到了前中国国安部的一个官员,他可以回答大家的问题。如果您有问题的话,可以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我们首先请李凤智先生来回应一下刚才江苏赵先生所说的情况。

李凤智:谢谢赵先生能够从国内打电话过来,我知道您打电话可能也是冒一定风险的,您这个问题包括许多方面,我就您问题的某些方面做简单的回答。首先您提到国安包括公安对学校还有一些大的企事业单位的一些作为,我从这方面谈一点。在中国国家安全系统的体制内就有一类部门,专门是做高校、大的企事业单位工作的,他们整天的工作就是做这个。这样的部门和其他的技术侦查和情报部门是并列的。

主持人:这个跟反间有什么关系?这就让人搞不懂了。

李凤智:反间谍主要是抓间谍,是抓其他国家派到中国去的间谍或者是其他国家在中国发展的代理人。

主持人:有多少的间谍会在院校中生存呢?然后他监视的也不是这些人而是监视自己的比如说老师、学生是吧?

李凤智:您提这个问题很好。他在大的高校和大的公司、企事业单位里面派驻机构发展人员进行工作,它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为了纯粹意义上的反监工作,我的看法是无可厚非,哪个国家都需要有,因为在高校尤其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学术交流非常频繁,互派留学生非常频繁,这里也不排除有那么一点可能,有间谍的行为在里面。这是一方面。

再有一个目的,就是监控学校和企事业单位。因为它在中国的社会阶层组成里面,它也是一个重要的部分,尤其是群体事件容易发生的地方,特别是高校,有影响的高校里学生的行为,在目前或者近十年、二十年的形势下,他是一个非常热的,非常容易擦出火花的地方,所以它要把重点盯在那里。

这样的相关部门,正常的反间任务当然有一个任务就是我想补充的,情报的任务。因为中国对外的情报活动有一个特点,别的国家也有,但是中国可能更多一点,就是一场人民的情报战争。这个人民情报战争不是很大,但是作为这样性质的部门来说,它已经很大了,它在这里是发展一些有用的工作对象。

主持人:就是告密者?

李凤智:不是,这是纯粹对外的情报,比如说像这些高校里面,有些人员或者是学者,频繁的出访国外,他有这个条件接触国外的一些情报来源,有可能发展成是一种情报工作对象,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情务关系”。也就是在专职的情报干部指导下,来做对外的情报工作,他本身是直接作情报工作。

再有一个就是为情报工作服务,发现有用的人头线索。比如像陈教授在国内是一个知名的教授,他频繁的和世界各地的相关领域的专家有联系。因为在中国现在也有这样的情况。

在国外有些政府的官员或者现在是知名的专家,明天下级政府就有可能进入内阁,相当一级的政府里边去。他如果愿意适当的配合,不要做很危险的事情,他在对外交往过程中能提供一些人员的情况,尤其是特别个人的情况,然后通过国家安全系统的专业干部进行筛选侦编,挑出一些东西来做工作,试图把那些人发展为情报来源,这也是一个目的。

但更主要的目的是,虽然现在情况说得很好,但实际国安在高校所做的工作,很多的精力是放在监控师生的行为上面。因为高校和大的企事业单位人员非常集中,像我说的,容易爆发群体事件,在这个时候要做情报工作,要和他们的党委紧密的联系,在某些方面予以指导,把那个星星之火扑灭,不让它燎原,发现什么具体事件的动向、苗头。

还有,就是对一种趋势进行分析,防患于未然。像刚才那位先生谈到的一个方面。至于国安插手六四,插手上访的,这是很明显的,但是这里面应该有的时候是国安的,有的是公安的国保,有的时候是两者都参与的。至于这方面,我想陈博士他知识渊博,让他谈一谈。

陈志飞:谈不上、谈不上,这对我来说也是上一堂课。刚才我谈到了,中国的国安系统就像一个黑洞,如果没有李先生这么站出来给大家讲一讲,谁也不清楚,连美国各界也不会很清楚。

但是相对于美国的情况,人家美国就出书,美国的国家情报策略大家都在讨论,比如说是不是可以电话窃听,这个是大家都可以发表意见的,即便对“是不是可以给每个穆斯林都电话窃听”。像最近又发展成全国人民在讨论能不能做上飞机前的背景调查,这在美国是非法的。

(在这些事件上)相比较的话,可以看到中国的国安真的像太上皇一样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想监控谁就监控谁,虽然有一定的行使范围,但他最后只要是让中共这个主人满意的,他什么都可以做。

从这点上来看,刚才李先生说的另外一件事,我是非常有感触,就说美国的FBI日子就没有这么舒服,美国的FBI他要接受美国法律的管制,而且还有道德各方面的因素在里头。我们看电影里FBI那些执法官员,其实做起事来也是缩手缩脚的,因为他有很多方面的限制。

主持人:好,我们有好几位观众在线上等候多时,我们先接一下洛杉矶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我想请问一下李先生,像我是想有机会的话可以回中国,可是我在海外这十多年做的一些事情,共产党不太喜欢的,它们会很不高兴的事情。那我想问一下,它们如果有我的黑名单的话,它们一定会放到海关,我回去的话马上海关就可以发现还是怎么样?还是说它们国安和海关联系不太紧密,我回去不一定有这种危险?我是想问一下大概的情况,谢谢。

主持人:王先生我想问您一下,您说您做了共产党不喜欢的事,如果方便的话您能说一下是什么事吗?我想这样李先生可能会更容易回答您的问题。

王先生: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当然做了很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反正我的电话号码也是公开的,报纸上也在登,它们肯定是会知道的,但是我用的名字和护照的名字是不一样的,所以现在我是有这样一个东西,而我也不知道如果我回去的话,会不会有些不方便。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我们现在接下一位观众朋友,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嘉宾好,主持人好。我想请问一下,中国的国安部它们有没有送间谍到我们纽约来,比方亲共侨团或者亲共的媒体,它们都是这样,有很多的间谍跑到这里来,包括比方说美国的公司,或者是在美国的一些大的社团,我想请问一下,就是这样。好,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新泽西州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多少对国安有些听说:第一,在国外有没有比如说总参二部在联合国军事代表团的军事参赞,他就是总参二部派来的,那么你们对他们在国外有没有监视呢?甚至对中领馆的人有没有监视呢?第一个想提的问题。

第二,就是国安它到底是对内还是对外的问题。对内(的话),它们只是监控一定的团体组织,比如我在北京听过一个高干说谁下了一个指示,比如黄菊,江泽民的人,胡锦涛不喜欢他,图一份安定,他就没命。

国安权力到底是凌驾于中组部还是中宣部,或者国务院的其他部委之上呢?还是直接受中共的政法委书记操控的三大部,司法部、公安部和国安部呢?想请教一下,谢谢这位嘉宾。

主持人:好,谢谢高先生。我们请李先生来回答一下刚才观众朋友他们的问题。

李凤智:好,我记得不太全,非常谢谢三位先生提的问题,有的方面我尽量的回答,有的地方可能不全面或者不如您意,请原谅。首先回答一下王先生的问题。

他说到他这个情况回国是不是会被发现。这个问题提得也非常好。我觉得那个情况,中共应该是掌握您的名单了,应该在里边,您回去无论是真名字还是假名字, 或者再编一个名字,中共极容易发现。这里可能牵涉到这几个部门,就是怎么发现你的,这个名单怎么来,怎么把你定到名单上去的,这就说到因为您在国外的,可能涉及到国外的一些方面。

在国外做这样的工作有这几个部门,首先我觉得放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外交部。实质上我了解的,我以前同行的心态,对这样的非正常的所谓中国的国安工作,他们本身是有抵触情绪的,只不过有时候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自己的利益,或者上边的指派,你不得不做一些,但它动力还小,所以我先把外交部放在前面。

实质上外交部应该是维护中国利益,代表中国方面说话,代表中国的形象,把想说的话,想表达的意思表达给它所驻在的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同时把所在国家政府的态度和民众态度反应回去,包括不只给政府,也给中国老百姓知道。

现在我觉得这个是它真正在做的,而且是花很大的精力来做所谓的“五毒”,或者海外反共分子的工作。像有些比较低一级的,我觉得就是它们做的。

比如像发展线人,法轮功在那儿集会,中领馆派了人到那儿拍拍照;民运人士在那儿举行新闻发布会,它们想办法把他捞到,或者是采取一些行动来诋毁这些人,给他们造谣生事,甚至可能找个流氓打一顿。像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很可能是按着外交部门来做的不伦不类的事情。所以说您这个事情有可能被外交部使领馆的人指使一些人把你的名单给报回去的。

主持人:但是有一种情况,我知道很多在美国的人,比如说他的中国护照是一个名字,可能汉音拼音的,尤其是他归化为美国公民之后,他就换了一个英文名字,或是重新起一个名字。如果他新的美国护照跟他过去中文名字不一样的话,它们怎么发现他呢?

李凤智:如果要能把你列入黑名单的话,它应该是把你情况了解得比较清楚。

主持人:它怎么了解呢?

李凤智:比如像通过它在这边培养一些线人吧!像外交部门,我首先提到的是外交部门,他可能通过跟你交朋友,或者打入到内部。假设你是法轮功学员,在您的当地可能领馆也好,领馆的相关的像政治方面的什么秘书,或者是副领事都给你直接插手,来发展一些人来提供这些线索,我给你好处。

主持人:比如说像他这种情况,假装去炼炼法轮功,就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凤智:对,或者是通过法轮功的朋友无意中说出来,我想您可能也很有胆量,既然做这事也不怕它知道,只不过说到具体问题。再有一个部门就是公安部门,像前几年陈用林先生之后,还有个郝凤军先生吧!他是国保的,据我理解,他本身可能负责搜集情报的。

主持人:对。

李凤智:他底下有些人在国外给他搜集情报,通过各种渠道返回去,所以说您被上黑名单的第二个可能,就是被公安的国保系统的对外情报工作人员或线人,通 过他这个线来报回国内去了。第三个,假设您是做了惊天动地的大事,或者是您已经做了许多正义的事情,国安部可能就要盯上你了。

一种情况是国安部门的人员,因为他在国外花了很多精力来搜集所谓的“五毒”的情况。它们在国外是有人的,并且(人)不在少数,可以说是花了很多金钱,花了很多精力,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能还不太容易,但是已经有相当一定的规模。

在这种情况下,第一个是国安直接把你盯上,发现你的举动是所谓的“恶劣”的,他觉得报回去是一条有价值的情报,共产党会高兴,或者起码我的领导可能会高兴,这个时候他直接主动去搜集情报报上去。

第二种是外交部门,我刚才第一提到外交口的,或者是公安部门的国保对外情报的部门,把一个东西报回国内去了。在国内这些部门是有讯息交流的,尤其后来成立了“610”,它是有集中的地方和分散的地方,这些是能互相通的。有可能公安得到这个消息,得到这个通报之后,它再去做这个事情,把你的资料进行更详细的调查,然后到博客,上到黑名单上去。

这是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国安主动的去做,认为这个是值得做的;第二个就是上面指派的,比如说“政法委”,或者像“610”,或者像某种情况下的联系会议,这个应该谁管应该谁查……。

(待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