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诚宇: “我现在要你跪下来求我救救你的家庭”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二零零八年,深圳海事局党级书记林嘉祥在酒店猥亵一小女孩后,又对小女孩的父母狂吼:“你们算个屁呀!”他这一句恶言引发全国网民的痛斥,致使其身败名裂。网友们为何对他的狂妄这样愤恨?就是因为中国的老百姓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经常处于被歧视的地位,受够了林嘉祥们这样那样的欺侮。但是他们或身单力薄,或苦于不能把恶官们的霸道公之于众,所以尽管受尽了林嘉祥们的屈辱,也不得不忍气吞声。可是当有一个恶官的代表林嘉祥被曝光之后,他就很自然的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那么也就是说,还有诸多的林嘉祥们没有被曝光,他们和曝光的恶官同属一丘之貉,只是他们没有那么凑巧被录像而已。特别是在中共的执法部门内,这种对老百姓的欺凌更是司空见惯。

江苏省方强劳教所的恶警王飞,曾任劳教所一大队教导员和四大队支部书记。二零零五年底,王飞策划并亲自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路通的残酷迫害。每天从早晨六点钟开始逼他面壁,直至深夜。路通两腿站的严重变形,当他快受不了时,王飞就用风油精点他眼睛、颈椎、太阳穴等,一边点一边说:“我现在要你跪下来求我,你跪呀,跪下来求我救救你的家庭。”边说边把路通的衣扣解开,逼他蹲下,对他下身实施流氓式摧残。

二零零六年八月,王飞领着十二名警察和十二名犯人对路通动刑,用鞋底猛抽耳光,又把他的头摁到抽水马桶里折磨,并安排八个犯人同时打他, 直施暴到下半夜三点。致使路通吐了两天血,头部和前额被打出数十个肉包,脚被打伤,无法行走。王飞还不罢休,又把路通押到秘密行刑室,亲自领着三人上阵。 王飞说:“他不讲实话,我要电死他。”拉严窗帘后,不停打其耳光,并扒了衣服将他踩在地上用电警棍连续电击。

那时路通是个刚修炼一个月的新学员,在王飞一年多的残酷摧残下,他被逼妥协。可王飞还不死心,说路通写的对法轮功的“揭批书”不合格,继 而又殴打谩骂,逼其重写。路通不从后,王飞就自己动笔,把稿子改得面目全非,全是诽谤、恶毒谩骂法轮功与法轮功创始人的言辞,并在文章中对方强劳教所进行 美化,说是“春风化雨 ”般的关怀。前后共改写了十九遍。

这就是中共劳教所干部的真实形象,一方面逼人跪下求自己,另一方面又要借被迫害人的文章来美化自己,甚至不惜自己捉刀。王飞的行为和语言不是比林嘉祥更卑鄙吗?

这样的案例在中共的执法部门里是普遍存在的。这和中共历史上历次政治运动中把人打翻在地后,又威逼被打倒的人对自己喊万岁时的情景如出一辙。而今天中共的流氓行径却来的更彻底、更不加掩饰。我们看看下面这一个事例: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六一零”的常征带领国保和社区街道的十几个人去绑架法轮功学员殷凤琴。在小小的阳台间里,除殷凤琴外,还有李成哲、朴贵南两名恶警贴身监视她换衣服。殷凤琴由自家五楼阳台窗口突然坠落,导致全身肋骨、臂骨、腿骨、脊椎骨等处多处骨折,经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殷凤琴的亲人义愤填膺,找延吉市公安局讨还公道。延吉市公安局为了推脱责任,竭力安抚殷凤琴家人,说可以尽力满足殷凤琴家属的一切要求,另一方面又故意拖延时间。同时,有许多行踪诡秘的人开始跟踪监视殷凤琴的家人,殷凤琴家人走到哪里,都会跟着许多人。

在巨大的压力下,亲属们表示可以放弃追究相关迫害人的法律责任,但为了剩下这一家人今后的生活,必须予以相应的经济赔偿和释放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殷凤勤的女婿李光石回家照顾家庭。当时延吉市公安局回复说这些都可以商量,他们会尽力满足被害人家属的要求。

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星期三一大早,殷凤琴亲属一行十多人应约来到延吉市公安局。刚到门前,恶警们就突然使出下马威,凶恶的呵斥殷凤琴的亲属,并拿着照相机、摄影机对殷凤琴的亲人进行拍摄。

延吉市公安局的领导更来了个大变脸,他们否认当时警察就在阳台的事实真相,并反咬一口呵斥殷凤琴家人态度不好,说殷凤琴家人想得到他们的施舍同情,应该以祈求的口气对他们说话才对,不然什么也得不到!

公安局副局长杜云起对殷凤琴的儿媳吼道:这儿有你什么事儿?!你姓董……殷凤琴的儿媳说,她嫁到老杨家,就是老杨家人。杜云起又威胁殷凤琴的儿子杨光说:你是想把你家亲戚都“折”进去么?你是想走你姐夫的路吗?

殷凤琴的家属在市公安局不但冤屈难伸,还被公安恶警们绑架。除三人外,其余亲属均被恶警劫持到地方派出所非法讯问,恐吓不许为殷凤琴鸣冤。

为营救被非法拘禁的亲属,殷凤琴老伴拖着行动不便的身体,被儿子儿媳搀扶着,带着精神失常的女儿和两个不谙世事的外孙,一家六口走出家门,步履维艰的到州政府、市政府、政法委等相关部门四处奔波投诉。都被借口推诿,无果而归。他们走到哪里,还都被跟踪。

这个案例更能说明问题:把人迫害死了,在受害人家属主动放弃探究相关责任人刑事责任的情况下,不该给人家最起码的经济补偿吗?怎么几天过后就来了个翻脸不认帐了呢?不但如此,看看那架式,哪里有给受害者家属以赔偿的诚意?并且明确说明——“想得到他们的施舍同情,应该以祈求的口气对他们说话才对,不然什么也得不到!”

显然公安局相关人员的态度是受到上级指使的。这不只是延吉市公安局的态度,更代表了相当一级中共官员的态度。这个态度可不是相关几个人的,而是一个集体的态度,在一定的成度上,也就是中共的态度。

普通的老百姓是很难明白中共翻脸不认帐的“奥妙”的。它要是给你赔偿了,就等于承认了人就是他们推下楼的,不然为什么要赔偿?所以即使杀了人,要赔偿的话,中共也为自己留好了后路,那就是这个赔偿是公安局对殷凤勤一家的恩赐。这样一来,就不存在以后有可能追究责任的问题了:那是公安局的施舍,和赔偿扯不上边,更不要说让他们承担绑架人时所造成的被绑架者死亡的责任了。

中共更卑鄙的还在后面,那就是对死者家属的恐吓和绑架。目的是什么?显然就是要以势压人,达到把一件杀人的恶性事件用公安自己的力量给碾 平了。这不比“以祈求的口气对他们说话”更阴毒吗?老百姓的尊严何在?连他们祈求说话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在这种高压下,谁能说延吉市的社会不是“太平” 的?可是谁又能说这个“ 太平”不是被中共黑恶势力给碾平的!

林嘉祥事件后,当初有多少人感慨:林嘉祥是恰巧被摄像头给捕捉到了,要是没有哪个摄像头呢?要是录像传不到网上呢?他不还在作威作福吗?有多少中共的高官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耍无赖!这两个小案例也只是在这一个方面作了一点补充。

今年年初,中共总理提到要让人民生活的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这当然是一句空话。靠暴力和谎言维系的中共黑帮集团滋生的只能是腐败,老百姓最起码的尊严都被剥夺了。在中共的眼里,老百姓就是“屁民”,他打了你,杀了你,也要让你以祈求的口气跪下来向它哀求。解体了中共,中国人才能拥有尊严!

被欺骗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中国人,本身就是把自己的尊严廉价的出卖给了它。退出它的邪恶组织,就是走出有尊严生活的第一步。等到中国人都清醒的时候,丑陋的中共就只能卑鄙的走进无间地狱里去了。

]]>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