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老百姓:共产党没有一句真话

111

引子:谎言和欺骗,在共产党夺权和保权过程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天安门自焚”就是中共策划嫁祸法轮功的重大阴谋,欺骗了无数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民众在真相面前辨清中共的险恶。下面是几位朋友的见证。

见证一:我是吉林白山市露水河人,2001年农历新年的前一天我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我看到许多大法弟子打横幅被绑架,有的没等横幅打开就被武警和警察抓上车。第二天早上4点多钟,我到了天安门,看到和头一天的场面不一样。广场东面的所有进出口被依维柯车竖着堵住。只留一个一米宽的出口还有武警把守。等我进了广场,看到西面是用轿车横着堵住了所有的进出口,也是只留一个出口,同样有武警把守。这天早上看升旗的就那么20~30人。其余的全都是警察便衣。

见证二:吉林白山市露水河一老板的儿子,2001年利用农历新年假期到北京玩,在天安门城楼上突然看见有人身上着火,在广场内四处跑动,有警察跟着跑,他看见有一个女的被一个警察用一棒状的物体狠命的砸在头上,那个女的随即倒在地上,又过去一个警察用一条白毛巾盖在那个女的头上。倒在地上的那个女的一动也没动过。过了好一会来了几个警察把那个女的抬到了车上。等天安门自焚事件播出的时候,老板的儿子就知道是假的,说:“那个女的是警察打死的,不是烧死的,当时着火的好几个人,为什么没都烧死只烧死了一个?纯粹是骗人。”

见证三:我是吉林白山市露水河大法弟子,2001年农历新年的上午7点钟左右,我在天安门广场内走,大约不到8点钟广场内所有的人都被警察和武警赶到了广场外边。在警察清场后,广场所有的地下通道都被警察把守不让任何人走动。我来到金水桥边,打开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喊完后就被警察绑架到车上。在车上我看到一排排警察排成队来回走动,气氛异常紧张。

转自《明慧网》

倾听民众心声:幸运的是我听到了真相

我是一名人民教师,入过团、入过队,受党委书记的欺骗,还差点有入党的念头,而幸运的是,我的同事给我讲了共产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同时有幸得到一本《转法轮》,从书中才知道全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和邪恶的共产党宣传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我要向我所有我的骨肉同胞们大呼:我们全让这个十恶不赦的中共恶党给骗了,我要在这里严正声明:坚决退出共产党的任何组织,和邪恶共党彻底划清界线,抹兽记,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东东
中国大陆

说炼法轮功的自焚,我根本就不相信

我已有很长的党龄,共产党得历次运动我都看得很清楚,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六四”我正在北京,那就是对手无寸铁的学生镇压,说炼法轮功的自焚,我根本就不相信它,共产党没有一句真话。我早就想退党。在此郑重声明退出恶党及附属组织。并感谢大纪元网站帮我退党。

王平安
中国大陆

天下事绝非偶然

国内外正在流传一本奇书《九评共产党》,用真实而详实的历史资料揭开了由杀人起家的共产党内幕,真实再现了中共恶党的血腥历史。人们看了后触目惊心,如梦初醒,天下事绝非偶然,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真的像共产党所宣传的那样吗?法轮功所倡导和遵守的“真、善、忍”,其实就是老师们教的学生应该具备的良好品质,是历朝历代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希望所有人及时退出,永保平安!

高飞飞、高欠欠、耿清清、王正等、张美丽
中国大陆

我中华大好河山被它践踏的一塌糊涂

看了《九评共产党》,觉得里面说得件件符合事实。多年来,共产党就是这么干的,现在恶党已腐败透顶,早已无回天余地了,如今败像尽显,末日已到。只是我中华大好河山被它践踏得一塌糊涂,每当看到肥沃良田被占用闲置、茂密的山林被砍伐一空、黄沙飞舞、大片农田被吞没,便痛心不已,这都是共产党长期以来与地斗、破坏自然所酿的祸。可悲的是在共产党统治下,这样的悲剧还在上演,因此,也只有解体共产党,我中华才有希望。感谢大纪元提供这样的机会。

我严正声明:退出共产党及附属组织——少先队、共青团,所有宣誓、申请之仪式全部作废。

小翠、马风亚、大欣、晓明、刘刚
中国大陆

谎言再精致也挡不住瘟疫(精彩评论)

十二月十七日,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在一次大会发言中称:“北京市已经抑制住流感高峰的到来,成功建立起人群的免疫屏障。”他说,目前北京市已有两百三十万人接种疫苗,接近北京人口的10%。此外,14%的人已得过或感染过甲流,身上已存在甲流抗体。此前确诊的甲流病例中40%是学生,但随着60%的学生接种了疫苗,甲流感染主体已从学生转为机关干部、工人和家政人员。

对于北京甲流死亡人数居全国之首,(截至十二月十七日,北京累计甲流危重症病例五百四十一人,死亡五十七例),方来英解释说,这是因为“北京的公共卫生力量比较强,可以准确地判断出重症呼吸道感染者的死因。”他还说,人们担心流感病毒在人、禽、猪三者身上整合变异为“超流感”,那将是灾难性的。“因此,面对每个重症患者我们都会考虑‘是不是有别的事’。H1N1给我们提供了实战演练的机会。”

北京卫生局的谎言

从方局长这番发言中,有分析能力的人不难解读出跟官方公开说辞的不同之处。两百三十万占了北京人口的10%,就算北京人口两千万,14%的人已经感染过甲流,那感染人数应该是两百八十万,但官方公布的北京甲流确诊人数为一万人,这里面相差了两百八十倍。此前方来英解释说是人们没去医院检查,而网民则说是医院不让检查。不管怎样,北京当局总算是变相承认了官方数据只是压缩了两百八十倍实际疫情之后的不实统计。对于北京死亡率最高,方来英说是因为北京检测能力最强,能“准确地判断出重症呼吸道感染者的死因”。言外之意,其他地方人死了,医院还搞不懂是因为甲流致死的,所以其他省市的甲流死亡案例都存在严重漏报现象。

对于未来疫情发展,方局长好像很为病人负责,每个重症都会考虑是否感染了其他更严重的病毒,他还把H1N1当成了未来处理“超级流感”的“实战演练”。大陆不知情的民众可能还很难读懂这位卫生局长的弦外之音,其实他是在为大陆爆发的另一场瘟疫提前透透风。

大陆甲流病毒的变异

据海外记者调查,沈阳陆军总院有医生透露说,目前大陆甲流已经发生变异,目前没有任何药物可治疗这些变种病毒,医生普遍的态度就是:听天由命。这类患者一旦确诊即直接隔离,除了隔离之外,尚无有效的医疗作为。那些康复的人都是靠自身的免疫力康复的,而不是靠药物。该医生还透露,这个已经变异的甲流,二十岁到三十岁的年龄层最容易感染,感染后的致死率又最高。因为是呼吸道疾病,肺活量大的人群越容易得这个病,年轻体壮的最容易得。它的症状就是发烧,咳痰,咳血,发烧一直发到死为止。

据内部人士透露,卫生系统各种关于甲流感的文件、内部通电发了已经二三十份了,气氛之紧张已经超过当年的萨斯。萨斯的死亡率是10%,但目前疫情还在继续恶化中。

回顾当年的萨斯,直到蒋彦永站出来说话,人们才发现自己被中共精致的谎言欺骗了。这次也一样,目前大陆流行的说法是,“甲流不可怕,可防、可控、可治疗”,许多人对甲流都失去了警惕。然而实际情况是,重症甲流若不及时治疗,很容易死亡。如今大陆很可能已经有数万人、甚至上百万人死亡了,只不过中国太大,只要中共把持住媒体,死亡的信息就无法公布于众,在众人的眼里就等同于没有发生。过去六十年里,中共利用各种政治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人,但在普通大陆人的感受上却很难察觉,人们麻木而且健忘。

认清真相才能安度瘟疫

为何中共总是在疫情上撒谎呢?因为在它眼里,百姓的性命并不重要,它要的是表面政权的“稳定”。
中共总是自欺欺人,采取“鸵鸟式”的听不见、看不见,不愿直接面对现实。当疫情发生时,报喜不报忧的思想决定了它要隐瞒疫情,这也不是哪个人想这么做,而是这个中共官僚系统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遇到疫情灾害,它想的就是少报病例、不报病例、后来干脆少诊断也就少病例了。

今年九月,当第一波甲流病毒在中国传播时,人们很紧张,中共也很害怕。但为了它的所谓六十诞辰,它不顾劝阻,依然搞了十一大游行。从那以后,第二波甲流在大陆更大规模爆发,当时游行的军队中不少人就得了甲流而无人理会。接下来的事实是,中共军队疫情非常严重,官方承认至少发生了五十一起聚集性传染群,每天上百的士兵病倒,估计死了数千人。

中共对疫情的爆发,一是掩盖,媒体不报导就等于没发生,二是大事化小,化整为零,把病人隔离出来一保密,外人就不知道了。再有就是拖,拖到季节性病毒消失后,中共又站出来搞所谓科学加政治的宣传。上次萨斯神秘的来,神秘的去,而中共却趁机把灾情变成其威胁百姓、为自己歌功颂德的所谓好事,声称中共如何率领人民战胜了疾病,殊不知正因为中共当道,人们才遭受了这样多的不幸。

如今H1N1甲流病毒已经在全球形成了一场世纪大瘟疫的雏形。面对这样一个不顾百姓死活的政权,民众突破封锁、寻找疫情真相,也就成了自救的前提。疫情面前,真相就是健康、真相就是性命。但愿大陆百姓都能识别中共精致的谎言,找到真相、找到安康。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