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中共统战的媒体框架

192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与社会学系教授陶德‧吉特林(Todd Gitlin),曾以当年美国反越战学生运动为例分析指出,主流媒体在政治意识形态与利益的影响下,往往对社会抗争采取“重要活动琐碎化”、“主要诉求边缘化”的报导框架。

这种现象,正体现在台湾媒体对这次江陈会的报导,也反映出中共对台湾媒体的统战渗透与干预程度。

首先,除了极少数不接受中共利诱威逼的媒体外,几个主流电视台与报纸在这次江陈会的多数新闻内容,均在传递对中共有利的正面宣传消息,营造出陈云林将为台湾带来各项利多的大好气氛;并一再为陈形塑出“亲切”“友善”“开明”的媒体形象。

然而,别忘了,陈云林稍早才指着《台湾大劫难》一书焦虑地说:“这本书把我们对台湾战略的底牌全给露了!下一步工作还怎么做?”但在台湾多数媒体的报导中,几乎完全嗅不出一丝“陈云林作为统战特使”的诡谲气息。

相对于中共官员的备受媒体礼遇,会场外的抗议群众与呼吁制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则明显被施用另一套“边缘化”、“琐碎化”的报导手法来处理。

几乎所有媒体都报导了在野阵营发动的群众游行活动、与警方的肢体冲突,以及民众们的高分贝“呛声”;但少有媒体去进一步披露这些群众为什么来抗争?他们抗争的理由与诉求是什么?这种报导框架,让民众看到的抗议群众仿佛像是一群“为了抗议而抗议的人”或“非理性的激进分子”。

至于中共最害怕的法轮功,除了极少数媒体外,一开始多数媒体几乎一律“噤声”,不报导任何法轮功相关消息,甚至连画面拍摄角度都刻意避开法轮功学员与相关横幅标语,仿佛他们不存在一样。

但由于前往表达诉求的法轮功学员多达数千人,且他们平和、宁静的表现相当与众不同,开始吸引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多个媒体纷纷以正面角度赞誉法轮功学员的平和理性,但少数立场亲共的媒体仍依然使用边缘化的报导方式,只提及“法轮功也到场抗议”,甚至用些负面词语来意图贬低。但对于“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及“江泽民、罗干等人因迫害罪行遭到西班牙、阿根廷法院起诉”等主要诉求讯息,却只字未提。

如何破解这种媒体统战框架?记得,可别只看“媒体报导了什么”,更要去多比较其他不同的媒体(特别是像《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等自由媒体以及其他外国媒体),想想“媒体报导了什么?没报什么?为什么没报这些?”“媒体怎么报导这个事件?为什么这样报导?背后有着什么意识形态立场或利害关系?”如此才是善用媒体的行动公民,而非被媒体制约的被动受众。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