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五毒拆迁 综治办主任:共产党就是流氓(图文)

130

无锡市锡山区政府于2009年在羊尖镇搞商业开发,在与原住居民协商无果的情况下,雇佣黑社会人员对居民们进行骚扰、恐吓及人身攻击。羊尖镇里的综治办主任许泉兴甚至笑称,不需要裁决书照样拆房子,共产党就是政治流氓。近日,当地一位居民向大纪元报揭露了政府违法拆迁的五毒手段

20094月,无锡市锡山区准备在羊尖镇搞商业开发,在与原住居民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政府雇佣黑帮对拆迁户进行骚扰、恐吓及人身攻击,拆迁户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走上了进京上访之路。近日,羊尖镇的周先生对大纪元时报记者说,自己本来有700多平米、价值400万以上的一座别墅,被锡山区拆管办(拆迁管理办公室)评估为40万元,甚至指使锡山区房管局以注销、变更的手段把自己合法的房产定为违章建筑。周先生把无锡政府违法拆迁称为五毒拆迁法

五毒拆迁法毒在哪里?

第一:锡山区拆管办以自己雇佣的房屋评估公司对周的房屋进行评估,一座市场价格在400万以上的别墅被评估的价格只有40多万。(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

第二:锡山区拆管办人员给周先生就职的医院施加压力,将其从中层领导位子上撤下来。(名利上截断)

无锡市锡山区1.jpg
无锡市锡山区政府于2009年在羊尖镇搞商业开发,在与原住居民协商无果的情况下,雇佣黑社会人员对居民们进行骚扰、恐吓及人身攻击。图为黑社会人员用砖块、大粪袭击屋主进行恐吓(大纪元)

无锡市锡山区2.jpg
无锡市锡山区政府于2009年在羊尖镇搞商业开发,在与原住居民协商无果的情况下,雇佣黑社会人员对居民们进行骚扰、恐吓及人身攻击。图为黑社会人员用砖块、大粪袭击屋主进行恐吓(大纪元)

第三:官商勾结。雇佣黑社会人员夜间屋中泼大粪、砸门窗玻璃、剪电线等恐吓手段。(心理战)

第四:锡山区房管局以注销、变更的方式,把以前房管局核发给周先生的房屋产权证由合法变为违法,使其房屋成为违章建筑。(三十六计中的釜底抽薪)

无锡市锡山区3.jpg
无锡市锡山区政府于2009年在羊尖镇搞商业开发,在与原住居民协商无果的情况下,雇佣黑社会人员对居民们进行骚扰、恐吓及人身攻击。图为黑社会人员用砖块袭击屋主进行恐吓(大纪元)

第五:前几招不灵时,就要采用黑社会人员实施暴力侵害,然后将其房屋夷为平地,再将其关押黑监狱逼迫其在所谓的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没招了,撕下和谐面具,露出流氓嘴脸)

据周先生透露,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违法强拆行为,在公安局已经立案很久,在无锡当局对非法拆迁得不到合理解决后,为了避免成都唐福珍、北京席新柱用自焚对抗暴力拆迁的惨剧再次发生,近日无锡市锡山区包括周先生妻子在内的拆迁户,已经自发的陆续进京上访请愿,以维护个人合法权益。

暴力拆迁前(大纪元).jpg
暴力拆迁前(大纪元)

暴力拆迁后(大纪元).jpg
暴力拆迁后(大纪元)

本报记者从另一位同样是羊尖镇的拆迁户陈女士那里了解到,门面房四层,房产土地两证齐全,证书上注明国有土地出让70年,底层为商业用地,可补偿协议中的面积、价格都是拆迁办自己设定的,与事实有很大出入。

女士说,今年3月份,镇里委托的动迁公司来做动拆,(全是雇佣黑社会人员)来的很多人大多是光头,气势汹汹,还出口伤人:畜生,想靠这房子发财呀?!想靠这房子吃到死啦!也不想想自己背上筋多粗?共产党的钱不是好拿的,拿了也要找你秋后算账!!

424,陈女士夫妻俩在租赁房屋做工,一群光头破门而入,强制断电造成多台机器损坏,陈女士说,其中一个威胁:今天你俩不签字,饭不准吃,24小时看死你们,直到你俩精神错乱签字为止。

居民被强拆人员打伤(大纪元).jpg
居民被强拆人员打伤(大纪元)

接着他们不时的对我老公进行人身侵犯,我也被他们对准膝盖狠狠的踢了一脚。陈女士心有余悸的说,后来有了机会,自己拨打了110,警察来了后对光头们视而不见,把我们俩拉到了镇政府。

更让陈女士感到吃惊的是,接待她们的负责镇里拆迁事物的副镇长张建国,在谈到法律时手指着身后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说:你别看这么多法律的书,在实际中是用不着的,所以我是从来不看的,我只执行锡山区拆迁文件。

剪断电线(大纪元).jpg
剪断电线(大纪元) 

暴力拆迁(大纪元)1.jpg
暴力拆迁(大纪元)

暴力拆迁(大纪元)2.jpg

暴力拆迁(大纪元)

羊尖镇里的综治办主任许泉兴也经常找她面谈:我们不需要裁决书照样可以拆你们的房子,白天拆不了就晚上拆。

他说:到时消防、110120都会准备好的,然后叫上一二百个人,把你杠头杠脚抬出来往外面一扔,几分钟就把房子铲平了,你打110也没用,我们会在行动时关照好的。如果出现伤亡,打断一条腿十万,打死一个人二十万,现在拆迁这种伤亡赔偿都早造在预算中了。

最后许泉兴说:说句难听点的话,共产党就是政治流氓!说完哈哈大笑!

女士气愤的说:不要老是政府政府高帽子戴着,太欺负人了,完全不把老百姓的死活当回事。

拆迁骚扰持续到四个月时,陈女士的丈夫忍受不了恐吓折磨与她离了婚。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